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

香港雜評 | 馬嶽:當不說真話成為習慣

【明報專訊】最近一星期,我發覺香港最厲害的傳染病叫「不說真話」,迅速傳播,好人好姐一當上高官,立即染上,毫無免疫力。 由梁振英僭建風波到新政府就任這幾天,面對傳媒和反對派的各項詰難,整個政府主要官員的本能是「不講真話」,由梁振英到助理警務處長,上行下效,貫徹始終的用某種語言技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這種混合了港英政府政務官line to take技術,和共產黨官員的套話的說話方法,特點第一是永遠不會直接回答你問題,你問她三米她答你五米;特點第二是出發點是保護自己「你咬我唔入」,而不是真正回應問題;特點第三是充滿了技術語言、空泛話語和唬人的名詞(例如「專業人士」),但其實缺乏具體內容;特點第四是由於很多話語都空泛和缺乏具體內容,所以你很難說他們說的是大話(沒有內容的東西是沒有真假的)﹕於是他們可以繼續認為自己沒有講大話沒有誠信問題,繼續人肉錄音機的講下去。 我——不——相——信!! 你彷彿看見這些懷疑犯錯或甚至犯法的官員,在窮盡心力左閃右避保護自己之餘,心底裏在暗笑﹕「你吹我唔脹!你吹我唔脹!」這種話語技術愈是純熟的人,可能愈在官場平步青雲。對的,「我吹你唔脹」,人民可能不能把沒有誠信的官員趕下台,不能把知法犯法的官員繩之於法,但是——我——不——相——信! 我不相信天是藍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聲。 我不相信夢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無—報—應! 這種話語技術,雖然彷彿是一種刀槍不入的鐵布衫,但明眼人一看便知為官者沒有說真話。你問他們一個問題,他們一定不會給你事實的全部,一定不會誠懇的直接答你自己的想法,而是在盤算一套他們覺得最安全的辭令。為什麼梁振英及其班子這麼少朋友?因為大家都知道你們沒有說真話。不說真話的人是很難有朋友的,只會有利益關係。 在這問題上,我覺得《蘋果日報》引述黎智英評論梁振英的說法最傳神﹕「有種人便是這樣﹕他明明上街買麵包,他也會跟你說買豉油。」有些人的本能是不說真話,因為可能他們長期活在一種可能被迫害的恐懼中,自我保護機制極強,覺得講真話是極不安全的。但這種辭令技術只是官僚自我保護的法寶,目的是令大家很難證明他們犯錯,「篤佢唔死」,但現代政府的重要責任之一是建立信任,民主理論便認為現代民主社會的一個重要基礎是social trust。這種話語方法,是很難令人相信你們這群人的。 3月25日以來,梁振英班子一直在燃燒公眾的信任。像僭建風波,梁振英和高永文都左支右絀,講一大堆辭令什麼玻璃棚花棚葡萄架,有沒有找專業人士之類,都是不重要的。現在不是要在法庭定你有沒有罪,很多小市民「邊個係人,邊個係鬼,一眼就知道。」他們就知道你們不是在說真話。 沒人信的話為什麼要講? 林鄭月娥說﹕「中聯辦是出於關心香港……沒有西環治港這回事。」好了,我知道你升了官你要搵食,但能不能不要侮辱七百萬香港人智慧?在「西環治港」這個問題上,我唯一可以接受的否定答案是這樣﹕「沒有西環治港這回事!因為發哥已經跟大家講得很清楚,那是西營盤和石塘嘴交界!」 做過幾年民主黨副主席的人當上局長後,突然說要多了解六四的事實。