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

TMRW|环境和艺术的双向搅局者:坚果兄弟

坚果:环境议题是相对能做的议题,有讨论空间,我也有兴趣。做环境议题可以看到一些改变,这个让艺术家在做的过程中不会有彻底的无力感。在做小壕兔的污染项目时,我们联合了很多不同领域的人,成立了多个项目。环境议题的复杂性和空间可以容纳更多不同领域的联合行动,这点对我们也有吸引力。在做项目的过程中,肯定要抱着希望,希望情况有所改变,不然就做不下去了。结束之后会非常谨慎,也许情况会发生一些有限的改变,但更多的是没改变。没改变也是一种常态,反正尽力去做吧。在做事的过程中有很多人会看到,我们也可能会感染到一些人,这对于我来说还挺重要的。从自我来说,做事情是一个让自我更立体的方式。不管是什么体验,我觉得好过单一吧。躺平就太单一了,经历很多事情之后再躺平也可以。

阅读更多

微店|胡杰版画作品展示

我的先生是一位艺术家。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拍过《林昭》《我的母亲王佩英》《星火》等影片。其实他的绘画也很独特。在这里展示部绘画作品。...

阅读更多

译读 | 上海滩巨富刘益谦:豪掷十亿买什么?

“回来上海的感觉真好。”这是中国亿万富翁刘益谦的开场白。时值2月,4个月前,他豪掷1.7亿美元拍下了阿米地奥·莫迪里阿尼的一幅画,并因此在国际舞台上饱受争议。我们的会面地点在龙美术馆西岸馆——他在这座城市开的两家私立美术馆之一。我们在他的办公室里刚刚坐下,他的面部表情扭曲了一下,大声地打了个喷嚏,纸巾或手挡都挡不住。他下意识地拿起纸巾从上往下擦了擦鼻子,彻底擤了擤鼻涕,然后将纸巾捏成一个球,放在我们中间的玻璃咖啡桌上。随后,他回到了家乡的主题:“这个城市可能没多长历史,但是它由移民所造就,为移民而存在。我们接触来自五湖四海的种种,住在这儿的人必须要适应。”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