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美洲

陽光時務 | 阿藹 作為政治風景的婦女節

每年的人大與政協會議,一般會遇上三八婦女節。媒體例牌把焦點放在兩會裏的女性代表,尤其那些身穿少數民族服飾,很「東方」、很搶眼的女性,再輔上正面的標題,如「女性參政漸成中國政治風景線」或「女性參政非政治花瓶」。 然而,宣傳歸宣傳,事實又是另一回事。去年,全國婦聯婦女硏究所的調查顯示,中國女性人大代表的比例在世界女議員排名榜,從 1997年第 16位,下降到去年的第 56位。自 1978年改革開放以來,女性在全國人大代表中所佔比例,一直徘徊在21%,連續 30餘年並沒有實質增長,直至今年,才提高至 23.4%,但距離聯合國提出女性在議會中比例至少佔30﹪的目標,還存在很大差距。 人大代表,並無實質權力,一直被視為政治花瓶,當女性連充當花瓶的機會也缺乏,更遑論說擔任决策者。 全國婦聯在 2010年調查指出,中國政府 26名正部長中,只有 3名女性,在世界排名 61位,遠低於部分拉丁美洲及非洲的發展中國家。更令人唏噓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60多年來,只出現過 4位女省長。 相反在經濟領域,中國婦女卻成績顯赫。2012年,全球女富豪頭十名裏,中國女性佔了七席。而整體來說,婦女的收入,已佔家庭收入 40%以上。 很明顯,中國女性的能量,在有意無意間,被引導到非政治的領域之中。婦女解放,未能改變兩性在政策上不對等的權力關係及社會上的性別關係,而在資本主義的引力下,轉化為「消費解放」。 我們今天所說的「國際婦女節」,是 1910年在哥本哈根召開的社會主義第二國際會議時通過的,主要是為了爭取婦女的政治權利。而中國大陸的女性主義,一方面受到社會主義思想的影響,另一方面為了走出傳統封建思想,配合經濟發展,一直强調女性要走出家庭,參與勞動,這就是所謂的「女性能撑半邊天」。 雖說自 1949年以來,女性未能與男性同工同酬,又面對工作和家庭的雙重擔子,而在國企改革時更是第一批下崗的工人,但她們確實走出了家庭,進入了生產的領域。 不過經濟地位的攀升,卻未能使她們自主。相反,女性因為有生育能力,成為國家調控人口政策的客體。毛澤東在 50年代提倡「人多好辦事」,鼓勵生育,結果在短短 20年增加了幾億人口,到 1970年代開始推行計劃生育,並於鄧小平上台後的1979年,確立為基本國策。國家權力直接進入女性的身體,並以婦女團體為中介,以發展之名與女性主義混和,變成了具有中國特色的國家女性主義。 計劃生育的殘酷,在莫言的《蛙》裏有很細緻的描寫,追捕超生孕婦最賣力的,也是女人。在國內,女性主義者並沒有就這個政策多作批評,當中不少更認為政策有助於女性從家庭的枷鎖和小農封建思想裏解放出來。難怪反對計劃生育的政治異見代表,是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儘管生育自主,是絕大部分西方及發展中國家的女性主義最重視的議題。 面對深入身體的國家權力,未能發聲的婦女們以不同的方式反抗:農村的一邊打工,一邊逃避計劃生育;新富起來的則繳付天價罰款去保住胎兒,近年更愈來愈多選擇離境產子。 香港的雙非嬰兒問題,某程度上也是國內新富抵禦計劃生育而衍生出來的結果。在一個壓抑政治參與的社會下,大家愈來愈相信權利可以透過交易而買回來,消費可以填補政治。 同樣的意識,存在女性的自我體現。她們放棄改變體制或性別社會關係,或透過消費去證明自己的價值,又或爭取出國去選擇一個讓自己舒服的體制。政治堵塞了,消費為個人提供出路。 三八婦女節前,只要在新浪微博搜一下「婦女節」,滿眼盡是消費廣告:花店、美容、蛋糕、門票優惠等等。婦女的政治權利,只停留在官方媒體的宣傳口號,在網絡公共空間成不了議題。我們更要追問的是,當被黨壟斷的國家與女性主義互相捆縛,女性如何有真正解放自主的可能? 如欲閱讀《陽光時務週刊》其它精彩內容,請購買/訂閱《陽光時務週刊》。香港、澳門所有 7-11/OK/Vango 便利店、報刊攤,香港誠品書店及其他各大書店均可購買;全台各大書店(金石堂、誠品、何嘉仁、Fnac、敦煌書局、Page One、金玉堂、諾貝爾、墊腳石)網路書店(博客來、讀冊生活)亦有銷售,馬來西亞可在紀伊國(Kinokuniya)、商務書局、大將書行、城邦閲讀花園、Borders(雪隆The Curve, The Garden, Tropicana, 檳城Queensbay Mall)、雜誌連鎖店MyNews.com)購買;您也可透過  www.subisunaffairs.com 訂閱半年/全年/兩年的雜誌,現在訂閱更有機會享受高達五折的優惠。

