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城爆炸

All

Latest

BBC|广西柳城爆炸案:警方辟谣网民不服

中国广西柳州警方在官方微博上发布辟谣文章,为柳城爆炸案四个质疑“逐条解惑”。 广西柳州市公安局官方微博“柳州公安”周六(3日)晚间发布了一篇作者署名“长安剑”的文章,逐一解释网民对于上周五(2日)已宣告侦破广州柳州市柳县城爆炸案,嫌疑人韦银勇已在案发现场被炸身亡的质疑。 这篇署名“长安剑”的文章已有超过10万浏览人次,虽然用了2300余字辟谣,仍有网民对官方说法表示不满。 网民认为警方的信息不够公开透明,且说法有“踢皮球”之嫌,因此继续质疑。...

【异闻观止】长安剑:关于柳城爆炸案的四个质疑——为你逐条解惑

【编者注】这篇文章由柳州公安微博账号首发,目前阅读量已超过10万。然而这个“长安剑”是谁?有什么资质辟谣?柳州公安却没有作任何说明。如果是官方辟谣,该文则语言过于轻佻,充满主观臆测,极其不专业。而如果是非官方辟谣,一个身分不明的人用诸如“no zuo no die”这样的文字风格撰文辟谣,则毫无可信度可言。 相关阅读:BBC|广西柳城爆炸案:警方辟谣网民不服...

自由港|沈蒔:舆论去哪儿了?

公开平台明显被冷落了,人们更多钻入小圈子、满足于有限范围内的粉丝簇拥和熟人情感基础的积极认同,或许偶尔会将聊天过程中激发的灵感摘录下来公开发布,但脱离了前后语境的句子显效不尽充分,且无法体现思路。高产时评人对微信公众号的依赖可以说是一种自我局限,公众号文章除非被境外独立媒体转载否则无法进入谷歌搜索,微信的功能设计也导致了严重的圈子化局限,不止议题的选择呈现明显的圈子化特色,连不同的观点形成的阵营之间也被隔阂了,讨论气氛难以实现,传播的外观近似小团体的自我欣赏。

