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雪琴

祥子: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写给雪琴和煎饼的信

充满浪漫理想主义的雪琴,你一定会痛斥这个残暴的体制,你一定知道我们所有的遭遇都在揭露整个国家机器对于社会公义的压制,而讨论本身就是一种教育。煎饼,你常会嘲讽自己其实已经躺平,可你亦不甘、不忍看到霸权体制下对于人性的扭曲和社会的变质腐烂。所有的这些,都在道出打压你们的这一切的荒诞。

阅读更多

NGOCN|黄雪琴:我其实并没有踏得多前,只是社会退得太后,每个人退得太后

“我真的觉得我们需要去抵抗,从生活小事做起。一个人的抵抗不是说那么伟大,做好你的本职,守好你的良心,做记者报导真相,医生把病毒就是会传染的说出来,去医治就好了。但那么多人为什么可以瞒着良心……其实是全民的失责,每个人都没有守住自己。未来我也不知道是好一点还是坏一点,但至少我可以说我是那时候守住了自己的人。”

阅读更多

坏姐姐|第22个记者节 回顾女记者性骚扰调查,超8成曾被性骚扰

报告人Sophie曾任职于一国家通讯社和广州本地纸媒,从业7年,她自己曾亲身经历过并多次目睹职场性骚扰:美女主播被袭胸,调查记者被副主编摸臀,摄影记者被当地官员灌酒……于是从2016年开始关注性骚扰社会议题,并在2017年10年发起该项调查,推动性骚扰社会议题。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