8月10日,香港警方针对民主派人士展开新一波的大搜捕,当中包括了香港《苹果日报》老板黎智英在内的经营高层,并大举搜索报社,引发全球关注。但唯独在日本,比起黎智英,反而是前香港众志成员周庭被捕,直接引发了日本社会的强烈反弹。

由跨党派议员组成的「对中政策国会议员联盟」(JPAC),立即在12日于日本国会召开记者会,各党派议员与知名学者痛批中国的行动,并要求日本政府采取具体作为;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也表明对香港问题的「重大忧虑」,在网路上,从政治家到艺人、作家等各界名人也纷纷表达支持。

「#FreeAgnes」(Agnes 是周庭的英文名字)的Hashtag 更一度冲上日本推特热门关键字,显然日本一般民众也相当关注。12日晚上,东京、大阪、札幌等主要都市,都出现了透过网路号召,一同「撑香港」、抗议中国镇压的集会。

为何向来被认为怯于政治表态与行动的日本政府与社会,会对周庭被捕反应如此全面、强烈且即时?这必须从周庭多年来的经营,以及近期日本社会的变化说起。


为何向来被认为怯于政治表态与行动的日本政府与社会,会对周庭被捕反应如此全面、强烈且即时?周庭被捕事件后,日本名人声援就至少包含:作家乙武洋匡、特摄片演员鹤野刚士、前AKB48秋元才加、艺术家奈良美智…等。图/Twitter

「运动」与「日常」的精准交织

周庭从2012年的反国教运动开始参与社运,并逐渐受到日本言论界的关注。太田出版曾企划了周庭、黄之锋、陈为廷与日本学运组织SEALDs成员赴日对谈,并出版了《日本X香港X台湾年轻人永不放弃》一书。

有趣的是,在该书后记中,日本SEALDs的奥田爱基特别提到周庭对日本甜点与动漫的喜爱、以及黄之锋想要去筑地但起不来等「日常」的桥段。另一方面,陈为廷的「日常」则是特地去看安田讲堂,「是由为廷来告诉我东大学运的历史,总觉得怪怪的。」另有书评指出,希望透过本书,让大众了解到运动者也是会看动画的「普通人」,能不要再以「危险份子」的有色眼镜看待运动者。

而在其后,周庭的日语能力不断精进,在以英文为主要海外发声语言的香港运动中,担起了对日倡议窗口的重任。能说一口流利日语的外国社运代表人物,对日本来说是非常稀奇的。这不仅大幅降低了日本媒体采访以及和政界、学界交流的门槛,也博得了大众的好感。但除了语言能力之外,精确掌握「运动」和「日常」的交织,更是周庭成功的重要关键。

黄之锋(左)及周庭(右)由警车解往法院出席聆讯。(陈德贤摄)

过往在日本左翼运动中,有着透过组织生活来达成「自我批判」、「自我改造」的传统,将改造自身的「日常」,作为运动的重要基础。这样的传统固然培养出许多坚强的组织与运动者,但也提高了社会运动的参与门槛,并在「运动者」和「一般大众」之间划下了深深的鸿沟,也是间接导致日本社运抗争长期不振的原因之一。

而近十几年来的日本社运抗争中,由于动员管道渐渐从工会、学运社团等组织成员,转为透过网路、社群媒体号召而来的个人,因此在「运动」与「日常」之间的穿梭越来越自由。

2015年反安保运动的日本学运团体SEALDs,虽取法自港台的雨伞和太阳花运动发起抗争,但也延续了311后反核抗争「定时定点」的集会形式。这种「网路公告,每周一次,自由来去,下周再见」的抗争,大幅降低了一般人的参与门槛。同时SEALDs 也致力于将流行文化与运动结合,用轻快的歌曲以及充满设计感的文宣,取代充满生硬教条的社运口号。这都是将「运动」与「日常」结合,试图突破「社运同温层」的尝试。

日本学运团体SEALDs「网路公告,每周一次,自由来去,下周再见」的抗争,大幅降低了一般人的参与门槛,同时致力于将流行文化与运动结合。

周庭在日本以香港民主化为主题的公开演讲、拜会、采访、网路贴文与影片,自然是少不了。但同时周庭也自称「阿宅」(オタク,御宅族),毫不掩饰自己对日本文化的喜爱,这次有许多出面声援周庭的日本名人,都强调自己认识的是一位「日本阿宅」。周庭在网路上就日本流行文化的发言与互动,让许多日本人感到亲近与共鸣,认为周庭是「自己人」,而不是一位远在天边的「外国政治人物」。

