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近年来的“散步”到今年的“围观”,监督与维权层层逼近,印证了公民社会的成长路径。

文/肖锋

世博与亚运,GDP荣升世界第二,这些盛世图景都不能代表这一年的本质。

如果只用一个关键词表达2010年,我们选择“围观”。围观取代散步,围观改变中国。当政改的雷声隆隆作响,社会事件与围观却以小步快跑的方式改变着中国的政治生态。

《新周刊》年初社论《揣测2010》曾预测“矿难在检讨中继续,楼价在控制中上升”,更有醒目网友推断2010年度汉字是“涨”,以及最牛官语录将不断翻新——“谁叫你直播的?”、“我们不强拆,你们吃什么?!”

网民日益增长的集体智慧与政府执政水平的差距,上升为2010年的主要矛盾。

一、 对中国的围观与围堵

历时184天、史上规模最大的上海世博会降下帷幕,中国人终于成功圆了百年世博梦。温家宝在闭幕时感慨:一日观世博,胜读十年书。

上海官方曾挨家挨户劝市民不要穿睡衣上街。“中国人唯一在意的就是面子”(《金融时报》)。为世博会投入的建设资金,据估算推高到了950亿美元。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参观世博后对日本记者说:我感觉海尔与其花巨资建“美国馆”,不如在中国的落后地区建几所希望小学。

广州亚运投资之重堪比有最豪华亚运之称的多哈亚运,这也是史上规模最大的亚运会,有45个国家或地区、逾万名运动员参与,中国派出比2008年北京奥运会更强大的团队。“北京举办奥运后就有新北京,上海举办世博就有新上海,广州举办亚运后就有新广州!”这是广州市市长的愿望。而广州市民最兴高采烈的时光是免费挤地铁,阿公阿婆搭地铁买菜,还顺便把机场也逛了。

广州某次理财课上老师问:中国政府把一件事做成的成功率是多少?学员怯怯地答:90%。老师纠正:错!是100%!政府要做成一件事,会不惜代价。

中国政府在曾引发国人抗议的美国CNN电视台投放“Made inChina”广告及国家形象广告。政府开始明白,大国的崛起不仅在于产品的输出,更在于价值观的输出与认同。近年针对中国孩子的一次调查显示,迷恋的 20个卡通偶像中,19个来自日美,唯一Made in China的是孙悟空。

10月中国在赞比亚的私企煤矿发生两名中方管理人员向抗议工人开枪事件。外媒称,这是中国血汗工厂模式输出非洲的失败案例,中资企业习惯于和当地权贵打交道,一遇到问题,要么乞灵于金钱与武器,要么希望通过上层关系摆平。

同是10月,历时两月余的智利矿难以成功营救33名矿工收场,营救工作全球直播,成为智利向世人宣扬以人为本的普世价值的良机。同月,河南平禹煤矿发生事故导致37人死亡。每年数千人死亡的“血煤”惨案几乎已让中国人麻木。中国高速增长的奇迹于是获得“带血的GDP”之称。

在相继超越德、法、英之后,中国GDP今年超过了日本,下一个赶超目标是美国。最乐观的预计是,到2030年,中国的经济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有评论提醒说,中国千万不要轻言超越日本,中国的落后依旧是全方位的:国土面积是日本的25倍,人口是日本的10倍。中国人均GDP目前仍只是日本的1/10。在工业结构上,中国大约只相当于日本40年前的水平。中国的教育大约相当于日本80年到100年前的水平。而教育往往事关一个民族的未来。

温家宝在联合国大会上的发言题目是“认识一个真实的中国”:把中国的事情办好,让世界1/5的人口能够富裕起来,这就是对世界最大的贡献。

《洛杉矶时报》指出:中国经济巨人因害怕而奔跑。中国的年均增长率达到令人目眩的10%,而其领导人将自身压在了这样一个赌注上:中国在未来20年内必须创造不少于1.5亿个工作岗位。这事实上也是中国政府极力“保八”的背后压力。

9月7日,中日在钓鱼岛发生撞船,日本以“涉嫌妨碍执行公务”为由抓扣中方船长。中国多个城市爆发了反日游行,部分城市的日资商店遭到破坏。中日关系背后是中美关系。中日关系越紧张,对美国操控亚太局势越有利。

美国忽然将全球战略重点,从中东转移亚洲太平洋。CNN做的最新民调:与1997年相比,持“中国威胁论”的美国人由43%增至如今的58%,同时将中国视作机遇的美国人比例则由45%降至现在的35%。

