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

陽光時務 | 陽光時務 25 期《幸福鬼:中國式救災的二次傷害》

2012年8月9日出版 【主編的話】 自由的堡壘 【封面故事】 做鬼也幸福,災難之後的災難 對待一場災難的態度,顯示一個國家的文明底線。因為應對制度的缺陷,天災往往因為人禍而危害增大;在天災之後,政府以「維穩」為目的的災後處理,總會準確無誤地製造二次傷害的人禍。 北京暴雨後的七天/余聲 在北京光鮮漂亮的奧運工程下面,是糟糕的市政基础建設。市民用「到北京來看海」這樣戲謔的語句來表達自己的不滿,用一張張汽車如船般漂行在大馬路上的圖片來苦中作樂。然後,一切如舊,等待下一場暴雨。丁志健用生命告訴大家:這樣的情况是不可忍受的。 香港從雨災中學到了什麽/黃麗萍、周澄 60 年代開始,香港經歷多次大型風災和雨災,動輒導致數以百計的人命傷亡。災害過後,香港逐步建立起一套災害應對、較完善的基建設施。1997年起,港府投放 131億港元,在全港實施「雨水排放系统整體計劃」。日前,和北京大雨幾乎同時降臨香港的十號風球,就沒有再引發城市水浸問題。 假災民、假災區、假廢墟、假安置——四川地震的二次災害/余聲 四川的5.12大地震過去四年,災區人民經歷地震的傷痛稍稍撫平,對很多北川人來說,地震的陰影不但依然籠罩,更因重建家園又添加了新的痛苦。因為體制腐爛、幹部貪腐造成的災區亂象,卻正在對災區人民造成再次的傷害。 【愛上指南】 中國特色的災難處理 誰的南海? 【多拍一點】 膠災應變:香港政府輸給市民/周澄、黃麗萍 對比北京當局應付水災,香港政府處理十號颱風的應變手法成熟有效,然而「膠災」一役,則突顯官僚體系處理非常規性的突發事件能力仍然有限。與此鮮明對照,香港民間社會通過網上平台與新媒體,迅速跟進,市民自發奔赴受災海灘清理膠粒。 香港:膠災下的環保自救 攝影/Manson Wong 【愛上禁區】 專訪張木生:《香港傳真》被禁背後/王劍 一份有特定誕生背景、特殊投遞渠道、獨特讀者資源的「內部材料」,帶有左傾色彩的《香港傳真》被北京市府突然查抄,一石激起千層浪。 《經觀》:掃黃打非辦來了/查良仁 因為披露了未在死亡名單上的暴雨失蹤者,《經濟觀察報》讓北京政府大為光火。但荒謬的是,當局竟然派遣「掃黃打非辦」試圖查封該報社。最終,這一事件在報社的妥協下,得以荒誕解決。 【愛上指南】誰的南海? 在現代國家主權觀念已經風行到這個星球的每个角落的時候,回歸到問題的核心:南海問題的根本是什麼?南海到底是誰的? 如何解決?我們特地製作了一段簡短的視頻來簡要回答這些問題。 【愛上深度1】 旺中案與台灣媒體改革/林怡廷 旺中案,引發台灣社會對於各種媒體議題的討論。從反壟斷、新聞倫理、NCC的決策與監督、記者勞動權、商業機制導致言論單一化等,無論聚焦失焦,偏離或正軌,旺中案的發展,都像是一個具體而微的縮影,體現台灣媒體的重重困境。 從黨國到資本,台灣媒體從未獨立/管中祥 媒體從原本黨國意識型態工具,不僅迅速淪為消費主義的商業器皿,更成為民主社會「去政治化」與「去公共性」的迷藥,人們不僅容易沈浸於大眾傳媒體所建構的消費愉悅中,也越來越難從媒體資本家的操控的媒體中得知公共事務。 南方事變/侯方域 南方報業到底發生了什麼?一連串辭退編輯記者的行動是怎樣發生的?針對南方報業的新聞審查是怎樣起效的?南方報業內部的自我審查又是如何嵌在辦報過程的? 香港獨立媒體遇襲/周澄 8月8日下午,獨立媒體(香港)辦事處遭暴徒破壞。獨媒網編輯林靄雲表示,遇襲疑與網站內容「得罪」個別人士或勢力有關,令人擔憂涉及言論自由受壓。 【愛上新青年】不上大學,幹什麼? 【愛上噪音】 家在哪裏 孫恆 新工人藝術團 「用 歌聲吶喊,用文藝維權」,新工人藝術團的以歌唱的形式,為城市中沉默的工人表達訴求已經十年了。他們用唱片版稅建立起專收民工子弟的同心實驗學校,七年耕 耘卻換來一紙冰冷的停辦告知書。幾天后,新工人藝術團的孫恆創作了《家在哪裏》。「自己對社會的影響,力量還是非常微薄的。不是說工人沒有自己的想法,沒 有自己的情感,而是說這個社會太欠缺給底層人民表達的途徑。」