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历史

嗨!历史 | 建造人民英雄纪念碑耗时九年耗资四十万

人民英雄纪念碑 原载:《红广角》,摘自《解放日报》,肖燕明整理 1949年 9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决定,为在历次解放战争和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修建一座纪念碑。 1949年 9月30日下午6时,第一届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全体代表在天安门广场举行了庄严的纪念碑奠基典礼。随后,中央及地方共17个单位组成了 人民英雄纪念碑 兴建委员会,做的第一项工作就是确定纪念碑的整体设计方案。兴建委员会花了一年多时间,向全国征集意见,收到140多套设计方案。 兴建委员会最终敲定了和我们今天看到的纪念碑相似的设计方案。兴建委员会成立了施工组,陈志德调任组长。1952年8月,修建 人民英雄纪念碑 的工程正式启动。 陈志德仔细研究完图纸,按照设计方案,“人民英雄永垂不朽”8个大字要刻在一块长约15米、宽3米、厚约0.6米的整块碑心石上。为了保证碑心石不折断,开采石料的毛坯厚度必须达到3米,这就意味着这块巨大的毛坯石料将重达300吨以上。到哪里去开采如此巨大的石块? 陈志德花了十几天时间翻阅资料,掌握了全国各大山脉的岩石情况。最终陈志德确定采用崂山最西端的山峰浮山大金顶上的石料,因其石质均匀,且耐风化。 技术工人们没有开采如此巨大石料的经验。陈志德把被当地人称为“石神”的老石工李开山请到采石现场,李开山一听要求,倒吸一口凉气,300吨重的巨石,根本就不是几排钢楔子能搞定的。他决定用放闷炮的方法,炸出这块巨石坯材。 碑心石成功地从岩体上剥离后,一个更大的难题摆在面前:怎么把这块巨石运到火车站? 青岛市政府从全市七八家国营工程队中抽调精干力量,组成运石突击队。从浮山到青岛火车站,30公里路程,运石队伍整整走了34天。 1953年10月13日,北京西直门火车站鞭炮齐鸣,挂着专列牌子的火车载着这块碑心石,缓缓驶进车站。 碑心石运抵天安门广场后,施工队按照原来的设计方案,立即对其进行成形前的精加工。碑心石经过雕琢,“瘦身”到了60吨。 随着纪念碑修建速度的加快,又一个难题出现了:怎么才能安全地把60吨重的碑心石吊起20多米,再平稳地安装到混凝土碑身上?最终,多位国内专家经过周密论证,给施工组提供了一个安装方案。 正式吊装那天,茅以升、刘开渠、梁思成、林徽因、范文澜、郑振铎等100多位各界专家、领导一大早就聚集在天安门广场上。上午8点半,陈志德吹响口中的哨子,下达吊装命令,碑顶传来滑轮组的“吱吱”转动声,碑心石被钢丝绳缓缓吊起,现场顿时一片寂静。 陈志德手拿红旗,在吊装现场指挥。下午两点左右,碑心石终于准确就位,稳稳立在纪念碑正北面的碑心石槽内。 几挂早就准备好的爆竹被点燃,人群中发出一阵欢呼,锣鼓声随即响起。陈志德的眼泪“唰”地就流了下来。 完工后, 人民英雄纪念碑 兴建委员会做了工程总决算,纪念碑的建造总计花费约40.5万元。 1958年“五一”国际劳动节这天,纪念碑碑身上的红色大幕被揭开,雄伟壮丽的人民英雄纪念碑终于正式落成。

