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

江雪|寻访“星火” · 连载(四)向承鉴:大饥荒让我们彻底清醒

今天可知的是,仅仅在甘肃,就有两万“右派”。而他们的故事,文字记录,寥寥无几。写下自传的,也不过数人而已。“我会永远怀念着他们,除非有一天,我也在这世间消失……”这个早春,在夜的清寒中,向承鉴深深叹气,目光沉沉,坠入永恒的痛念与追问里。

阅读更多

江雪|寻访“星火” · 连载(三)谭蝉雪:星火爱情,于斯飘零

她记得在是在甘肃省第三监狱。有一天,抬饭的人来了,悄悄对她说,张春元从别的地方转到这儿来了。再去打饭时,她对那个人说:“你告诉他,他永远活在我心上。”……1970年3月,他死了。可她连眼泪都不敢流。每天进进出出,杀人的布告就专门贴在她路过的地方……

阅读更多

江雪|寻访“星火” · 连载(二)顾雁:缄默的“星火”灵魂

1968年的一天,在西宁,顾雁知道了林昭遇难的消息……他给家人写信。在信里不能明说,只写道:“林昭走上了夏瑜的道路……”信通过了监狱的检查,家人收到了。夏瑜是鲁迅小说《药》里面的革命者,顾雁以之暗示给家人,自己知道了林昭已死的消息……1970年……张春元在兰州被杀害。此前的1968年,林昭被杀害于上海。

阅读更多

【CDT报告汇】王天成采访黎安友:如果习近平出问题,中共的制度韧性可能结束(外二篇)

黎安友教授认为,“我一方面承认经济问题给了现在的政权一个矛盾,承认发展快速有危险、慢速也有危险,但同时不能简单说因为经济的问题,中国的政权早晚会倒台,我没有信心那么简单地判断未来。”在这一问题上,两人基本上都认为中国的民主化和经济好坏没有必然的关系。

阅读更多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