谷歌关闭在内地网站引发中国网友前往其北京总部和上海办事处献花。美国政府干预被中方指责为“政治企图”及“挑起事端”。隶属《环球时报》的环球网称内地谷歌的支持者为“网络汉奸”。

皮尤研究中心民调结果:中国的经济增长令法国人最为担忧(67%),其次是德国(58%)、美国(47%)和英国(42%)。

温家宝总理上了《时代》封面,该刊警告,未来中国的挑战主要不是人民币汇率,而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中国人民。

二、 政改的雷声与民众的喧嚣

政改山雨欲来风满楼。3月,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6月,他在东京接受专访时更清晰描绘了中国政改的路线图:第一是建设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保证公民的选举权、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第二是完善社会主义法制,依法治国,建设法治国家;第三是实现社会的公平正义;第四是实现人的自由和全面发展。

早在2007年温家宝总理就提出要承认普世价值,承认民主、法治、自由、人权、平等、博爱不是资本主义所特有的,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在今年纪念深圳特区成立30周年庆典活动上,他又提出“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保障,经济体制改革和现代化建设就不可能成功”。他在后来接受CNN专访时,将其政治理念归纳为四句话:让人有尊严地幸福生活,让人感到安全可靠,让社会充满公正,让人对未来充满信心。

11月温家宝造访澳门时出人意料地言及退休,并预邀一同打太极拳的澳门市民到中南海喝茶。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发布2010年《社会蓝皮书》显示,2009年群体性事件仍然保持着多发的态势,特大群体性事件近年在9万起以上,今后几年维稳仍处于高压态势。

北京安元鼎保安公司因私设“”,以关押、押送进京上访者为主业,与地方政府签“维稳”协议并收取佣金,被北京市公安局以涉嫌“非法拘禁和非法经营”两项罪名立案侦查,其董事长及总经理被刑拘。

国税总局的官员透露,今年财政收入可望达到8万亿元,成为世界第二大财政收入国,仅次于美国。一时民怨如火上加油。中国的财政收入早在2006年已超越日本,雄霸世界第二,而中国政府仍然钱不够花。

人大代表李永忠指出:“国企利润占企业利润一半以上,却只解决8.2%的社会就业,也只上缴20%的利润给中央,仅去年一年就留存1万多个亿,是上缴利润的四五倍!”若按照解决就业比例来换算,国企应上缴90%的利润即1.2万亿元,如果把这些钱都投入到养老、就业、医疗、教育、住房,基本上能解决现在的民生问题。

国资“老板”李荣融在位7年后退休,自诩“忠臣”。李在位期间,央企资产总额从7.13万亿元增加到21万亿元,年均增长16.74%;实现利润从2405亿元增加到8151亿元,年均增长19%。李交出一份漂亮的成绩单,却引来网上一片骂声。

八十高龄的吴敬琏撰文担忧:一忧中国像日、韩等国那样陷入资产负债危机,二忧权贵资本经济在中国抬头的威胁,三忧中国制造业因为升级速度不够快而陷入危机。“2006年我就说过,我希望祷告上苍,(保佑)中国是个例外。”

2010年中国经济的真正隐忧是:民营企业家很少再去发展实业,扩增企业生产能力,发展自己的商业帝国,甚至也不去“炒煤”、“炒房地产”和“炒股”,而是把自己的资产尽量“变现”,设法移居海外。于是出现了一个新名词:“富跑跑”。

白领不再吃香,今天吃香的是“红领”(公务员)。在中国目前大约有5000万吃“财政饭”的公职人员。在这个社会急剧变革的年代,“红领”因其收入稳定、福利有保障、晋升有空间成为继“白领”、“金领”之后最受青睐的行当。

今年事业单位福利改革流产。据统计,一位事业单位的退休职工退休金要比非事业单位的多一倍。

年初,国家审计署对中国人寿进行审计时查出一份蹊跷的保单:包括前总裁在内的47名高管购买的补充养老险规定,前总裁退休后每月可领取9.28万元,如果加上医疗费用可报销部分,他每月所获权益最高可达11万元之多,其他高管依次类推。2009年,全国职工人均养老金只有1300元,而该国企前总裁的养老保险是人均养老金的70倍之多。消息一出,群情激愤。但取消了一个国企老总的特权,却无法改变两极分化的现实。