阅读更多

陽光時務 | 專訪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 查韋斯遺產與拉美經濟體的挑戰

查韋斯讀《毛澤東語錄》   文/ 周澄 「查韋斯最大的遺產並不是意識型態的倡導與對弈,而應是他任內推動的拉美區域整合,這也是唯一能在現實挑戰現存美國經濟霸權的一個方面。」 查韋斯撒手人寰,各界紛紛急於為其人功過落定論。主流英語媒體大都以「獨裁者」和「民粹政治」貶之,網絡上的左翼聲音則推舉他是貧民眼中的英雄與改革者,爭議依然是擺盪於兩極的冷戰式二分思維。在香港媒體,深入的分析討論更加乏善足陳。同情查韋斯的少數聲音中,其中之一是曾著有《拉丁美洲真相之路》的香港戰地記者張翠容,在其個人博客直詞批評香港媒體的外電部門在翻譯時不加選取與平衡,甚至「不分青紅皂白,跟着美國的解讀」;曾旅居南美考察的香港社運人士龐一鳴,就在香港新聞網站《主場新聞》撰長文肯定查韋斯革命的貢獻,又認為很多評論「捉錯用神」,忽略了查韋斯領導的是「弱勢」政府。是耶非耶? 死訊公布當日,美國總統奧巴馬即發聲明表示「重申對委內瑞拉人民的支持」,並希望「與委內瑞拉政府發展建設性的關係」和「促進民主原則、法治和尊重人權的政策」,除了為美國立場定調,也令評論聚焦在「後查韋斯時代」的兩國關係與拉美格局的變數。記者訪問本地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從查韋斯「反美鬥士」形象背後的現實談起。 「名不符實」的反美形象 查韋斯在國際上偶出「反美」狂言,又曾公開與卡達菲等政治狂人示好,加上西方媒體多年來的「獨裁」描繪,難免令人輕易將之歸邊。但查韋斯的「反美」表象在現實政治層面卻有名不符實之處,這說明委內瑞拉與美國的利益關係千絲萬縷,互為依賴,也或能反映查韋斯的政治謀略比外間想像中更要聰明。沈旭暉指出:「查韋斯執政最大的特色是他把經濟與政治分得很開。在經濟層面,其實他任內政策並無挑戰美國以至現存世界格局的核心利益,所以才可一直穩坐權力而不受國外威脅;在政治層面,他姿態上雖具反叛與挑釁性,但從不會超過關鍵的底線。」 查韋斯雖然曾透過與利比亞、伊拉克、伊朗和古巴等國家建立外交盟友關係來挑戰美國霸權,但他謹慎嚴守國際社會的共識規範,令西方國家難以有實質把柄指控他是「邪惡軸心」的一員。 「比如他與伊朗交往,同時又會高調反對伊朗對以色列的態度,又會表明只支持伊朗『和平使用核能技術』,而不支持伊朗擁有核武;查韋斯在 2000年訪問薩達姆掌權的伊拉克,成為該國在被西方制裁期間第一位到訪的國家領袖,但他也非常小心以『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的輪任主席國元首名義而非委內瑞拉總統身分進行訪問,過程中亦沒有違反聯合國的禁飛區規定,而是從伊朗駕車跨過邊境進入伊拉克。」沈旭暉指。 此外,查韋斯也接受在反毒與反恐這類涉及國際普世價值的問題上與西方合作。這說明查韋斯需要呈現他的「反美」強人色彩,同時卻又不會在行動上公然向國際社會宣戰。 在經濟利益的層面上,美國與委內瑞拉的關係更不如外界想像中的對立,而是互相依賴、各為其主。查韋斯推動改革的最大戰略籌碼,是委內瑞拉的石油資源。他透過重新控制石油業來投資在社會福利建設贏取民心,但同時亦缺乏全面發展其他多元的產業,令國家經濟依賴單一的石油產業,更不可能一下子切斷與美國的雙邊經濟聯繫。 資料顯示,雖然美國自委內瑞拉入口的石油份額近年已有下降趨勢,但後者現時仍是美國第四大石油入口國。其次,委內瑞拉也需要引進美國的提煉技術。「查韋斯的干預與壓低價格的手段令外資石油公司不滿,但在美國國內,一般企業與商貿官員都並不把查韋斯視為敵人。不少美國外交官與智庫組織深知委內瑞拉的經濟現時不存在替代方案,因此早向政府指出沒有必要對查韋斯的反美姿態過分認真,只需在表明底線的基礎下維持兩國在經濟上的實際合作。而且,查韋斯的『反美』也不是鐵板一塊,比如他曾經對美國貧民施以廉價的石油援助,其中之一便是與麻省簽訂的協議,當時的州長,正是去年與奧巴馬競逐總統的羅姆尼。