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蒋不

想象如果有一天, 有7000甚至更多人在北京的大街小巷寻找自由,像一场不约而同的游行,这听起来是件多少有那么点浪漫的事。

这是一个进行中的长期艺术项目,名为À la recherche de la "liberté" à Pékin(《在北京寻找自由》)。2021年4月我曾在Matters上发布,邀请参与者们在北京寻找并拍摄下街头巷尾的 「自由」一词在不同的语境下有其多义性——当「自由」出现在维权人士的标语中,无疑会是某种禁忌;而广告中的「自由」却象征着中产生活的随心所欲;最常见的「自由」往往作为官方宣传系统的一部分出现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事实上,任何人在任何时间都可以参与这个项目,每个参与者在寻找并拍摄「自由」的同时,也相当于为他们所理解的「自由」投出一张耐人寻味的选票。

img

《在北京寻找「自由」》网站

我为这个项目制作了网站 所有照片都不是我拍摄的,重要的并非在于网站最终呈现了多少张图片,而是越来越多的公民传播并参与进这个项目的过程。我曾在豆瓣发布过4次广播,邀请豆瓣友邻帮我在北京寻找「自由」,出人意料的是,这4条广播都被豆瓣删除,不过正是审查的存在的语境才使这个项目更具价值,而删除也使得《在北京寻找自由》慢慢变为一个道听途说的「谣言」或是「都市传说」。正如博伊斯在卡塞尔种下的「七千颗自由意志」一样,

img

豆瓣广播被删除的豆邮,具体违反了什么法规用户永远不得而知

@歪脑 Whynot歪脑曾为这个项目做了专访,https://www.wainao.me/wainao-watches/art-freedom-beijing-cher ,采访中我曾谈到,其实我不介意我做的是不是艺术,或者我的身份是不是一个艺术家(当然因为可以因艺术之名做一些“违法乱纪”的事,所以我有时也可以是个艺术家)。我更希望我的工作可以走出画廊、走出美术馆,在更大的层面改变社会的肌理,哪怕只是创造出改变社会肌理的可能性。好的艺术是对生活和艺术本身的反抗,它质疑并反思边界和规则。先锋艺术家追求的应该是改变社会,而不是改变艺术,艺术行动不应仅仅满足于为旧系统创造新图像,而应尝试为一个新的乌托邦构建新的观众。博伊斯的时代,他说每个人都有权利他或她为艺术家,那种曾经被理解为权力的东西现在逐渐变成了一种责任,在博伊斯的幻景尚未降临之前,艺术家们应该争取一个自由的区域,让一切革命可能从中发生。

截止目前为之,我收集到30多位朋友投稿的100多张「自由」,其中一些令我印象深刻:

img

鼎旺游泳健身附近/绿绿,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张「自由」,很像偶发艺术(Happening)。

img

BoBo自由城/胡佳

这看起来是很普通的一张「自由」,但图像的拍摄者是萨哈罗夫人权奖的获得者胡佳,胡佳因为积极参与社会活动曾被多次软禁,2007年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捕。胡佳告诉我「自由」二字是他选择这个小区的原因。

img

中央美术学院燕郊校区/小环

img

目田/海淀区荷清路17号/阿千

img

东三里屯社区/绿绿,最常见的还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事官方对「自由」的定义。

img

北京师范大学实验中学丰台学校/蛸齿,官方宣传的图像系统中,自由总s搭配着飞翔的鸟视觉符号。

img

万圣书园/Young Seafood

img

通州区翠屏西路2号/绿绿,世界自由无界是朴素的愿望。

img

Mao Livehouse/42,Live/音乐节也是「自由」的高发区

img

2018草莓音乐节/北京渔阳国际滑雪场/Makye Ame

最后,北京的「自由」仍在收集中,路过或者居住在北京的朋友,可以留意并拍摄身边的自由。投稿请附带1.图片名称、2.拍摄时间、3.拍摄地点、4.拍摄者信息,发送至邮箱邮箱[email protected]或联系Instagram账号@chercherlaliber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