中国当下的“马太效应”,表现在经济适用房、医疗保障、教育机会等一系列社会政策,其受益方大多是富裕阶层甚至是豪富群体。

“十二五”提出核心关键词“包容性增长”:让更多的人享受改革红利。平权与均富,将是下一个三十年中国绕不开的主题。

三、围观与维权博弈

微博是没有围墙的现场。上海胶州路大火的关键报道,微博取代传统媒体,将熊熊火焰直接烧到人们面前。

6月,《财经》杂志编辑方玄昌在北京海淀增光路,被两名男子持钢筋棍袭击受伤,其中头部伤口深可见骨。7月,《经济观察报》记者仇子明,因报道上市公司凯恩股份关联交易内幕遭到全国通缉,罪名是涉嫌“损害公司商业信誉罪”。8月,《华商晨报》等媒体四记者采访伊春空难被扣,警察喊:“抓的就是记者 ”。同月,报道过紫金矿业“封口费”事件的两家报社记者,其家属在开车时意外遭到撞击。9月,陕西渭南警察到北京抓走作家谢朝平,为的是一本叫《大迁徙》的书,给出的理由却是“涉嫌非法经营”。

9月21日,《财经》因报道安元鼎保安公司私设“黑监狱”案遭4名北京警察造访,来者自称是市公安局网管处的,要求了解保安公司截访稿子的有关情况,并要求交出作者。立马有网友通过微博串联一百余人到《财经》杂志所在地泛利大厦楼下围观。后经关键人物斡旋,该事件以“误会”收场。假如没有微博,事态会怎么样?

2010年9月16日上午8时11分,《凤凰周刊》记者邓飞在微博上转发网友的微博:“今天上午7点,抚州自焚事件伤者钟家的两个女儿在南昌昌北机场,欲买机票去北京,被宜黄当地四十多个人控制在机场……泣血求助网友。”该事件经微博直播引发了全国网友关注。17日晚,江西省抚州市委对宜黄县 “9·10”拆迁自焚事件中的8名相关责任人作出处理决定。网友在微博中欢呼——“围观再一次改变了中国!”

尽管尚无官方表态称该抗拆事件的处理结果与网民们的努力直接相关,但公众已在心中完成了对微博的一次授勋仪式。微博围观成为民意表达的最新途径。

艺术家兼独立行动者艾未未说过一句话:融化冰川没有别的方法,只有靠中国人的整体热量。

上访不如上网。互联网扁平化的特性瓦解了金字塔式的管制,民主力量借助网络而崛起。微博“直播”中国,“转发”沟通世界。“有图有真相”是网络“揭黑”的一大特色,而人肉搜索这一富有争议的揭黑手段也让腐败更显尴尬。在传统媒体因顾虑而缺席或反应迟钝的情况下,互联网孤军深入,成为网民自发爆料和集结舆论的平台。早在10年前就有人说过,互联网是上帝送给中国人的最好礼物。

3月7日人代会记者采访时间,湖北省省长李鸿忠一把拿下了《京华时报》女记者刘杰的录音笔,径直走向电梯。“我们担心她不是记者。”三天后湖北代表团工作人员将录音笔还给了刘。3月12日广州市市长张广宁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以媒为镜可以知得失。

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政府、监督政府,同时充分发挥新闻舆论的监督作用,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立春,广东省委书记汪洋、省长黄华华给网友送上祝福:“真诚希望广大网民朋友‘手握鼠标,胸怀天下’,对广东工作中的不足‘拍大砖’。”这是汪洋和黄华华第三次在网上给网友拜年。

有评论说,现在中国社会像个大火药桶,大家要去拆引信,而不是去引爆它。但民主从来都是“争来的”,而不是“给来的”。

本届世界杯主题曲叫《旗帜飘扬》:我们不会停止斗争,为了食物为了我们自由的渴望,我们耐心等待,等待命中注定到来的那一天,那一天不再遥远,现在我们就要高唱——当我长大时,我会更加坚强,他们对我说,自由就像旗帜一样飘扬。

四、 被围观的慈善与滴血的财富

巴菲特与盖茨来华劝捐拷问中国富豪的良心。“巴比慈善晚宴”引发众多记者围观,但因与会者中大多中国富豪不愿暴露身份,采访遭拒。当晚在现场的唯一“记者”是用微博发照片的潘石屹夫妇。后来,老巴菲特接受采访时说:“如果知道有许多人爱你,那是多大的快乐!”

