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

老萧杂说|新年献词,又想骗我泪流满面

献词从大众共鸣的发生器,退化为媒体小众的呻吟,甚或是孤芳自赏的美篇竞赛,徒增平凡如你我者在大时代面前的无力感。在最为紧迫、呼之欲出的社会共识问题上,“人人心中有,篇篇献词无”,受众自然避之唯恐不及,遑论“泪流满面”。

阅读更多

just law|江西公示“从事舆论监督记者”名单:规范行业,还是限制监督?

不少媒体人、尤其是主要从事“舆论监督”的从业人员,对公示“舆论监督记者”之举表达了担忧,认为此举是“变相”限制媒体的舆论监督。有媒体人质疑:难道不在这份名单上的记者,就不能从事舆论监督报道吗?还有媒体人说,对从事舆论监督报道工作的记者进行公示,是否是为了方便地方职能部门对这些记者进行“重点盯防”?

阅读更多

群众来信|河南某省级媒体被郑州教育局领导怒斥MLGB后删除群众投诉

顶端新闻报道暑假郑州市民朋友圈充斥着大量贩卖中小学学位的信息,公然表示低于分数线也能录取。7月17日,郑州市教育局宣传外事处处长闫曦致电顶端新闻记者,要求撤下群众留言:“那是不是说MLGB(骂人粗话)了就不放了?”“初中和小学招生阶段,类似信息不要放出来”。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