23年來大家還了解不夠?好了,這樣說,你是否贊成要求中央徹查六四真相? 教育局長說不應該迴避六四問題,但你問他應不應該平反他又不回答,又講什麼一生人喊過四次什麼的。這不就是迴避了? 警方說七一有55,000人從維園出發,高峰期有63,000人,因為很多人插隊所以走得很慢。原來8000人插隊就可以令幾萬人塞在維園幾小時?助理處長說不同體積的胡椒噴霧是「同等武力」。不同口徑的手槍是不是「同等武力」?是同等武力為什麼要用這麼大支?貪重?準備噴很多? 多年來我常常疑惑﹕明知沒有人相信的大話,政府為什麼還要講? 假裝沒有假裝任何東西 像屯門那種落區騷,明明是找了一大堆民建聯工聯會鄉事的支持者出席的選舉造勢活動和執政聯盟內部諮詢,要包裝成民意過程,但一見到反對聲音便要大量警察保護離場。這算是哪門子的聽民意?落區聽民意如果只聽支持者意見,只會得到錯誤的印象,誤導決策過程。明知沒人信為什麼要做? 前捷克總統哈維爾寫給捷克總書記胡薩克的公開信中,曾這樣形容後極權的捷克﹕「因為政權本身也受自己的謊言所困,所以它一定要偽造一切。它偽造過去、偽造現在、偽造未來。它假裝沒擁有無孔不入、胡作非為的軍警力量,假裝尊重人權,假裝沒有迫害任何人,假裝不怕一切。它也假裝從來沒有假裝任何東西。」 政府官員活在一堆虛假的辭令建構出來的秩序當中。他們只能活在這個comfort zone當中,假裝一切都沒事,結果與人民距離愈來愈遠。 蘋果日報記者高聲提問平反六四的問題,絕對是破壞「秩序」。他破壞了那個煞有介事、虛與委蛇、冠冕堂皇、假裝沒有假裝任何東西的「秩序」,令政府的代理非常不安,覺得要把記者帶走才能恢復他們的秩序。 這種說話方法繼續下去,我有理由相信香港真的會到「臨界點」,因為很多誠實正直的人會被這種說話方法逼到發瘋。 哈維爾給我們的答案,是living in truth,面對這個虛假辭令織成的秩序,人民更要真誠地生活,真誠地思考和說話,大聲地說出自己所相信的東西,並且要繼續說下去。

阅读更多

香港雜評 | 黎智英:土共特首 焉知非福

蘋果日報 若然你關心香港,那麼你便不能不對香港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憂心戚戚。我不是說曾蔭權受富豪遊艇夜宴招呼或在深圳租屋攞着數這事,這畢竟只是曾蔭權貪小便宜不慎跣倒,沒甚麼大不了。我反而覺得這事傳媒過份渲染是被人利用了,包括在下的傳媒在內。在此我要向 Donald講句沙冧。我說的是最近香港特首選舉暴露出一國兩制下的矛盾。稱選特首為一場選舉那其實是不正確的,因為那其實只是一場以選舉為名的馬騮戲而已。這場馬騮戲更在質變為鬧劇。 雖說是一國兩制,中共又怎可能容許香港人透過真正的選舉選出特首?然而中國既以泱泱大國的姿態舉世宣佈在香港這個國際都會實行「一國兩制」,也便只好在香港上演一場掩人耳目的馬騮戲,而這就是醜態百出的特首選舉了。 這是場未揭盅便已篤定了贏家的馬騮戲,為了叫他們傾力演出,便瞞着兩個內定的候選人(候選人共有三個,但三尺孩童也知道泛民候選人何俊仁是陪跑而已),讓他們相信這是一場對決,揚言誰打敗對方、誰贏得香港市民的支持,中央便會支持他當特首。 於是兩位候選人便拿這場馬騮戲當作真選舉,互揭對方的醜聞,結果爆出婚外情、私生子、身為高官知法犯法僭建地下室、利用特權透過政府大型發展項目作利益輸送、為拉票不惜跟江湖人物打交道搞黑金政治等醜聞。弄到一片烏煙瘴氣,害得兩個候選人兩敗俱傷、身敗名裂。