美国《福布斯》杂志发布的2010年度全球富豪榜中,中国富豪占10%,仅次于美国。

“中国首善”陈光标宣布“裸捐”,给中国富人加压,他不理会歪曲和批判,也不避讳贪求名誉,声称要让更多的人知道他的善举。陈在北京台的一次节目中当众吃面条,并将剩下的交给司机吃完,称平生最憎恶浪费。

马云回应陈光标逼捐:“没有私就是最大的私,不给孩子留一点儿,一个不考虑自己的人,你不要相信他会考虑社会。”崔永元力挺:“要裸大家都裸,这才叫赤诚相对。”

二千年前亚里士多德就说过,你不是因为是好人,才去做好事,而是因为你一直在做好事,你才是一个好人。

“我发现60%以上富二代是败家子”,陈光标坚持不给亲人钱财。据报道陈的妹妹洗碗至今已经11年,月挣1500元;弟弟至今还在做保安,月挣2000多元。

常言道“富不过三代”,未来10年中国将有300万企业进入接班换代。但“90%的家族创始人希望子女接班,95%的子女却不愿意接班”,江苏省一次MBA发展论坛上,富二代接班成热点话题。

近年来,媒体时有“中国二代病”现象的讨论。富二代不接班,是因为不用勤劳就能富有;农二代不做工,是因为即使勤劳也无法富有。

一代年轻人的理想正在被埋葬。1998年马化腾创办腾迅、史玉柱创办脑白金,1999年丁磊创办网易、马云创办阿里巴巴据说都是50万创业,当时都没买房。而现在年轻人的理想却系于一套房子。当然,现在创业也没了10年前的开放环境了。

郑州富士康招聘排1公里长队,应聘者需答70道心理测试题:能否常常做别人不愿意做的事情,能否尽管睡眠不足或者连续工作都毫不在乎,等等。数月前,富士康刚刚遭遇了诡异的“N连跳”自杀事件,学者称这是“世界工厂模式的终结”。“我们的经济不能一直挤榨劳动者权益,因为这不是工人愿意接受的模式。”人民大学劳动关系研究所所长常凯评论。“N连跳”自杀事件之后,富士康工人工资集体上调了30%。

富士康在深圳有40万人的工业园区,工人们上班时冷漠,下班后回到“都市的丛林”。他们都是离开乡村社区温暖怀抱的新生代民工。法国社会学家涂尔干在他的《自杀论》中谈到,个体的社会关系越孤立、越疏离,便越容易自杀。

由于不满薪资待遇,5月本田在广东佛山零部件厂的工人开始持续罢工,工人高喊“罢工到底”并要求重整工会。经济学家惊呼“刘易斯拐点”的到来,这预示着中国剩余劳动力无限供给时代即将结束,“人口红利”正在逐渐消失。

今年苹果超越微软成为世界市值最大的科技公司。1.5万亿元人民币的市值,可以买下100个同仁堂或38个格力电器或18个万科或15个中国银行或 13个宝钢或者2个中国石化。凭一台iPhone4苹果公司能挣360美元,富士康等中国代工企业,则只得到6.54美元的加工费。苹果利润率60%,富士康则只有3%—5%。中国代工企业再向下压榨的残酷性可想而知。

中国人为何勤劳而不富有?这是个横亘不去的命题。这个命题不解答,所谓产业升级,所谓大国崛起都是空谈。

台湾那边也在反思,台湾要摒弃粗放的企业发展模式。“苍狼的下场最终都是消失,因为草原总有被吃尽的一天”(明基总裁李焜耀)。成吉思汗式的成本掠夺方式,只会是短命王朝。海峡这边的同胞们请注意,这也是我们的命题。

五、让亲人相见,让爱心回归

什么都在涨,只有道德底线在降。

商务部通报数据显示,11月上旬,全国36个大中城市18种主要蔬菜平均价每公斤3.9元,比去年同期上涨了62.4%。物价的上涨,催生了一批囤米囤油的“海囤族”,一些深圳居民甚至选择到香港购买生活用品。

要毁掉一个市场,最方便的办法是鼓励造假。要毁掉一个社会亦如是。中国不少行业充斥着弄虚作假的行径。造假流毒向社会各个层面扩散,从唐骏的“学历门”、紫金矿业“污染门”、蒙牛“公关门”到三聚氰胺死灰复燃,政府数据注水与诈骗短信泛滥、诚信文化的缺失困扰着腾飞的中国巨龙。

传媒把“神医”张悟本推上名望的顶峰,又狠狠地将他推下,甚至将绿豆暴涨归罪于他的绿豆疗法。其实张所传授的养生之道并非全错。一位获得道籍仅4年的道士,却被诸多名人封为神仙。《谁说世界上没有神仙》等报道将李一推向了巅峰,李出事后传媒又破鼓众人捶。

