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大饥荒

艾晓明|我们一起走过的路:沉痛悼念我的作品向导张遂卿先生

为了《夹边沟祭事》一片的放映,从2月中旬以来警方、校方找了我四次,电话阻止采访一次,一共是五次了。接踵而来的消息是秦皇岛的受访者/夹边沟劳教亲历者子女因我的短信被调查,影片的事情被通报到甘肃省宣传部,再通报到甘肃省属院校宣传部。我担心自己此时此刻去兰州看老张会给他带来麻烦,而老张在病痛中,有关方面尚属网开一面,还没有因为影片的事情去追究他。

阅读更多

新客栈 | 一个不可思议的失踪者

地处陇中的通渭县,是三年大饥荒的重灾区,杨继绳先生根据1990年版《通渭县志》提供的人口数据,并结合他本人在通渭实地走访调查测算,1959——1961年期间,通渭县净减少人口达9.83万,是1958年...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