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子

弦子本名周晓璇。

2014年,弦子进入中央电视台《艺术人生》节目组实习。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也正发生在这一年。

2018年7月26日,弦子通过徐超(新浪微博:@麦烧同学)在新浪微博上发文指控朱军在2014年曾在化妆室对其做出性骚扰行为,直到有其他人进入时方中止,相关话题立即在新浪微博冲上热搜榜。随后,新浪微博开始紧急删帖,撤下了与朱军事件有关的热搜及话题。

弦子称自己在事发第二天在大学老师和朋友的陪同下报警,但警方不予立案,且要求弦子考虑朱军的“正面影响力”、派遣警员到武汉通知弦子的家人。案件不了了之。

2018年10月25日,弦子控告朱军一案由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受理。此后弦子通过微博,与遭受性骚扰或性侵的有其他相同遭遇的女性建立联系,陪同她们到警察局提交刑事报告、协助她们寻求公道。2020年12月2日,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案于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

2021年9月14日,北京市海淀法院不公开审理后认为弦子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朱军性骚扰,一审驳回其诉讼请求。而在新浪微博和微信公众号等社交媒体上,很多声援支持弦子或转发此案信息的账号被禁言或封号。

2022年8月10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不公开开庭二审此案,当场宣判因证据不足而维持原判。尽管弦子最后败诉,但她的坚持具有深刻的社会意义。

中国数字空间收藏

人物馆公民行动馆真理馆

中国数字时代大事记 404文库 CDT电子报 404给CDT-收稿机器人 版权说明

中国数字时代收录文章

小弦的自留地|第二次开庭前,法庭内外发生的一切

在12月2号第一次开庭结束之后,网络上纷纷扰扰流传着关于庭审过程、性骚扰事实的臆测与歪曲。澄清流言的最好方式是说出事实,我将说出12月2日,在寒冬深夜的丹棱街,法院门口温暖的人潮之外,海淀法院的法庭里所发生的一切,以及第一次开庭结束后,我们为第二次开庭做的全部努力。

阅读更多

equALL | 对话弦子:投降不是一个可以的选择

2018年7月,弦子决定发布长文,讲述4年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作为对“me too”运动的回应与支持。那时的她,并没有做好打一场持久战的准备。

4年前,在央视的一间化妆间内,实习生弦子经历了她人生中的至暗时刻。在她的描述中,自己经受了来自央视主持人朱某的性骚扰,尽管案发后报了警,最终却不了了之。在那个摄像头照不到、没有任何有效证人在场的空间内到底发生了什么,非当事人的我们并不能知晓。但我们知晓的是,自弦子写下文章,发起起诉,而朱某也早已以名誉纠纷为由提起诉讼之后,这一场持续至今的战斗。

在这场较量中,弦子面对的不仅是朱某,更是网络上持续不断的质疑,与一个对性侵受害者并不友善的体系。但弦子也并不形单影只,她与她的朋友们一起,不光为自己的案子奔波,也为各类性侵案中的当事人发声。她说:“当大家团结在一起,就给予了一种抵御伤害的可能性。”

阅读更多

GLE性法平 | 让法官“毫无迟疑”地确信:性骚扰受害人不应承受之重

2020年最后一个月,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终于开庭。面对证据不足的质疑,弦子再次公开讲述六年前被性骚扰的细节,向全社会做了“笔录”。

2021年的第一周,邓飞诉邹思聪与何谦名誉权纠纷案有了判决结果,法院认为两被告提供的证据不足令人“毫无迟疑”地确信性骚扰事件真实存在,因此要承担侵犯邓飞名誉权的责任。

从向全社会做“笔录”到提供让法官“毫无迟疑”确信的证据,性骚扰的受害人到底要承担什么样的证明责任?

阅读更多
  • 1
  • ……
  • 5
  • 6
  • 7
  • ……
  • 18

CDT/CDS今日重点

【CDS】六四馆

五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主因是什么?主因就是您啊主席!

【网络民议】“今年夏天,你想收到什么礼物?”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