這更讓人一方面看清楚唐英年毫無承擔的窩囊龜縮性格,另一方面讓人見識口才過人的梁振英如何大話連篇而臉不改容,更又笑裏藏刀、手段兇狠。 在這兩個爛人當中,北京的阿爺要七百萬香港人硬啃一個當特首。阿爺以香港人為順民白癡,真的叫人不知該好嬲還是好笑。上演過這樣一場互爆陰毒的馬騮戲,不管是由梁振英或唐英年來當特首,特區政府又還何來威信可言?由毫無誠信威望的人來當特首,特區政府又還何來威信可言?政府毫無威望,那又如何收拾這個亂局? 一片烏煙瘴氣,兩個候選人身敗名裂,搞出這個殘局,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過去阿爺只欽點董建華及曾蔭權單獨「參選」,這一趟為甚麼卻要唐梁兩人格鬥?聽說那是因為梁振英是地下共產黨黨員,雖然他這個身份無從證實,可是一旦被人揭發,哪怕只是列舉出間接的環境( circumstantial)證供,那也不變成共產黨治港了嗎?共產黨治港明目張膽違背《基本法》承諾的一國兩制,在國際舞台上那又叫泱泱大國把面子放到哪裏去?找信得過的唐英年陪跑,來一場假戲真做,那不就包保萬無一失了嗎? 梁振英雖然行走政商界三十年,卻無人摸得透他的底蘊。但跟他交過手的人,深知他陰險毒辣、講大話不眨眼,故此對他敬而遠之,那又教人怎可以接受一個這樣的人?阿爺早已執着唐英年的醜聞黑材料,叫他陪跑,然後將他鬥垮鬥臭,最後剩下梁振英,不管如何惡啃,香港人也只好接受他了。 怎知兩個阿爺欽點的候選人竟然使真,互揭又爛又臭的瘡疤,搞到大家都誠信破產,給下屆特區政府埋下個亂局的計時炸彈。世事往往就是這般詭譎的了。扭盡六壬、機關算盡,結果竟然一切落空,完全意想不到的意外卻發生了。 這一刻適逢中國換領導人,權力鬥爭劇烈(薄熙來事件可見一斑),政局隨時不穩。三十年來靠廉價勞工推動的經濟發展已然到了盡頭,要推動第二輪更開放的經濟發展便要政治改革以為配合。能否這樣做仍然是個未知之數,不巧這個時候通脹卻蠢蠢欲動,為政局增添不穩定的變數。歐債危機暫時看似不致爆煲,歐美兩大經濟體卻呆滯不前,拖慢世界整體經濟的復蘇。香港在這個時候爆發特首選舉亂局,那又叫人怎能不憂慮特區的前景? 最近溫家寶一句「香港一定能選出一個為多數香港人擁護的特首」令人覺得已然篤定由梁振英當下屆特首。唉,這麼一來香港真的很難不亂上加亂了!梁振英胸懷人定勝天大志,更有個誓要偷天換日的野心。適逢亂世而大權在握,那麼他又怎能不逞強好勝,與天鬥、與地鬥,將亂局搞得更亂,終致激發民憤? 梁振英性格強悍、不肯認輸,他肯定會將敗局激發的民憤歸咎於泛民搞搞震,藉機以毒辣的手段鎮壓泛民,甚至捉幾個泛民人士來祭旗,從而激發更大的民憤。亂上加亂,這般悲慘的局面真的不堪想像!這恐怕是香港的宿命吧。然而香港人從來都有本領在亂中求變。在空前強大的公憤衝擊下,香港才有望靠人民力量闖出重圍,殺出一條民主血路,取得真正的民主普選。 表面上看,由梁振英來當特首是香港人的厄運,但那也同時是香港民主發展的最好契機。梁振英當特首,泛民發達了! Halleluiah! 壹週刊 小兒要在香港上學,老婆於是和他搬回香港住,這亦等於說我也搬家回香港了。現今我每週從台北回港度週末,再在港工作一天才返台北上班。家人搬回香港,在台北我全情工作;即使下班回家也是為明天的工作作準備,可以說完全沒有生活情懷的空間。 每個星期有一半時間在香港,留在家裡的時候居多;家庭與鄰居的氛圍,使我重新強烈地認同自己是個香港人,自然而然地花比以前多的時間看香港《蘋果日報》及《壹週刊》,對香港的事情也愈益關心,對台灣則逐漸有個抽離感。 