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房价催生了不少房奴之外,还催生了不少新词汇,比如说“”就是一例,而且瞬息间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全部相应。当然,房奴本身也是一个新词儿,也得到了共鸣与认可。与此同时,衍生词汇也不断出炉,最近《广州日报》又披露说,“蜗婚”已经开始流行。

所谓“蜗婚”倒不是指结婚了婚之后蜗居,而是说当着房奴、蜗居着结婚之后离婚,由于双方能力都已经在这套蜗居的房子上消耗殆尽,所以只好离婚后依然同居的状态。其实这不能叫做“蜗婚”,叫做“蜗离婚”倒是差不多。但本着结婚与离婚一切从简的精神,蜗婚就蜗婚吧。

这个当然也算是房地产的罪状之一,要不是房价过高的话,大概这种情况也不会多见。其实国外的电影早有拿这个事情开过玩笑的,算是那种比较温馨的喜剧片,最后的结果是破镜也能重圆,但离婚这件事挺严肃的,这么开玩笑不好。即使最终有这种功效,相信也不会有人把这个结果归结到高房价上去——顺便开个玩笑,高房价说不定倒有利于保证离婚率不会过高,因为谁也不能独立支撑银行的还贷任务。高房价不但能绑架银行,还能绑架婚姻,连带着起到了相当不错的维稳效果。

关于蜗婚与房地产之联系,相信也不用多说,反正怎说还是因为收入太低而房价太高的缘故。好玩儿的是,因为蜗婚的流行,该报采访了一位据说是知名婚姻法专家的人士,他说蜗婚”虽不违反法律,但有违我国传统道德。“离婚后继续住在一起甚至同居,法律并未禁止,婚姻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仅明文禁止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但这是法律对公民行为的最低要求。”

何其不幸的“蜗婚”啊,不但在情感上饱受打击,在现实上饱受打击,居然在传统道德上也饱受打击了一次。这位专家要是早生个几百年,准定是海瑞的范儿——这不是说他清正廉洁,而是说他也会像海瑞似的,因为自己4岁的女儿从男仆手里接受了糕饼而强迫她绝食而死。

要说起不道德这件事,房价如此高算是不道德的,离婚后因为无力购买或者租房,从而还在一起生活我看不出有任何的不道德,如果硬要说有什么不道德,这个社会能把人逼成这样才叫真正的不道德,叫嚣什么传统道德的东西更是不道德,落井下石、雪中送冰的事情,往往就是这种人干出来的。

我们的社会就是在这样的道德家嘴里,才会变成一个真正不道德的社会,因为他们没有基本的同情而只是看到某些僵化的道德信条,这种道德其实就是一种残忍的遮羞布罢了。

请看原文:

不道德的道德家们_五岳散人_新浪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