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二代

习近平家族

“官二代”,是指中国共产党政府官员的子女,因为其父母身份而享受到某些特权或优势。这个词语源于中国的社会现象和媒体网络的曝光,在中国社会中已经成为一个经常使用的词语。官二代拥有比一般人更多的资源和机会,包括更好的教育、更高的职位、更多财富和更丰富的社会资源等等。

然而,官二代也常常因为其特权而被大众批评,认为他们通过家世而轻易地获得了各种优势,而缺乏对社会的责任感和同理心。同时,一些官二代也因为其父母的不当行为而成为负面的焦点,进一步加深了公众对官二代的不满情绪。

2010年10月,在河北大学发生了一起致人死亡的交通事故。然而,肇事者被保安拦下之后,竟然毫无歉意,口出狂言:“有本事你们告去,我爸是李刚。”据悉,李刚是河北保定市某公安分局副局长。此后,这句话成为网友们嘲讽跋扈“官二代”的流行语,也让官二代这一群体进入了大众视野。

中国数字空间收藏

时间馆人物馆话语馆

CDT视频 CDT播客 CDT大事记 404文库 CDT电子报 CDT征稿 版权说明

中国数字时代收录文章

茅于轼先生:穷人需要的是顾晓军!

您说左派们“主张是起来造反”,鼓动“让穷人当家做主”,说他们的口号“激动人心,一呼百应”,说他们的成功会是“社会是灾难”,这些没错。几千年城头变换大王旗的历史循环已经让中国人的本性暴露的淋漓尽致了,取而代之之后,那不变的剥削还会继续。 您接着说的一些话,就有点老糊涂了。 “帮助低收入者致富,扎扎实实做脱贫致富的事,提倡致富光荣,保护穷人,同样保护富人。不能迅速见效,只能缩小贫富差距,而且社会的贫富区别将长期存在。” 合法的致富是光荣的,也是值得提倡的。保护穷人,是高尚的,也是当下的社会问题的重要解决办法,但是保护穷人的同时能不能也保护富人呢?蛋糕就那么点,穷人拿得多了,富人自然就少了,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啊。但从社会公平上来说,如果穷人多得点蛋糕,确实富人就能安全很多,不必花几万给孩子请贴身保镖了,也不用为了子孙后代而移民了。但是啊,中国的富人,大都没有这么高的觉悟的,不然怎么都富起来就飞走呢?缩小贫富差距是社会文明的体现,但方法不是让富人为穷人做实事,而是建立公平的机制。让富人良心发现去施舍给穷人,这太理想化了,这有违你们西方经济学的人性假设。所以呵,茅先生不能老忽悠那没学过西经的草根啊! “没有激动人心的口号,缺乏号召力,要靠理性思维,逐步推进。” “理性”。您提出了一个好词!五四以来90年,咱们都没有解决“理性”的问题。中国人很圆滑,什么事都不愿意精确,统计局老往数字里加水,学生搞假论文,这样的国家谈何理性呢?教育投入不足GDP的3%,连印度都不如,这样的国家谈何理性呢?文化业,搞成了政治与经济的表演场,娱民+愚民,这样的畸形文化下的国家,谈何理性呢?理性思维,可以让社会进步;可怎么培养中国的理性思维,这才是一个大的问题吧!不过,中国在进步。顾晓军就将成为一种第三种思维模式,打破中国长久以来的二元思维。人家已经批了您许多次了,希望您赶快准备迎战吧——没有争锋,何来理性呢? “我们反对穷人当家作主(除非是精英),赞成精英管理国家。要选最有才能,有远见卓识的人来管理国家。但是这些精英必须为广大群众的利益着想。现在的中国政府已经从穷人治理逐步转变到精英治理,但是他们治理的目标并不完全以广大群众的利益为目标,掺杂了个人和小集团的利益。这是问题之所在。如何选出既公正又有能力的人成为国家的领导人,永远是一个大难题。各国有自己的办法。这就是政治制度。” 这里小妖就要不客气地批您了。第一句话,您虽然没有把穷人完全等同于非精英,但是您却把穷人与精英对立了起来。小妖认为,按照财富与才能的维度,人可以分为四种,如下图所示: 您说“我们反对穷人当家作主(除非是精英),赞成精英管理国家”,小妖认为,这句话应该这么说“我们反对庸人当家作主,赞成精英管理国家”。因为与精英相对的概念是非精英而不是穷人。您把穷人与精英相对立,那您的潜台词就是:“穷人大都是非精英。”那您是不是应该先给出一个证明——证明穷人大都是平庸的人,之后,再去说“我们反对穷人当家作主(除非是精英),赞成精英管理国家”呢? “现在的中国政府已经从穷人治理逐步转变到精英治理”,这句话也涉及了概念的混淆。您把精英与穷人对立,那么精英群体与富人群体就会有很大的重叠,或者是重合。