孫恆說。今年七月初,新工人藝術團應香港半邊天公益邀請在中環Grappa’s Cellar舉辦了一場小型音樂會,孫恆彩排時唱起這首歌。 音樂,讓人意識到自己的權益/朱曉玢 「辦一所打工子弟學校,不是我的夢想;我的夢想是所有孩子都能有學上。唱了幾首破歌,也不是我的夢想,我的夢想是所有人都能開口歌唱。」 詩珏失調/ 梁偉詩、黃津珏 愛上噪音自本期新設「詩珏失調」音樂評論專欄,香港文化評論人梁偉詩對話獨立音樂人黃津珏,深度探討香港音樂、文化議題。第一期對話,兩位就香港獨立藝術家周俊輝參選立法會為題,延伸討論香港的獨立文化藝術空間。 【愛上新媒體2】 「人人黎智英,天天鐘庭耀」香港人的「主場新聞」/梁正燁 隨 著唐英年在特首選舉電視辯論中「呢個係我嘅主場」的發言,「主場」這個詞逐漸發酵成網絡流行語,漸漸被很多香港人熟悉。而在上個月,香港一個新成立的新媒 體網站乾脆取名為「主場新聞」。他們希望讓社交網絡變成每個人都可以發表意見的自媒體,同時幫助香港人在這個他們土生土長的地方,建立「香港」主場意識。 【微博大義】 奧運民族主義的龍之傷/宋志標 在 中國的社交媒體上,大家都自稱莫談國是,所見似乎都是無關痛癢的生活「微」言;但無人能逃的是殘酷現實,是政治經濟社會權利的層層傾軋,是無事不大的大 義,這可以總結為「博」。我們推出「微博大義」專欄,以期整理和觀察這些潛伏的激流、重要的爭辯,开辟观察中国的一扇微观窗口。 【中國大趨勢】 中共是怎麼維穩的  作者:Murray Scot Tanner(譚睦瑞) 胡溫十年,群體性事件不斷增多。而在這篇發表於07年的論文中,作者通過非常難得的前線資料,條分縷析地分析胡溫前五年應對社會抗議的策略。文中指出,當局 認為小規模的抗議在轉型期的中國難以避免,但是面對大型的、有組織的、有維權分子參與在內的群體事件,則必須消滅於萌芽狀態。雖然這篇文章未必能解釋什 邡、啟東這些最新的案例,但是對於中共維穩政策的描述,還是頗為高屋建瓴。 【多讀一點】 有米:香港的盛宴/黃麗萍 陳曉蕾是香港為數不多的敢於嘗試當獨立記者的 人。沒想到卻大獲成功,她的筆尖從政局陰謀轉向市民生活,最近出了一本《有米》,專門講述香港這片土地上,被忽視的綠色故事。她帶讀者看到,原來或在香港, 並不僅有一條路。 對話陳曉蕾:原來香港可以這樣 【小書評】 【多說一點】 奧運、文明與健康的心態/張倫 中 國一日不提倡公平競技這種精神,就一日沒有邁進現代文明的門檻;而即使獎牌獲取上成為奧運贏家,也很難說踐行了奧運精神,成為根基牢固的體育大國。因此, 將「費爾潑賴」(FAIRPLAY)精神盡速落實,讓其在中國文化中紮根,遠比多贏幾面金牌更為重要。因為前者只是一時的榮光,而後者才攸關中國的未來、 中國人的性命福祉。 十八大與經濟危機/溫克堅 在公共輿論上,也形成了對以四萬億為符號的當年經濟政策的強烈否定。但是不可思議的是,面對經濟困局,當局居然想梅開二度,重複2008年應對經濟危機的政策,這幾乎是要在同一塊石頭上再次絆倒。 解開中國死結要靠農民工/張健 只有當資本主義的兩大集團都從自在、自覺進一步走向自為的階段,中國目前的政治、經濟、社會死結,才可能被解開。在這個過程中,對党國依附性最低的農民工、真工人階級,將扮演極為關鍵的角色。 本土意識與台灣想像/成慶 或許在台灣人的心目中,對台灣內部差異的興趣其實遠超他們對於大陸的理解渴望。不過在對岸人看來,這種濃濃的鄉土意識和本地意識,常常顯得與某種中國意識不合拍,為何當我們寄託了那麼多「團圓」的期待與渴望,你們卻似乎總是表現出安於一隅的無視? 儒家政治的尷尬/項小凱 如何在理論與實踐上,圍繞現代政權的合法性,為自身提供有力的支持,這是儒家政治無法回避的挑戰。 【《陳平談話錄》連載之六】 陳平X毛壽龍:中國需要向人性化社會轉型 兩年前的對話中,滿懷入世情懷的商人陳平與中國著名的行政管理學者毛壽龍,一起描繪了一個正常社會的圖景。他們提出要以平常心和常識,建立一個以自然人為基礎的社會制度的基本價值觀。而自然人的權利,是一切人權利的基礎。兩年之後,中國距離他們的願景,更近還是更遠了?  