羅姆尼的正面回應也起了一定的影響力。」在查韋斯死訊公布當日,在國內以左翼立場見稱的紐約州的拉美裔眾議員 JoseSerrano更在個人 Twitter上公開致悼,讚揚查韋斯體察貧民。 查韋斯離世對政局影響微 因此,沈旭暉認為美國暫時亦沒有動機再次以 70年代的強硬手段介入南美政治,臭名昭著的「智利911」政變應不會重臨。但查韋斯在2002年被據稱美國主事的反對派政變中一度被趕下台甚至監禁,在兩年後的公投亦幸挾大半數民意重登總統之位,美國的盤算與角色又當如何理解?「國務院自然比較傾向由較溫和、親美的政黨執政,但事實上,誰當總統對美國的利益也不會構成重大影響。至於針對查韋斯政變與公投的兩度上落,其宣傳是針對美國,但真相未明。按現時局面,這種政治動盪只會停留在代理人式的爭鬥,不會以武力出兵作為手段。」 委內瑞拉在政治上不違背國際底線,經濟上又維持美國雙邊貿易、容許一街美式快餐在國內出現,「這就跟傳統理解的『反美國家』形象如伊朗、北韓大為不同。整體來說,內地學者則把這格局稱作『鬥而不破』。」沈旭暉指出。「最有趣的是,本來親美的委內瑞拉前朝精英或查韋斯的前度親信,反而會公開批評查韋斯言不符實,任內其經濟政策比以往更依賴美國。」但他認為查韋斯的做法亦有其合理性:「這不算存心虛偽,而是在現存條件下,推動大規模社會福利改革而要看到即時效果基本上只得一途。查韋斯在任時限制三權分立、司法獨立等權力制衡,又打壓反對派,但不至於出現嚴重侵權或好戰的行為。假如查韋斯沒有離世,而是持續執政,將來委內瑞拉的單一經濟一旦見底,恐怕會出現更極端的民粹或獨裁狀況。因此他如今離世而得以保存功名,也許是及時的。單一經濟體的失敗下場也可見於不少脫殖獨立的非洲國家,如加納與津巴布韋。」 拉美地區整合的基礎與挑戰 沈旭暉認為,查韋斯最大的遺產並不是意識型態的倡導與對弈,而應是他任內推動的拉美區域整合,這也是唯一能在現實挑戰現存美國經濟霸權的一個方面。查韋斯最早的嘗試是在2004年建立的「美洲玻利瓦爾同盟」(ALBA),雖然因局限在少數幾個左翼政權而未見實質成效,但依然對拉美國家隨後的區域整合起了促進作用。但依賴石油作為單一籌碼依然是主要問題。相對來說,巴西的經濟改革同樣具左傾色彩,卻因始終遵守財政原則而比委內瑞拉更有可持續性,亦更有條件被其他拉美國家參照採納。換句話說,巴西應是最能在可見將來成為拉美龍頭的國家及經濟體,但倘若見成,也不能說跟查韋斯建立的整合基礎沒有承先啟後的關係。 沈旭暉展望委內瑞拉局勢進展,認為即使反對派得以在民選中上台執政,也不見得會摒棄查韋斯奠下的福利國家模式:「某程度上這也是查韋斯另一項進步遺產。」 沈旭暉 研究國際關係的香港學者,現職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副教授及全球研究課程主任、全球政治經濟研究碩士課程主任、香港亞太研究所國際事務研究中心主任、《國際關係研究月刊》主編,美國耶魯大學學士及碩士畢業、英國牛津大學博士畢業,定期於中港媒體發表國際關係評論,著有《Rediscovering Nationalism in Modern China》、《國際政治夢工場》系列等。 如欲閱讀《陽光時務週刊》其它精彩內容,請購買/訂閱《陽光時務週刊》。香港、澳門所有 7-11/OK/Vango 便利店、報刊攤,香港誠品書店及其他各大書店均可購買;全台各大書店(金石堂、誠品、何嘉仁、Fnac、敦煌書局、Page One、金玉堂、諾貝爾、墊腳石)網路書店(博客來、讀冊生活)亦有銷售,馬來西亞可在紀伊國(Kinokuniya)、商務書局、大將書行、城邦閲讀花園、Borders(雪隆The Curve, The Garden, Tropicana, 檳城Queensbay Mall)、雜誌連鎖店MyNews.com)購買;您也可透過  www.subisunaffairs.com 訂閱半年/全年/兩年的雜誌,現在訂閱更有機會享受高達五折的優惠。

