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CDT报告汇》栏目收录和中国言论自由及其他人权问题相关的报告资讯。这些报告的来源多种多样,包括机构调查、学术研究、媒体报道和网民汇集等等。也欢迎读者向我们推荐值得关注的报告。

CDT 档案卡
标题:【CDT报告汇】“习时代”至少56万中国公民被软禁,中国每年数十亿美元用作“大外宣”和维吾尔强迫劳动产品登上美国货架
作者:中国数字时代
发表日期:2022.9.9
主题归类:CDT报告汇
CDS收藏:公民馆
版权说明:该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中国数字时代仅对原作进行存档,以对抗中国的网络审查。详细版权说明

保护卫士:“以家为牢” ——中国的“软禁”制度

专注于实地运作的人权组织保护卫士,于9月6日发布一份研究中国“软禁”(监视居住)公民情况的报告,指“习近平十年”,“至少有56万到86万人被以合法的形式监视居住”。

img该报告封面,图片来自保护卫士

根据保护卫士的定义,软禁,“官方的法定名称为监视居住,该措施用于当个人处于接受刑事调查,等待刑事诉讼或被《刑事诉讼法》认定威胁国家安全的情形下,对其实施拘禁,并且可持续长达半年”。

该报告通过分析文书网上的刑事一审判决书等裁判文书和相关研究,来总结、估计和分析中国当局对公民的“软禁”。该报告分析了中国“软禁”公民的规模和范围,推算自习近平上台之后,“当局对(合法)软禁的使用几乎肯定很快将超过100万大关”。报告根据官方的数据计算得出,习近平上台的第二年开始,当局开始大规模使用“软禁”的手段,第二年比第一年增长超过了417%。此后,直到新冠疫情开始之前,“软禁”的案例平均以每年5%的速度增长。在新冠疫情开始之后,2020年的“软禁”数则比2019年增加了13%。然而,该报告特别强调,仍然有大量非法“软禁”存在,并且数量远超合法“软禁”数或者官方的录入数据。

“软禁”的待遇往往并不人道。合法的“软禁”经常成为刑事拘留和审前取保的替代方案。非法的“软禁”更充斥着违反人权的做法,保护卫士列举了大量的案例,并指“监视居住的受害者往往陷入以下情形,包括但不限于”:

• 作为事实上的软禁或住家拘留,被禁锢在家中;
• 全程在家中受到严格监视;
• 除非得到警方的批准,否则被禁止离开自己的住所;
• 除非得到警方的批准,否则不得与外界联系或探访;
• 在进行任何经批准的外部交流或户外活动,如购物或在公园散步,始终受到监视和陪同;
• 被警方或检察院长期羁押,虽然监视居住的法定时限为六个月;
• 在没有任何司法决定的情况下被监视居住,特别是在检察院或法院采取任何正式的司法审查之前。

保护卫士介绍到,执行“软禁”的机关是公安机关(警察)、检察院或法院。国家监察委员会也可以移送案件的嫌疑人到检察院实施“软禁”。此外,“监视居住被用作一项强制措施,规定公安部门,特别是警方,有权在未经检察院或法院事先司法审查的情况下,将嫌疑人拘留在其住所或限制其行动,最长时间为六个月”。

该报告还通过研究中国的《刑事诉讼法》,详细介绍了中国法律中关于“软禁”的内容,并指责中国的“软禁”制度既违反中国的宪法,又违反包括《世界人权宣言》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在内的国际法。最后,保护卫士给予了一些政策建议,并呼吁“邀请联合国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和强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访问中国”,来监督中国的“软禁”制度。

自由之家:中国每年花费数十亿美元用作“大外宣”,但是难获外国民意的好感

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 (Freedom House) 于9月8日发布了一份报告《北京的全球媒体影响力:威权扩充和民主的复原力量》,指中共每年花费数十亿美元用作“大外宣”,成功地压制了批评中国当局的新闻和控制海外中文媒体,但是难以获得外国民众的好感。

img图片来自自由之家

自由之家研究了中共对30个国家的媒体影响力,样本的时间跨度从2019年1月至2021年12月。16个国家的媒体受到中共的影响较大,而18个国家受影响的程度有所上升。特别值得指出的是,台湾是受中共媒体影响程度最高的地区,但也是抵御能力最强的地区。

img图为中共对不同国家的媒体影响力,图片来自自由之家

根据该报告,中共使用的“大外宣”策略更加复杂和具有胁迫性,即“通过主流媒体大规模传播中国政府支持的内容,骚扰和恐吓发布其不喜欢的新闻或意见的媒体,以及使用网络欺凌、虚假社交媒体账户和有针对性的虚假信息活动”。具体的策略则是,宣传动员、造谣工程、审查和恐吓、控制传播内容的机构、培训媒体工作者和官员、以及收编当地华人媒体等。