阅读更多

香港雜評 | 馬嶽:當不說真話成為習慣

【明報專訊】最近一星期,我發覺香港最厲害的傳染病叫「不說真話」,迅速傳播,好人好姐一當上高官,立即染上,毫無免疫力。 由梁振英僭建風波到新政府就任這幾天,面對傳媒和反對派的各項詰難,整個政府主要官員的本能是「不講真話」,由梁振英到助理警務處長,上行下效,貫徹始終的用某種語言技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這種混合了港英政府政務官line to take技術,和共產黨官員的套話的說話方法,特點第一是永遠不會直接回答你問題,你問她三米她答你五米;特點第二是出發點是保護自己「你咬我唔入」,而不是真正回應問題;特點第三是充滿了技術語言、空泛話語和唬人的名詞(例如「專業人士」),但其實缺乏具體內容;特點第四是由於很多話語都空泛和缺乏具體內容,所以你很難說他們說的是大話(沒有內容的東西是沒有真假的)﹕於是他們可以繼續認為自己沒有講大話沒有誠信問題,繼續人肉錄音機的講下去。 我——不——相——信!! 你彷彿看見這些懷疑犯錯或甚至犯法的官員,在窮盡心力左閃右避保護自己之餘,心底裏在暗笑﹕「你吹我唔脹!你吹我唔脹!」這種話語技術愈是純熟的人,可能愈在官場平步青雲。對的,「我吹你唔脹」,人民可能不能把沒有誠信的官員趕下台,不能把知法犯法的官員繩之於法,但是——我——不——相——信! 我不相信天是藍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聲。 我不相信夢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無—報—應! 這種話語技術,雖然彷彿是一種刀槍不入的鐵布衫,但明眼人一看便知為官者沒有說真話。你問他們一個問題,他們一定不會給你事實的全部,一定不會誠懇的直接答你自己的想法,而是在盤算一套他們覺得最安全的辭令。為什麼梁振英及其班子這麼少朋友?因為大家都知道你們沒有說真話。不說真話的人是很難有朋友的,只會有利益關係。 在這問題上,我覺得《蘋果日報》引述黎智英評論梁振英的說法最傳神﹕「有種人便是這樣﹕他明明上街買麵包,他也會跟你說買豉油。」有些人的本能是不說真話,因為可能他們長期活在一種可能被迫害的恐懼中,自我保護機制極強,覺得講真話是極不安全的。但這種辭令技術只是官僚自我保護的法寶,目的是令大家很難證明他們犯錯,「篤佢唔死」,但現代政府的重要責任之一是建立信任,民主理論便認為現代民主社會的一個重要基礎是social trust。這種話語方法,是很難令人相信你們這群人的。 3月25日以來,梁振英班子一直在燃燒公眾的信任。像僭建風波,梁振英和高永文都左支右絀,講一大堆辭令什麼玻璃棚花棚葡萄架,有沒有找專業人士之類,都是不重要的。現在不是要在法庭定你有沒有罪,很多小市民「邊個係人,邊個係鬼,一眼就知道。」他們就知道你們不是在說真話。 沒人信的話為什麼要講? 林鄭月娥說﹕「中聯辦是出於關心香港……沒有西環治港這回事。」好了,我知道你升了官你要搵食,但能不能不要侮辱七百萬香港人智慧?在「西環治港」這個問題上,我唯一可以接受的否定答案是這樣﹕「沒有西環治港這回事!因為發哥已經跟大家講得很清楚,那是西營盤和石塘嘴交界!」 做過幾年民主黨副主席的人當上局長後,突然說要多了解六四的事實。23年來大家還了解不夠?好了,這樣說,你是否贊成要求中央徹查六四真相? 教育局長說不應該迴避六四問題,但你問他應不應該平反他又不回答,又講什麼一生人喊過四次什麼的。這不就是迴避了? 警方說七一有55,000人從維園出發,高峰期有63,000人,因為很多人插隊所以走得很慢。原來8000人插隊就可以令幾萬人塞在維園幾小時?助理處長說不同體積的胡椒噴霧是「同等武力」。不同口徑的手槍是不是「同等武力」?是同等武力為什麼要用這麼大支?貪重?準備噴很多? 多年來我常常疑惑﹕明知沒有人相信的大話,政府為什麼還要講? 假裝沒有假裝任何東西 像屯門那種落區騷,明明是找了一大堆民建聯工聯會鄉事的支持者出席的選舉造勢活動和執政聯盟內部諮詢,要包裝成民意過程,但一見到反對聲音便要大量警察保護離場。這算是哪門子的聽民意?落區聽民意如果只聽支持者意見,只會得到錯誤的印象,誤導決策過程。明知沒人信為什麼要做? 前捷克總統哈維爾寫給捷克總書記胡薩克的公開信中,曾這樣形容後極權的捷克﹕「因為政權本身也受自己的謊言所困,所以它一定要偽造一切。它偽造過去、偽造現在、偽造未來。它假裝沒擁有無孔不入、胡作非為的軍警力量,假裝尊重人權,假裝沒有迫害任何人,假裝不怕一切。它也假裝從來沒有假裝任何東西。」 政府官員活在一堆虛假的辭令建構出來的秩序當中。他們只能活在這個comfort zone當中,假裝一切都沒事,結果與人民距離愈來愈遠。 蘋果日報記者高聲提問平反六四的問題,絕對是破壞「秩序」。他破壞了那個煞有介事、虛與委蛇、冠冕堂皇、假裝沒有假裝任何東西的「秩序」,令政府的代理非常不安,覺得要把記者帶走才能恢復他們的秩序。 這種說話方法繼續下去,我有理由相信香港真的會到「臨界點」,因為很多誠實正直的人會被這種說話方法逼到發瘋。 哈維爾給我們的答案,是living in truth,面對這個虛假辭令織成的秩序,人民更要真誠地生活,真誠地思考和說話,大聲地說出自己所相信的東西,並且要繼續說下去。

