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中天

从方舟子炮打唐骏说开去

方舟子在微博上炮打唐骏学历作假,一开始传得其实不广,至少在其时次日我问了一些并非网虫的朋友,都不晓得这事。后来传统媒体开始介入,这事便迅速升温。这充分说明了,传统媒体在推波助澜上还是很有影响力的。 什么是科学 方舟子搞打假搞了很多年了,基本上围绕在学术打假上,比如说他经常指出某人论文抄袭,某人学位有假,诸如此类——这些我从来没有认为有什么不对。但我对他针对中医气功包括还有外星人之类的一些言论大大不以为然。关键点在于,这位生化博士似乎有意无意地在误导人们对“科学”二字的看法——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他其实是明白什么叫“科学”的。 科学只是一种研究方法,它的特点有三:可证伪、可重复、自身无矛盾。比如说,在气压为0的情况下,水到100度会沸腾,就是一种科学的表达方法。因为你无论重复多少遍,结果都是一样的。 但科学不是全部,科学的反义词不是“迷信”,我倒是倾向把“哲学”当成科学的反义词,或者艺术也行。社会科学其实是借用科学二字,因为社会科学里有很多理论是无法证伪无法重复的(比如批判学派的)。而哲学更甚。你说一个人仰望星空审视内心的时候,得出了一些人生哲理,如何证伪?如何重复? 所以,用科学是无法解释一切的。科学这两个字,打从五四推崇赛先生以来,已被过分神化。用科学去解释一切,本身就是一种迷信的态度。逻辑上已经自打了一个耳光:你如何证伪如何重复“用科学解释一切必然得到最客观的结果”? 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可以用“科学”二字去解释的。 唐骏这档子事 在这件事上,我基本上完全支持方舟子这边,因为一个博士学位真假有无是可以用科学的方法去证伪去重复的。 唐骏的回应其实是有些弱的,他反复强调自己从来没有自称过是什么加州理工学院的博士,但白纸黑字,那些书可是这么印的。后来又跳出来中信出版社和蓝狮子扛责任,说完全是他们的责任,这显然是说不过去的。即便唐骏没有造假,但他默许这个假的说法四处流行而不加以制止,私德是有亏的。 但时下一些网络言论让我觉得有些匪夷所思,因为颇有些人认为方舟子是吃饱了撑的,或者纯属炒作自己。我是很欣赏易中天的一句话的:不要问人动机。哪怕就是方舟子出于炒作自己的目的,说出来的话属实就可以了。这一点上,方舟子和宋祖德完全是两回事。 归根到底,唐骏是一个成功人士。人们认为他靠着自己奋斗,搏到今天这个地位,文凭不文凭,有什么打紧?中国人那种来源于小农的功利主义在这点上发挥得淋漓尽致,英雄莫问出处嘛! 但问题在于,唐骏刚出道的时候,也不是就今天这么风光的。这一张博士文凭有没有为他这一路走来起到一个最起码的敲门垫脚的作用?我以为是有的。如果没有,又何必到处表明自己是个博士呢? 看客们以为,文凭算个屁,但恐怕在唐骏先生的心里,那可不是个屁。这就象英雄其实是很忌讳出处的一样,当年朱元璋为了过去曾当过和尚的历史不晓得砍过多少人的脑袋。 后来又跳出来一个什么地产公司的老板在那里力挺唐骏,结果被人查出来原来他也是那个什么西太平大学的博士生。嘿嘿,我告诉诸位一句,很多嘴巴上叫不看学历看能力的人,其实个个都是喜欢学历的主。 于是就有人归结到,这个社会不对。这个社会重学历的风气使得唐骏这么个能人也不得不去弄个文凭来。他们还举例说人家老外就不是,看,比尔盖茨大学都没毕业呢。但是,你大学没毕业进微软试试看? 这事怎么收场? 最大的可能是不了了之。 唐骏绝不可能道歉或者认错服个软。虽然唐骏不是学术圈的人,不靠学历吃饭,但到了今天,他要是认错,后面会有更大的危险,那就是盛大上市时候的招股说明书。 据说这个招股说明书上写着他是个美日双料博士。如果他一旦承认过去的确言辞不当,很有可能给盛大带来巨大的麻烦。在西方社会,道歉不是一句话的事,道歉不是一种态度,道歉直接连着后面的责任——通常以$为计量单位。 微软、盛大、新华都等等唐骏服务过的组织会不会出来说点什么?不可能。他们会保持沉默,哪怕最后唐骏难以收场他们都不会放半个屁。在这件事上,他们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绝对不愿意沾惹上去。 方唐二人会不会打官司?可能性也很小。这件事方是攻方,唐是守方。方舟子没什么必要去起诉唐,而唐去起诉方,他得掂量掂量判决的结果。因为他无法控告方诽谤他。 关于成功学 我只有一句话,在微博上写过,这里抄录下来: 在所有带有个学字的词里,成功学是一门最不堪祸害最广的所谓“学问”。 Copyleft 2010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注意:转载勿改标题!ItTalks — 魏武挥的Blog (digitalfingerprint:fc4f8fc31f70097eea4b780b13146415) 欢迎 follow我的twitter 分享我的分享 与本日志可能相关的文章有:无有相关日志