阅读更多

陽光時務 | 當「中國的老朋友」查韋斯倒下 中國海外投資在南美遇挑戰

2011 年11月24日,「中國-委內瑞拉高級委員會第十次會議」 於委內瑞拉首都卡拉卡斯舉行,時任委國總統查韋斯(中) 把計劃財政部部長Jorge Giordani(左) 與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副主任張曉強(右)的手緊緊拉在一起   文 /黃泓翔 查韋斯逝世,在委內瑞拉一直受保護的大批有中國官方背景的海外投資或許要面對開放競爭所帶來的更多挑戰。假若委內瑞拉出現政局轉變,將考驗投資當地的中國公司到底有多強的競爭力。 在「查韋斯年代」,中國與委內瑞拉保持「石油換貸款」的交易,互惠互利:查韋斯的福利政策、社會基建需要中國投資來支撐,中國也需要開拓進口石油管道。查韋斯逝世,除委內瑞拉可能面臨改變,大批有中國官方背景的、在當地的投資,或許也要面對開放競爭所帶來的更多挑戰。 根據中國商務部官方資料,目前委內瑞拉是中國在拉美第 6大貿易夥伴,中國則是委內瑞拉全球第 2大貿易夥伴。中國從委內瑞拉主要進口原油、成品油、鐵礦砂等產品。截至2010年底,中國在委內瑞拉的實際投資約 19億美元,主要在石油領域。 這個數字,可能比實際要低。專研中國海外投資的美國學者丹尼爾·羅森質疑商務部的數字,指商務部資料往往只考慮海外投資的第一個目的地,而非最終到達地,導致大量先前往「避稅天堂」(如開曼群島)的投資被忽略。根據海外學者資料,中國在 2005-2011年間在拉丁美洲的投資達到 250至 500億美元,而查韋斯執政期 14年間,中國對委內瑞拉的投資就達到了 500億美元。 根據彭博社報道,委內瑞拉石油部長拉米雷斯曾表示,該國全年石油開採量的 19%出口中國。2006年以來,委內瑞拉國有石油公司 PDVSA對中國的出口量已經增長近 9倍,平均每天向中國出口超過 51萬桶原油。在2015年之前,這一數字將超過 100萬;當然,前提是委內瑞拉在「後查韋斯年代」沒有太大變故。 「石油換貸款」的雙邊交易 委內瑞拉是全球最大石油輸出國之一,產量相當於全球總供給的3%。而剛成為世界第一大能源消費國、並將在 25年內從第二大變成第一大石油消費國的中國,近年來努力拓寬進口石油的管道,包括從非洲和中南美洲進口。像和厄瓜多爾等許多國家一樣,中國與委內瑞拉存在「石油換貸款」的雙邊交易:中國從委內瑞拉獲得石油,而作為代價,中國向查韋斯政權提供巨額貸款。憑藉這些貸款所支撐的福利項目及消費品發放,查韋斯在國內贏得巨大聲望和支持。 禮尚往來,自1999年查韋斯上台,中國國有企業在委內瑞拉獲得了大量住宅、道路、發電廠等的修建合同。據俄羅斯媒體報道,現在委內瑞拉有150多家中國公司,在「查韋斯年代」,它們總能輕易獲得許多利潤可觀的合同,例如油田和金礦開發、衛星發射及鐵路、電站建設、廉價手機和家用電器的銷售等方面。就此,委內瑞拉反對派經常指責查維斯;他們認為,與中國簽署的許多協議都含有「不必要的過分殷勤」。 中國採掘業投資南美引發的矛盾 就以能源(石油天然氣)和礦業為主的中國採掘業而言,於南美洲的投資並非一帆風順。這折射出中國企業自身的不少問題。 在礦業大國秘魯,1993年開始作為中國第一項南美礦業投資的首鋼秘鐵集團,發展至今雖已錄得非常不錯的盈利,但 20年來一直為勞工糾紛所困擾,成為秘魯勞工部和環球學者眼中「秘魯勞工衝突最激烈的礦業公司」。因罷工而耽誤的每個工作天可以使首鋼秘鐵損失 50萬美元,近年,首鋼秘鐵的罷工經常可以超過40天。 中國鋁業也正計劃開採秘魯中部莫羅科查銅礦;在秘魯礦業部眼中,這原是個很正面的中國投資案例。然而,開採計劃必須先搬遷一個 5000人的城鎮;小部分釘子戶堅守家園,中鋁現在正為此事焦頭爛額,眼下成本已超過預算 3倍,且中鋁的首次公開招股價也一跌千里。 而在厄瓜多爾,2012年隨着中國鐵建與當地政府簽訂該國歷史上首個大型露天銅礦項目米拉多銅礦的協定,環保組織、土著組織、婦女組織進行了大規模抗議。 其中 2012年初,中國駐基多的大使館更被公民組織闖入並「佔領」。