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野千鹤子

维舟|为什么女性主义可以带来一个更好的社会?

要建立一个“女性友好型社会”,绝不只是“给女性让利”的分蛋糕问题那么简单,它需要一种全新的意识,来重新认识不同群体的处境、付出及其价值,这首先需要让他们发出自己的声音,“看见”原本被遮蔽、默认的那些不合理结构,加以变革。

阅读更多

单读|上野千鹤子:拴住女人的不是铁链,是父权

在谴责个人或小集体不义的同时,我们还需要看到其中的社会根基。上野千鹤子在《父权制与资本主义》一书中的论述可以借来分析,她写到父权制对女性性(sexuality)的占有,始终试图控制和支配女性的子宫,女性是从事再生产的道具,而生育成果由男性-父权占有。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