這恐怕是沒法子的。說到底人是環境的動物,我在香港成長,對這個地方的人情事物,小如街頭巷尾的攤販小店食肆,大至政經發展,都格外上心。搬回香港,為本地的微風細雨陽光的灑拂,心底裡的根萌芽長葉開枝,不消多久便茂密成林,整個人的脈搏也因着周圍的蟲叫鳥鳴而跳動。安坐在老家庭院,雖說不上什麼天長地久,倒有個教人舒泰自然的感覺,令我知道是真的回家了。 在香港的日子,我每天都到中環陸羽飲早茶。即使是搭早機返台北,我也飲完茶才去機場。陸羽七點開市,我起得早,往往開市前半小時,我已佔據了他們地下大門入口旁邊轉角最後的一個隱蔽卡位,一邊看報紙,一邊覆電郵。未開市,茶樓仍未亮燈,可是侍應已上班;他們不是在大廳後面滾水房打點準備,便是在打牙骹。大廳昏暗一片,只有我的卡位亮了麻雀燈,我歎其滾熱的芳香白牡丹,孤單而悠閒。那不便是陶淵明那個「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境界?陸羽供應舊式點心,起初吃不慣那個味道,總覺得不及九龍福臨門做的好。上陸羽不是來吃點心,而純粹是為了享受他們用名畫點綴的古色古香擺設,和只有上一代老茶客才迸發的優游自在的氣氛。及至吃慣了陸羽的點心,便反而覺得九龍福臨門的點心不是味道。我依然不能否認九龍福臨門的點心是全香港最好的,但由習慣形成的主觀判斷顯然超越了客觀的品質考量。 人是習慣的動物。在香港的日子,要是不到陸羽飲早茶,心裡便有一股若有所失的悶氣。這不是茶癮,或點心癮,我也不是對陸羽的擺設或茶客營造的氛圍上了癮,而是為上述所有的元素呼喚形成了心癮。心癮是什麼?不外乎習慣而已,就正如我習慣了香港的風土人情、一草一木的氣息那樣。若然你關心香港,那麼你便不能不對香港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憂心戚戚。我說的是最近香港特首選舉暴露出一國兩制下的矛盾。稱選特首為一場選舉那其實是不正確的,因為那其實只是一場以選舉為名的馬騮戲而已。這場馬騮戲更在變質為鬧劇。雖說是一國兩制,中共又怎可能容許香港人透過真正的選舉選出特首?然而中國既以泱泱大國的姿態向舉世宣布在香港這個國際都會實行「一國兩制」,也便只好在香港上演一埸掩人耳目的馬騮戲,而這就是醜態百出的特首選舉了。這是場未揭盅便已篤定了贏家的馬騮戲,為了叫他們傾力演出,便瞞着兩個內定的候選人(候選人共有三個,但三尺孩童也知道泛民候選人何俊仁是陪跑而已),讓他們相信這是一場對決,揚言誰打敗對方、誰贏得香港市民的支持,中央便會支持他當特首。 於是兩位候選人便拿這場馬騮戲當作真選舉,互揭對方的醜聞,結果爆出婚外情、私生子、身為高官知法犯法僭建地下室、利用特權透過政府大型發展項目作利益輸送、為拉票不惜跟江湖人物打交道搞黑金政治等醜聞。弄到一片烏煙瘴氣,害得兩個候選人兩敗俱傷、身敗名裂。這更讓人一方面看清楚唐英年毫無承擔的窩囊龜縮性格,另一方面讓人見識口才過人的梁振英如何大話連篇而臉不改容,更又笑裡藏刀、手段兇狠。在這兩個爛人當中,北京的阿爺要七百萬香港人硬啃一個當特首。阿爺以香港人為順民白痴,真的叫人不知該好嬲還是好笑。上演過這樣一場互爆陰毒的馬騮戲,不管是由梁振英或唐英年來當特首,特區政府又還何來威信可言?由毫無誠信威望的人來當特首,特區政府又還何來威信可言?政府毫無威望,那又如何收拾這個亂局? 