阅读更多

李承鹏:精神胜利法的破灭

古时的奴隶常以为他们得不到好的食物是因为还不够玩命,他们天天学习更玩命更不怕死,不去寻找关于生活和工作的科学方法,然后,他们永远是奴隶,等奴隶越来越多,还上升到理论水准时,就成为传说中的神龙教。

阅读更多

数字时代三国演义:得渠道者得天下

在数字世界的版图上,Apple、Microsoft、Google三国演义的时代已经发生,并可以推想在未来的较长时段里,这三股势力,依然是最重要的举足轻重的势力。 拿这三家去套哪家是魏,哪家是蜀,哪家是吴是没有意义的事,但这三国,虽然各有各的产业(或产品服务)的侧重点,他们的根本,事实上,都是一样的。 微软发家以及今天依然是帝国重要柱石的是windows系列。这个被称为“操作系统”的产品其实就是一个APP STORE(应用商店),只不过,微软自己卖自己的视窗系统,其它软件商卖其它软件商自己的软件,中间并无太多的物质利益上的分赃。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之所以视窗系统成为最主流的个人应用操作系统,大量的软件可供使用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而反过来,之所以有那么多的软件谋求和视窗诸个版本的兼容,视窗是最重要的操作系统也是重要因素。换句话说,windows是PC机中最重要的一根渠道。 利用这根渠道,能够完成一些石破惊天的事,比如说IE。其实IE是一个追随者,但就是因为背靠windows,生生就把Netscape这款最早起步的浏览器给打压了下去。而也正是因为背靠windows,后起之秀们,一直到今天,市场份额都没有超过IE。这就是渠道的力量。但有趣的是,似乎微软并没有意识到,这还是一个发财的手段。它至今主要的商业模式是两方模式:我出产品,你掏钱,咱们银货两迄。至于你要增加一个杀毒软件,那是另外一桩买卖。 Google不这么做,因为极大多数人不会为用搜索而掏出银子来。Google用的是三方模式:我出产品,你免费使用,广告主根据你的点击买单,然后google收入囊中。后来这个模式进化了一下,变成这样的:我出产品,媒体出平台,你免费使用,广告主根据你的点击买单,google和网络媒体分赃。在这个模式中,渠道不仅仅是抵御竞争者的有效工具,也变成了一个实际贡献收入的法宝。可以这么说,google上千亿市值的帝国,就是建立在这么一根渠道之上。 再来看苹果。原先苹果和微软商业本质上很像:一手卖电脑,一手收钱。这个模式的结果是苹果不过是个百亿市值当量级的公司,一度还濒临崩溃。但ipod+itune模式的成功,让它意识到还可以用其它方式赚钱。事实上,离开了itune,ipod也就是个比较漂亮的mp3播放器而已。但一旦引入了itune之后,苹果切入了音乐分赃体系,商业模式随之就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APP STORE就是一种三方模式:我出商店,第三方制作产品,你买单,然后我和第三方分赃。这个比例我查到的数字是苹果三应用制作者七。有了APP STORE为内核的iphone,已经不再仅仅是台设计漂亮的手持电话,而更多的赋予了渠道的特性:它不仅让苹果从消费者口袋中一次性弄到了购置费这笔银子,还能够源源不断地从消费者和第三方应用制作者之间的交易中获取长久的利益。至于这个第三方应用制作者,单个的成功还是失败不是它需要关心的。这就像开赌场坐庄的,只要有人玩,就不愁没有收入。 这种基于具有垄断特性的渠道的商业机制,使得山寨者很难赚到大钱。因为山寨者只有一次性收入。渠道不仅可以创收,还可以借由消费者的依赖性,保住已有的市场份额。从商业角度而言,苹果这种有点封闭性质的商业体系,效率似乎比google更高。因为对于google广告系统而言,无论是合作的媒体平台,还是投钱的广告主,抑或使用搜索服务的使用者,他们不是没有第二个选择。 这三国,大家都是玩渠道的。微软的支点在PC,它其实是最大的桌面终端,google的支点在服务器,以至于传出它的服务器耗热影响世界环境这种谣言,苹果的支点在移动设备,从ipod到iphoe到ipad,一脉相承的app store inside。古老的三国自然是追求一统天下的境界,商战上,照我看来,各自有各自的一片天下是很自然的事。但它们的根基,都是渠道二字。 Copyleft © 2010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注意:转载勿改标题! ItTalks — 魏武挥的Blog (digitalfingerprint:fc4f8fc31f70097eea4b780b13146415) 欢迎 follow我的twitter 分享 我的分享 与本日志可能相关的文章有: 渠道和平台 (14) 动机的问题 (49) 一个伦理问题 (13) Google Wave:入口的争夺 (36) 谷歌图书馆 (84) 百度 vs. Google (74) 李开复离职 (26) 云端对决:Bing vs. Going (19) 想象力的问题 (49)

