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政

作家树 | 刺客贾敬龙

河北没什么有趣的东西。“三年大变样”后,它也是一个庸俗的物质之城。它与河南山东贵州没什么区别,城市之梦终结在市中心的高价房上,那些闪闪发光的万达广场是蛮族的胜利。河北真正有意思的是“燕赵多慷慨之士”,...

阅读更多

新华社 | 故意杀人犯贾敬龙被执行死刑

新华社石家庄11月15日电 15日上午,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依法将故意杀人犯贾敬龙执行死刑。行刑之前,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安排贾敬龙与其亲属进行了会见。...

阅读更多

资中筠:君王杀人知多少

我最近一次重读汉史约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心情极度郁闷之时,当时印象特别深的是两汉大臣得善终的不多。现在《汉武大帝》电视剧“热播”,此剧与也号称是“正剧”的刻意美化暴君、掩盖暴政的《雍正王朝》相比,符合史实的比例高一些。于是又勾起我十几年前的想法,下决心梳理一遍汉史,拉一个清单,看看究竟有多少大臣死于君王一怒之下。当然诛杀大臣贯穿于整个中国王朝历史,非独汉朝为然,不然,何来“伴君如伴虎”之说!不过汉朝是中国统一以后第一个为后人称道的“盛世”,各方面都带有奠...

阅读更多

我由不參與六四燭光晚會、到參與、再到不參與

一九八九年,我是中一,求學時期只知道歷史事實,但從未有挺身而出參與的衝動,比起很多大學時就熱心參與社運的人,我不單是未進化,簡直是未開化。 我好像是02還是03年才是第一次去的,03年還去了首次的七一遊行。或者,那時在中大工作,見得多臭權貴,感到有向權力說不的必要。如此,雖有斷續,總算有「保持」參與。 今年,2011年,是我首次決定不去的,這絕非因為很多人以為的理由:不滿某老人家背棄五區公投、支持老牌「民主」政黨媚共通過政改等原因。 我只是覺得,我再無興趣幫中國人。 中國今時今日仍有此暴政,仍有百般人禍,是由中國人自己一手縱容和製造出來的。 有什麼當權者,就有什麼人民;有什麼人民,就有什麼當權者。我不單指大陸,香港也如是,全世界也如是。 一個朋友告訴我,在香港的大學課堂中,仍有大陸來港的學生高呼爭辯我們所知的不是事實,說當年其實是有學生叛亂,打死很多解放軍,又有一些「你們都不在場,怎可以莽下判斷」等歪理。 他們在大陸被教育制度洗腦我是體諒的,但來到這個資訊相對自由的地方,對他們這些腦殘卻沒有半點兒思想衝擊,反而更理直氣壯地為當權者「平反」。他們生長在一個連Facebook也不能開通、搜尋器中「六四」、「劉曉波」等字會被過濾、新聞被封鎖、言論自由被限制的國度,他們沒半點兒資格說他們所知的比我們更準確,請他們在微博可以輸入「劉曉波」而不會被「河蟹」的那一天再來跟我辯論,拜托。 毒奶粉、地震塌樓、高鐵撞車、城管打死人、不斷的人禍、不斷有人呼冤、不斷有民變,無日無之,最終,氣勢都平息在中國人的犬儒、怕事、自私、閒事莫理和互相出賣之下。 有人告訴我,他對公司對員工的要求很不滿,公司如此種種,其實是可以告它的。我說,對,其實是可以告的,但是,即使你挺身而出是為了全公司的人,但只要你一被公司針對,其他你為其出頭的人就會倒戈對你,瀰漫著白色恐怖,你鬥爭成功,他們坐享其成;你鬥爭失敗,他們就手旁觀。 為中國人申張公義,只有死路一條。況且,中國人自己也不肯幫自己,中國現狀,是由中國人自己一手縱容和製造出來的。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T月度视频】九月之声

【CDT报告汇】资深记者新书告诉你中国如何打造监控国家,大马华人的身份认同之路和无国界记者呼吁释放黄雪琴与王建兵

【真理部指令】禁止转发未经官方证实的和负能量的内容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