阅读更多

嗨!历史 | 给曾荫权上课:美国议员也因奴隶制度大打出手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25日 – 12:21 | 1 次阅读 | 已有 0 条评论 2010年七月,长毛梁国雄向曾荫权抛掷自制假钱,被逐出议事厅。 作者:陈健民(中文大学公民社会研究中心主任),选自:香港《明报》 “我好惊,我真的好惊!”曾荫权早前在立法会被社民连的长毛掷鸡蛋后慌惶地说。我想,曾特首实在惊得太早了,世界 议会 暴力超过200年历史,比他所见的惨烈得多,而香港亦只会愈演愈烈。 美国议员互殴 大家都知道凯撒大帝是在公元前44年在罗马长老院被一群议员用刀刺死的,但如果考证现代 议会 暴力史,应以1798年2月15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中Roger Griswold和Matthew Lyon互殴作为起点。Griswold是联邦党人,该党以美国东北部富人为基础,支持增加联邦政府的权力。Lyon是民主共和党人,该党以美国南部为基础,支持扩大州自治权。两位议员早有芥蒂,Griswold曾嘲讽Lyon为懦夫,而Lyon则迎面向Griswold吐口水。结果在会议当中,Griswold用手杖猛攻Lyon,而Lyon则走向火炉拿起铁钳反击,弄得大家挂彩而回。 因奴隶制度施袭 美国第一次国会暴力是因为党争或是个人恩怨实在难有定论,但1856年5月22日众议员Preston Brooks袭击参议员Charles Sumner的事件肯定是与当时美国深层次矛盾有关。因为痛恨奴隶制度,来自北部的Sumner发表了一篇言辞激烈的演说,反对堪蕯斯州被南部其他州同化为蓄奴地域:“这是对处女领土的强暴,然后想生出一个怪胎,为奴隶制度效力。”他嘲讽推动堪蕯斯接受奴隶制度的(南卡州)参议员Andrew Butler“有一个众人皆觉丑陋而独他觉得可爱的情人,在世人眼中她甚是污秽,但在他眼中却是坚贞——我说的那个嫖子就是奴隶制度”,他甚至嘲笑曾经中风的Bulter笨拙的言谈举止。此番言论激怒了支持奴隶制度的议员,Butler的侄儿Preston Brooks为了教训这个“酒鬼”,在 议会 厅内用手杖攻击Sumner,直到他头破血流,失去知觉为止。另一众议员Laurence M. Keitt则持枪禁止其他议员插手。此起议会暴力事件令Sumner变成美国北部的烈士,令Brooks成为南部的英雄。北方评论家认为文明和野蛮的群体不可能组成一个国家,要么取消奴隶制度,要么就放弃自由,南方的评论则说这次袭击“构思不错、执行很好、效果极佳”。 美国在南北战争后,议会暴力甚为罕见(除1902年因为兼并菲律宾的问题引起一次打斗),相反,我们身边台湾的立法院却是后起之秀,不时上演全武行。这必须要归功于朱高正。他是云林县党外立委,为农民争取权益以及抗议国民党的“大多数暴力”(国民党先用不当手段取得立法院多数议席,再以此优势箝制议会内反对力量),愤然跳上桌子,跟主席争麦克风,并与刘阔才等人扭作一团。朱其后解释他抢咪亦是迫于无奈,因为根据立法院规则,立委每年只可发言一次,反对声音自然被国民党立委掩盖。 台湾“国会战神”朱高正 在1987至1989年期间,朱高正凭他的拳脚成为台湾反对运动最耀眼的政治明星,被拥护为“国会战神”。不过朱高正在台湾逐步走上民主化道路后,与民进党却因统独问题产生分歧,退党筹组中华社会民主党,令他在政坛走向边缘化,再加上他直认“政治是高明的骗术”,令多少粉丝心碎。朱高正最终淡出政坛,但他建立的暴力抗争文化已植根在台湾立委中间,粗言对骂、掷便当、在楼梯袭击立委、“立委群殴”层出不穷。2006年在关于与大陆三通的提案中,民进党立委王淑慧夺过档塞进嘴里,国民党立委拉扯她的头发,想要藉此让她把档咳出,但以失败告终,民进党第三次成功终止有关投票。2007审议《中选会组织法草案》时,民进党立委为了阻挡草案二读,抢占被蓝营立委包围的主席台,蓝绿阵营爆发激烈肢体冲突,更投掷水杯、鞋子、档等。2009年民进党立委邱议莹因为不满国民党的李庆华骂她插言是“泼妇”、“没家教”,结果邱给李一巴掌。台湾立法院的暴力文化驰名中外,1995年获颁“搞笑诺贝尔和平奖”,表扬他们证明了政客互相拳打脚踢比起向其他国家发动战争获益更多。 英国的“君子政治”与袭击 李敖曾笑说香港政党失败之处是没有学习英国百多年的“君子政治”,反而走错台湾抗争政治之路,但英国“君子政治”之名是有其由来的。英国实行西敏寺民主模式,鼓励执政党与反对党激烈辩论,但下议院的地毡上是画上一条红线来分隔两党,双方均不能越界挑战对方。纵使早期英格兰议会是容许议员带剑进场,议会也甚少出现暴力场面。比较例外的是1972年独立社会党议员Bernadette Devlin因不满政府向示威者开枪而在议会内袭击保守党内政大臣Reginald Maudling(其后Devlin被禁止进入下议院半年)。当然,一条红线画在台湾立法院的地毡上亦不会发挥相同作用,这种君子政治和英国是一个相对单一的社会(在种族、语言、宗教、意识形态上没有严重分歧)是息息相关的。 既然世界各地都出现过议会暴力,就不能说是文化造成。比较有力的原因应是该社会在该时期是否存在尖锐的矛盾——譬如美国南北部对奴隶制度的争论、台湾蓝绿阵营对民主与统独问题的分歧等。香港就双普选问题纠缠经年,立法会内的功能议席和分组点票令民意与议会多数派背道而驰,再加上地产霸权之说,议会暴力无可避免。 议会暴力虽源于社会矛盾,通过暴力是否有助解决社会矛盾则另作别论。Brooks和Sumner大打出手,南北各持己见,最终还是要待1865年以内战结束这场恩怨。民进党的肢体冲突可以得到南部民众支持,与国民党当年犯下的二二八惨案和对党外的白色恐怖有关,但有民调显示35.7%的受访者不喜欢民进党“暴力”和“激进”,另9.3%不喜欢他们的“抗争性政治”,可见议会暴力进一步令台湾内部分化。 香港的议会暴力仍在初阶,但已有调查显示七成多市民反对议会内的粗言、扫枱和掷蕉行为。中大最近的调查发现市民对议会的不满达到新高,大家争论这是否与议会暴力有关。看起来,议会暴力或能凝聚一批对建制强烈不满的市民,但同时又会疏离主流的泛民支持者和激怒一批保守人士。现在警方加强控制示威者、曾钰成收紧议会规则和家长们开始组织起来谴责暴力,社会有“向右转”的势头。泛民激进派是否要将议会暴力升级,最好冷静头脑先想一想。至于尊贵的官员和议员们想看到英国君子政治重临立法会,还是尽早实行双普选吧!