按这个观点推下去,中国一直在进行精英治国,而不是穷人治国。为什么呢?造反的时候,领导者是无产或者是少产,但是,造反成功后,无产就变成了有产,少产就变成了多产,那么这些领导者就变成了精英了(富人就等于精英,这是您的潜台词),而他们治国,怎么能算是穷人治国呢?所以呢,穷人治国根本就没有存在过,您说呢?穷人变成了富人开始治国时,他们就会让自己的资本追逐更多的利润,而新形势下的穷人,注定还要受剥削,对吧!这是一个屁股与脑袋的问题,而不是“掺杂了个人和小集团的利益”的道德问题。 如果让穷人当家作主,好不好呢? 这个不一定。因为中国历史已经告诉我们了,造反的乞丐当上了皇帝照样去欺压百姓,为富不仁是一个普遍的人性问题。一个穷人在造反时,会喊振奋人心的口号,会从大众的利益出发,鼓动大家去斗争,可他一旦当上了领导人,那么,他肯定会变得有钱,为何呢?他不去索取,就有人往他手里送。他有钱之后,想要保护他的钱,而且想要让他的钱增值,所以,他会想方设法去提高自己的政治地位,去让“自己”的钱参与高回报的投资项目,甚至向国外投资。那么,这个时候,他还会以人民的立场说话吗?不会了。消灭一个人,不能用刀枪,得用荣华富贵。富而仁的人,太少! 在中国,一个人是精英,但他不一定能进入官商圈子;而是一个人进入了官商圈子,就可以后补一个精英证书。所以,“要选最有才能,有远见卓识的人来管理国家。但是这些精英必须为广大群众的利益着想”,这句话不是说说那么简单的。中国农民与市民的比例在7比3,但是进入重点大学的比例却要倒过来,3比7。难道农民的精英率比市民的小吗?去农村看看那文化教育的基础设施,就全明白了。 “如何选出既公正又有能力的人成为国家的领导人,永远是一个大难题。各国有自己的办法。这就是政治制度”,这句话暴露了您政治思想的动荡。呵呵。其实,小妖也不是极端的民粹主义,小妖也承认人与人之间有差别,但是,您用穷人与富人来划分参政的权利的方法,我不能接受的。 富人不一定有才。中国有太多的太多的富二代,官二代,这些人不见得一定比那平民家庭出来的孩子有才能,而且,由于父母的暴发户素质,往往这样家庭的孩子有点像刘阿斗。中国有太多的花钱买的精英证。如EMBA,如官员博士证,这些是高校与政界与商界媾和的产物。徒有一张证书,谈不上真正的才能。穷人变富不是因为有才。靠勤劳达到致富的人,不多,靠正当手段成为超级富豪的更少。一个小小的地级市长都有20亿家产,靠什么呢?股票内幕交易和房地产。 社会财富分配结构在中国呈现了哑铃形,极少人掌握了极大的财富。如果按您的财富来划分人的才能的话,中国人90%的都是庸人,这怎么可能呢?所以啊,富人不一定就是精英,而穷人不一定就不是精英。 那您可能会说,穷人没钱应该努力去挣,不挣的话,就是无能,就是庸人。呵呵。您这个教授是不知道啊!穷人变富人其实有很多方法的。比如,去给官商当代理孕母,去天上人间当坐台小姐,去给要高考的局长儿子替考,去给傻富二代大学生写毕业论文,去房产黑中介买房子,去掏地沟油,还有啊,去当舞猫。其实,有才能的穷人可以通过这些途径变富的,比如中国有几百万的舞猫,中国论文市场市值有10个亿。所以呢,中国才出现了一些脆弱的中产阶层。但是,还有更多有才能的穷人,不愿意通过上述途径致富,于是,在您的眼中,他们大概就变成了庸人了吧! 您本文所说左右派争斗,其实,跟老百姓的关系都不太大,除非,在斗争中可以让老百姓分点你们溅落的几滴血。至于政治体制的改革方向,你就不能再老糊涂地说不让穷人当家作主了,因为,穷人中也有精英,有很多被这个破烂时代所埋没的精英。穷人不妄想让富人良心发现来分点蛋糕给自己,也不妄想您能够“为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穷人,需要自己的代表来为自己说话!而顾晓军,就是这样的一个代表。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0 个评论 山寺仙妖的最新更新: 妖评媒:福建某高校老师,回家种地去吧! / 2010-06-16 10:25 / 评论数( 0 ) 房屋代理员的端午节(小说) / 2010-06-16 10:25 / 评论数( 0 ) 为何右派总是有气无力? / 2010-06-15 12:02 / 评论数( 1 ) 大力水手的童话(小说) / 2010-06-10 22:41 / 评论数( 0 ) 卞洪登先生:您在为谁说话? / 2010-06-09 22:41 / 评论数( 0 )