「我們希望這裏的事情能夠傳到中國人民的耳朵裏。」伊斯潘拉茲,該佔領活動的組織者、非官方組織「生態行動」領袖說。據伊斯潘拉茲介紹,該地區生態環境極其珍貴,且附近有許多土著居住;公民組織會盡一切努力反抗那個未諮詢、也未獲當地人同意的專案,並阻止實際的開採。 在巴西,因為中國海外投資往往不涉及直接經營,而且國家有嚴格法規約束,較少出現類似的嚴重矛盾。然而,武鋼、寶鋼和 MMX、淡水河谷等礦業項目也受不同程度的抗議。 「基於溝通能力差,透明度不夠高,還有較大的文化差異,中國公司面臨着特有的挑戰。」研究中國投資的秘魯學者辛蒂亞如是說。關於中國投資南美,這種評價是該地區的主流。 正是因為存在諸多尚未被意識到的風險,目前哥倫比大學正與上海證交所合作,試圖探索中國海外採掘業投資的潛在風險,並將它們變成上市公司需要向投資者公開的專案。 如何前往不確定的未來 從 1990年到 2009年,世界能源需求上升了3300Mtoe(Million tons of oil equivalent,百萬噸油當量),據預測,2009到 2035年會再增長6200Mtoe;其中,中國需求佔 35%。儘管中國已是最大的能源消耗國,人均能源消費仍然很低,僅為美國的七分之一。 「看石油需求,要看交通領域。」葡萄牙前能源部長、中國能源問題專家馬努埃說過。 目前,中國的人均車輛擁有量是美國的十分之一,與此同時,中國的汽車能耗效率與歐美相比仍然較低,但隨着經濟發展,這些數字將飛速增長。這一切意味着石油儲備相對不高的中國,正面對未來沉重的石油壓力,也意味着中國不得不往外「尋油」。而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作為國家的「三桶油」,就肩負着國家油需求走向世界,並面對各種挑戰:環境衝突、勞工衝突、社區衝突,乃至海外國家政局變動。其中,缺乏與公民社會溝通的經驗、對南美洲非洲文化(尤其土著文化 )的理解、透明公開的辦事作風和市場型企業效率,都使投資海外的中國企業難以妥善應對挑戰。 不能寄望「老朋友」永遠保護 查韋斯逝世,假若委內瑞拉政局出現變動,大概又會成為中國海外投資的重要一課。不過,這並不意味着中國投資將在委內瑞拉血本無歸。 金布利是委內瑞拉一名國際貿易領域的研究者,他指出中國公司在委內瑞拉確實是有其優勢:「一是專案建設的快速高效,二是競爭價格的低廉。為了經營目前由中國參與的大量投資專案,委內瑞拉需要龐大的原材料供應,因而依賴於中國;另一方面,委內瑞拉政府的腐敗決定了官員希望從中尋租,而中國公司願意在這方面滿足他們。因而就算政權發生變革,中委兩國合作不會有太大改變。」 在金布利看來,中國公司的運作在當地是有效率也是專業的。委內瑞拉在之後可能會對更多的投資者敞開大門,形成市場裏有更多競爭,但是,這不代表中國投資就會面臨失敗。 4月初,委內瑞拉總統選舉就會舉行。如果查韋斯的副手馬杜羅上任,那麼政權並不算發生重大的更替。如果是反對派上台,那麼中國公司可能會面對更多的競爭。 面對變化的局勢,中國海外投資能做的恐怕是以不變應萬變,專注打造自身競爭力,逐漸從經驗中學習並克服經營的不善與不足。那麼,未來面對的是「中國的老朋友」,還是中立、甚至推崇自由市場的委內瑞拉乃至整個南美,中國公司也能立足。 如欲閱讀《陽光時務週刊》其它精彩內容,請購買/訂閱《陽光時務週刊》。香港、澳門所有 7-11/OK/Vango 便利店、報刊攤,香港誠品書店及其他各大書店均可購買;全台各大書店(金石堂、誠品、何嘉仁、Fnac、敦煌書局、Page One、金玉堂、諾貝爾、墊腳石)網路書店(博客來、讀冊生活)亦有銷售,馬來西亞可在紀伊國(Kinokuniya)、商務書局、大將書行、城邦閲讀花園、Borders(雪隆The Curve, The Garden, Tropicana, 檳城Queensbay Mall)、雜誌連鎖店MyNews.com)購買;您也可透過  www.subisunaffairs.com 訂閱半年/全年/兩年的雜誌,現在訂閱更有機會享受高達五折的優惠。

