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

All

Latest

【网络民议】快播王欣: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编者注】今年1月快播案首次直播期间,王欣与其辩护律师对检方的犀利回应,被许多网友津津乐道,戏称这是辩方在“吊打”检方,不少人更是将辩方律师与日剧《Legal High》中的主角古美门律师相比较。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此次庭审过程中,辩方没有提出任何异议,没有补充任何证据,所有被告人均表示“认罪悔罪”,被告人之一吴铭甚至当庭表示“快播公司犯罪成立”。一片和谐。

【网络民议】强行二次元

《新京报》这名批评二次元的作者很显然对该词的含义一无所知。下文涉及的网络直播发生在斗鱼TV,很难让人不联想到近日快播案中受到网民一边倒支持的快播科技有限公司。 @乔手办之刘羽熙:跟二次元有毛关系,蛇精病看不出来这是真人啊

东方日报 | 大陆网民为什么同情快播?

这两天,火遍大陆网络、刷爆微博微信的快播案,随着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官方媒体的介入以及国家网信办的明确表态,而变得越发扑朔迷离,各种观点的碰撞精彩纷呈。不论快播是否有罪,尊重法律、尊重程序,这才是法治。快播公司及主管人员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在北京开庭审理,并进行了网络直播。控辩双方交锋激烈,精彩不断。王欣等4名快播前高管均坚称无罪,辩方强力嘴炮,金句百出,致使辩护词在网上广泛热传。 面对这种局面,官方赶紧出面表态,意在给炽热的讨论降温。先是人民日报客户端和新华社先后刊发文章。人民日报的题目是:《快播的辩词再精彩,也不配赢得掌声》;新华社发表电讯稿的题目是:《无论快播是否有罪,都要对狡辩的权利报以掌声》。这两篇文章貌似观点针锋相对,其实有着异曲同工的作用。一个是直接建议定罪,有未审先判嫌疑;一个是假设辩词是狡辩。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当然还是新华社老道些,明里公正,暗里放枪。人家一个词儿就定性了:狡辩。 紧接着,代表互联网管理最权威部门的国家网信办新闻发言人姜军发表谈话,表示坚决支持对快播涉黄案进行依法查处。所有利用网络技术开展服务的网站,都应对其传播的内容承担法律责任。希望广大网民在发表言论时坚守底线,支持司法机关依法办案。 至此,快播案基本瓜熟蒂落,只等着法院最后宣判。人们毫不怀疑快播罪名成立,王欣等高管有可能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以上或着无期。 但是,当局和全社会应该为此反思一个问题:大陆网民为什么会这么同情快播? 我想恐怕有这么几个原因:第一,法院破天荒地进行网络和视频直播,让广大公众第一时间了解到了庭审辩论的实况,使这个案件受到广泛关注和热议。通过先进的网络直播手段,让公众能够积极关注并见证案件审理的全过程,这本身就是个进步; 第二,快播案的背后,是新技术与传统管理制度的激烈碰撞。在互联网+时代,对涉黄产业如何有序管理?治理网络涉黄问题,一直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在互联网+的背景下,它实际上不是被压制而是被放大了,有些传统的法律法规恐怕应该重新检讨; 第三,很多公众是藉这个案件,发泄对执政当局的不满,包括对那些思想上、行动上都很不干净的人,却用司法手段强制净化社会的不满;对那些对市场和新技术一窍不通的人,粗暴打压技术进步的不满;对集权有术,治国无能的人,由着性子瞎折腾玩残这个时代的不满。 不管配不配赢得掌声,也不管狡不狡辩,反正现在的事实是:掌声已经响起来了。不过,这个掌声不是给快播,也不是给哪个人,更不是给网络涉黄。这个掌声,应该是给已经开启的民智,是给这次司法的公开和透明。 在平等的条件下,各种观点的激烈碰撞、讨论,体现了一个法治社会的基本氛围。不论快播是否有罪,尊重法律、尊重程序,这才是法治。如果这场大众关注的庭审,最后能够变成一次普法公开课,能够让中国的互联网从此走向法治和规范,能够进一步开启民智,难道我们不应该对此给予一点掌声吗? 来源:东方日报 / 老徐 独立评论员转发此新闻:

