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实力

美国官场的人性光辉,如何照耀中国“软实力”?

最近,由于 中国官方继 2008 年推出北京奥运会系列宣传片和 2009 年投放《中国制造》广告之后,掀起新一轮中国形象的 “ 出口 ” 攻势, 又花巨资推出《国家形象宣传片》,在 2010 年 10 月 1 日前,在国际主流媒体上播放,以展示中国的“软实力”,引起海内外的热议。 这个有“中国特色”的“软实力”,也是美国长期以来关注的一个问题。 “ 软实力 ” 这一概念,首先就是由美国的前助理国防部长、哈佛大学教授让约瑟夫 · 奈在 1990 年提出来的,叫做 “ 软权力 ” 、 “ 软力量 ” 、 “ 软国力 ” ,现在统一通称为 “ 软实力 ” 。经过 20 年的传播,它早已成为国际政府中的流行应用语。根据这个词汇创立者约瑟夫 · 奈的解释, “ 软实力 ” 是通过吸引力而非高压政治, …… ……

阅读更多

不高兴不是软实力

作者: 英伦在线  |  评论(1)  | 标签: 钓鱼岛 , 中日关系 , 言论自由 [导言] 中国政府的钓鱼岛策略是延续了敌后抗日的威风,展示了“不高兴”外交。 9月7日,一艘中国大陆渔船与日本海上保安厅舰艇在钓鱼岛海域相撞,次日,中方船长詹其雄被扣押。中日钓鱼岛之争再起波澜,中国政府除了宣布对钓鱼岛的主权之外,再次祭出传统的战术,三个字:“不高兴”。 负责不高兴的是主要是自发组织起来游行爱国者,据说将很快荣幸的获得批准。与大陆的官方表态和恩准游行不同,台湾和香港民间保钓团体已经开赴钓鱼岛,台湾国民党政府派出一支小巡逻艇来护航一支同样小的渔船,用小米加步枪地姿态走在了保钓的正面战场。 在日本国内,钓鱼岛事件价值仅在于为两个政治人物的前途,提供一个加减分的砝码。执政的民主党正在进行一场党魁争夺战,现任首相菅直人,一改一贯低调平易作风,在钓鱼岛问题上摆出一付强硬立场,以对冲来党内竞争对手小泽一郎的硬朗作风。小泽一郎在钓鱼岛问题上,是著名的强硬派。 在疟疾一样的中日关系中,日本人已经基本上领教了中国的“不高兴”的路数。日本外务省一口宣布“不管中国打出什么牌,日本的立场都不会变化。”这话说得很豪气。先把扣押的大陆船长詹其雄坐满十天牢再说。十天之后,也就是19日,是否对于詹其雄送上法庭,将成为日本在本次钓鱼岛冲突中的一张牌。相反,中国大规模的人海抗议,增加警力保护在华日本人安全,对民间,对政府来说,都是大量资源的消耗。日本的外交手段,颇有以小搏大,四两拨千斤的软实力技巧。 对于中国大陆保钓的自主性,历来有两种解读,一种政府放狗策略,一种是民间自由表达,自发抗争。鉴别这两种本质,最佳手段是看游行批准的速度,看政府表态措辞。在2005年4月,针对日本扶桑社《新历史教科书》和日本试图联合国常任理事的行为,中国大陆的反日游行达到沸点。当时外交部发言人告诉外界,“中国政府要求示威群众冷静理智、合法有序地表达自己的态度,不搞过激行为。有关部门为此做了大量工作,调动大量警力维持秩序,防止事态扩大,以确保日本驻华机构和在华日本公民的安全。” 此中“要求”二字,尽显中国政府强大的控制力,当然只针对游行的爱国群众,并非远在海外的钓鱼岛。 从2005年走到2010年,连当年参与游行被判的反日人士都将出狱,所谓的保钓还没有走出悲情路数,反反复复的不高兴,却从来没有勇气派出一支小舰艇去送人接人,难道这就是传说中“软的实力”?反而不如日本的抓人放人,收放自如,大显软实力。建议下次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再谈钓鱼岛问题,请把“要求”改成“呼吁”,其他文字不变,起码听起来显得又软,又有实力,还有尊重民间保钓的开明在其中,符合和平崛起的形象。 http://talktone.co.uk/cn/?q=node/126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1 个评论 英伦在线的最新更新: 英国华文媒体:《英中时报》 / 2010-09-14 03:14 / 评论数( 0 ) 给英国首相的信和英国留学安全问题 / 2010-09-12 22:32 / 评论数( 0 ) 过一个安静的周末 / 2010-09-10 23:22 / 评论数( 5 ) 中英关系认知和期望调查结果 / 2010-09-10 18:25 / 评论数( 0 ) 英国华人为什么不生气? / 2010-09-09 05:48 / 评论数( 3 )

阅读更多

中国的软实力:事实还是虚设?