《大国崛起》的团队今年在央视二套又推出系列电视片《公司的力量》,通片力陈这样一个常识:一个国家的崛起在于契约精神。

2010年的电视热点首推江苏卫视的《非诚勿扰》。这档选秀节目被指责用“富二代+拜金女”、“绯闻+炒作”为噱头抢夺眼球。但它却是真实的。《非诚勿扰》反映出的价值观、人生观,将当下婚恋观上的势利,表现得淋漓尽致。一位喜欢“捡垃圾”的英国小伙王豆腐(Alex),坚称捡垃圾能帮助这个地球,可很遗憾,女嘉宾们齐刷刷地将选择的灯灭了。

国际知名民意调查机构所做金钱观调查表明:认同“金钱是个人成功最佳象征”的美国人只有33%,认同这一说法的中国人却占69%,高于全球平均数57%,接下来是韩国、印度和日本。

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的网调表明,88.1%的人表示,身边存在“炒钱族”,超七成人认为单靠踏实工作难以致富。

“打假斗士”方舟子用自采自编自发的方式办起了个人媒体,并接收大量的检举造假信件,成了网上打假的信访办。终于,一把锤子砸向了他。方舟子遇袭案维持原判,肖传国等人被以“寻衅滋事罪”终审判处拘役5个半月刑罚。方舟子用自己的挨打暴露了媒体舆论监督环境的恶劣。

一位41岁的未婚医生砍死砍伤小学生13人,他原本计划杀死30名小学生。南平惨案之后又引发5起校园血案,当局不得不禁止传媒报道,以防传染效应。为防不测,各地政府向中小学和幼儿园配发了钢叉、催泪喷雾剂、防割手套等防卫武器。

一位26岁的女服务员在下班途中被一辆小轿车撞倒,当她试图记住肇事车牌时,被肇事的富二代大学生连砍8刀,最终由轻伤变成当场死亡。

浙江台州3名90后农民工通过网络、手机等相约集体自杀,2人在喝下剧毒药之后抢救无效死亡,1人被救活。三人家境都贫困,早早辍学,工作后面临重负,不堪忍受之下选择自杀。

中国精神卫生中心2009年公布数据,中国各类精神疾病患者人数在1亿人以上,重型精神病患超过1600万。社会转型,生活节奏,价值观解体,社会严重分化造成的心理失衡,遭遇就业、婚姻、子女、养老等生存压力时,一触即发点燃“炸药包”。

中国基督徒人数已超过中国共产党7000万党员的总数(《宗教蓝皮书》则称中国基督徒总体估计为2305万)。如此数据属实,与1949年相比中国基督徒人数增长了20倍。入教者不再只是城市白领,还包括农民工和城市务工者。与西方不同之处是,中国基督徒进的是“家庭教堂”而非“大教堂”。

有什么办法安抚动荡的国家呢?1200年前唐懿宗的父亲给他留下这样几句话:世道不好的时候,人心思变,如果没有佛教使百姓安守本分,那么勇敢的人会奋起斗狠,智慧的人会策划阴谋,而阡陌上的贫民,将会揭竿而起……(《千年菩提路》第五集《法门寺》)

热播电视剧《新三国》中有一句台词:欲治天下,先收人心。

改革开放至今,中国经济取得了伟大成就,同时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自我三大关系不断恶化。

冯小刚在微博中说:繁体字“亲”的右边有“见”,“爱”的中间有“心”;后经简化,“亲爱”二字变成现在的“亲”不见,“爱”无心。然后就发生了文化大革命和唐山大地震。这不是文化的灾难,是民族的灾难。别的字都可以简化图省事,唯独“亲爱”两字万不该缺见少心。请上级领导批准亲相见爱有心,行吗?

台湾因为有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打底,是华人世界的宗教中心:证严法师的慈济会,星云法师的佛光山,圣严法师的法鼓山,这些是浮华社会的定海神针。同为中华民族,台湾人脸上比大陆人多了些从容淡定。中国大陆已成“急之国”。

电影市场上《阿凡达》好评如潮,《孔子》被贬得一无是处。“四大名著”的改编剧如走马灯般“你方唱罢我登场”,“孙悟空祖籍”、“西门庆故里”之争更是争得面红耳赤。这叫文化啃老。在地方政府的宣传语中,文化常以“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出现。梁文道在电视上说,当今中国是史上最没有文化的年代。

没有文化,经济也走不远。

搜狐总裁张朝阳在一次论坛感慨:2049年,中国人是否都能幸福而有尊严地活着?到时候,假如中国的崛起和富强成为泡影,后辈会指着我们说,瞧你们那一代人都做了什么,你们怎么那么“二”啊?

http://news.sina.com.cn/c/sd/2010-12-20/092421673197_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