但是,对抗中共的媒体影响力,民主国家的能力却差距很大 (alarmingly uneven)。一半国家则被评价为“容易受影响的”(Vulnerable)。应对能力不足的国家往往是由于政府缺乏应对措施、新闻自由倒退和缺乏媒体监管的国家,特别是那些存在对独立媒体、记者和公民社会大量攻击的国家。相反,那些应对能力较强的国家,成功往往在于其国家的独立媒体、公民社会和当地保护新闻自由的法律。

此外,自由之家也批评,很多国家利用民众对中共的合理担忧,进行无差别地攻击与中国有关的对象,这助长了仇外和反华情绪。

最后,自由之家对北京的影响力评估并不看好,认为大多数国家当地的涉及中国的新闻报道和内容,都没有按照中国想要的方式进行报道。大多数国家的民众对中国的好感在下降并且开始警惕中共的政治宣传。一些国家的媒体依然持续地报道一些中共希望平息的新闻。另一方面,另一些国家的媒体确实减少了对中国争议性报道或者批评,比如至少16个国家的媒体存在自我审查等情况,主要是担心广告削减、减少与中国或中国外交官接触的机会,或者破坏双边关系等原因。但是,中共对海外华文媒体的影响力巨大,并且控制了大量海外华文媒体,来宣传中共的议程。

维吾尔强迫劳动的产品依然进入全球市场,并与100万家公司有关

8月底,两份研究维吾尔强迫劳动和全球供应链的报告,指出维吾尔强迫劳动的产品依然可以通过全球供应链进入到世界市场。

一家名为阿尔塔纳科技 (Altana Technologies) 的全球供应链可视化公司,发布报告《照亮新疆强迫劳动生态系统》,称近百万家公司(938,991)与维吾尔强迫劳动有关,这些公司可能触犯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 UFLPA)。

img报告封面,图片来自Altana Technologies公司

该报告揭示了维吾尔强迫劳动和国际贸易的紧密联系,指出“维吾尔强迫劳动几乎涉及到每一个行业。有贸易关系的公司分布在590个不同的行业,包括纺织、制药、天然气、农业、家具和汽车行业。这些关系中的每一个都代表着来自强迫劳动的货物进入全球商业流通的途径”,“维吾尔强迫劳动的影响是全球性的。自2019年初以来,有183个国家收到了来自Altana Atlas认定的参与强迫劳动的公司的直接货物。这包括美国、加拿大、印度、英国、澳大利亚、巴西和法国等国家”。该公司还表示,强迫劳动相关的实体与这些经济体之间,存在近80万个一级贸易关系和近700万个二级贸易关系。

但是,阿尔塔纳科技公司指出,将强迫劳动与全球经济隔离开来仍然是可行的。报告指出这需要加强政府和企业的合作,“在企业和政府之间共享真实的供应链来源”,并表示“需要企业部署先进的技术,克服强大的机构惰性,在政府和私营部门之间建立非常规的联盟,最重要的是分享而不是囤积他们的供应链数据”。

另一方面,维吾尔人权项目也发布了报告《维吾尔强迫劳动的果实:美国杂货店货架上的受制裁产品》,指红枣等主要新疆农产品依然可以出现在美国的货架上,并发现全球供应链中 20% 的红枣产品可能涉及维吾尔强迫劳动。

img报告封面,图片来自维吾尔人权项目

维吾尔人权项目在 2022 年 2 月至 2022 年 8 月期间,调查了美国华盛顿都会区多家仓库的新疆红枣品牌,发现其中至少三个品牌的标签上标有“冰团”的字样,而且也包括葡萄干和核桃等产品。此外,这次调查中,他们发现超过 70 个品牌的干果产品可能涉及维吾尔强迫劳动。更进一步,该组织引用了我们之前报道过的另一份“新疆兵团”的研究报告,并通过调查兵团生产红枣等干果的情况,指出“全球供应链中 20% 的红枣产品可能牵涉维吾尔强迫劳动”。

最后,维吾尔人权项目发出呼吁,希望美国政府可以介入调查。该组织也向商家和普通消费者发出了如下呼吁:

追踪供应链以遵守UFLPA(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 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并结束与中国国家强制劳动计划的共谋

检查产品标签。如果包装上提到XPCC、"Bingtuan "或 "新疆",提醒零售商,这些产品受到美国的制裁,不应该出现在商店货架上。联系公司,包括分销商、品牌和杂货店,询问他们如何应对维吾尔族强迫劳动的风险

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贸易犯罪报告上提交CBP关于你怀疑来自维吾尔地区的红枣产品的贸易违规报告

与我们的团队分享来自维吾尔地区的产品的细节,请发送电子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相关阅读:

【CDT报告汇·专题】联合国新疆人权报告的前世今生:中国当局能否洗白反人类罪?
【CDT报告汇】阿拉伯国家协助中国迫害维吾尔人,多家机构呼吁中国当局停止强迫失踪和八月中国新增66名“良心犯”
【CDT导览】新疆有座集中营?2013-2021八年演变时间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