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雅清

11月21日,针对山东女性方洋洋遭夫家虐待、伤害致死一案,女权伙伴们通过网络发起联署,呼吁山东禹城法院公正审理案件。截至25日晚24点,已收到联署信息共45215份。

img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img

后台收到的联署数据

第二天,我和另外两位关注方洋洋案件的女权主义者从不同的城市赶往山东禹城,准备旁听方洋洋一案的重审,同时将这些联署信息和给法院的建议信一起递交给法官。

我们已经坐上火车之后,却看到《潇湘晨报》的报道,称原定于11月27日的重审被取消开庭,具体开庭时间未知。报道称,开庭时间已经一再延迟,方洋洋家人对此也不清楚原因,非常焦急。

看到新闻的那一瞬间,我们都很震惊,甚至一度怀疑是假消息。紧接着就是对法院的做法感到不解和愤怒:为什么已经定下的开庭时间可以被突然取消,却没有任何合理的解释?这样的做法是符合法律程序的吗?

但事已至此,我们还是准备按照原计划去法院递交资料,同时顺路拜访方洋洋的家人,希望能为方洋洋祭扫,将大家的关注和悼念带给她,以慰在天之灵。

img

收集到的全部联署信息

大家都写了很长的意见,打印出来一共900多页

· 法院:推迟开庭是“假信息”,开庭时间未知

打印出来的4万5千多份联署厚得像一本书,抱在手上沉甸甸的。11月27日上午9点,我们带着这4万多份沉重的心意和诉求出发前往禹城法院。

img

志愿者在山东禹城法院门口

到达法院诉讼服务处后,我们被门口的安保拦住。负责登记信息的安保人员听说我们是为了方洋洋案来的,没有让我们进去,而是找了法院另外一位工作人员隔着窗口接收材料。

工作人员反复询问了我们一些信息:有没有学校或者单位,有没有单位证明,为什么会来。我们说自己是关注案件的志愿者,传达了希望案件公正审理的诉求,并且询问为什么要延期审理。

结果工作人员说:重审的时间还没确定,法院从来没有公布过开庭时间,网上的信息是律师擅自发布的,所以也不存在取消和推迟开庭的情况。要我们以官方消息为准,不要相信网上其他“乱七八糟”的信息。当被询问具体开庭日期时,这位工作人员也没有给出回答,只说目前还不清楚,可以关注法院的微博。

我们觉得这个解释很牵强,因为27号开庭的消息不少正规媒体都有报道,如果消息是律师“擅自发布”的,律师的信息又从哪里来?有什么理由要擅自发布一个虚假的消息?

img

腾讯新闻报道截图

如果庭审的确是被一再取消,就不由得让人担心:延迟审理的原因是什么?为什么不能公布明确的开庭时间?如果法院拒绝回应媒体和公众的关注,我们还能期待案件获得公开透明的审理流程和公正的结果吗?

后续我们还将把联署信息寄给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希望法院可以在公众的监督下履行职责。

img

递交给法院的倡议信

递交给法院的倡议信,主要诉求:

1.公正判决

2.保障方洋洋和家属的权利

3.公开审理,公正透明

· 在方洋洋的村庄,我们受到了村委“关注”

离开法院后,我们来到了方洋洋原生家庭所在的方庄拜访。见到了方洋洋的家人,也和村民们聊了一会。

img

志愿者到达方庄

村民们对方洋洋的印象很深,提起不少她生前的事情。这些邻居是看着方洋洋长大的,好几个人看着我们,反复说:“她(方洋洋)个子长得比你还高。”说她是很老实听话的孩子,言语中都是夸赞和惋惜。

大家对于延期开庭都很不满,说“一直拖”。有人情绪激动地表示,男方家肯定是花了钱找了关系,所以法院一审才会轻判。

方洋洋长期遭受家暴的事情村里人也都知情。结婚的第一年,方洋洋和丈夫张丙回村过年,因为发生争执,张丙对着她拳打脚踢,以至于村里的年轻人看不下去,要动手打他。此后,方洋洋在张家曾经尝试逃跑和求助,但没有成功,很长一段时间都和方庄失去了联系,父亲去世的时候也没能回来。

在媒体报道中,方洋洋婚前曾经怀孕并流产,成为张丙家对她施暴的“导火索”。但我们遇到的村民一致否认了这一传闻,他们认为是“体检查出曾经流产”只是张家人单方面的说辞,是在故意闹事,找借口对方洋洋施暴。