一片烏煙瘴氣,兩個候選人身敗名裂,搞出這個殘局,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過去阿爺只欽點董建華及曾蔭權單獨「參選」,這一趟為什麼卻要唐梁兩人格鬥?聽說那是因為梁振英是地下共產黨黨員,雖然他這個身份無從證實,可是一旦被人揭發,哪怕只是列舉出間接的環境(circumstantial)證供,那也不變成共產黨治港了嗎?共產黨治港明目張膽違背《基本法》承諾的一國兩制,在國際舞台上那又叫泱泱大國把面子放到哪裡去?找信得過的唐英年陪跑,來一場假戲真做,那不便包保萬無一失了嗎?梁振英雖然行走政商界三十年,卻無人摸得透他的底蘊。但跟他交過手的人,深知他陰險毒辣、講大話不眨眼,故此對他敬而遠之,那又教人怎可以接受一個這樣的人?阿爺早已執着唐英年的醜聞黑材料,叫他陪跑,然後將他鬥垮鬥臭,最後剩下梁振英,不管如何惡啃,香港人也只好接受他了。怎知兩個阿爺欽點的候選人竟然使真,互揭又爛又臭的瘡疤,搞到大家都誠信破產,給下屆特區政府埋下個亂局的計時炸彈。世事往往就是這般詭譎的了。扭盡六壬、機關算盡,結果竟然一切落空,完全意想不到的意外卻發生了。 這一刻適逢中國換領導人,權力鬥爭激烈(薄熙來事件可見一斑),政局隨時不穩。三十年來靠廉價勞工推動的經濟發展已然到了盡頭,要推動第二輪更開放的經濟發展便要政治改革以為配合。能否這樣做仍然是個未知之數,不巧這個時候通脹卻蠢蠢欲動,為政局增添不穩定的變數。歐債危機暫時看似不致爆煲,歐美兩大經濟體卻呆滯不前,拖慢世界整體經濟的復甦。香港在這個時候爆發特首選舉亂局,那又叫人怎能不憂慮特區的前景?最近溫家寶一句「香港一定能選出一個為多數香港人擁護的特首」,令人覺得已然篤定由梁振英當下屆特首。唉,這麼一來香港真的很難不亂上加亂了!梁振英胸懷人定勝天大志,更有個誓要偷天換日的野心。適逢亂世而大權在握,那麼他又怎能不逞強好勝,與天鬥、與地鬥,將亂局搞得更亂,終致激發民憤? 梁振英性格強悍、不肯認輸,他肯定會將敗局激發的民憤歸咎於泛民搞搞震,藉機以毒辣的手段鎮壓泛民,甚至捉幾個泛民人士來祭旗,從而激發更大的民憤。亂上加亂,這般悲慘的局面真的不堪想像!這恐怕是香港的宿命吧。然而香港人從來都有本領在亂中求變。在空前強大的公憤衝擊下,香港才有望靠人民力量闖出重圍,殺出一條民主血路,取得真正的民主普選。表面上看,由梁振英來當特首是香港人的厄運,但那也同時是香港民主發展的最好契機。梁振英當特首,泛民發達了!Halleluiah!

阅读更多

黎智英:土共特首 焉知非福

蘋果日報 若然你關心香港,那麼你便不能不對香港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憂心戚戚。我不是說曾蔭權受富豪遊艇夜宴招呼或在深圳租屋攞着數這事,這畢竟只是曾蔭權貪小便宜不慎跣倒,沒甚麼大不了。我反而覺得這事傳媒過份渲染是被人利用了,包括在下的傳媒在內。在此我要向 Donald講句沙冧。我說的是最近香港特首選舉暴露出一國兩制下的矛盾。稱選特首為一場選舉那其實是不正確的,因為那其實只是一場以選舉為名的馬騮戲而已。這場馬騮戲更在質變為鬧劇。 雖說是一國兩制,中共又怎可能容許香港人透過真正的選舉選出特首?然而中國既以泱泱大國的姿態舉世宣佈在香港這個國際都會實行「一國兩制」,也便只好在香港上演一場掩人耳目的馬騮戲,而這就是醜態百出的特首選舉了。 這是場未揭盅便已篤定了贏家的馬騮戲,為了叫他們傾力演出,便瞞着兩個內定的候選人(候選人共有三個,但三尺孩童也知道泛民候選人何俊仁是陪跑而已),讓他們相信這是一場對決,揚言誰打敗對方、誰贏得香港市民的支持,中央便會支持他當特首。 