阅读更多

香港雜評 | 黎智英:土共特首 焉知非福

蘋果日報 若然你關心香港,那麼你便不能不對香港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憂心戚戚。我不是說曾蔭權受富豪遊艇夜宴招呼或在深圳租屋攞着數這事,這畢竟只是曾蔭權貪小便宜不慎跣倒,沒甚麼大不了。我反而覺得這事傳媒過份渲染是被人利用了,包括在下的傳媒在內。在此我要向 Donald講句沙冧。我說的是最近香港特首選舉暴露出一國兩制下的矛盾。稱選特首為一場選舉那其實是不正確的,因為那其實只是一場以選舉為名的馬騮戲而已。這場馬騮戲更在質變為鬧劇。 雖說是一國兩制,中共又怎可能容許香港人透過真正的選舉選出特首?然而中國既以泱泱大國的姿態舉世宣佈在香港這個國際都會實行「一國兩制」,也便只好在香港上演一場掩人耳目的馬騮戲,而這就是醜態百出的特首選舉了。 這是場未揭盅便已篤定了贏家的馬騮戲,為了叫他們傾力演出,便瞞着兩個內定的候選人(候選人共有三個,但三尺孩童也知道泛民候選人何俊仁是陪跑而已),讓他們相信這是一場對決,揚言誰打敗對方、誰贏得香港市民的支持,中央便會支持他當特首。 於是兩位候選人便拿這場馬騮戲當作真選舉,互揭對方的醜聞,結果爆出婚外情、私生子、身為高官知法犯法僭建地下室、利用特權透過政府大型發展項目作利益輸送、為拉票不惜跟江湖人物打交道搞黑金政治等醜聞。弄到一片烏煙瘴氣,害得兩個候選人兩敗俱傷、身敗名裂。這更讓人一方面看清楚唐英年毫無承擔的窩囊龜縮性格,另一方面讓人見識口才過人的梁振英如何大話連篇而臉不改容,更又笑裏藏刀、手段兇狠。 在這兩個爛人當中,北京的阿爺要七百萬香港人硬啃一個當特首。阿爺以香港人為順民白癡,真的叫人不知該好嬲還是好笑。上演過這樣一場互爆陰毒的馬騮戲,不管是由梁振英或唐英年來當特首,特區政府又還何來威信可言?由毫無誠信威望的人來當特首,特區政府又還何來威信可言?政府毫無威望,那又如何收拾這個亂局? 一片烏煙瘴氣,兩個候選人身敗名裂,搞出這個殘局,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過去阿爺只欽點董建華及曾蔭權單獨「參選」,這一趟為甚麼卻要唐梁兩人格鬥?聽說那是因為梁振英是地下共產黨黨員,雖然他這個身份無從證實,可是一旦被人揭發,哪怕只是列舉出間接的環境( circumstantial)證供,那也不變成共產黨治港了嗎?共產黨治港明目張膽違背《基本法》承諾的一國兩制,在國際舞台上那又叫泱泱大國把面子放到哪裏去?找信得過的唐英年陪跑,來一場假戲真做,那不就包保萬無一失了嗎? 梁振英雖然行走政商界三十年,卻無人摸得透他的底蘊。但跟他交過手的人,深知他陰險毒辣、講大話不眨眼,故此對他敬而遠之,那又教人怎可以接受一個這樣的人?阿爺早已執着唐英年的醜聞黑材料,叫他陪跑,然後將他鬥垮鬥臭,最後剩下梁振英,不管如何惡啃,香港人也只好接受他了。 怎知兩個阿爺欽點的候選人竟然使真,互揭又爛又臭的瘡疤,搞到大家都誠信破產,給下屆特區政府埋下個亂局的計時炸彈。世事往往就是這般詭譎的了。扭盡六壬、機關算盡,結果竟然一切落空,完全意想不到的意外卻發生了。 這一刻適逢中國換領導人,權力鬥爭劇烈(薄熙來事件可見一斑),政局隨時不穩。三十年來靠廉價勞工推動的經濟發展已然到了盡頭,要推動第二輪更開放的經濟發展便要政治改革以為配合。能否這樣做仍然是個未知之數,不巧這個時候通脹卻蠢蠢欲動,為政局增添不穩定的變數。歐債危機暫時看似不致爆煲,歐美兩大經濟體卻呆滯不前,拖慢世界整體經濟的復蘇。香港在這個時候爆發特首選舉亂局,那又叫人怎能不憂慮特區的前景? 最近溫家寶一句「香港一定能選出一個為多數香港人擁護的特首」令人覺得已然篤定由梁振英當下屆特首。唉,這麼一來香港真的很難不亂上加亂了!梁振英胸懷人定勝天大志,更有個誓要偷天換日的野心。適逢亂世而大權在握,那麼他又怎能不逞強好勝,與天鬥、與地鬥,將亂局搞得更亂,終致激發民憤? 梁振英性格強悍、不肯認輸,他肯定會將敗局激發的民憤歸咎於泛民搞搞震,藉機以毒辣的手段鎮壓泛民,甚至捉幾個泛民人士來祭旗,從而激發更大的民憤。亂上加亂,這般悲慘的局面真的不堪想像!這恐怕是香港的宿命吧。然而香港人從來都有本領在亂中求變。在空前強大的公憤衝擊下,香港才有望靠人民力量闖出重圍,殺出一條民主血路,取得真正的民主普選。 表面上看,由梁振英來當特首是香港人的厄運,但那也同時是香港民主發展的最好契機。梁振英當特首,泛民發達了! Halleluiah! 壹週刊 小兒要在香港上學,老婆於是和他搬回香港住,這亦等於說我也搬家回香港了。現今我每週從台北回港度週末,再在港工作一天才返台北上班。家人搬回香港,在台北我全情工作;即使下班回家也是為明天的工作作準備,可以說完全沒有生活情懷的空間。 每個星期有一半時間在香港,留在家裡的時候居多;家庭與鄰居的氛圍,使我重新強烈地認同自己是個香港人,自然而然地花比以前多的時間看香港《蘋果日報》及《壹週刊》,對香港的事情也愈益關心,對台灣則逐漸有個抽離感。 這恐怕是沒法子的。說到底人是環境的動物,我在香港成長,對這個地方的人情事物,小如街頭巷尾的攤販小店食肆,大至政經發展,都格外上心。搬回香港,為本地的微風細雨陽光的灑拂,心底裡的根萌芽長葉開枝,不消多久便茂密成林,整個人的脈搏也因着周圍的蟲叫鳥鳴而跳動。安坐在老家庭院,雖說不上什麼天長地久,倒有個教人舒泰自然的感覺,令我知道是真的回家了。 