阅读更多

英伦在线:不孝有三,读博为大

标题是师弟的msn签名,其人在哥伦比亚大学读博士。我常常通过阅读老朋友的博客、微博或者msn签名,跟上时代的脚步,所谓“温故知新”。2010年的今天,我读到这个网络论语,让自己有躲过一颗时代的冷枪,幸免遇难的感觉。 因为,两年前,我毕业了。 当时父母到英国来看我,在毕业典礼那天,父母和我们一起合了一张影。现在悬放在家里的客厅,这么多年的长途电话、火车飞机的辗转、过年的见面,加上童年时五六点就准备的早点,最后就压薄成这样一张照片,他们似乎很满意,我也已经三十一了。 记得五年前,我来英国读书,父母担心我的导师会怎么样,父亲特地让我上网找来导师照片,让他看看面相如何,我不知道他还有这个本事,信基督教的我妈却一反常态地说,你爸能够看人的好坏。 到国外读博士,听起来是风光无限的事情,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知道这个滋味如何。白先勇先生写过很多在海外生活的小说,讲述很多在美国台湾青年人的苦闷,里面有富二代、官二代的无聊和消遣,也有类似我这样的准洋博士、洋博士的生活。类似的生活,使得我对人生的态度,找到了新的理解角度。我看到马克思在柏林读书的时候,写信给家里要钱,他母亲写信抱怨儿子开销太大。我看那些历史名人,在海外的坎坷,找到他们的钱从哪里,因为每个人领钱花钱的时刻,看似庸俗不堪,却常常日常生活的节点,好似人身上的经络穴道,压住了那个点,才能够理解内心里的那一阵子痛与爽。 我至今记得一篇小说,叫《芝加哥之死》,讲述一名文学博士住在地下室,顶着种种对于生活的幻象,轰隆隆的地铁声,折磨他的神经,他在一页又一页的论文之间,努力避免把PhD变成permanent head damage的下场。当时,这样的博士所处在的台湾与美国的关系,类似今天的中国大陆与这个世界,一边是高速发展的经济,一边是难以融入的美国社会,即使所谓博士,也只不过那股时代浪潮中,一枚在海船上有些生锈的钉子而已,动弹不得。 所有这些关注,都是落在经济与对未来的关注上面。作为当事人的另一方面,过去的家,常常被我们这些博士所忽略。这对做研究的人来说,显然搜集材料方面,出现了盲点。除了自己,还有家人那段的感受,也很重要。对我来说,现在父母那边,越来越多的是回忆了。 比如,二十一年的那个夏天,父母带着我和妹妹第一次做海轮,坐飞机,离开温州,去上海,去北京,去看外面的世界。记得因为台风,我们一家四口,被困在温州借住的一间单元里,全家从来不知道打牌为何物,却居然一起打扑克,其乐融融。 我在上海第一次吃到了鱼香肉丝,不停地追着服务员问,这里面真的有鱼汤吗?在北京,我怀揣着家里给我的10块钱傍身,到处瞎逛。我的世界观,就是如此,仅仅是“好奇”两个字而已。在这点上,我觉得自己和曾笠,就是两兄弟,他喝完了牛奶,非要缠着爷爷奶奶,再打开那碗方便面,不管肚子饿不饿,还要尝尝里面的滋味。这么多年了,我觉得那身边的10块钱,真的成了自己生活中的一个宿命,走得再远,钱还是家里的,而且还没有还。 刚刚开始读博,父亲曾经让我每个月给他100镑,当时的汇率是1比15,给他买小古董来消遣,结果我把这每月100镑,都变成了自己的酒钱,帮父亲在英国喝了不计其数的酒。 现在,我决定从这个月开始,每个月把这笔钱给他补上,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师弟这句新时代的“论语”一样的格言,稍微补偿读博时候留下来的那笔遗憾。 全文在此 http://www.bbc.co.uk/ukchina/simp/uk_education/students_diary/100604_zengbiao_phd.shtml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12 个评论 英伦在线的最新更新: TalkTone调查问题一览 / 2010-06-06 21:01 / 评论数( 1 ) 75%被调查者认为天安号护卫舰被朝鲜鱼雷击沉 / 2010-06-06 19:20 / 评论数( 10 ) 英国入侵西藏意图不在中国 / 2010-06-04 22:45 / 评论数( 12 ) 东印度公司:公司,地方政府,还是打手? / 2010-06-03 00:31 / 评论数( 0 ) 鸦片战争不是中英政府之间冲突 / 2010-06-01 18:24 / 评论数( 13 )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黄雪琴 王建兵

五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主因是什么?主因就是您啊主席!

【网络民议】“今年夏天,你想收到什么礼物?”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