阅读更多

嗨!历史 | 收藏家展示民国慈善组织账本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25日 – 13:31 | 0 次阅读 | 已有 0 条评论 收藏家孙文雄展示民国民间慈善账本 近日,北京杂项收藏家孙文雄整理文献资料时,发现3本民国时期不同 慈善 组织赈灾的财务账本,记录了每笔捐款的捐入和使用详情,包括赈灾救济过程中的每笔花销。孙文雄希望能对目前 慈善 事业的账目问题给以启发。 3本书册包括两本 慈善 机构的征信录和一本名为《从善如流》的小册字。 征信’就是慈善机构接受捐款捐物后,如实将数目公布出来,以接受监督,一般会制成小册子。”孙文雄说,三本账本都来自民国时期华人慈善组织,记录了在国内外救助灾民的情况。 “民国十年六月(注:1927年)日金八百元,欧战发生,俄德两国孤儿失养者甚众,本会特筹是欵(款)与日本佛教会合办救济事宜。”《从善如流》的小册中,记录了大阪中华从善会当时的一笔慈善捐助。孙文雄称,其余两本征信录都是10多块钱淘换的,唯独这本《从善如流》花了两三个月时间说服古玩贩子,“300元买下来”。 孙文雄说,3本账本在收藏时最吸引他的,是每一页关于捐款和款项用途的记录之详细。“有钱人或者企业捐一千块钱会记录,普通老百姓捐一毛钱也得上记录。” 记者看到其中一本中的杂费支出一项写有“扁担13块9毛5分,笊篱2毛,洋锁3毛”等记录,“连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都有,可见其详实仔细。”孙文雄翻出末页附的一张收支总报表,其中写有捐款、利息、剩余物什变价各项数目。