在香港的日子,我每天都到中環陸羽飲早茶。即使是搭早機返台北,我也飲完茶才去機場。陸羽七點開市,我起得早,往往開市前半小時,我已佔據了他們地下大門入口旁邊轉角最後的一個隱蔽卡位,一邊看報紙,一邊覆電郵。未開市,茶樓仍未亮燈,可是侍應已上班;他們不是在大廳後面滾水房打點準備,便是在打牙骹。大廳昏暗一片,只有我的卡位亮了麻雀燈,我歎其滾熱的芳香白牡丹,孤單而悠閒。那不便是陶淵明那個「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境界?陸羽供應舊式點心,起初吃不慣那個味道,總覺得不及九龍福臨門做的好。上陸羽不是來吃點心,而純粹是為了享受他們用名畫點綴的古色古香擺設,和只有上一代老茶客才迸發的優游自在的氣氛。及至吃慣了陸羽的點心,便反而覺得九龍福臨門的點心不是味道。我依然不能否認九龍福臨門的點心是全香港最好的,但由習慣形成的主觀判斷顯然超越了客觀的品質考量。 人是習慣的動物。在香港的日子,要是不到陸羽飲早茶,心裡便有一股若有所失的悶氣。這不是茶癮,或點心癮,我也不是對陸羽的擺設或茶客營造的氛圍上了癮,而是為上述所有的元素呼喚形成了心癮。心癮是什麼?不外乎習慣而已,就正如我習慣了香港的風土人情、一草一木的氣息那樣。若然你關心香港,那麼你便不能不對香港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憂心戚戚。我說的是最近香港特首選舉暴露出一國兩制下的矛盾。稱選特首為一場選舉那其實是不正確的,因為那其實只是一場以選舉為名的馬騮戲而已。這場馬騮戲更在變質為鬧劇。雖說是一國兩制,中共又怎可能容許香港人透過真正的選舉選出特首?然而中國既以泱泱大國的姿態向舉世宣布在香港這個國際都會實行「一國兩制」,也便只好在香港上演一埸掩人耳目的馬騮戲,而這就是醜態百出的特首選舉了。這是場未揭盅便已篤定了贏家的馬騮戲,為了叫他們傾力演出,便瞞着兩個內定的候選人(候選人共有三個,但三尺孩童也知道泛民候選人何俊仁是陪跑而已),讓他們相信這是一場對決,揚言誰打敗對方、誰贏得香港市民的支持,中央便會支持他當特首。 於是兩位候選人便拿這場馬騮戲當作真選舉,互揭對方的醜聞,結果爆出婚外情、私生子、身為高官知法犯法僭建地下室、利用特權透過政府大型發展項目作利益輸送、為拉票不惜跟江湖人物打交道搞黑金政治等醜聞。弄到一片烏煙瘴氣,害得兩個候選人兩敗俱傷、身敗名裂。這更讓人一方面看清楚唐英年毫無承擔的窩囊龜縮性格,另一方面讓人見識口才過人的梁振英如何大話連篇而臉不改容,更又笑裡藏刀、手段兇狠。在這兩個爛人當中,北京的阿爺要七百萬香港人硬啃一個當特首。阿爺以香港人為順民白痴,真的叫人不知該好嬲還是好笑。上演過這樣一場互爆陰毒的馬騮戲,不管是由梁振英或唐英年來當特首,特區政府又還何來威信可言?由毫無誠信威望的人來當特首,特區政府又還何來威信可言?政府毫無威望,那又如何收拾這個亂局? 一片烏煙瘴氣,兩個候選人身敗名裂,搞出這個殘局,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過去阿爺只欽點董建華及曾蔭權單獨「參選」,這一趟為什麼卻要唐梁兩人格鬥?聽說那是因為梁振英是地下共產黨黨員,雖然他這個身份無從證實,可是一旦被人揭發,哪怕只是列舉出間接的環境(circumstantial)證供,那也不變成共產黨治港了嗎?共產黨治港明目張膽違背《基本法》承諾的一國兩制,在國際舞台上那又叫泱泱大國把面子放到哪裡去?找信得過的唐英年陪跑,來一場假戲真做,那不便包保萬無一失了嗎?梁振英雖然行走政商界三十年,卻無人摸得透他的底蘊。但跟他交過手的人,深知他陰險毒辣、講大話不眨眼,故此對他敬而遠之,那又教人怎可以接受一個這樣的人?阿爺早已執着唐英年的醜聞黑材料,叫他陪跑,然後將他鬥垮鬥臭,最後剩下梁振英,不管如何惡啃,香港人也只好接受他了。怎知兩個阿爺欽點的候選人竟然使真,互揭又爛又臭的瘡疤,搞到大家都誠信破產,給下屆特區政府埋下個亂局的計時炸彈。世事往往就是這般詭譎的了。扭盡六壬、機關算盡,結果竟然一切落空,完全意想不到的意外卻發生了。 這一刻適逢中國換領導人,權力鬥爭激烈(薄熙來事件可見一斑),政局隨時不穩。三十年來靠廉價勞工推動的經濟發展已然到了盡頭,要推動第二輪更開放的經濟發展便要政治改革以為配合。能否這樣做仍然是個未知之數,不巧這個時候通脹卻蠢蠢欲動,為政局增添不穩定的變數。歐債危機暫時看似不致爆煲,歐美兩大經濟體卻呆滯不前,拖慢世界整體經濟的復甦。香港在這個時候爆發特首選舉亂局,那又叫人怎能不憂慮特區的前景?最近溫家寶一句「香港一定能選出一個為多數香港人擁護的特首」,令人覺得已然篤定由梁振英當下屆特首。唉,這麼一來香港真的很難不亂上加亂了!梁振英胸懷人定勝天大志,更有個誓要偷天換日的野心。適逢亂世而大權在握,那麼他又怎能不逞強好勝,與天鬥、與地鬥,將亂局搞得更亂,終致激發民憤? 梁振英性格強悍、不肯認輸,他肯定會將敗局激發的民憤歸咎於泛民搞搞震,藉機以毒辣的手段鎮壓泛民,甚至捉幾個泛民人士來祭旗,從而激發更大的民憤。亂上加亂,這般悲慘的局面真的不堪想像!這恐怕是香港的宿命吧。然而香港人從來都有本領在亂中求變。在空前強大的公憤衝擊下,香港才有望靠人民力量闖出重圍,殺出一條民主血路,取得真正的民主普選。表面上看,由梁振英來當特首是香港人的厄運,但那也同時是香港民主發展的最好契機。梁振英當特首,泛民發達了!Halleluiah!