阅读更多

Co-China周刊 | 一五一十周刊98期:查韦斯与向左的南美

【编者的话】 3月5日,委内瑞拉总统乌戈·查韦斯在任上去世。执政14年的查韦斯是当今世界最具争议也最具影响力的政治人物之一,从他执政期间的委内瑞拉亦能一窥一路“左转”的南美政权。 周刊第一部分呈现查韦斯其人其事。查韦斯的政治生涯开始于他的棒球梦。《清算查韦斯遗产》一文指出,查韦斯年轻时对棒球着迷,传言军队中有支出色的棒球队,查韦斯便参加了委内瑞拉左翼游击队,在军中结识同道,23岁时发动并领导第一场政变,开始了他的政治生涯。领导南美结束殖民统治的西蒙·玻利瓦尔、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的思想和人生轨迹引导了年轻的查韦斯。 《纽约客》撰稿人Jon Lee Anderson跟随查韦斯参加峰会、录制长达十几个小时的政治独角戏《你好,总统》,贴身观察他,记录了多面的查韦斯。Anderson还特别着墨于查韦斯和在他眼中如“父亲”如“灯塔”的菲德尔·卡斯特罗近20年的友谊和政治联盟。 虽饱受争议,但一些事实也不能忽略:查韦斯领导下的委内瑞拉贫困人口比例降低了一半,全民享受免费医疗、教育,低廉的水、电、天然气。他的惠民措施、亲民形象似乎保证了几乎每次选举、全民公投的胜利。不仅如此,查韦斯时代的委内瑞拉,无政治犯,报纸不受限制,反对派自由活动。但同时,查韦斯强化总统权力,修宪取消总统任期限制,十几万民兵军权在握。查韦斯的委内瑞拉既有民主社会主义的形式,他本人又有独裁者的专制作风。 查韦斯的惠民、利民政策和“石油美元”没有照顾到的是委内瑞拉有增无减的暴力、毒品交易和强人政治下的裙带关系、腐败以及个人崇拜的泛滥。周刊第二部分简述查韦斯去世后拉美各国的情况。陶短房在文中指出,成就查韦斯和“查韦斯主义”的土壤未变,在查韦斯去世30天内将要举行的总统选举虽有变数,但难以为委内瑞拉带来实质改变,下一任总统必须面对查韦斯留下的民粹基础、反美姿态、石油经济,以及他们之间复杂的关系。 事实上,拉美近十年的“左转风”产生了截然不同的左翼政权。周刊第三部分将分析南美左翼政权的兴衰。孔诰烽、牛海彬及《卫报》文章都提到:过去十多年里,拉美左翼政府上台很大程度上是南美各国在应对“华盛顿共识”指导下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以及自由市场在南美土壤的失灵。如《卫报》文章指出的那样,“华盛顿共识”给拉美及东欧国家开的转型药方:私有化,市场经济、贸易自由等的确将拉美各国融进了全球经济,却给拉美各国带来生活水平滞后、贫困、贫富差距和另一个副产品:美国信誉的下降。孔诰烽文章指出,面对如此的遭遇,“好左派”如巴西的卢拉政府,精简政府机构,减少政府开支,同时追求创富和福利,激活巴西经济,也靠财政分配使最多的人受益。而“坏左派”如查韦斯的功夫下在了“反美”的意识形态、似乎只重福利而错过了发展多样经济时机。牛海彬认为,拉美左翼政权的执政基础没有改变,但需要完成经济发展和巩固民主两大任务。 放到全球史的背景下看,应对“华盛顿共识”而产生的左翼政权似乎是拉美从被殖民开始,几个世纪以来与世界经济交融的缩影。周刊第四部分从全球化的角度解读拉美。刘承军在文中指出,拉美人的诗歌、歌词、文章里经常出现“切开的血管”的意象,这是几个世纪以来受新、旧殖民主义踩踏留下的民族心灵烙印。拉美史似乎即是一部被掠夺史,产生了“哪里越是富得不能再富,哪里就越是穷得不能再穷”的人类文明悖谬。拉美被放置在了世界经济极特殊位置上,世界银行拉美和加勒比委员会首席经济学家塞巴斯蒂安·爱德华茨的文章梳理了拉美各国如何用新、旧民粹主义的政治语言缓和应对全球化背景下拉美的处境。 一五一十周刊由“我在中国”(Co-China)论坛志愿者团队制作,每周出版一期,通过网络发布,所有非一五一十部落的文章均经过作者或首发媒体的授权,期待大家的关注和建议。 目录 【编者的话】 【记】 8-1译言:清算查韦斯的遗产(经济学家) 8-2译言:查韦斯,拉美左翼运动的复兴者(纽约客) 【观】 8-3陶短房:后查韦斯时代,委内瑞拉何去何从 【析】 8-4孔诰烽:南美洲的“好左派”与“坏左派” 8-5译言:拉丁美洲:左翼势力的沉浮(卫报) 8-6牛海彬:拉美左翼运动兴衰 【思】 8-7索飒:人的命运,书的命运 8-8塞巴斯蒂安·爱德华茨:拉美新旧民粹主义研究 (节选) 【FMN新闻】 “一五一十周刊98期:查韦斯与向左的南美”下载: http://my1510.cn/article.php?id=94667   若希望订阅此电子周刊doc版本请发一封空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若希望订阅此电子周刊pdf版本请发一封空邮件至[email protected] 若希望订阅此电子周刊mobi版本请发一封空邮件[email protected] 若希望订阅此电子周刊epub版本请发一封空邮件[email protected]

