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外长马斯以强硬立场为中国外长王毅的欧洲之行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时评人长平呼吁马斯外长更加重视流亡中的香港社运领袖罗冠聪的不懈抗争。

   
罗冠聪和他年轻的伙伴们书写着历史的新章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外长王毅在柏林与德国外长马斯(Heiko Maas)会面,为此番欧洲多国访问行程画上了圆满的句号。只不过,这个圆满的标准不是由王毅外长和他所代表的中国政府制定,而是德国和其他民主国家所秉持的人权价值观。

记者会上,马斯外长展示出德国政府少有的强硬立场,呼吁中国撤回港版《国安法》,并要求香港尽快举行立法会选举。

马斯也直截了当地谈到了新疆人权问题,希望中方同意联合国派遣观察小组进入新疆。马斯还宣布,下周开启德中人权事务对话,将涉及中国政府对新疆少数民族的压制。

王毅呼吁不要干预包括香港和新疆在内的中国内政。显然,马斯认为这种老掉牙的说辞不值一驳。德国政府不仅要干预中国迫害人权的内政,而且还要干预它霸凌小国的外交。捷克参议院议长维斯特奇尔(Milos Vystrci)率领89人代表团访问台湾,王毅威胁要让他尔 “付出深重代价”。马斯表示 “对于这样的行为进行恫吓,我们完全无法接受”,称他已向捷克方面做出团结合作的保证。

王毅上周在奥斯陆警告挪威 “珍惜健康稳定的”双边关系,不要把诺贝尔和平奖颁给香港的抗议者。显然,挪威也会收到欧洲诸国团结合作的保证。正如《南德意志报》本周发表的一篇评论所言:”通往真正的欧洲团结的道路十分漫长,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条道路不会经过北京。”

德国总理默克尔一向谨言慎行,而且长期受到来自企业界的压力要求维护中国市场。在港版《国安法》和新疆”教育营”的问题上,默克尔表现了不恰当的沉默,让很多德国人和欧洲人的人权价值观受到冒犯。直到上周,她终于表态欧中不仅要谈可以合作的话题,例如气候变化,也要谈存在分歧的难题,例如香港问题。

马斯外长与王毅在记者会上的交锋,一扫默克尔留下的阴霾,重新赢得人们对德国价值立场的信任。

在这里,我希望马斯外长更进一步,请正在柏林忙着街头抗议及会晤议员的香港流亡活动人士罗冠聪抽出一点时间和您面叙。假如这次来不及安排,那也应该趁机约一个时间。

德国依赖中国的单边叙事

王毅来访之前,三名德国议员已致信马斯外长,指出中国正在互联网等各种场合”大力宣传贬低民主体系,试图通过歪曲事实、虚假陈述、金钱利诱等手段,在欧洲散播极权主义叙事。”

中国在最新版本的极权主义叙事中,把自己打扮成”抗疫模范生”,带着”作业”来让西方国家”抄写”。但是,正是这个装扮让中国政府显得更加可疑。且不说所谓抗疫成功是以不顾百姓死活的封城和严格的媒体管制与政府不透明运作为前提,单是王毅一再对病毒起源的辩解,以及连已经对中国政府俯首听命的世卫组织派出的两名专家,在中国呆了三周都没有能够去武汉,就足以让人明白这份”作业”是多么的可怕。

王毅外长自然也不会放弃商业诱惑的老办法。与大外宣成就相比,中国市场恐怕才是很多德国人对中国人权迫害保持沉默的真正原因。在这里,我要向马斯外长和读者推荐研究中欧关系的网站Echowall新近发表的一篇文章《德国怎样依赖中国?》(How Dependent is Germany on China?),作者Zhu Yi详尽地检视了中德近年来的贸易数据和媒体报道,发现”德国依赖中国市场”是一种受中国宣传影响的单边叙事,中国对德国的依赖遭到严重忽视。大众汽车在中国年销售400万辆的说法如同神话,但是经不住仔细推敲–其中大部分属于中国制造中国销售。

我还要推荐覃里雯(Qin Liwen)和 Marcel Grzanna 合作的播客《Poking with Chopsticks》。两位资深记者和中国问题研究者对中共专制政治的各种特性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讨论。马斯外长,我相信您听了他们分析中国宣传的信息扭曲、中国效率的巨大代价以及中国领导人的恐惧与野心之后,会更加坚定地相信:批评中共并非歧视中国人的种族主义言行,恰恰相反,那是平等对待中国人,相信中国人也应该享受民主、自由和尊严。

柏林墙不仅见证过去,也要看见未来

马斯外长,这正是我要向您隆重推荐罗冠聪先生的原因:一方面,香港的沦陷能让西方人更清楚地了解中共极权政治的本质;另一方面,在这场对抗中国威胁的全球战役中,不要忽视香港人和中国反抗者的力量。

罗冠聪曾经当选香港最年轻的立法会议员,是港版《国安法》实施之后被迫解散的反对党香港众志创党主席,如今流亡英国。在西方自由世界,他马不停蹄地为自由民主而奔忙。

在王毅抵德之前,罗冠聪已给您发出公开信,请求您考虑到”香港的基本人权和自由、法治及自治地位被不断侵蚀”,因而应对中国建立一种”以价值观为基础的贸易政策”。

罗冠聪在罗马”阻击”王毅访问之后,目前正把香港人的声音带到柏林。他带领香港社运人士聚集发声,并与德国议员见面交流,接受多家德国媒体采访。他反复强调,”绥靖策略是无用的”,不要让世界其他地方重复香港的命运。

由于日程冲突,我不得不取消和罗冠聪先生在柏林会晤的约定。我希望以这篇文章表达对他的毫无保留的支持。正如去年马斯外长与香港另一位杰出的社运领袖黄之锋之后,我在文章中指出:””并不只是一个城市的一段过往历史,它正在地球的另一边疯狂地生长。香港人艰难抗争,不仅为自己的民主自由,也为全人类的尊严而战。

延伸阅读 长平观察:香港在抗争,柏林墙看见了吗?

王毅代表的中国政府控制着世界第二经济体和全世界四分一人口的命运,和他打交道当然十分重要。但是,相信马斯外长也十分清楚:这个政权推行的谎言政治和丛林法则正在成为过去,罗冠聪和他年轻的伙伴们书写着历史的新章。柏林墙不仅见证过去,也要看见未来。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