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 档案卡
标题:“毒教材”的调查结果出来了,可新版插图,变好了吗?
作者:木蹊
发表日期:2022.8.22
来源:微信公众号“木蹊说”
主题归类:教材插图争议
CDS收藏:公民馆
版权说明:该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中国数字时代仅对原作进行存档,以对抗中国的网络审查。详细版权说明

历时三个月之久,“毒教材”的调查通报出来了。

要点很简单:

1 老板插图不美观向上,不严肃规范,不细致准确。

2 没发现插图作者吴勇、艺术总顾问吕敬人之间存在经济利益输送。

3 相关27位书记、审核被处理。

事情查了3个月,但结论却很少,有点感慨这个效率,要是放在互联网大厂,这效率可能早就被“毕业”了。

然后呢,他们又拿出了一版全新的插图。

大家仔细观摩一下:

image

有人说:“新的插图由中央美术学院动员全院力量进行绘制,不仅坚持了正确政治方向和价值取向,还展现出浓浓的中国风和时代感。”

我不知道该怎么答了。

“正确政治方向和价值取向”,我是认同的。

只是这个“浓浓的中国风和时代感”,我就有点不知所措了。

这就像亲戚给了我一个特大号的红包,但我拆开一看,发现里面只有5块钱一样。

image

就这样的插图,还需要“中央美术学院”动员全院力量吗?

花个万把块钱,随便找个三流设计公司都比这个好吧?

我想到了我小时候的课本插画,是这样的:

imageimage

这样的:

imageimage

还有这样的:

imageimage

封面是这样的:

image

现在,你让我看这样的?

image

真是庆幸,我读小学的时候,没有遇到这样的教材。

哪怕你也不花这个钱,不费这个事,直接用上一版的不也挺好吗?

看看上一版是什么样的?

imageimageimage

德国哲学大师康德说,审美的过程是一个争取自由的过程,而审美疲劳,往往是自由被禁锢住了。

改革开放40多年,社会文化已经变得包容且自由。

都说教材应该与时俱进,现在你进化成了这个样子,难道是嘲讽时代的审美在退步?

我开始理解陈丹青为什么要从中央美院辞职了,为什么多次吐槽,现在的教育培养不出美术人才了。

这绝不是央美的学生水平出了问题。

因为那些天之骄子,在选拔考试中画出来的画都是这样的:

imageimage

他们是如何做到在经过几年的学习后,画出这样的东西来的?

没有阴影,没有明暗,没有立体线条,满满上世纪劣质国产动画的既视感?

image

我想,这绝不是学生水平的问题!

这真的是主导插画的人,审美出了问题,指示出了问题,态度出了问题!

难道坚持正确的价值取向,就是通过那么傻乎乎的画来完成的吗?

教材的教育,不仅仅是知识的传递,也是审美的教育。

审美一旦弱智,就会导致一代人的审美的堕落与崩塌。

image

这版教材的封面图,就我看到了我们审美问题所在——

我们审美是往往是自上而下的,“上”是审美水准的源头,一旦他拍桌子说,就要这样搞!

那么下面央美的学子们,也只能蒙着眼睛,拼命迎合。

image

而“上”有时候是一个人,有时候也是一个阶层。

“上”的审美水准关乎社审美活的方方面面,比如上喜欢看打鬼子,下面就给他弄出个“裤裆藏雷”来。

上喜欢看豪华大楼,下就能搞出各种奇葩造型来。

image

“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

这种自上而下的审美是死板的,固化的,且不可抗拒的,结果往往也是悲剧的。

最近几年,我们的社会审美偏向怀旧。

周杰伦一次次的霸榜,王心凌这种老姐姐又重新激发了一代人的荷尔蒙,为什么要怀旧?

image

为什么看到现在的教材,我脑袋里满是曾经教材的模样?

因为我们不仅仅是在怀念青春,更是在怀念过去的那个时代。

那个时代里适合生长的土壤,审美的多元,以及思想的包容。

那个时代,我们渴望自由、渴望无拘无束的美好生活,且真的在不断拥抱自由,迎接更好的生活。

但今天,这版新的插画,却让我看到了满满的贫瘠。

一种思想的贫瘠,一种审美的贫瘠。

要不,咱们就是说,能不能还是用用旧版的,时代已经日新月异了,但你们审美,却在倒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