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极权

【网络民议】朝阳区陆续安装大数据门禁管理系统 网友:这不是防疫,是奴役

了不起的老茉莉:呼吁尽快开展居民芯片体内植入工程,把相关数据植入脑后连接神经,48小时一到自动控制四肢向核酸点移动,晚上自动进行夫妻生活保证生育率,银行取不到存款视网膜自动闪现“感谢中奖,再存一些”提示,遇到城市管理员自动举手跪下,发出“我已投降,请勿射杀”。

阅读更多

先生制造|欢迎来到中国A镇:保持距离,仰望高塔 | 新世界

从2021年11月26日开始,他一共登记了663个疫情管控的返乡人员数据。这些数据从哪儿来?用他的话来说,层层抓,拿到电话号码,健康码,行程码,疫苗接种情况,核酸检测情况,一一提供。如果不提供,不配合,慢慢教育。再不配合,再啰嗦,就叫公安机关接手。

阅读更多

【重温】学者Gene A. Bunin:“我们这个民族被摧毁了”:为何中国的维吾尔族穆斯林生活在恐惧中

还有的人似乎认为,一旦“恐怖主义被打败”,就会恢复正常。 在那些已经失去了大部分员工的中国内地维吾尔餐厅,我被告知员工会“在完成学业后很快回来”。然而时间对这些乐观的声音无疑是残酷的。几个月变成了一年,甚至更久,而被拘禁的人们还被拘禁着,那些餐馆员工和客人仍然在不断流失,情况仍在继续恶化。

阅读更多

每日人物|大厂监控风云

监控隐藏在看不见的地方。如果你试着去问一位大厂人,是否知道或察觉自己正在被监控,不出意外,你会得到一个肯定的回答。但如果继续追问:“你是如何被监控的?”或许很少有人能和你说清楚其中门道,“就是一种感觉”。

这可以说是一个系统,也可以说是一种被有意构筑的、森严冷酷的秩序,但称呼为潜网也许更合适——它的规则、处罚、尺度,大部分都存在于猜测中,很多人都感觉潜网存在,但谁来放网、操控、收网,却鲜有人知。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