阅读更多

黎智英:土共特首 焉知非福

蘋果日報 若然你關心香港,那麼你便不能不對香港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憂心戚戚。我不是說曾蔭權受富豪遊艇夜宴招呼或在深圳租屋攞着數這事,這畢竟只是曾蔭權貪小便宜不慎跣倒,沒甚麼大不了。我反而覺得這事傳媒過份渲染是被人利用了,包括在下的傳媒在內。在此我要向 Donald講句沙冧。我說的是最近香港特首選舉暴露出一國兩制下的矛盾。稱選特首為一場選舉那其實是不正確的,因為那其實只是一場以選舉為名的馬騮戲而已。這場馬騮戲更在質變為鬧劇。 雖說是一國兩制,中共又怎可能容許香港人透過真正的選舉選出特首?然而中國既以泱泱大國的姿態舉世宣佈在香港這個國際都會實行「一國兩制」,也便只好在香港上演一場掩人耳目的馬騮戲,而這就是醜態百出的特首選舉了。 這是場未揭盅便已篤定了贏家的馬騮戲,為了叫他們傾力演出,便瞞着兩個內定的候選人(候選人共有三個,但三尺孩童也知道泛民候選人何俊仁是陪跑而已),讓他們相信這是一場對決,揚言誰打敗對方、誰贏得香港市民的支持,中央便會支持他當特首。 於是兩位候選人便拿這場馬騮戲當作真選舉,互揭對方的醜聞,結果爆出婚外情、私生子、身為高官知法犯法僭建地下室、利用特權透過政府大型發展項目作利益輸送、為拉票不惜跟江湖人物打交道搞黑金政治等醜聞。弄到一片烏煙瘴氣,害得兩個候選人兩敗俱傷、身敗名裂。這更讓人一方面看清楚唐英年毫無承擔的窩囊龜縮性格,另一方面讓人見識口才過人的梁振英如何大話連篇而臉不改容,更又笑裏藏刀、手段兇狠。 在這兩個爛人當中,北京的阿爺要七百萬香港人硬啃一個當特首。阿爺以香港人為順民白癡,真的叫人不知該好嬲還是好笑。上演過這樣一場互爆陰毒的馬騮戲,不管是由梁振英或唐英年來當特首,特區政府又還何來威信可言?由毫無誠信威望的人來當特首,特區政府又還何來威信可言?政府毫無威望,那又如何收拾這個亂局? 一片烏煙瘴氣,兩個候選人身敗名裂,搞出這個殘局,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過去阿爺只欽點董建華及曾蔭權單獨「參選」,這一趟為甚麼卻要唐梁兩人格鬥?聽說那是因為梁振英是地下共產黨黨員,雖然他這個身份無從證實,可是一旦被人揭發,哪怕只是列舉出間接的環境( circumstantial)證供,那也不變成共產黨治港了嗎?共產黨治港明目張膽違背《基本法》承諾的一國兩制,在國際舞台上那又叫泱泱大國把面子放到哪裏去?找信得過的唐英年陪跑,來一場假戲真做,那不就包保萬無一失了嗎? 梁振英雖然行走政商界三十年,卻無人摸得透他的底蘊。但跟他交過手的人,深知他陰險毒辣、講大話不眨眼,故此對他敬而遠之,那又教人怎可以接受一個這樣的人?阿爺早已執着唐英年的醜聞黑材料,叫他陪跑,然後將他鬥垮鬥臭,最後剩下梁振英,不管如何惡啃,香港人也只好接受他了。 怎知兩個阿爺欽點的候選人竟然使真,互揭又爛又臭的瘡疤,搞到大家都誠信破產,給下屆特區政府埋下個亂局的計時炸彈。世事往往就是這般詭譎的了。扭盡六壬、機關算盡,結果竟然一切落空,完全意想不到的意外卻發生了。 這一刻適逢中國換領導人,權力鬥爭劇烈(薄熙來事件可見一斑),政局隨時不穩。三十年來靠廉價勞工推動的經濟發展已然到了盡頭,要推動第二輪更開放的經濟發展便要政治改革以為配合。能否這樣做仍然是個未知之數,不巧這個時候通脹卻蠢蠢欲動,為政局增添不穩定的變數。歐債危機暫時看似不致爆煲,歐美兩大經濟體卻呆滯不前,拖慢世界整體經濟的復蘇。香港在這個時候爆發特首選舉亂局,那又叫人怎能不憂慮特區的前景? 最近溫家寶一句「香港一定能選出一個為多數香港人擁護的特首」令人覺得已然篤定由梁振英當下屆特首。唉,這麼一來香港真的很難不亂上加亂了!梁振英胸懷人定勝天大志,更有個誓要偷天換日的野心。適逢亂世而大權在握,那麼他又怎能不逞強好勝,與天鬥、與地鬥,將亂局搞得更亂,終致激發民憤? 