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生于世上,并非来适应社会,而是来改变社会的!

“雨伞运动”至今已持续60天,走在各个占领区,不少占领人士都是青少年,或是80后,甚至90后。我们现在正正身处乱世,政府为所欲为,不解决人民提出的问题,反解决提出问题的人民;立法会议员护主心切,“谬论”尽出,更有人引述朋友称,“最近多了人移民,不是怕共产党,而是怕不听他人意见的年青人”;本应保护市民的警察,变成欺压市民工具。

这是一个不公义的社会,当你走到占领区,看到身穿校服、背著书包的学生走在最前线,对抗强权,对抗高墙,面对被打、被喷催泪液等等的危险,仍勇敢地站着,你不禁会感到惭愧,一个由近800万人组成的社会,要由一班学生去争取800万人都应该拥有的提名权、投票权,而老一辈反而批评他们搞事,阻住搵食,但从来不想想这么多年来,到底是谁阻住了大家搵食。香港这十年的经济增长,大家想想你真正受惠了多少?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柢是你们的。首富之位总会由现在的90后、80后取代,一众司长局长亦然,就算是特首,始终有一日也会由80后、90后去担任,世界最终也会是80、90后的,那么他们去争取更好的,属于自己的未来又何罪之有?更何况所争取的是所有香港人都应该拥有的权利,为所有香港人争取更公平的社会!

不少人说占领行动破坏法治,但当你看到警方放行一些蓝丝带人士,但昨天竟公然将一电视台新闻部工程人员按在地下,并以袭警为名拘捕之时;当你知道特首原来涉嫌贪污,但却不了了之时;当你知道局长囤地自肥,但却强夺他人家园之时,你就会明白谁真真正正地破坏法治,破坏法治最核心的“公义”。

香港人的适应能力很强,强权的欺压,惯了大家就觉得没什么了,“马照跑,舞照跳”;面对不公义,适应了就好,反正“政治与我无关”。不过,生于乱世,有种责任,但我更想说,我们打从母胎爬出来之时,根本不是来适应社会的,我们的到来,是来改变社会的,改变那不公平的社会,改变那被强权支配的社会,改变那属于我们的未来,而大家都是被时代选中的人!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