当然有许多公众人物,都会透过表达对外国文化或次文化的喜爱来博取好感,但若只是临阵磨枪,反而会让该文化群体有被消费的感觉。但周庭作为资深「阿宅」,即便在发言中连结了日本流行文化与政治活动,仍让人感到相当真诚而不做作。例如这次交保后,周庭就以日语表示,在被拘留期间感到恐惧时,脑中就不断响起日本偶像团体「榉坂46」的代表作〈不协和音〉的歌词:

…我不会说Yes/也绝不默许/到最后的最后都不会停止抵抗…

这番发言,十二万分精准地击中了日本媒体与大众的心弦。

「周庭路线」的成果与展望

若细看这波「撑周庭」的声浪,其实包含着许多不同路线与立场。最普遍的是素朴地对一位「喜爱偶像的普通少女」受到迫害而感到愤慨,或是更广泛地对香港争取民主感到同情;学界则着墨于批判中国对香港的迫害,以及对中国进一步侵蚀东亚民主的忧虑。例如聘任周庭担任研究员的北海道大学公共政策大学院院长远藤干教授,就对媒体表示:

过去虽因顾虑周庭的安全而未发言,但绝不允许中国透过香港,将其对人权的镇压扩散到世界各地。

政界则有些人是基于对钓鱼台(日本称「尖阁诸岛」)领土纠纷的宿怨,或是担忧经济过度向中国倾斜的后患。意识形态上则同时有反对社会主义、因此反对所有「共产党」的右翼;但也有来自自由派或左派,基于捍卫自由民主理念的支持;以及对中国共产党「不配称社会主义」的割席。这些彼此未必兼容、甚至经常势成水火的各方意见,这次都在「撑周庭」上找到了最大公约数。

社会运动者也是会看动画的「普通人」,而不是以「危险份子」的有色眼镜看待运动者。图为周庭自己经营的Youtube频道。图/周庭Youtube频道《周庭アグネス》

笔者在12日晚间的札幌集会上,采访到了在网路上发起集会的山本朱莉,对于发起行动的缘由,山本表示:

偶然被问到说有没有什么行动……也没多想就在网路上发起了。日本的公民社会不强,但至少还有自由,这是我们该做的。

至于在诉求方面,当天许多参与者都拿起麦克风发言,从批判中国政府、声援周庭到反思日本社会不一而足,山本则表示就其个人而言:「希望日本政府正式对中国镇压香港及香港国安法提出抗议,并在签证、居留方面采取具体措施,协助被迫害的香港运动者。」

从批判中国政府、声援周庭到反思日本社会,日本方面的声援声音并陈齐放。图为周庭的资料照片。图/周庭脸书

 

正如山本所言,目前在日本对「撑香港」的具体诉求,大致分为「制裁」与「庇护」两条主轴。「制裁」是主张透过仿照美国《香港人权法》形式,立法对中国对香港的人权侵害进行调查,必要时发动制裁。而「庇护」则是要求日本政府透过拒绝司法互助、延长签证、许可入境等行政措施,庇护香港运动者。

一般认为,上述诉求并不容易,因为历来日本政府在外交上,几乎不曾为了捍卫人权,采取可能损害日本利益的实质措施。此外日本虽有难民法,但审核非常严格,2019年有1万375人申请,只有44人通过,许可率仅0.4%。在长期将难民拒于门外之下,就算令其入境,日本国内也缺乏后续支援流亡者的资源与经验。

持平而论,周庭长年独自经营的对日倡议,从这波空前的声援来看,可说是大获成功;但接下来的游说工作,涉及多方利益与官僚体系,将会是长期战。而在周庭无法出国,又面对司法程序之下,若缺乏日本在地港人或援港组织的持续推动,能否将声势顺利转换为实质进展,还有待观察。

但虽然情势困难,港人抗争至今,已经一再让世人跌破眼镜,这次也不例外。在周庭被捕之前,大概也很少人会想到,日本政界与公民社会,会为了一位外国运动者如此群情激愤,起身行动。这不仅是日本社会支持了周庭,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周庭,在倡议的过程中,改变了日本社会。

「我们没有放弃的本钱,只能继续抵抗。——」图为2019年,周庭受邀拍摄的声援反送中运动文宣。图/取自周庭脸书

相关阅读:

德国之声 | 周庭为何被称为“民主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