梁振英性格強悍、不肯認輸,他肯定會將敗局激發的民憤歸咎於泛民搞搞震,藉機以毒辣的手段鎮壓泛民,甚至捉幾個泛民人士來祭旗,從而激發更大的民憤。亂上加亂,這般悲慘的局面真的不堪想像!這恐怕是香港的宿命吧。然而香港人從來都有本領在亂中求變。在空前強大的公憤衝擊下,香港才有望靠人民力量闖出重圍,殺出一條民主血路,取得真正的民主普選。 表面上看,由梁振英來當特首是香港人的厄運,但那也同時是香港民主發展的最好契機。梁振英當特首,泛民發達了! Halleluiah! 壹週刊 小兒要在香港上學,老婆於是和他搬回香港住,這亦等於說我也搬家回香港了。現今我每週從台北回港度週末,再在港工作一天才返台北上班。家人搬回香港,在台北我全情工作;即使下班回家也是為明天的工作作準備,可以說完全沒有生活情懷的空間。 每個星期有一半時間在香港,留在家裡的時候居多;家庭與鄰居的氛圍,使我重新強烈地認同自己是個香港人,自然而然地花比以前多的時間看香港《蘋果日報》及《壹週刊》,對香港的事情也愈益關心,對台灣則逐漸有個抽離感。 這恐怕是沒法子的。說到底人是環境的動物,我在香港成長,對這個地方的人情事物,小如街頭巷尾的攤販小店食肆,大至政經發展,都格外上心。搬回香港,為本地的微風細雨陽光的灑拂,心底裡的根萌芽長葉開枝,不消多久便茂密成林,整個人的脈搏也因着周圍的蟲叫鳥鳴而跳動。安坐在老家庭院,雖說不上什麼天長地久,倒有個教人舒泰自然的感覺,令我知道是真的回家了。 在香港的日子,我每天都到中環陸羽飲早茶。即使是搭早機返台北,我也飲完茶才去機場。陸羽七點開市,我起得早,往往開市前半小時,我已佔據了他們地下大門入口旁邊轉角最後的一個隱蔽卡位,一邊看報紙,一邊覆電郵。未開市,茶樓仍未亮燈,可是侍應已上班;他們不是在大廳後面滾水房打點準備,便是在打牙骹。大廳昏暗一片,只有我的卡位亮了麻雀燈,我歎其滾熱的芳香白牡丹,孤單而悠閒。那不便是陶淵明那個「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境界?陸羽供應舊式點心,起初吃不慣那個味道,總覺得不及九龍福臨門做的好。上陸羽不是來吃點心,而純粹是為了享受他們用名畫點綴的古色古香擺設,和只有上一代老茶客才迸發的優游自在的氣氛。及至吃慣了陸羽的點心,便反而覺得九龍福臨門的點心不是味道。我依然不能否認九龍福臨門的點心是全香港最好的,但由習慣形成的主觀判斷顯然超越了客觀的品質考量。 人是習慣的動物。在香港的日子,要是不到陸羽飲早茶,心裡便有一股若有所失的悶氣。這不是茶癮,或點心癮,我也不是對陸羽的擺設或茶客營造的氛圍上了癮,而是為上述所有的元素呼喚形成了心癮。心癮是什麼?不外乎習慣而已,就正如我習慣了香港的風土人情、一草一木的氣息那樣。若然你關心香港,那麼你便不能不對香港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憂心戚戚。我說的是最近香港特首選舉暴露出一國兩制下的矛盾。稱選特首為一場選舉那其實是不正確的,因為那其實只是一場以選舉為名的馬騮戲而已。這場馬騮戲更在變質為鬧劇。雖說是一國兩制,中共又怎可能容許香港人透過真正的選舉選出特首?然而中國既以泱泱大國的姿態向舉世宣布在香港這個國際都會實行「一國兩制」,也便只好在香港上演一埸掩人耳目的馬騮戲,而這就是醜態百出的特首選舉了。這是場未揭盅便已篤定了贏家的馬騮戲,為了叫他們傾力演出,便瞞着兩個內定的候選人(候選人共有三個,但三尺孩童也知道泛民候選人何俊仁是陪跑而已),讓他們相信這是一場對決,揚言誰打敗對方、誰贏得香港市民的支持,中央便會支持他當特首。 於是兩位候選人便拿這場馬騮戲當作真選舉,互揭對方的醜聞,結果爆出婚外情、私生子、身為高官知法犯法僭建地下室、利用特權透過政府大型發展項目作利益輸送、為拉票不惜跟江湖人物打交道搞黑金政治等醜聞。弄到一片烏煙瘴氣,害得兩個候選人兩敗俱傷、身敗名裂。