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局

五岳散人:我们这里还有什么是不敏感的?

我们这里的敏感有两种,一种是被动型敏感、一种是主动型敏感,被动型敏感大多是因为突发事件,这个就不说了,主动 型敏感最典型的就是这种情况。但两者相同点在于都是背后的利益驱动,以至于处处皆敏感,几乎没有不敏感的领域,哪怕有各种各样的据说有助于透明的法律法 规,一涉及敏感点就什么用处都没有了。

阅读更多

易艳刚:统计数据让我们读不懂中国

“统计数据要经得起市场和历史的检验”。

“中国的数目字管理从来就是一笔糊涂账”。

作者: 易艳刚  |  评论(0)  | 标签: 统计数据 , GDP 国家统计局不久前发布的统计数据表明,我国上半年GDP同比增长11.1%。近日,全国多个省市的统计部门也陆续通报了地方经济运行情况,从已经公布的统计数据来看,各地GDP增速均超过了全国总体水平。宁夏、陕西、湖北、湖南等省份的预期经济增速超过14%,其中宁夏预计增速更是高达18%。(7月21日《第一财经日报》) 与“数字化”一样,“数值化”也是现代社会的一个显著特征。各种统计数据将我们的生活量化、指标化,成为每个人进行选择和判断的参考系;政府部门部署战略、制定决策,更少不了统计数据的支撑。因此,无论是宏观层面还是微观层面,GDP、CPI、PPI等一系列符号化的统计数据,都是我们判断一定时期社会经济形势的重要依据。 然而,频发的统计失真、系数失准、数值失信现象,已经严重影响我们对形势的判断,以GDP为代表的统计数据正在让我们越来越读不懂中国。 作为衡量和反映一个国家或地区宏观经济运行状况的“晴雨表”,GDP往往被视作最重要的统计数据之一。蹊跷的是,绝大多数地方的GDP增速跑赢全国早已一种“常态”。以今年第一季度的统计数据为例,有28个省份的GDP增速高于全国11.9%的水平,增速高于15%的就省份就多达18个。国家与地方GDP数据频频“倒挂”,让这个“晴雨表”有点像经常“忽悠”大家的天气预报,难怪有人戏谑说“即使数学再好,要想读懂中国的统计数据也绝非易事。” 宏观层面的GDP数据让人雾里看花,微观层面的物价、工资、房价数据也时常与公众的感受大相径庭。当我们惊呼这是一个“想当房奴而不得”的时代,统计局却据宣称房价同比只上涨了1.5%;当我们觉得物价上涨的水平犹如狂奔的“兔子”,统计部门公布的物价指数却像一只不紧不慢的“乌龟”;而每当全国城镇职工平均工资公布,许多人都感觉自己的收入“被增长”……各种名目的统计数据不仅没能让我们的生活更精确、更便捷,反而常常让我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怀疑自己的感受是否太“非主流”。 毋庸赘言,数字上的问题终究是人的问题。地方GDP“虚胖”,扭曲的政绩观和“数字出官,官出数字”的潜规则难辞其咎;CPI“偏瘦”,不合理的核算体系“功不可没”。在网络时代,任何官方的统计数据都有可能被放在公众视野下反复审视,如果与公众感觉相差甚远,必将严重影响政府公信力,甚至引发信任危机。 学者熊培云在《重新发现社会》一书中曾指出,“中国的数目字管理从来就是一笔糊涂账”。远的不说,在新中国的历史上,我们就曾吃过“大跃进”时期虚报生产数据的亏。随便翻看一下新闻,电影票房数据造假、图书和唱片销量造假的情况时有发生,甚至有些地区连人口数据统计都有10%左右的“误差”。 统计数据比较特殊,除了反映某个时期的情况之外,还承载着记录社会变迁的历史使命。因此,从事统计工作理应具备做“史官”的道义感和责任心,此刻我们不忠于数据,将来注定无法还原历史。 近些年,为了在国家层面扭转统计失真的情况,有关部门已经采取了一些行动。去年,全国人大常委会修订了统计法,多部委联合制定的《统计违法违纪行为处分规定》也于5月1日实施;就在前不久,由国家统计局、监察部、司法部联合部署的统计执法大检查在全国范围内全面展开,GDP等指标将是这次检查的重点内容。这些都是一个值得肯定的开端,表明有关部门已经意识到了统计数据方面的问题。只不过,仅靠中央层面的重视还不够,更容易导致“数据腐败”的基层也必须积极转变观念。 此前,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表示,各级统计机构要一如既往地把搞准统计数据作为第一要务,“统计数据要经得起市场和历史的检验”。希望在更严格的监管和更为健全的制度下,我们能够及时获得准确的统计数据,并从这些数据中读懂一个真实的中国,弄清真实的形势。 博客:http://milktown.cn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0 个评论 易艳刚的最新更新: “误会之打”映照“身份社会”现实 / 2010-07-21 11:13 / 评论数( 8 ) 中产社会不是漂亮数字“报告”出来的 / 2010-07-20 11:06 / 评论数( 0 ) 一周新闻盘点:第一个疗程是回归常识 / 2010-05-31 11:35 / 评论数( 3 ) 卢安克:你与“他们”不同 / 2010-05-28 10:22 / 评论数( 5 ) “体面劳动”是劳动者的尊严底线 / 2010-04-28 09:47 / 评论数( 10 )