阅读更多

易中天:中国要让人尊敬并不难

这一天,中国让世界肃然起敬。
我说的“这一天”,就是4月21日。是日,天南地北的中国人,包括海外华人华侨,都在同一时间肃立默哀,向玉树地震的遇难者表示深切的哀悼。据《环球时

阅读更多

作协不应该使用纳税人的钱

公共形象几近破产的中国作协,再次由于“开会门”事件激发了更多的公共愤怒

作协不应该使用纳税人的钱

 

有关中国作协存在必要性的争论已久,因为不满足于作协被“豢养”的特征,很多知名的作家,比如王力雄,朱叶青等等都公开宣布退出作协,80后青年才俊韩寒则多次对作协刻薄嘲讽。当然,目前在任的作协主席铁凝认为,作协存在有一万个理由。

而最近,公共形象几近破产的中国作协,再次由于“开会门”事件激发了更多的公共愤怒。知名学者易中天,童话作家郑渊洁都出来公开谴责作协,无数的普通网民则通过网络跟贴和转贴来传递他们对中国作协的愤怒。

有意思的是,这次中国作协并没有当鸵鸟,而是通过一则公开声明来试图挽回其名誉。作协在声明中认为在会议期间,并没有入住总统套房,也没有享受2000多元的宴席,声明指责新闻媒体炒作。有意思的是,这则声明的评论功能则被关闭了。

在公共事件中,我们的确不应该只听到一面之词,因此,中国作协通过声明的方式来表达他们的意见,是值得肯定的一种公共姿态。可是问题是,该声明并没有否定,作协会员们入住了五星级的索菲特大酒店,享用了酒店的自助餐,使用了公款在重庆游山玩水。在西南地区遭受严重旱灾的情况下,在灾区民众基本生存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只要上述事实存在,那么作协声明中自诩的道德姿态就是让人作呕的。

当然,这不是问题的核心。如果作家协会是一个独立的社会性组织,如果作协领导不享受官员的级别待遇,如果作协会议的费用是作家们捐助的会费中支出的,那么作协会议是否在五星级酒店召开,是否居住总统套房,这些问题统统都变得不重要,那是作协会员内部的私事,公众甚至不会过问。问题是,作协凭什么享受纳税人缴纳的公共资源?如果享受了公共资源,哪怕仅仅是一分钱,那么作协会议的支出就有了疑问,就需要经受公众的追问。而追问下去,我们便发现,这般人原来是那么肮脏。真希望有一天,作协会员们能做到自尊自律。

 

 

中国作家协会声明

中国作家协会于2010330日至42日在重庆申基索菲特大酒店先后召开了七届九次主席团会和七届五次全委会。其间,各大媒体对会议内容作了大量报道,对与会作家作了大量采访,向社会传达了我国文学繁荣发展的信息。

但是,会议也遇到了某都市报和个别人博客文章的严重干扰。330日,某都市报刊登《住总统套房、坐奥迪  文人有点高调》的消息。该消息称这次 来渝为开会的作家入住的是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下榻的酒店为他们准备了2000多元的宴席。该消息被一些人炒作,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使中国作 协和与会作家遭受无端的指责,严重损害了中国作协和与会作家的名誉。

中国作协郑重声明:在重庆召开的中国作协七届九次主席团会和七届五次全委会,没有任何与会人员入住总统套房;没有安排所谓2000多元一桌的宴席,
全体与会人员用的是酒店平日标准的自助餐。会议期间,组织与会人员参观渣滓洞集中营旧址、打黑除恶资料展览和到重庆烈士陵园祭奠扫墓等活动,都是集体 乘坐大巴、中巴车往返。

新闻真实是新闻的生命。党和人民把新闻报道的权利、义务和责任交给媒体及其从业人员,媒体、新闻工作者理应为社会提供真实的信息,而不能用严重失实的假新闻蒙骗公众,误导舆论。有关媒体及其记者要珍惜自己手中的笔,珍惜自己写下的文字,珍惜中国新闻工作者的光荣称号。

请自尊自律!

中国作家协会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404档案馆】热闹的李云迪嫖娼案,被忽略的性工作者权利

【404档案馆】酷吏被抓了,但不许擅自拍手称快

解构新疆镇压:中共党国如何治疆?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电报频道:简中赛博坟场

推特账号:Chinese For Uyghurs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