阅读更多

华尔街日报 | 寻求安稳的中国大学毕业生求职受挫

谢超波(音)认为自己的条件可以在一家大国企谋求一份工作。他是中国最顶尖学府之一清华大学(Tsinghua University)的研究生。他的研究方向是中国政府最重视的一个领域──环境工程。此外,他正在试验新技术,以帮助找出水中的污染物。他应该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然而,他到目前为止已经申请了30家公司,仅获得了四次面试机会,而且最终还是没有得到一份工作。 谢超波的父母都是企业家,他们曾经创办过生产玻璃和鞋类的企业,现在经营着一家生产水泵的公司。尽管如此,谢超波却没有兴趣在民营企业工作。这名24岁的工程专业的学生说,中国的学生从小就被教导要寻求稳定,规避风险。 过去10年,中国应届大学毕业生的数量增长了六倍,达到每年600万人以上。这种前所未有的供大于求的局面导致工资被压低,许多刚毕业的大学生找不到工作,在校学生则担心他们的未来。多个调查显示,三分之二的中国毕业生想在政府或者国有企业工作,而不是为中国令人瞩目的经济增长提供动力的民营企业。政府和国有企业被认为能免受经济萧条的影响。这些调查显示,如今几乎没有大学生愿意放弃政府的铁饭碗而下海、加入初创企业或自己创业,虽然这一代人的父母有很多在上世纪90年代就是这么做的。 中国的经济学家担心,企业家精神的弱化将会影响中国实现经济转型和成为富裕国家的能力。清华大学经济学家李宏彬说,当前的教育体制培养不出创新人才,国家因此更加难以实现建设创新型社会的长期目标。李宏彬专注于教育方面的研究,并参与了上述一些调查。 德州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经济学家甘犁2011年对8,400个中国家庭进行的调查显示,在21岁到25岁的人中,大学毕业生的失业率为16.4%,这一比例是小学毕业后辍学者比例的四倍。大学应届毕业生即使找到了工作也并不如意。清华大学李宏彬的调查显示,2011年,将近一半大学毕业生的起薪低于外来务工人员。这些外来务工人员来自中国的农村,在城市的工厂和建筑工地工作。 在山西大学求职的学生 即使在大学努力学习,也不会有太大区别。李宏彬发现,和成绩普通的学生相比,成绩优异的毕业生起薪要低大约10%。许多学生认为,这是因为一些成绩普通的学生有更好的政治关系。 中国的人口控制政策进一步削弱了大学生承受风险的意愿。一些只能生育一个子女的父母说,他们的家庭没有犯错的余地。他们不愿意让子女冒险在民营公司工作。在寻找配偶时,在政府工作也是一个优势。董林山(音)是一名国际贸易专业的毕业生,她的母亲郑江秋(音)最近在温州吃午饭时告诉她,如果你是公务员,相亲的时候会非常抢手。温州是中国南部一个以民营企业闻名的城市。 五位研究人员比较了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和中国三所顶尖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大学(Peking University)以及北京师范大学(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的工科学生。结果发现中美两国大多数学生的梦想都是创办自己的企业。但等到了将梦想变为现实的那一刻,只有3%的中国学生表示自己会进入一家初创企业,相比之下有这一想法的斯坦福大学学生占比达22%。希望进入政府部门工作的中国学生数量是斯坦福大学学生的10倍。 斯坦福大学的博斯韦尔(Matthew Boswell)领导了上述研究项目。他说,和斯坦福大学的学生相比,中国学生能够动用的风险资本和科研经费没有那么多。这些资源能够帮助那些希望成为创业家的学生抵消因试图创新而可能面临的风险。 工程学学生谢超波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一份工作 供职于一家西方金融企业的34岁的中国经济学家说,中国学生也明白政府在商业中扮演的重要角色。这位经济学家回忆说:我毕业的时候,我希望成为像苹果公司(Apple)创始人乔布斯(Steve Jobs)那样的人。因此他寻找西方企业的工作机会,以便学习现代经商之道。但他说,在中国,哪怕是著名企业家也不得不向政府低头。这打击了企业家的主动性。 那些试图通过大规模普及大学教育推动经济发展的其它发展中国家也存在中国当前面临的困境。这些国家随后发现他们无法为大学毕业生创造足够的就业机会。在拉丁美洲、韩国、印度和其他地方,这一问题导致出现了针对“人才外流”的抱怨,因为大学毕业生都到美国或欧洲寻找机会去了。 中国的不同之处在于,尽管30年来中国经济年均增速达到10%,但中国大学毕业生依然难以找到工作。所有年龄段大学毕业生的失业率约为3%,远低于小学毕业后辍学人群的失业率。但对近年来毕业的大学生而言,需要大学教育的工作岗位数量不够。 中国大规模普及大学教育的热潮始于2000年左右,并通过将职业学校变为四年制大学的做法加快了这一进程。随着中国家庭收入的增长,有更多家庭能够承担大学学费。但大学学费即使对于按中国标准衡量算是“中产阶级”的家庭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决定课程设置和研究领域的主要是中国教育部或省级官员,地方用人企业很少参与其中。这一做法造成的结果是,很多学校教育出来的毕业生和用人单位需要的技能之间存在错配。清华大学的李宏彬说,雇主开的工资不高是因为,他们认为大学毕业生不值那么多钱。 大学生将政府工作视为生命线。据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报道,去年有创纪录的110万学生参加了国家公务员考试,比上年多了13%。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在中国北方城市哈尔滨,去年秋天有3,000名大学毕业生申请大约1,000个就业岗位,这些岗位涉及的工作多是街道清洁工、司机和其它卫生部门工种。在中国北方煤炭资源地带的中心城市太原,山西大学商务学院大四学生郭一涵(音)说,他宁可参军,也不去民营企业当会计,后者的起薪约为每月250美元。 清华大学的李宏彬在2010年对50所院校的学生进行了调查,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说,他们希望在政府部门或国有企业任职,只有11%的人表示希望自己创业。