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

【网络民议】快播王欣: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编者注】今年1月快播案首次直播期间,王欣与其辩护律师对检方的犀利回应,被许多网友津津乐道,戏称这是辩方在“吊打”检方,不少人更是将辩方律师与日剧《Legal High》中的主角古美门律师相比较。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此次庭审过程中,辩方没有提出任何异议,没有补充任何证据,所有被告人均表示“认罪悔罪”,被告人之一吴铭甚至当庭表示“快播公司犯罪成立”。一片和谐。

Read More

【网络民议】强行二次元

《新京报》这名批评二次元的作者很显然对该词的含义一无所知。下文涉及的网络直播发生在斗鱼TV,很难让人不联想到近日快播案中受到网民一边倒支持的快播科技有限公司。 @乔手办之刘羽熙:跟二次元有毛关系,蛇精病看不出来这是真人啊

Read More

东方日报 | 大陆网民为什么同情快播?

这两天,火遍大陆网络、刷爆微博微信的快播案,随着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官方媒体的介入以及国家网信办的明确表态,而变得越发扑朔迷离,各种观点的碰撞精彩纷呈。不论快播是否有罪,尊重法律、尊重程序,这才是法治。快播公司及主管人员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在北京开庭审理,并进行了网络直播。控辩双方交锋激烈,精彩不断。王欣等4名快播前高管均坚称无罪,辩方强力嘴炮,金句百出,致使辩护词在网上广泛热传。 面对这种局面,官方赶紧出面表态,意在给炽热的讨论降温。先是人民日报客户端和新华社先后刊发文章。人民日报的题目是:《快播的辩词再精彩,也不配赢得掌声》;新华社发表电讯稿的题目是:《无论快播是否有罪,都要对狡辩的权利报以掌声》。这两篇文章貌似观点针锋相对,其实有着异曲同工的作用。一个是直接建议定罪,有未审先判嫌疑;一个是假设辩词是狡辩。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当然还是新华社老道些,明里公正,暗里放枪。人家一个词儿就定性了:狡辩。 紧接着,代表互联网管理最权威部门的国家网信办新闻发言人姜军发表谈话,表示坚决支持对快播涉黄案进行依法查处。所有利用网络技术开展服务的网站,都应对其传播的内容承担法律责任。希望广大网民在发表言论时坚守底线,支持司法机关依法办案。 至此,快播案基本瓜熟蒂落,只等着法院最后宣判。人们毫不怀疑快播罪名成立,王欣等高管有可能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以上或着无期。 但是,当局和全社会应该为此反思一个问题:大陆网民为什么会这么同情快播? 我想恐怕有这么几个原因:第一,法院破天荒地进行网络和视频直播,让广大公众第一时间了解到了庭审辩论的实况,使这个案件受到广泛关注和热议。通过先进的网络直播手段,让公众能够积极关注并见证案件审理的全过程,这本身就是个进步; 第二,快播案的背后,是新技术与传统管理制度的激烈碰撞。在互联网+时代,对涉黄产业如何有序管理?治理网络涉黄问题,一直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在互联网+的背景下,它实际上不是被压制而是被放大了,有些传统的法律法规恐怕应该重新检讨; 第三,很多公众是藉这个案件,发泄对执政当局的不满,包括对那些思想上、行动上都很不干净的人,却用司法手段强制净化社会的不满;对那些对市场和新技术一窍不通的人,粗暴打压技术进步的不满;对集权有术,治国无能的人,由着性子瞎折腾玩残这个时代的不满。 不管配不配赢得掌声,也不管狡不狡辩,反正现在的事实是:掌声已经响起来了。不过,这个掌声不是给快播,也不是给哪个人,更不是给网络涉黄。这个掌声,应该是给已经开启的民智,是给这次司法的公开和透明。 在平等的条件下,各种观点的激烈碰撞、讨论,体现了一个法治社会的基本氛围。不论快播是否有罪,尊重法律、尊重程序,这才是法治。如果这场大众关注的庭审,最后能够变成一次普法公开课,能够让中国的互联网从此走向法治和规范,能够进一步开启民智,难道我们不应该对此给予一点掌声吗? 来源:东方日报 / 老徐 独立评论员转发此新闻: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