美国著名的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之一、乔治.华盛顿大学的政治和国际关系学教授沈大伟(David Shambaugh)日前就中国在多大程度上具有软实力这一话题发表谈话。 沈大伟教授援引最初提出“软实力”这一概念的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Joseph Nye)的话说,软实力包括很多方面,简而言之,是一个国家在其他国家和民众的眼里,是否具有吸引力、有多大的吸引力。从这个角度看,他说,中国目前所具有的软实力相当有限。 *关注不等于接受* 沈大伟教授说,国际社会如今对中国的关注相比过去要多很多,但是他说,关注程度的提高和中国软实力的增强是两回事。 沈大伟教授说:“确实是要进一步认识中国、了解中国,但是,这并不等于大家都认为中国的体制如何如何地好、并且想要进口中国现行的模式。” 沈大伟教授过去一年里,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做富布莱特(Fulbright)访问学者,最近刚刚返回美国。在中国期间,他注意到,中国政府部门错误地认为软实力是能够由对外宣传来左右的。但是这些部门也认识到,外国人不像他们想象的、希望的那样看待中国。 *让外部世界以平常心了解中国* 沈大伟教授说:“我曾经和中国国务院信息办的一位负责人有过谈话。访谈结束之后,他问我,‘沈大伟教授,您说我们怎么能改进呢?’我觉得他既然问了,就干脆实话实说。我说:‘政府不要什么都插手,中国社会本来非常丰富多彩、非常有内涵,让外界自自然然地了解中国就行,政府方面不要总是想左右别人的看法。’不过,这话说完以后,从这位官员的眼神里,可以看出,我的话等于是白说了。” 沈大伟教授开玩笑式地模仿信息办官员的口气说:“你说什么,不要插手?可那恰恰是我的工作呀!” *没有到中国申请政治避难的* 沈大伟教授说,近年来,从世界各地到中国留学的人数越来越多,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中国软实力的一个反映。但是,过去几十年来,从中国到世界各地留学的大批学生,愿意回国的只占一小部分。他说:“中国教育部说,1978年到2008年期间,有139万学生出国留学,但是只有23万回国。也就是说,只有不到20%的人选择回国,另外80%都不愿意回去。这很值得人们深思。” 另外,他还半开玩笑地说,他本人曾经专门去中国外交部问过,有没有到中国申请政治避难的,回答是“没有”。 在美国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当中,沈大伟教授之前被普遍认为是相对亲北京的学者之一。日前,在乔治.华盛顿大学演讲期间,他表示,在中国做了一年访问学者之后,如今更加“清醒”了。 *致命弱点* 沈大伟教授说,中国政府习惯于在国内搞宣传,常常想出一些口号,比如说“和谐社会”,然后期待各方表态,公开投赞成票,外国人也被期待着“表态”。但是,他说:“外国人一般不买这个帐,也不习惯于对种种口号‘表态’。”但是,他说,假如你在所谓敏感问题上所持的观点和中国政府立场不一致的话,往往就会被打上“不懂中国事务”的标签。 沈大伟教授说,归根结底,中国缺乏软实力、即在国际上缺乏吸引力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目前的政治体制。他说,这是导致中国软实力相当微弱的致命弱点。 他说,只要还是现行的政治体制,还是“对外宣传”这种思维模式,中国恐怕很难走出目前面临的这种软实力疲软的困境。就还是一个接一个的口号,大家都得要表态,要是不表态、不赞成的话,那就是不懂“中国特色”。