由于没有足够的政府职位,36%的学生最终会进入民营企业就业,另有4%自主创业。大约10%的学生在外企工作。 景明(音)放弃了创办一家酸奶制作公司的梦想。图为他和妻子的合影 北京方面试图重新点燃年轻人的创业精神,包括吸引在海外学习并居留的中国企业家和年轻专业人士回国,为他们提供福利分房、研究资金以及最高16万美元的奖金。北京智库中国与全球化研究中心的主任王辉耀说,自2008年以来,只有3,300位专业人士接受了这些条件。 包括北京的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和上海的复旦大学在内的中国精英高校都建立了孵化器项目,帮助企业家为高校进行的研究项目开发商业应用。 但人才仍在继续从中国流失。中国政府数据显示,1996年至2011年之间,中国有220万学生赴海外留学,回国的只有三分之一。 现年27岁的戴雨森在斯坦福大学工程学院(Stanford’s School of Engineering)学习之后,于2009年回国。他创立了化妆品团购网站聚美优品(Jumei.com),现在该网站有1,700名员工,戴雨森也成为中国创业家精神的招牌人物。 他说,他在斯坦福学到了有关团队建设的重要经验,并在与知名硅谷企业家见面的过程中获得了自信。他说,年轻中国企业家的成功可能最终改变大学毕业生在就业时首先考虑保障的态度。 这仍需要时间。2009年,江苏师范大学生物工程专业的毕业生景明(音)联合一帮朋友开了一家酸奶制作公司。他们转移到南通市建立业务。但在得知了他们将面对的繁文缛节和下层腐败之后(包括为一些官员报销手机费),他们放弃了梦想。景明后来去了一家国有的环境监测公司。 上世纪90年代,众多小企业将位于中国东南部的温州从荒僻之地变成了有300万家企业的繁华都市。温州市中心有一座巴黎凯旋门的复制品,其市郊则密布工厂。当地人说,他们别无选择,只能经商。当时政府在温州和其他地方关闭了上万家亏损的国有企业,导致数百万工人下岗。 但创业家们却没有被奉为救世英雄,而是遭遇了许多居民的怀疑目光。很多人都记得破产的工厂老板没有支付工人工资就关门潜逃的事情。与此同时,许多存活下来的中国国企在上个10年蓬勃发展,如今主导着银行、交通、能源和其他利润丰厚的领域,从而成为毕业生向往的雇主。 政府数据显示,外资企业2000年支付的工资比国企平均高出40%。但到2011年,这个差距缩小到仅为11%。另外,国企还会提供外企所无法提供的一些福利,如办理居住证,从而让新员工得以携带家属,以及让子女上好学校。 人力资源公司韬睿惠悦(Towers Watson)驻北京咨询师林杰文(Jim Leininger)说,国企能提供的东西很多,它们财大气粗,知名度高,会让人产生很强的民族自豪感,而且在那里还能积攒人脉。 其实中国政府本身就被人们看作是相当可靠的雇主,基本上不会有裁员的风险。虽然政府支付给公务员的工资不如国企,但在政府工作受人尊敬和羡慕。而且大学毕业生已经意识到,政府高官的决定能影响企业的生死,也能为“不拘小节”的公务员提供获取灰色收入的机会。 清华研究生、身为温州人的谢超波说,有时你不得不求着政府官员。他说,父母希望他做公务员,其中一个原因是他们觉得这样可能会照顾到家族企业的生意。谢超波说,跟政府官员打交道时,你就得装孙子,巴结那些当权者。他说,自己不愿到私企工作,因为可能安排给你的工作就是要求人。 25岁的董林山是宁波诺丁汉大学国际贸易专业的毕业生,该校用英语授课。她说,自己本希望学习那种“批判性思考”方式。身为温州鞋子出口商的她叔叔和其他雇主都说,中国大学毕业生缺乏这种思考能力。董林山说,大学教育让她看待这个世界的眼界比其温州同龄人更加宽广,但这个学历只让她得到了几个薪资很低的工作机会,如某语言学校的外教助理。 董林山说,在中国私企工作,家里人会觉得没面子,那些公司都没有名气。 后来她又在宁波诺丁汉大学国际贸易专业读了研究生,去年11月毕业,这一次她瞄准的是国有银行的工作。董林山发出了50份简历,得到了银行的六个面试机会,但到目前为止工作还没有着落。 她前不久再次对母亲说,不会再考公务员,觉得那种工作很无聊,可能会让人堕落,但会继续找下去,目标是国企的稳定工作。在董林山看来,全球经济充满不确定性,在这种情况下去初创企业工作风险性太大。 她说,在叔叔的制鞋工厂里工作是最后的选择。她说,办公司一点都不酷,如果在努力后失败了,别人会笑话的。 BOB DAVIS (更新完成) 来源:wsj 链接:http://cn.wsj.com/gb/20130326/bus141200.asp?source=whatnews 如果您的阅读器看不到图片,请订阅 http://feed.luobo8.com/ 即可显示图片。 部分文章附有精彩小视频,如果您的阅读器无法观看视频,请移步原文链接: http://luo.bo/37801/ 本文小编:梁萧 标题: 寻求安稳的中国大学毕业生求职受挫 发布时间:2013/03/27, 09:34 萝卜网 Copyright © 2010 – 2012 分享国内外精彩网事。 更多精彩欢迎您订阅 http://feed.luobo8.com/ ,欢迎网友 投稿 、推荐文章。 您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中国大学精神的演变 中国的大学,为什么像“大妓院” 槽点略多:中国大学能打败美国大学吗? 中国退步最快的十五所大学 南方周末:不能设想没有梦的人生——致2012届大学毕业生 来自无觅网络的相关文章: 南京工业大学2011届毕业生晚会雷人舞!! (@fun4hi) 2013年中国大学校花排行榜TOP50 (@jdxi) 《一名大学毕业生的反思》——很长,但是值得你读完 (@fun4hi) “二奶要报仇” 大话中国各大学雷人雕塑 (@fun4hi) 十分钟看懂中国。客观公正,总结的太精辟了 (@fun4hi) 无觅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真理馆】威尔逊·爱德华兹

【网络话语馆】灵活就业

【404档案馆】香港不准“加油”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youtube频道: guanguan

微信公众号:它基金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