此外,几乎所有人都提起一个非常残忍、但在此前的新闻报道和判决书中未经证实的情节:方洋洋生前曾被施暴者用棍棒“捅烂”下体。

img

方洋洋出生成长的村庄

在方洋洋家,我们见到了她的妈妈杨兰和叔叔方天豹。叔叔一看见我们,就说“村支书在找你们”,似乎是我们一到村里,他就接到了村委的电话。

很快村支书就赶到方家,他没有说明来意,只是在我们和叔叔谈话时一直在场,询问我们从哪里来,是不是记者,提醒叔叔不要让我们拍一审的判决书。

最终我们没能深聊就离开了。叔叔送我们出门,反复表达了对关注者的感谢和歉意。

· 悼念逝者,追问司法

同行的zoe说,看到方洋洋的妈妈笑着向我们走过来的时候,她的眼泪突然就控制不住了:她笑得那么明媚,没有任何阴影。心智障碍给她的一生带来了不便,却在此时保护了她,而方洋洋也曾是这样一个笑得明媚灿烂的人。

在村民眼里,方洋洋的口袋里总是装满零食,笑起来憨憨的,对谁都很有礼貌。和家人一样,农村人的老实本分被刻在了骨子里,却没想到这份老实竟成了她的催命符。婚姻让她离开了自己的土地,家暴使她再也无法回来,她永远消失了,留下的只有人们无尽的悲伤和对不公的愤恨。

img

志愿者在村口的路边祭奠方洋洋

我们没能知道方洋洋安葬的地方,因为怕受人打扰,在案件获得最终结果之前,家人都不希望公开具体地址。于是我们将祭扫的花束放在了村口一个僻静的位置。

十一月的天气,北方农村的田间寒风刺骨。难以想象方洋洋曾经在这样的天气里被迫在室外“罚站”。从新婚到死亡,整整两年,她过的是怎样的生活?是什么让她在两年间都无法逃脱暴力,最终惨死家中?

在方洋洋的故事里,最令人难过的是,她并不是无人关心,但没有人能够真正保护她,也没有人提供给她真正有用的帮助。村民们提起这一悲剧,难过和愤怒之余,感慨最多的是方家父母“老实”,没有力量和强势的男方家对抗。关于如何应对家暴,他们能想到的答案大都也是由娘家出面,如果娘家势单力薄,“外人”也很难帮上忙,那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现在网络上有许多对方洋洋家人和同村村民的质疑和指责,认为他们没有尽到保护她的责任。但比起身处结构性不公下的个人, 警察、村委、妇联……这些对反家暴工作负有职责的部门才是真正应该被问责的对象。 在这起案件中,这些部门几乎是缺位的,既看不到他们对预防和制止家暴所做的有效工作,也看不到他们对居民的反家暴意识教育方面有所行动。

有关部门对于家暴的漠视和的不作为,间接导致了方洋洋的死亡。我们不希望司法部门的不作为和不透明,让方洋洋在死后也难以获得公正。

以两位联署参与者及志愿者的留言作为结尾:

“家暴不是家务事,是违法犯罪,将妇女虐待致死,残忍冷酷,却被轻判,是对法律的蔑视,是对人权的蔑视,也是在纵容今后此类案件的发生。”

“网络上有很多评论指责方洋洋的家人害了她,但这个贫苦的农村家庭难道不想挽救洋洋的生命吗?他们的努力尝试被一点点消蚀磨平,我们实在无法把逆转命运奇迹的眼光投向这些孱弱的个体。如果说家暴不是家务事而是社会公共性事件,那么仅仅咎责个人何不显得无力。谁最有能力拦下悲剧,避免下一个方洋洋的出现呢?真诚盼望法院接下来的审判和公安至此以后的工作能回应社会正义的期待。”

呼吁大家继续关注方洋洋的案件,关注司法正义,不要让她的死亡被人遗忘。

img

打赏金额用于支付志愿者路费

附:方洋洋一案背景

山东德州方庄村女孩方洋洋自2018年7月起遭到丈夫张丙和公婆虐待。三人多次对方洋洋实施饿肚子、用木棍抽打、冬天在外罚站等虐待行为,且在2019年1月31日多次殴打方洋洋,致使方洋洋死亡。

今年1月22日,山东省禹城市人民法院对此案曾作出一审判决,称鉴于被告人归案后均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并且自愿预交赔偿金5万元,决定从轻处罚。对张某林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对刘某英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二个月,对张某林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缓刑三年。

4月,山东省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撤销此前判决,发回重审。11月18日,山东省禹城市人民法院发布情况通报,称将严格依法公正审理此案,自觉接受社会监督。

(信息来源:潇湘晨报)

回声计划

属于女人的时代之声

ID:huishengproject

留言功能暂未开通。如果 有特别想和我说的话或者联络需求,请在公号主页下方的留言框直接发送消息。

联络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