於是兩位候選人便拿這場馬騮戲當作真選舉,互揭對方的醜聞,結果爆出婚外情、私生子、身為高官知法犯法僭建地下室、利用特權透過政府大型發展項目作利益輸送、為拉票不惜跟江湖人物打交道搞黑金政治等醜聞。弄到一片烏煙瘴氣,害得兩個候選人兩敗俱傷、身敗名裂。這更讓人一方面看清楚唐英年毫無承擔的窩囊龜縮性格,另一方面讓人見識口才過人的梁振英如何大話連篇而臉不改容,更又笑裏藏刀、手段兇狠。 在這兩個爛人當中,北京的阿爺要七百萬香港人硬啃一個當特首。阿爺以香港人為順民白癡,真的叫人不知該好嬲還是好笑。上演過這樣一場互爆陰毒的馬騮戲,不管是由梁振英或唐英年來當特首,特區政府又還何來威信可言?由毫無誠信威望的人來當特首,特區政府又還何來威信可言?政府毫無威望,那又如何收拾這個亂局? 一片烏煙瘴氣,兩個候選人身敗名裂,搞出這個殘局,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過去阿爺只欽點董建華及曾蔭權單獨「參選」,這一趟為甚麼卻要唐梁兩人格鬥?聽說那是因為梁振英是地下共產黨黨員,雖然他這個身份無從證實,可是一旦被人揭發,哪怕只是列舉出間接的環境( circumstantial)證供,那也不變成共產黨治港了嗎?共產黨治港明目張膽違背《基本法》承諾的一國兩制,在國際舞台上那又叫泱泱大國把面子放到哪裏去?找信得過的唐英年陪跑,來一場假戲真做,那不就包保萬無一失了嗎? 梁振英雖然行走政商界三十年,卻無人摸得透他的底蘊。但跟他交過手的人,深知他陰險毒辣、講大話不眨眼,故此對他敬而遠之,那又教人怎可以接受一個這樣的人?阿爺早已執着唐英年的醜聞黑材料,叫他陪跑,然後將他鬥垮鬥臭,最後剩下梁振英,不管如何惡啃,香港人也只好接受他了。 怎知兩個阿爺欽點的候選人竟然使真,互揭又爛又臭的瘡疤,搞到大家都誠信破產,給下屆特區政府埋下個亂局的計時炸彈。世事往往就是這般詭譎的了。扭盡六壬、機關算盡,結果竟然一切落空,完全意想不到的意外卻發生了。 這一刻適逢中國換領導人,權力鬥爭劇烈(薄熙來事件可見一斑),政局隨時不穩。三十年來靠廉價勞工推動的經濟發展已然到了盡頭,要推動第二輪更開放的經濟發展便要政治改革以為配合。能否這樣做仍然是個未知之數,不巧這個時候通脹卻蠢蠢欲動,為政局增添不穩定的變數。歐債危機暫時看似不致爆煲,歐美兩大經濟體卻呆滯不前,拖慢世界整體經濟的復蘇。香港在這個時候爆發特首選舉亂局,那又叫人怎能不憂慮特區的前景? 最近溫家寶一句「香港一定能選出一個為多數香港人擁護的特首」令人覺得已然篤定由梁振英當下屆特首。唉,這麼一來香港真的很難不亂上加亂了!梁振英胸懷人定勝天大志,更有個誓要偷天換日的野心。適逢亂世而大權在握,那麼他又怎能不逞強好勝,與天鬥、與地鬥,將亂局搞得更亂,終致激發民憤? 梁振英性格強悍、不肯認輸,他肯定會將敗局激發的民憤歸咎於泛民搞搞震,藉機以毒辣的手段鎮壓泛民,甚至捉幾個泛民人士來祭旗,從而激發更大的民憤。亂上加亂,這般悲慘的局面真的不堪想像!這恐怕是香港的宿命吧。然而香港人從來都有本領在亂中求變。在空前強大的公憤衝擊下,香港才有望靠人民力量闖出重圍,殺出一條民主血路,取得真正的民主普選。 表面上看,由梁振英來當特首是香港人的厄運,但那也同時是香港民主發展的最好契機。梁振英當特首,泛民發達了! Halleluiah! 壹週刊 小兒要在香港上學,老婆於是和他搬回香港住,這亦等於說我也搬家回香港了。