阅读更多

嗨!历史 | 北京故宫 Vs 台北故宫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26日 – 10:21 | 0 次阅读 | 已有 0 条评论 台北故宫 作者:小芭,选自:FT中文网 沉寂多年的北京故宫博物馆近来新闻不断,虽然大多丑闻,但也提起了我一探其真面目的兴趣,毕竟已经好多年没有踏上紫禁城这片土地,很多珍奇异宝都已成了脑海里逐渐颓淡的光影。 另一方面,前不久我刚去了一次台湾,参观了台北的故宫博物院,当时那里正在大搞富春山居图合璧。虽然因为排队需一个多小时终阻止了我进入书画馆,也在其他馆看到了铜器、玉器、陶瓷、珍玩类国宝级收藏,在感慨之余,到底是起了对比之心,让我更有了去北京故宫再看一看的动力。 到北京去故宫游览的一般都会先过天安门,从主席像下的门洞里穿过,似乎也有一种仪式感,所以游故宫就是南门进北门出。所谓故宫南门,暨午门了,故宫售票处就在门外。但其实,在午门之外还有一重门,叫端门,远远看去,端门城楼上立着一皇帝俩嫔妃——当然这是蜡像。而从端门到午门这一段路,中间是各种卖杂货纪念品的小摊贩,两边是各种不伦不类的文物展。什么“杨贵妃展”、“宫女生活展”、“大清开国皇后展”、“历代帝王司法刑罚实物展”……不一而足,都是要收费的。这在不久前已被媒体质疑其合法性。 这种混乱的以皇帝妃子、宫女太监为中心的布展方式,也延续到了北京故宫博物馆内部。比如在太和殿两旁的衣库、内库、茶库里面布的展,都是以清帝为中心而设,如皇帝用过的各种钟表器物啦,乾隆用过的弓箭马鞍、康熙的画像啦等等,再比如清代的天文历法研究,有各种望远镜和星座图,还有汤若望等洋大臣的画像。这其实是把文物本身的艺术或者技术价值和它被“伟人”拥有过的价值两者混同起来了,所以里面既有珍贵的技艺非凡的转心瓶和珐琅鼻烟壶,也有其实什么都不算的御用兵器。这在任何其他博物馆都是无法见到的,一般博物馆总是以历史、国别或者不同种类文物为脉络来布展的。 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参观的时候,印象最深的是肉形石、翡翠白玉、转心瓶、毛公鼎、核舟——暨《核舟记》中描写的苏东坡、黄庭坚在船上的那个微雕作品、定窑白瓷婴儿枕等藏品,导游带着转一圈,立马觉得中国手工艺精湛、文化源远流长。最让人惊叹的是那镂空同心象牙球,有17层,每层雕花各不相同,而且每个空心球都是可以转动的,这工匠技艺简直无以伦比,穷工极巧,据说是耗费三代人几十年才得此精品。或许有人会说这是技术,并非艺术,更非创意,价值没有想象的那么大。但是只有那个时代,才有人花费几十年的心力来手工做一件东西,而进入大工业时代,再到商品社会,谁还会为一个成品花那么多时间?大家讲的是批量生产,讲的是投入产出,于是手工艺就这样走向末路,到处是粗制滥造的地摊货。看到这个象牙球,让我想到当年在英国游览时,对欧洲教堂的繁复工艺也感叹不已,造一个大教堂可以解决很多匠人一辈子的生计。但当时看到一本关于教堂建筑的书,说这种古典式教堂早在19世纪就不复建造了,人们不再愿意花费那么长时间做一个建筑,所以我们现在也只能转而欣赏类似日本建筑师安藤忠雄设计的光之教堂这样的现代式建筑了。是不是我们当代的生活节奏真的已经无法容忍一辈子的工艺了呢?在如今提倡绿色和非工业的世界新潮流下,这尤其值得我们深思。 与在台北故宫的器物迷恋不同,在北京故宫,所有的游客首先被吸引的是故宫建筑本身,导游领着游客走一圈故宫各宫各殿——从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到乾清宫、坤宁宫,再到养心殿、御花园,基本上就要1个多小时,有时间富余的,粗粗浏览一遍珍宝馆和钟表馆就算结束了。有人说:北京故宫的文物依托于紫禁城古建筑群两者表里相应在文化上是不可分割的统一整体这是台北故宫最缺乏的。这话不能说不对,但也正因为建筑的喧宾夺主,使得故宫文物得不到规模化展出,零零碎碎,几乎不能引起该有的注意力,有点一拳打空的味道。 我因为存着与台北故宫比较之心,特意绕道去了陶瓷馆。陶瓷馆的门可罗雀正从侧面证明了北京故宫文物和建筑、鱼与熊掌难以兼得的困惑和症结。陶瓷馆的藏品非常丰富,在里面我看到了与台北故宫只差背心花纹的定窑白釉孩儿枕,钧窑、汝窑、哥窑的各种器皿,还有大量的被外界奉为珍品的元青花和明青花,更有大批不同种类的转心瓶……感觉只要是清代的东西,北京故宫里就是成堆成堆的,好像都不值钱一样,其实哪一样拿到外面——甚至大英博物馆都要引来一片惊诧的。这个陶瓷馆放在了不起眼的文华殿,几乎没有导游将它设在路线之内,而普通散客如果不是特意寻宝,也不会拐到这里来参观。这么多好东西就这样空置着,大大的殿里,同我一起参观的只有两个人,与台北故宫核舟前大家挤着轮流通过放大镜观看不可同日而语。另外,由于在古建筑内设展,为不破坏建筑,基本上是不能吊灯的,所有的展品都被放置在搭建的展台里,展示柜里有射灯,但亮光有限,所以个人感觉有些影响展出效果。 这样看来,北京故宫并非外界所说的“有故宫,没文物”,只是让故宫遮蔽了文物,文物没有得到很好的管理和展出。布展的混乱只是其一,最近传出的故宫哥窑盘在搬移时损毁的消息更让人痛心不已,宋代官窑本来就是北京故宫相比台北故宫的弱项,居然还这么不上心。想当年抗战时期,故宫“文物万里大迁徙”,一迁上海、二迁南京、三迁西南大后方,然后再迁回来,也没有发生大的损失,现在就这么存着放着,也要出纰漏。北京故宫文物保护和管理实在是让人丧失信心。