這更讓人一方面看清楚唐英年毫無承擔的窩囊龜縮性格,另一方面讓人見識口才過人的梁振英如何大話連篇而臉不改容,更又笑裡藏刀、手段兇狠。在這兩個爛人當中,北京的阿爺要七百萬香港人硬啃一個當特首。阿爺以香港人為順民白痴,真的叫人不知該好嬲還是好笑。上演過這樣一場互爆陰毒的馬騮戲,不管是由梁振英或唐英年來當特首,特區政府又還何來威信可言?由毫無誠信威望的人來當特首,特區政府又還何來威信可言?政府毫無威望,那又如何收拾這個亂局? 一片烏煙瘴氣,兩個候選人身敗名裂,搞出這個殘局,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過去阿爺只欽點董建華及曾蔭權單獨「參選」,這一趟為什麼卻要唐梁兩人格鬥?聽說那是因為梁振英是地下共產黨黨員,雖然他這個身份無從證實,可是一旦被人揭發,哪怕只是列舉出間接的環境(circumstantial)證供,那也不變成共產黨治港了嗎?共產黨治港明目張膽違背《基本法》承諾的一國兩制,在國際舞台上那又叫泱泱大國把面子放到哪裡去?找信得過的唐英年陪跑,來一場假戲真做,那不便包保萬無一失了嗎?梁振英雖然行走政商界三十年,卻無人摸得透他的底蘊。但跟他交過手的人,深知他陰險毒辣、講大話不眨眼,故此對他敬而遠之,那又教人怎可以接受一個這樣的人?阿爺早已執着唐英年的醜聞黑材料,叫他陪跑,然後將他鬥垮鬥臭,最後剩下梁振英,不管如何惡啃,香港人也只好接受他了。怎知兩個阿爺欽點的候選人竟然使真,互揭又爛又臭的瘡疤,搞到大家都誠信破產,給下屆特區政府埋下個亂局的計時炸彈。世事往往就是這般詭譎的了。扭盡六壬、機關算盡,結果竟然一切落空,完全意想不到的意外卻發生了。 這一刻適逢中國換領導人,權力鬥爭激烈(薄熙來事件可見一斑),政局隨時不穩。三十年來靠廉價勞工推動的經濟發展已然到了盡頭,要推動第二輪更開放的經濟發展便要政治改革以為配合。能否這樣做仍然是個未知之數,不巧這個時候通脹卻蠢蠢欲動,為政局增添不穩定的變數。歐債危機暫時看似不致爆煲,歐美兩大經濟體卻呆滯不前,拖慢世界整體經濟的復甦。香港在這個時候爆發特首選舉亂局,那又叫人怎能不憂慮特區的前景?最近溫家寶一句「香港一定能選出一個為多數香港人擁護的特首」,令人覺得已然篤定由梁振英當下屆特首。唉,這麼一來香港真的很難不亂上加亂了!梁振英胸懷人定勝天大志,更有個誓要偷天換日的野心。適逢亂世而大權在握,那麼他又怎能不逞強好勝,與天鬥、與地鬥,將亂局搞得更亂,終致激發民憤? 梁振英性格強悍、不肯認輸,他肯定會將敗局激發的民憤歸咎於泛民搞搞震,藉機以毒辣的手段鎮壓泛民,甚至捉幾個泛民人士來祭旗,從而激發更大的民憤。亂上加亂,這般悲慘的局面真的不堪想像!這恐怕是香港的宿命吧。然而香港人從來都有本領在亂中求變。在空前強大的公憤衝擊下,香港才有望靠人民力量闖出重圍,殺出一條民主血路,取得真正的民主普選。表面上看,由梁振英來當特首是香港人的厄運,但那也同時是香港民主發展的最好契機。梁振英當特首,泛民發達了!Halleluiah!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敏感词开源研究项目

404聊天室 | 妇女节特辑

她们为什么站出来进行公民抗争?她们如何建立社群,又面临哪些挑战?来听女性抗争者的故事。

美东时间:3月6日(周六)晚8点
北京时间:3月7日(周日)早9点

房间地址:https://www.joinclubhouse.com/event/Mw2DNJ8Y

CDT 电子报

CDT 招聘

中国数字时代/空间诚招实习编辑、编辑及项目合作者

报名时间:
2021年2月20日至3月20日

报名方式:
请邮寄材料至[email protected],所需材料包括:个人简历、媒体认知、对中国数字时代/空间的了解及建议、工作计划及至少1个可供查阅的本人社交媒体账号。

详细要求请点击此处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