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小土豆

Sir电影|“南方小土豆 ”,我不喜欢

就连官方也开始下场了——我姓“哈”,名“尔滨”,身高185,体育生,讨好型人格,最宠爱“南方小土豆”。黑龙江文旅厅也已经着手研发“小土豆形象IP”。整到这里,Sir开始觉得越来越迷惑了,并不是反感东北或者哈尔滨,而是反感我们今天对“梗”的依赖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阅读更多

维舟|“南方小土豆”到底有没有歧视?

为什么难以体察他人感受,这与其说是距离感的问题,不如说症结在于一种权力文化:它难以将彼此视为平等互动的个体,并代入他人的感受,设想自己遭遇这样的冒犯时会是怎样。换位思考之所以很难,恰是因为权力构造阻止了共情,因为权力不允许互换。

阅读更多

辚辚|我厌倦了低龄化叙事

几年的宣传一直都在走“低龄化叙事”这条路。火神山医院的机械被起名“呕泥酱、蓝忘机”。疫情的口号是“炸酱面加油”、“肉夹馍挺住”这类比喻。简而言之,将成年人比作儿童,将人类比作特定事物,并赋予该事物一个可爱之名,此类巧妙手法在哈尔滨的宣传中达到了极致——南方小土豆。

阅读更多

【CDT周报】第152期:一个不正常的中国人,才会对日本地震弹冠相庆幸灾乐祸

这场新年伊始发生的日本地震,让不少反日网民幸灾乐祸,在中国互联网上掀起了一股“庆祝式海啸”…….其中,媒体公众人物海南广播电视台主持人肖程皓更是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发表评论,称日本地震是“报应来了”,似乎无视了甘肃积石山县陈家村村民仍在震后土地上去留两难。

阅读更多
  • 1
  • 2

CDT/CDS今日重点

【CDS词条】梅大高速塌方事故

【文章总汇】哥大学生抗议风波

四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我是中国歌手,我请战!”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