【网络民议】赵家报的言辞再慷慨正义,也不配赢得人心

人民日报:快播的辩词再精彩,也不配赢得掌声 被告人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是公民的权利,律师的辩护也是法律赋予的权利和职责。可问题是,在庭审现场公诉人的表现也许真的不够好,但不能因为辩论精彩就混淆了是非黑白,也不能因为转发的人多就占据某种“道义”高地。[…] 我们都应该尊重快播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的权利,不过有句话也应该明白:违法不违法,不看谁更伶牙俐齿,快播的辩护不配赢得掌声。

六神磊磊:请捂着脸,坚持直播的勇气

我知道,如果不直播,什么鸟事都没有了。 关起门来,一切都会不一样的。公诉人会以泰山之势,碾压“最有种的男人”。 王欣和辩护人将没有机会长篇大论,纵论情怀,还没发挥几句就会被审判长打断了。 不搞直播,你我最后只能读读通稿,看几句不咸不淡的庭审描述,然后你还看你的芈月传,我还发我的万柳书院广告,一切云淡风轻,就此过去。 可是一直播,战斗就变成了另一个样子,公诉人紧张了,整个矮了一头;辩护人兴奋了,整个高了一头;审判长又要表现不偏不倚,让被告说话。 于是各种吊打,各种被带到坑里。被告一边,王欣甚至有藐视审判长之嫌,居然还能频频反问。

车浩:快播是否应为互联网中立行为买单?

快播案件的特殊性在于,快播软件不是一个网站,只是一个技术中立的播放器软件,其本身并不包含或者发布淫秽信息。但是,如果一个快播用户观看的视频中有淫秽视频,那么,这个视频就可以被其他用户分享,而分享的人多了,就从一个点对点的分享,变成一种在不特定多数人之间的传播。从技术层面来看,快播软件在客观上是这种分享和传播得以实现的一个支持工具。概言之,快播既不是一个淫秽信息的内容提供者,也不是一个专门供用户发布淫秽信息的平台,但是作为一款可以播放各种视频信息的播放器软件,客观上为那些分享淫秽信息的用户提供了帮助和便利,这就是其涉嫌犯罪的事实基础。 那么,根据快播播放器在客观上能够帮助用户传播淫秽信息这一事实,而指控快播公司成立犯罪,法律依据是否充分?

【立此存照】网民眼中的快播案

相关阅读:中国数字时代快播案专题 以下投票截图来自新浪微博用户: 以下为新浪微博部分投票结果页面截图: (无辜躺枪的乐事,支持率比公诉人高。) 点赞数量惊人的热评截图:...

B座12楼|1983年,一个姓王的姑娘睡了十多名男性被枪毙,今天,一个叫王欣的小哥⋯

文/B12 挠乱天下 这场庭审让我们发现,终于有了一种与主流控制力量相抗衡的话语体系了。 一、快播身后   一场鸡同鸭讲的庭审,真的让所有人都迎来了高潮。九点过后了,就是高潮之后的贤者时间,必得细说说这场庭审的最大意义,恰恰就在这个「鸡同鸭讲」。 今天,1月8日下午,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被告单位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被告人王欣、吴铭、张克东、牛文举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一案。...

花儿街参考|这是肖钢与王欣争夺头条的一天

王欣并非正义,可他被更不正义地对待了。还有检察官童鞋,你若不是猴子派来帮王欣的,还是提高一下业务修养为好。 公诉人一直说,快播屏蔽了4000多个黄色网站,比例太少,既然是比例嘛,就要有基数,敢问黄色网站总数是多少? 关于是谁举报了快播,腾讯一直跳进太液池液洗不清,现在终于上岸了,可怜了那个卖薯片的,跟着躺枪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