現今我每週從台北回港度週末,再在港工作一天才返台北上班。家人搬回香港,在台北我全情工作;即使下班回家也是為明天的工作作準備,可以說完全沒有生活情懷的空間。 每個星期有一半時間在香港,留在家裡的時候居多;家庭與鄰居的氛圍,使我重新強烈地認同自己是個香港人,自然而然地花比以前多的時間看香港《蘋果日報》及《壹週刊》,對香港的事情也愈益關心,對台灣則逐漸有個抽離感。 這恐怕是沒法子的。說到底人是環境的動物,我在香港成長,對這個地方的人情事物,小如街頭巷尾的攤販小店食肆,大至政經發展,都格外上心。搬回香港,為本地的微風細雨陽光的灑拂,心底裡的根萌芽長葉開枝,不消多久便茂密成林,整個人的脈搏也因着周圍的蟲叫鳥鳴而跳動。安坐在老家庭院,雖說不上什麼天長地久,倒有個教人舒泰自然的感覺,令我知道是真的回家了。 在香港的日子,我每天都到中環陸羽飲早茶。即使是搭早機返台北,我也飲完茶才去機場。陸羽七點開市,我起得早,往往開市前半小時,我已佔據了他們地下大門入口旁邊轉角最後的一個隱蔽卡位,一邊看報紙,一邊覆電郵。未開市,茶樓仍未亮燈,可是侍應已上班;他們不是在大廳後面滾水房打點準備,便是在打牙骹。大廳昏暗一片,只有我的卡位亮了麻雀燈,我歎其滾熱的芳香白牡丹,孤單而悠閒。那不便是陶淵明那個「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境界?陸羽供應舊式點心,起初吃不慣那個味道,總覺得不及九龍福臨門做的好。上陸羽不是來吃點心,而純粹是為了享受他們用名畫點綴的古色古香擺設,和只有上一代老茶客才迸發的優游自在的氣氛。及至吃慣了陸羽的點心,便反而覺得九龍福臨門的點心不是味道。我依然不能否認九龍福臨門的點心是全香港最好的,但由習慣形成的主觀判斷顯然超越了客觀的品質考量。 人是習慣的動物。在香港的日子,要是不到陸羽飲早茶,心裡便有一股若有所失的悶氣。這不是茶癮,或點心癮,我也不是對陸羽的擺設或茶客營造的氛圍上了癮,而是為上述所有的元素呼喚形成了心癮。心癮是什麼?不外乎習慣而已,就正如我習慣了香港的風土人情、一草一木的氣息那樣。若然你關心香港,那麼你便不能不對香港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憂心戚戚。我說的是最近香港特首選舉暴露出一國兩制下的矛盾。稱選特首為一場選舉那其實是不正確的,因為那其實只是一場以選舉為名的馬騮戲而已。這場馬騮戲更在變質為鬧劇。雖說是一國兩制,中共又怎可能容許香港人透過真正的選舉選出特首?然而中國既以泱泱大國的姿態向舉世宣布在香港這個國際都會實行「一國兩制」,也便只好在香港上演一埸掩人耳目的馬騮戲,而這就是醜態百出的特首選舉了。這是場未揭盅便已篤定了贏家的馬騮戲,為了叫他們傾力演出,便瞞着兩個內定的候選人(候選人共有三個,但三尺孩童也知道泛民候選人何俊仁是陪跑而已),讓他們相信這是一場對決,揚言誰打敗對方、誰贏得香港市民的支持,中央便會支持他當特首。 於是兩位候選人便拿這場馬騮戲當作真選舉,互揭對方的醜聞,結果爆出婚外情、私生子、身為高官知法犯法僭建地下室、利用特權透過政府大型發展項目作利益輸送、為拉票不惜跟江湖人物打交道搞黑金政治等醜聞。弄到一片烏煙瘴氣,害得兩個候選人兩敗俱傷、身敗名裂。這更讓人一方面看清楚唐英年毫無承擔的窩囊龜縮性格,另一方面讓人見識口才過人的梁振英如何大話連篇而臉不改容,更又笑裡藏刀、手段兇狠。在這兩個爛人當中,北京的阿爺要七百萬香港人硬啃一個當特首。