阅读更多

中国500强差距何在

2010中国企业500强榜单 9 月4日在合肥揭晓,作为代表中国经济实力的第一方阵,2010中国企业500强的营业收入总额超过27 .6 万亿,几近 GDP 的 85% 。而在净利润和资产收益等指标方面,也达到了历史最好的水平。 的确, 500 强作为权衡一个国家经济实力的最重要的指标之一,中国企业 500 强的发展事实上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一张名片和缩影。我们看到,今年的 500 强,与《财富》的世界 500 强和美国 500 强在很多指标上的差距进一步的缩小,具体表现在: 其一,中国企业进入《财富》的企业数量再次刷新。 54 家中国企业榜上有名,超过了 2009 年 43 家的纪录。其中,更是有中国石化、国家电网、中国石油三家企业进入了前十名,三者分别位列第 7 、第 8 和第 10 位,中国入围企业的利润在世界 500 强中所占份额比上年提高 1 个百分点,高达 12.40% ,平均收入利润率明显高于世界 500 强企业的平均水平;其二,就 2010 年中国企业 500 强的营业收入总额来看, 27.6 万亿的总额相当于世界 500 强的 17.53% ,相当于美国企业 500 强的 41.4% ,,比几年前有相当大的提升;其三,看收益指标, 2010 中国企业 500 强收入利润率、资产利润率、净资产利润率均超过世界和美国企业 500 强。在收入利润率、净资产收益率已经连续两年超过世界企业 500 强和美国企业 500 强,资产收益率首次超过世界企业 500 强和美国企业 500 强。在绩效指标方面,中国已有三分之一的行业领先企业赶上或超过世界企业 500 强。 毋庸讳言,借助于金融危机的良好契机,中国企业在规模和效益方面与世界 500 强的差距日益缩小,这是不争的事实,也是不容否认的事实,而且,这种进步和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一样,都超乎世人的想象好意料。然而,在肯定这种进步和成绩的同时,我们更应该冷静地看待中国企业的竞争力以及与世界知名品牌之间的巨大差距,而不是忘乎所以。考虑到过去两年,金融危机成为中国企业在全球地位提升的重要推力,所以,目前的一系列比较数字并不能反应中国企业与世界 500 强乃至美国 500 强的真实差距,在这种情况下,更加清醒地认识到我们的真正实力和问题所在,比夜郎自大要更有价值和意义。 首先要提及的仍然是老生常谈的一个话题,中国企业 500 强,的确只是中国的 500 强,看看这个榜单的前十位,没有一个具有世界声誉的国际品牌,无论是中石油,还是工商银行,还是国家电网,毫无疑问他们目前是全球最赚钱的企业之一,但他们并没有成为真正的世界品牌,他们营业收入的 80% 以上都是在国内,并没有走出国门,成为和中国制造一样,影响全球人类生活的一部分,他们仍然属于中国,而不是世界,而看看美国 500 强,即使凤凰落架的金融企业,在国际化和全球的认可度方面,中国的任何一家金融企业都存在明显的差距。 其次,看看中国企业 500 强的利润来源和行业分布,美国利润率最高的行业基本分布在制药、互联网与零售等竞争性领域,中国企业 500 强的前 10 名基本集中在石油化工、邮电通信、电力和银行业等垄断领域,这些垄断领域所占的利润几乎占了全部 500 强的一半左右,其中,银行业实现利润 4534 亿元,占 500 强利润总额的 30.2 %;邮电通信业实现利润 1210 亿元,占 500 强利润总额的 8 %;石油、天然气开采及生产业实现利润 1129 亿元,占 500 强利润总额的 7.5% 。三大垄断行业的利润就占去了 500 强的一半,基本可以说明,中国 500 强企业的利润基本来自垄断行业,在竞争性领域,整体盈利能力偏弱。 第三,中国企业 500 强,前 36 位都是大型国有企业,总体来看,中国民营企业在 500 强中所占比例仅仅在 3 三分之一左右,其中“千亿俱乐部”总共有 63 家企业,民营企业只有 5 家,万亿以上的有 3 家,分别是中石化、国家电网和中石油,都是清一色的央企。但如果看效益,民营企业无论在利润率,还是人均利润水平方面,都高于国企,从劳动生产率看,国有企业的人均收入为 97.88 万元,明显低于民营企业的 135.9 万元。但就利润总额而言,民企难望国企项背, 2009 年,中央企业的全部利润近 8000 亿,是中国民营企业 500 强全部利润总额的 4 倍之巨,如果再加上工行、建行等四大国有行的利润,国企的利润几乎是民企 500 强的 6 倍,甚至,中移动和中石油两家的净利总和就超过了民企 500 强的利润总和。 以上几点并不新鲜,甚至可谓耳熟能详,然而,的确,这就是中国企业与美国、乃至世界企业的最大差距:通过并购重组,规模的确做大了,但没有一个叫得响的全球品牌,利润主要来自垄断,在企业的技术创新能力和核心竞争力方面依然处于尴尬的地位。我们必须承认,正是这些无法用数据统计的软实力,才真正决定未来全球竞争的格局,一旦金融危机过去,中国企业 500 强与世界品牌的差距,才会真正显露出来。

