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与随想

往事与随想|每个人都可以评出自己的新闻奖

“记者的家”没有强调评委是谁,规则是什么,流程是怎样的(可能有,但没强调)……这些事情重要吗?其实不重要的,主要看结果。为什么很多人认?因为评出来的是真正的新闻作品,而这是当下最难得可贵的。如果你评出来的是一坨屎,样式再冠冕堂皇又有何用?用现在流行的话说,不外乎屎上雕花而已。

阅读更多

往事与随想|我为什么不唱衰新闻?

与其唱衰,不如想想能做点什么?我有个朋友说过一句话:这个世界不需要硬煽起来的希望,但也不需要绝望——因为绝望每个人自己就有了。唱衰了半天,唱得大家万念俱灰,然后呢?有句话叫“千年暗室,一灯即明”,越是这种时候,有人做燃灯者越是可贵。

阅读更多

往事与随想|新闻本应是世界上最好的专业

归根到底,我们今天讨论新闻专业和职业,仍然讨论的是如何面对权力的冲击,而这绝不仅仅是新闻一个行业要面对的问题。报新闻专业,做真正的新闻,在今天是尤为可贵的选择,因为选择了直面权力。从这一点看,张小强的回答是难以赢得尊重的,因为他选择一条背道而驰的路,还不如张雪峰呢。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