阅读更多

嗨!历史 | 日本公司给中国劳工二战巨额赔款被红会“花乱了”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20日 – 09:11 | 4 次阅读 | 已有 0 条评论 安徽二战劳工名录 中国 红十字会 作为受托人,只承认找到500多人,但 日本 方面是按986人给的,至少还差400多人没得到这笔钱。且当时按每人50万日元计算的,实际发的只有25万日元。中间出巨大的资金缺口,钱去哪了? 作者:郭绪,选自:《法治周末》 1995年6月28日,耿谆等11名原告向东京地方法院提起诉讼,要求 二战 期间,他们被迫工作的鹿岛建设公司,对其进行赔偿。这成为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第一案。 历时十年,通过在 日本 诉讼的方式,耿谆等11名原告最终得到了和解结果:鹿岛建设公司向中国 红十字会 信托5亿日元,作为事件的赔偿金。 然而,十年过去了,986名应享受赔偿金的劳工中,只有500多名劳工及家属得到了赔偿金。这笔赔偿的余款究竟是如何使用的?一切依然是谜 二战 时期,侵华日军强掳4万多名中国人到 日本 充当劳工,其中986人被送到日本秋田县花冈中山寮集中营,为“鹿岛组”(今日本鹿岛建设公司)做苦工。 他们在日本每天工作达16个小时,中国劳工遭受了非人的虐待。因不堪忍受繁重劳动和残酷折磨,1945年6月,劳工大队长耿谆发起了花冈劳工大暴动,当时该事件震惊世界。 1995年,以耿谆为首的11名受害者,向日本东京地方法院对鹿岛建设公司提起诉讼。2000年11月,双方达成和解:鹿岛建设公司向中国红十字会信托5亿日元,作为事件的赔偿金。 现在,和解事件已经过去十年,只有500多名劳工及家属得到了赔偿金,这笔赔偿的余款究竟如何使用?一切依然是谜。 负责监管该项赔偿金的中国红十字会相关工作人员解释,他们是按照国家财务规定、中国红十字会财务规定,依照花冈基金管理委员会的要求进行使用,并接受着国家审计署的审计。 但这一说法遭到了多位知情人的质疑。有人称,这钱肯定是花乱了。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三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如何看待墙内出现了关于S3赛季(即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宣传?

更多文章总汇……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