阅读更多

文字贾祸又一例

    陕西渭南警察到北京抓走作家谢朝平,为的是一本叫《大迁徙》的书,给出的理由却是“涉嫌非法经营”。文字贾祸,例子真是不绝如缕。   《大迁徙》记录三门峡移民50多年来的一些历史遗留问题,作为一本杂志的增刊出版。谢朝平曾经是教师,先后在四川达县监察局、达州市检察院和《检察日报》下属《方圆》杂志工作,写作《大迁徙》费时3年,花`印务费5万元印出1万册。   “涉嫌非法经营”,原因是出版《大迁徙》的杂志增刊未按规定逐级上报审批,出版方表示,“因为没有经验,所以没走审批程序。”   好吧,就算服从“逐级上报审批”的管理规定,就算《大迁徙》确实有不合出版程序的问题,但警方为何要抓走谢朝平?你说谢朝平“涉嫌非法经营”,固是一理;我说出版方疏忽导致谢朝平正当的出版收益权受损,难道不也是一个道理?   非法经营,主观上须有故意,并且具有谋取非法利润的目的。警方认定谢朝平涉嫌非法经营,是认为谢朝平既知道出版方违反审批程序,又有谋取非法利润的目的?   而且,非法经营图书,一般应属文化部门管理,除非认为情节严重,才可能涉及刑事;而情节严重,要看经营额、所得额,并且结合是否实施了非法经营行为,是否造成重大损失,是否经行政处罚后仍不悔改。渭南警方为何如此积极?   我不清楚谢朝平进行了怎样的“经营”。从报道看,谢朝平的书运抵渭南即遭没收或扣押,其中一次扣押就有4600本。谢朝平的“非法经营”实在极不成功。“涉嫌非法经营”是抓走谢朝平的一个“何患无辞”的理由,还是一个真实的管理行动?问题可以摆在这里,人们包括那些办案的人,应是心知肚明。   一个作家耗时3年,去写作一部非虚构的、直面现实的作品,写完后要自掏资金出版,这本身就是令人扼腕的事情。出版后又因不合乎程序,作家被千里追抓,更是令人愤懑。一切错误,源自作家关注现实的热忱。这个社会一直在呼唤作家“与人民大众同呼吸、共命运”,但记录一个移民群体的历史遗留问题,作家要被千里追抓。   警察是如此富于谋略,乃至找到谢朝平家去抓人时,还要在进门前找一个“人口普查”的借口。撒一个似乎可信的小谎固然使抓人变得更顺利了,但7名警察去抓一个作家,用得着撒这样一个谎吗?你们既是执行法律,又是有备无患,就不能明明白白地说要追抓那个写书的人?权力在这里撒一个谎,成了;在那里撒一个谎,又成了;很显智慧,但你们就不在意撒谎变成权力的别称?   《大迁徙》既然写出,即已存在,只是承认不承认而已。其内容是否真实,三门峡移民是还有历史遗留问题,这有客观事实对照,只是你面对不面对。追抓作者可以不远千里,解决移民的遗留问题是不是也打算不遗余力?   写作与出版向来被视为敏感的领域,管理中夹杂太多难以言传的深心。严格的规定后面,闪动着对文字、传播与阅读的紧张与忧虑。我们不知道一个杂志的增刊,“逐级上报审批”最后要到哪一级。精神创造最需要心灵的完全敞亮,而严苛的管理、紧张的心境,制造了心灵受限的大环境、小环境、内环境、外环境。   我们正在高度重视软实力,孔子学院都不知办了多少所,以在全球推广文化。但罪治网帖、通缉记者、追抓作家这样的事情,能够为文化软实力添加怎样的注脚呢?一个对写作如临大敌的社会,能够有多少文化吸引力,显示的又是何种治理气象?网民、记者、作家,还有什么写作者是能免于被追抓的,文字贾祸,要成为永不绝迹的现象吗?    2010.9.2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刘强东涉嫌性侵案

【CDT月度视频】九月之声

【CDT报告汇】资深记者新书告诉你中国如何打造监控国家,大马华人的身份认同之路和无国界记者呼吁释放黄雪琴与王建兵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