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权利

吴主任|离婚冷静期成效是真TM明显

“冷静期”还不算过分,只是拖延,按同样的逻辑恶心到底的话,应该设置个“是否冷静的考试”,最好包括笔试和面试,加入各种毫无科学根据的性格测试什么的,最终通过的人可以得到一张“冷静证书”,也就是离婚资格证书。

阅读更多

【404文库】剩余价值 | 瘟疫、语言和具体的人:与历史学家罗新的聊天

坚决彻底,毫不留情,这些都是荒唐至极的词汇。他们就相信自己能做得到,为什么?因为他们完全忽略了人性,因为他们觉得人性在这时候可以做出牺牲。我封城、封闭小区,让大家都自觉地在家待着,什么时候你让我出去我就出去——如果人真的是那样的人,倒也可以这么做。但人不是那种动物,人跟别的东西不一样。他们理想状态是典型的计划经济思维——这是最理性的解决方案。我认为最有效的对抗病毒的方式就是隔离,既然如此,我们何不采取最有效的、最大程度的隔离?但是他们不知道,最理性的办法是不可能在人间实现的。人不是纯粹理性的动物,人是理性和感性共存的动物,是很复杂的动物,这就是为什么计划经济是不可能成功的。不是因为计划经济背后没有科学道理,而是因为我们面对的是人类,不是数字。如果我们随随便便就容忍几千万人为了一个更大的目的做出牺牲,我们还做人干什么?

阅读更多

新京报文化客厅 | 专访刘绍华:如何看待公卫防疫和个人权利之间的复杂关系?

在回顾中国麻风防疫的成果和代价后,刘绍华在著作中讨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伦理话题,即公共卫生防疫与个人自由的争议。她在书中写道:

“现代卫生的论述核心议题便是‘个人’与‘公共’的拉锯。在前现代时期,卫生与健康基本上是个人与家庭的命运和责任。关于国家卫生或国民健康的讨论已指出,自十六世纪现代民族国家兴起后,卫生逐渐成为国家所关切的公共性议题。十八世纪末、十九世纪初,由于西方民族国家的新兴治理、都市化与工业化陆续扩张、细菌理论带来的生物医学科学知识、医疗专业社群逐渐掌握人口健康的论述与管理等历史背景,卫生正式成为欧美工业先进国家政府的治理责任。在医疗专业化与社会医疗化的趋势下,公共卫生兴起,进入褔柯所指众人身体是卫生治理产物的生物政治(biopolitics)时代。”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人物馆】朱贤健

【老大哥馆】良民证

【404档案馆】香港不准“加油”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youtube频道: guanguan

微信公众号:它基金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