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 档案卡
标题:写给所有觉得自己被无差别攻击而在苦恼的男性朋友
作者:LSQ
发表日期:2022.6.11
来源:微信公众号“导筒现场”
主题归类:唐山烧烤店多名男子殴打女性事件
CDS收藏:公民馆
版权说明:该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中国数字时代仅对原作进行存档,以对抗中国的网络审查。详细版权说明

1.如果你确实在困惑和苦恼,诚挚建议你看完,也可以随时找我聊天。如果你只是不想承认你已经知道的东西或者很在乎自己的面子,那我建议你起码承认自己有个妈。

2.攻击所有男性的言论是不利于互相理解的,但是各位女性朋友在使用一个“男性”的称呼的时候,往往并不是想无差别的攻击自己身边所有的男性,而是对自己在过去二十多年生活中忍受的恐惧和苦恼的宣泄。

3.你苦恼是因为,好像突然之间,因为你是男的,你就要承担新的公共责任。但是,责任的产生是因为特权造成的伤害需要被弥补,你真的需要意识到你一生中因为你是顺性别直男而拥有的特权。举个例子,我的特权是什么?作为一个中产往上出身的中国女性,我不是底层女性,我有开明的高知父母,我不会在出生时因为延续不了香火被流掉,我不需要担心家庭的经济状况就可以追求我想要的人生,我不用担心和父母出柜或讨论政治,我现在坐在大洋彼岸不用和你们一起隔离,这都是我的特权。哪怕我成为一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我的特权都在那里,因为你的信仰并不会消弭你的特权。

4.你还是很苦恼,因为你并不觉得你自己拥有特权,反而处于高经济地位的女性看似在剥夺你的话语权。那么:

4.1 你的敌人是高阶层的女性吗?为什么你不攻击高阶层的男性?是因为你不敢吗?如果是的话,你为什么反而敢攻击高阶层的女性?

4.2 你同等阶层的女性享有比你更多的权利吗?她们承担比你更多的苦恼吗?

4.3 你家中的女性亲属是否为你牺牲过个人的成长空间?你家中的男性亲属是否为你牺牲过个人的成长空间?你家庭的性别结构是怎样的?

5.我一直以一种打破二元性别、有领导力和号召力的形象示人,所以这一条我想陈述一些我依然会体验,而男性不会体验到的东西:

5.1 无论我出身于怎样的家庭环境,我依然从小被教导作为”女孩子“要怎么保护自己的安全,包括但不限于尾随跟踪、性暴力、针对女性的绑架和拐卖,这些是男性难以体验到,但起码可以尝试想象的,贯彻我整个人生的存在,因为当我的阴道、我的子宫可以明码标价的时候,我的出身很难起到任何作用。我小学的时候也在公交车上被男人触摸过,而我已经是一个基本没有经历过性骚扰的案例。

5.2 虽然我已经享有很多的特权,我的家庭很少对我进行性别规训,但我依然要在整个成长过程中忍受来自社会的性别规训,比如高中老师问我“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这么懒”(我确实很懒,望周知),比如,在一段时间内,做出和男性同等性质的举动我会被认为是“装逼”“出风头”,而男性寻求领导力不会受到这样的指责。

5.3 遗精比血迹更难洗吗?我花费很多时间和我的身体和解,因为我严重痛经,还经常弄脏床单和衣物,所以我曾经厌恶自己女性的生殖结构,男性难以体验的是,难以控制的疼痛、无法控制的流血所带来的各种心理压迫和日常生活中的不适。而在其中我依然拥有特权,因为我不用担心没钱买卫生棉条,对于月经杯、卫生棉条和止痛药,我没有知识、观念和经济的壁垒,而这个世界上买不起卫生巾的女性大有人在。

6.当然了,为了强调父权制同时也伤害男性,陈述部分你们会体验的东西:

6.1 不被鼓励表露情感,不能处于弱势地位,所谓的男儿有泪不轻弹之类的有毒言论。这种压制男性情感的社会教育促成了很多男性共情能力的丧失,也是部分男性无法和女性甚至所有弱势群体共情的原因之一。为什么说“有毒的男性气质”,因为它不仅假设女性只能感性,通过宣传女性不够理性来贬低女性,还强迫男性必须要抑制自己的感情,保持所谓的理性和优越。

6.2 必须要满足经济条件等各种竞争优势。男性必须要更优越,比女方有更高的学历、更高的收入,要支撑家庭的收入结构,女孩子少读点书少挣点钱也可以,这种结构不仅希望迫使女性永远属于从属的地位,把精力放在打扮自己、取悦男性、生育和抚养之中,也并不在乎男性个体在无意义的竞争中有多痛苦。

6.3 消费主义宣传男方应该给女方买钻石、买礼物等,在加剧男性的经济和人际负担的同时,剥夺女性的独立自主性。如果你也苦恼于这些消费主义宣传的话,请想一想:

你应该怪罪的是被这种宣传洗脑的女性,还是制造这种宣传的群体?为什么这种“男性花钱,女性当花瓶”的宣传机制会持续存在?这其中的女性个体和女性群体真的在受益吗?

7.你还是迷惑,因为你不理解为什么暴力犯罪是性别化的,那么:

7.1 因为性骚扰未果而殴打女性,性骚扰是否是性别化的?

7.2 性别是否影响施暴者施暴的难度和概率?在唐山事件中,就算犯罪者同桌的女性冲上前去,犯罪者的第一反应也是施暴不是吗?

7.3 你见过一桌女性因为性骚扰男性未果而群殴这桌男性吗?你能想象吗?

7.4 经济下行造成犯罪率上升,和犯罪是性别化的是否冲突?扫黑除恶和犯罪是性别化的是否冲突?7.5“性别框架叙事能否打击犯罪”,和“结构性的性别犯罪是否存在”,是否是两个不同的议题?

7.6 你是否了解厌女?你是否了解因为厌女而进行的杀戮?你如何看待杀妻?

8.你还是有点不舒服,因为几年前性别议题还没有受到这么热烈的讨论:

8.1 清朝官员和蓄奴庄园主也曾经很不舒服

8.2 在各种讨论中,女性不一定是对的,你也不一定是错的,但很多时候,你有更大概率是没有反思过自己的特权的那一个,也是有更大概率体会不了各种恐惧的那一个

8.3 任何社会浪潮中都有恰烂钱的,但你似乎没有因为爱国商业化而叛国(如已叛国可联系我,我举报后可五五分);任何思潮中都鱼龙混杂,如果你想反对新自由主义,别装了,照照镜子,你根本丕是真的社会主义者,你就只是不舒服;如果你真的是社会主义者,不要用反对新自由主义做借口,世界上有种东西叫女性马克思主义

9.你真的没有当过加害者吗?

9.1 首先我要承认我是加害者,以免你们觉得只有自己不舒服。因为在这样的经济结构中,只要我享有特权就意味着有人受到剥削,而且我迄今无法放弃,说实话也不想放弃我从小到大养成的一些消费和娱乐习惯。

9.2 你曾经做出过性别歧视行为或对性别歧视行为视而不见吗?你曾经因为不想破坏自己和男性好友的关系而任由他们发表这样的言论吗?你有没有嘲笑过女同学的月经和卫生巾?

9.3 你的成长建立在你女性家庭成员多大的牺牲之上?你在家族中是否比你同辈的姐姐妹妹更受重视?为什么?你有没有和你的妈妈探讨过她有怎样的理想、生活与痛苦?

9.4 要达到你如今拥有的一些世俗成就,同样家庭出身的女性是否要付出比你更多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