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行业

往事与随想|我为什么不唱衰新闻?

与其唱衰,不如想想能做点什么?我有个朋友说过一句话:这个世界不需要硬煽起来的希望,但也不需要绝望——因为绝望每个人自己就有了。唱衰了半天,唱得大家万念俱灰,然后呢?有句话叫“千年暗室,一灯即明”,越是这种时候,有人做燃灯者越是可贵。

阅读更多

往事与随想|新闻本应是世界上最好的专业

归根到底,我们今天讨论新闻专业和职业,仍然讨论的是如何面对权力的冲击,而这绝不仅仅是新闻一个行业要面对的问题。报新闻专业,做真正的新闻,在今天是尤为可贵的选择,因为选择了直面权力。从这一点看,张小强的回答是难以赢得尊重的,因为他选择一条背道而驰的路,还不如张雪峰呢。

阅读更多

荡秋千的妇女|记者节,一个预备记者的自白

“一直努力做有想象力的、漂亮的、专业的事,无非是为了,有一天面对肆虐的权力,会愤怒但不会虚无;站在付出牺牲的人面前,会伤心但不会愧疚;在荒谬成为日常时,仍然可以镇定而坦坦荡荡。

意义感不会消失,因为不曾、也不能停止努力。”

阅读更多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