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确的历史记忆

Matters | 卢昱宇:不正确的记忆(二)

我知道,一定有很多朋友会给我写信,但通常情况下,我是收不到这些信的。也许是铁幕忽然裂开了那么一条缝,我收到了一封信和一张明信片,正面是埃菲尔铁塔,背面除了邮戳和地址外就写了四个字“多晒太阳!”。两个月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每个新犯在分配前都必须要写一份认罪悔罪书,痛斥自己的罪行、感谢政府,感谢党,发誓服从改造、重新做人。我提前和杨晓泽说我不会认罪也不会写认罪悔罪书。

钱监区长叫杨晓泽来通知我过去的时候,我已经料到了。

“听说你不写认罪悔罪书?”钱监区长问。

“我没有罪。”我说。

又围了几个警察过来。

“不写就不能减刑。我们是为你好。”他又说。

“我不减刑。”我说。在这个事上,我从来没有动摇过,对有可能发生的任何情况,我都有心理准备。

钱监区长又接着说:

“这样吧,认罪悔罪书可以不写,写份保证书吧,就写你不认罪,但保证不违反这里面的监规。”

我考虑一下答应了。

阅读更多

Medium| Kevin:中国,一个集体失忆的国度

从2019年12月下旬李文亮医生向亲友发出疫情警告的那一天到今天,真实的历史只有一个版本。但是综上所述,人们对这段历史的相关记忆已经被系统地修改或删除。那么从现在起的五年、十年或十五年后,小学生们又将如何了解到新冠病毒的起源呢?我预感到时候的课堂上不会提到野生动物买卖和卫生条件差导致疫情爆发的这种内容(类似于2003年SARS病毒的传播原因)。
随着中国政府在病毒起源上编织的谎言越来越多,真相就越来越不可能浮出水面。否则最终得知真相的民众在恍然大悟之际,不免会问 “如果这是假的,那还有哪些是假的?” 这是执政党不能也不敢让中国人民提出的问题。

阅读更多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