阿爺以香港人為順民白痴,真的叫人不知該好嬲還是好笑。上演過這樣一場互爆陰毒的馬騮戲,不管是由梁振英或唐英年來當特首,特區政府又還何來威信可言?由毫無誠信威望的人來當特首,特區政府又還何來威信可言?政府毫無威望,那又如何收拾這個亂局? 一片烏煙瘴氣,兩個候選人身敗名裂,搞出這個殘局,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過去阿爺只欽點董建華及曾蔭權單獨「參選」,這一趟為什麼卻要唐梁兩人格鬥?聽說那是因為梁振英是地下共產黨黨員,雖然他這個身份無從證實,可是一旦被人揭發,哪怕只是列舉出間接的環境(circumstantial)證供,那也不變成共產黨治港了嗎?共產黨治港明目張膽違背《基本法》承諾的一國兩制,在國際舞台上那又叫泱泱大國把面子放到哪裡去?找信得過的唐英年陪跑,來一場假戲真做,那不便包保萬無一失了嗎?梁振英雖然行走政商界三十年,卻無人摸得透他的底蘊。但跟他交過手的人,深知他陰險毒辣、講大話不眨眼,故此對他敬而遠之,那又教人怎可以接受一個這樣的人?阿爺早已執着唐英年的醜聞黑材料,叫他陪跑,然後將他鬥垮鬥臭,最後剩下梁振英,不管如何惡啃,香港人也只好接受他了。怎知兩個阿爺欽點的候選人竟然使真,互揭又爛又臭的瘡疤,搞到大家都誠信破產,給下屆特區政府埋下個亂局的計時炸彈。世事往往就是這般詭譎的了。扭盡六壬、機關算盡,結果竟然一切落空,完全意想不到的意外卻發生了。 這一刻適逢中國換領導人,權力鬥爭激烈(薄熙來事件可見一斑),政局隨時不穩。三十年來靠廉價勞工推動的經濟發展已然到了盡頭,要推動第二輪更開放的經濟發展便要政治改革以為配合。能否這樣做仍然是個未知之數,不巧這個時候通脹卻蠢蠢欲動,為政局增添不穩定的變數。歐債危機暫時看似不致爆煲,歐美兩大經濟體卻呆滯不前,拖慢世界整體經濟的復甦。香港在這個時候爆發特首選舉亂局,那又叫人怎能不憂慮特區的前景?最近溫家寶一句「香港一定能選出一個為多數香港人擁護的特首」,令人覺得已然篤定由梁振英當下屆特首。唉,這麼一來香港真的很難不亂上加亂了!梁振英胸懷人定勝天大志,更有個誓要偷天換日的野心。適逢亂世而大權在握,那麼他又怎能不逞強好勝,與天鬥、與地鬥,將亂局搞得更亂,終致激發民憤? 梁振英性格強悍、不肯認輸,他肯定會將敗局激發的民憤歸咎於泛民搞搞震,藉機以毒辣的手段鎮壓泛民,甚至捉幾個泛民人士來祭旗,從而激發更大的民憤。亂上加亂,這般悲慘的局面真的不堪想像!這恐怕是香港的宿命吧。然而香港人從來都有本領在亂中求變。在空前強大的公憤衝擊下,香港才有望靠人民力量闖出重圍,殺出一條民主血路,取得真正的民主普選。表面上看,由梁振英來當特首是香港人的厄運,但那也同時是香港民主發展的最好契機。梁振英當特首,泛民發達了!Halleluiah!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T百科】“人矿”是什么意思?

【404文库】李庄|丰县行:铁链女所生活的村庄,仍有人在严密设防

2022年【404文库】收录文章613篇

CDT 电子报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读者投稿

CDT推荐

【年终专题】星火不灭:2022年华文媒体新生账号

更多推荐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