德国之声|长平:当上访信换成邮包炸弹

至少18处爆炸,10人死亡,50多人受伤。发生在广西柳城的连环爆炸案,是令人震惊的罕见大案。中共当局迅速控制舆论,禁止媒体深入报道,仅允许官方渠道轻描淡写。来自官方不同渠道的消息,先称犯罪嫌疑人韦银勇已被抓捕,再称他供述自制61个炸药包,然后称他已被炸死在现场。从单方发布消息、禁止证实的媒体伦理,官方信息的前后矛盾,以及官方媒体的信用记录看,人们完全有理由拒绝相信它的任何一句话。然而,出于知情的需求,大家也只能反复咀嚼官方消息,从中了解事态,分析原因。官方最新的消息中,称爆炸原因已经“初步查明”:“犯罪嫌疑人韦银勇因采石生产与附近村民、相关单位产生矛盾而制造这起案件”。爆炸还没结束的时候,官方就匆忙宣布,案件与暴力恐怖无关。它似乎想要说明,这不代表社会普遍性问题,只是一起个人纠纷而已——很显然,为了达到这个效果,它用“相关单位”替代了“政府部门”。然而,假如事实真的如此,它并不想官方想象的那样无足轻重。“依法维权”的绝望之旅一般情况下,一个人与其他人或者机构产生纠纷时,他应该通过什么渠道解决呢?当然是法院。中国政府还提供了一个越俎代庖的方案,那就是上访。绝大多数像韦银勇这样觉得自己饱含冤屈的人,不是在争取法院的立案、等待法院的判决,就是在上访的途中。甚至可以说,在庞大的上访队伍中,比韦银勇更冤屈的人比比皆是。尽管存在个体选择的差异,不是每一个绝望者都会制造炸弹,但是绝大多数人走上诉讼和上访之路,也并非偶然的原因。1989年“六四”镇压之后,中国社会非常压抑,底层的不满没有出路。邓小平“南巡”掀起经济狂潮,尽管转移了部分情绪,但是社会秩序问题没有解决。1995年前后,江泽民听从一些学者建议,提出依法治国的主张,随后把它写入中共十五大报告和国家宪法,开始了以法律秩序忽悠民众的历史。就在那个阶段,“依法维权”成为一个明晰的策略,由律师、学者和媒体传递给民众。无论多大的冤情,律师都会尽力说服当事人,在现有法律框架内寻求解决之道。有时法院拒绝立案,或者判决荒谬绝伦,律师也会和当事人一起表达抗议,但是最终的目的不是让他们揭竿而起,以暴易暴,而是回到法律的框架之内。信访是通过行政渠道解决问题,它被认为与司法独立背道而驰。然而,从更广泛的意义上说,它也是一种法律,鼓励人们通过申诉、协商和调解的途径解决纠纷。聪明的民众知道,领导的话比法官的判决更管用,因此他们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用在信访上。从单纯走向疯狂很多访民长期受到非人的虐待,他们被驱赶、被绑架、被关进黑监狱或者精神病院,他们耗费的家财、时间和生命,足以制造千百倍于韦银勇的炸弹。与此同时,维权律师和他们的当事人也受尽挫折和屈辱。但是,无论访民、诉讼者还是维权律师,他们仍然相信或者坚持选择公力救济,拒绝非法的私力救济。真可谓“法律虐我千百遍,我待法律如初恋”。他们的坚持揭示了中共“依法治国”的骗局。从一开始,中共从来没有想过把自己置于法律之内。依法治国必然以人身自由、权利平等和政治民主为前提,那就意味着公权力要受到监督。学者们试图说服中共高层,依法治国才能长治久安。但是中共心知肚明,真要依法治国,腐败透顶的该党可能立即成为历史名词。因此,访民、诉讼者和维权律师仍在苦苦撑持的时候,中共自己倒不耐烦了。习近平上台以后,粗暴地对待一切形式的申诉,甚至大量抓捕维权律师。这无异于赤裸裸地宣称:别再跟我讲什么法律,这里只有最原始的丛林法则。习近平上月访美期间,遭遇到来自中国的访民拦车喊冤。有访民趁特警不备,猛冲过去,将身体滚进习近平的车轮下面,冒死将他截停,仍然未得面见。这惊险一幕,让人想起1970年蒋经国访问纽约时的遇刺经历。习近平应该感谢访民,他们宁可让车轮压在自己的身上,也没有拿子弹对准他的脑袋。但是,情况可能正在发生变化。2011年,江西抚州人钱明奇在上访十年无果,多次表达被逼无奈将采用暴力行动,非但没有受到重视还遭致政府官员嘲笑,终于炸毁三处政府办公地点。从网民搜索出来的资讯看,韦银勇也进行了类似上访的努力,同样遭到政府官员的粗暴对待。但是,他比钱明奇更早地陷入绝望境地,起了报复社会的念头。据称韦银勇在社交媒体吁告:“等到哪一天我变得疯狂,请记得我单纯时曾被你们当傻子一样耍。”希望中国社会及早改变,不要让这句话成为大多数访民的怒吼。

自由亚洲|中国爆炸物管理惹关注

广西柳州的系列爆炸案引起外界对中国大陆爆炸物管理的关注。有外电发文认为,相对枪支管理而言,在中国大陆取得爆炸物更为容易。有知情者透露,目前中国民间自制炸药的也大有人在。

柳城连环爆炸案会成为另一个厦门公交爆炸案吗?

经缜密侦查,9月30日发生在广西柳城县的一起多点爆炸案,已成功侦破。 警方经现场勘查、调查访问以及相关视频和痕迹检验,获取了相关证据,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认定爆炸案系广西柳城县大埔镇33岁男子韦银勇所为。警方经DNA鉴定,确认嫌疑人韦银勇在案发现场被炸身亡。 初步查明,犯罪嫌疑人韦银勇自制定时爆炸装置,通过自己投放和谎称寄送包裹雇人运送的方式,利用拆包爆炸和定时引爆两种手段先后在多处制造爆炸,致10人死亡、51人不同程度受伤。 另据初步查明,犯罪嫌疑人韦银勇因采石生产与附近村民、相关单位产生矛盾而制造这起案件。

【网络民议】柳城警方迅速排除暴恐遭质疑

柳城警方通报否认系列爆炸为暴力恐怖袭击,并宣布已锁定犯罪嫌疑人。 然而,由于目前为止官方对此事件的信息公布极为有限,大量民众显然对柳城警方的说法并不买账。 @信华叉烧包:我理解暴恐是有特定的含义和概念,不过此时强调这一点,与宣称“受害者情绪稳定”效果是一样的。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