阅读更多

康国平:统计不出来,因为“不计其数”

百姓年收入从百位数跃升千位数后,开始坐上了火箭,一个地区比一个地区高,一年比一年涨得猛。很快就从千到万,一万一万地涨,很快,有地区职工平均收入即将攀升到10万这个区域。虽然我们应该对这些统计数据表示期盼,但为了凑数据,为了表明和发达国家的居民收入水平的差距正越来越小,我们的统计部门正在无所不用其极地造价,浮夸。 数据显示,全国东、中、西几大片区的收入呈现明显的梯度 。东部最高,西部其次,中部成为谷底。上海城镇非私营单位在岗职工的年平均工资最高,一年 63549元,随后为北京58140元、西藏48750元、天津44992元、浙江37395元、广东36355元,江苏排第7,年平均工资35890 元。与前六位相比,江苏非私营单位在岗职工工资增幅最快,达13.3%。 早上刚刚说北京不到5万么,一个上午就全涨了? 北京统计局昨天公布数据显示,2009年本市职工年平均工资为48444元,比2008年增加3729元,增长8.3%。工资最高的三个行业是金融业,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电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职工年均工资分别为174183元、81319元和 74071元。 http://news.sina.com.cn/c/2010-07-17/130120699955.shtml 而北京工业大学和社科文献出版社联合发布的《2010年北京社会建设分析报告》统计显示,北京目前的房价与收入比为25:1,也就是说,一般家庭25年的收入才能购买一套住房。专家认为,六成自住型住房需求者应该被纳入住房保障政策体系。 http://news.sina.com.cn/c/2010-07-17/134520700083.shtml 再看早上看到的另一条新闻:日本首相菅直人16日公开家庭财产:2240万日元(约合25.6万美元)。这使他成为日本自1984年实施内阁成员财产申报制度以来的“最穷首相”。菅直人和17名阁僚平均家庭财产为3286万日元(37.57万美元)。//我们国家任何一个科长乡长都比他富有 太有面子了。 前段时间有新闻说,国务院要求处级以上干部要申报家庭财产,科级干部有条件也要申报财产。但有的地区立即出台解释,说自己对于科级以下干部,不要求申报财产。难道,对贪腐的惩治,还要放科级干部一码? 同样,在北京的一位朋友 王以超 ,他是财经领域知名记者,他发的一条微博:【王以超】我们小区内的私立幼儿园,年收费55000元。没办法,只有在距离不远的地方,给孩子找了个别的幼儿园上。 哎,被统计之后,又被流亡。 好一个 被统计之后,又被流亡。 中国的统计部门还在无耻地统计平均数。果真是缺啥补啥啊。最不公平的国家,却一直用平均数来给无耻的制度冲喜。中位数统计做不到,就不要用一些调查数据做平均来糊弄老百姓。 关于统计数据,我想用我新疆表哥的农场来做例子。在新疆,你知道什么叫收入?收入就是今年收入250万,明年收入负250万。后年棉花又收入380万,大后年收入负400万。四年下来,大家记住的是你收入了近1000万,却不知道你最终赔了20万。我表哥的棉花种植生意,就这么周而复始,赚了陪,陪了赚。统计数据对他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我自己在微博上发了感慨:一个连贪官都统计不准的国家,老百姓的几个工资倒摸得一清二楚。搞个平均工资统计还有零有整,让你欲反驳却无言。贪官跟美国间谍一样,他除非把钱埋自家水池子里,否则总有露馅的一天,为何统计不到,分析不出? 结果有一位叫“沸点工作室”的朋友对我微博的评论,特别有意思。他是这样写道:统计不出来,因为“不计其数”。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三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如何看待墙内出现了关于S3赛季(即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宣传?

更多文章总汇……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