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客 | 我偏爱写诗的荒谬胜过不写诗的荒谬

一周语文|2012(06)|2012-1-30-2012-2-5

为本周单字“黑”。本周,各种文字武斗继续,讨论商榷日渐稀薄,站队表态甚嚣尘上,殊为无趣无聊。熟词“拉黑”高词频繁复出现,其变格亦随之繁衍不息,如“×黑”“黑×”等,种类繁多。

“拉黑”本为网络缩略语,它本为将不喜欢或满心生厌的某人拉进到黑名单、屏蔽其言论、拒绝与其交流的一个网页功能,多用于聊天软件,也适用于一些网络游戏。在非网络语境中,这一意思被引申为对某人或某事完全拒绝,与熟词“绝交”意思接近。

汉字“黑”为象形字,《说文-黑部》里的解释说,黑,火所熏之色也,本义为将头面涂抹得颜色像煤或墨,让人看不清楚,引申义有颜色像煤或墨、光线昏暗、夜晚、黑夜、非、错误、隐秘的、非法的、狠毒等多种。

—————————————————————————————————————————

【秀下限】

网络熟词,据称来自日本漫画作品《银魂》,意为将自己的极度低智的一面展示给他人,且不以为然。本周,在多种网络争辩中这一熟词使用频率陡增。存之备忘。

【宽恕是顺产春天的智慧】

语出艺术评论家岳路平博文,原文标题是“献给春天的蓝图:宽容、宽恕”。陆老师在博文里阐述对“韩方之争”的观感:“无论是‘方舟子战韩寒’,还是赵本山的小品,都不是什么好的剧本。在没有好戏的国度,我们只能选择一场最不恶心的烂戏。”“在这个脆弱的国度,这个脆弱的时代,如果我们对统治者过于咄咄逼人……我们接生一个新的春天的成本可能就要大幅度提升。”“宽恕是顺产春天的智慧,是让有罪的人忏悔的桥梁。”

【治疗性活埋】

针对梁林故居被拆除一事所发感慨,语出曲艺达人徐德亮:“维修性拆除,这词会火吧。还有挽救性枪毙,治疗性活埋,理财性抢劫,保护性销毁,纯洁性强奸”……徐老师的这组联想式造句均采用矛盾修辞,与当下纠结现实紧贴,粗糙而悲凉。

【这是新的一年了起码我可以跟自己不一样吧】

语出作家张大春专栏文章,原文标题是“这个专栏的一点回顾”。张老师在博文里从自身经验出发,反省近一两年间的“媒介生态”,不乐观,多气馁。文末,张老师说:“这是新的一年了,起码我可以跟自己不一样吧?如果我的读者们也愿意回头数看一下:在过去的一年(或两年、或……)里,除了政治口水、名流私秽以及网络流言之外,还有多少讯息让我们对于世界事物产生过有意义的好奇呢? ”

【路标式判决】

语出评家王刚桥周一时评,原评标题是“韩寒方舟子斗法值得观察”:“在长达10多天的网络‘口水战’之后,韩寒与方舟子的‘斗嘴’开始迈向‘斗法’。”“在泥沙俱下的中国网络言论环境中,‘韩寒诉方是民案’能否成为一个路标式判决,可拭目以待。”

【应对她此类行为录像存档】

语出青年老黄历周一微博。问:我12岁的外甥女每天看各种穿越剧和泡菜的综艺节目家族诞生,我很担心又不知道怎么教她,该怎么办呢?答:应对她此类行为录像存档,以免长大后对人提及自己12岁就爱看穿越剧和综艺节目的早熟行为时被指责为“不可能”、“难以想象”,无法自证清白。

【公知】

熟词“”缩略语,多用于短文本如微博中,其衍生词还有“母知”等变格。在文本中频繁使用“公知”“母知”缩略语源自近一个月来多种层面的文字掐架,其语境略含讥讽揶揄意味。在当下语境中,“”或“公知”原本定义中的“学术背景”“专业素质”“进言社会进步”“热心公共事务”等义项已然模糊掉,其与通常所谓名流、学者、明星、红人、达人等概念间必要的界限与区隔亦混乱模糊。

【好像小学时调皮的男生趁老师转身写字的时候站起来做鬼脸】

语出饭友加勒比小猪周三饭文,属典型状态贴:“戴着口罩闷了一脸汗不说,鼻涕也跟着凑热闹。觉得别人看不见就得肆意妄为,好像小学时调皮的男生趁老师转身写字的时候站起来做鬼脸。”

【文字武斗】

语出电视达人陈扬周三微博:“我郑重呼吁:立刻停止一切地域攻击!活了大半个世纪我从来没有见过中国人之间会这样毫无理性地以地域为话题展开越来越尖酸刻薄的相互攻击。文字武斗!这绝对是一个不祥之兆。族群分裂的公开化和非理性化是灾难。谁都不希望用未来上百年痛苦的弥合岁月来为今天的出言不逊赎罪”……哪怕脱离陈老师此博原有语境,本周见“文字武斗”四字,仍有挥之不去的现场感……当然,前提是你得有把子年纪。

【不要锦上再添花添乱不要围观上再添围观】

语出剧作家史航周二微博:“低碳低碳,不要锦上再添花添乱,不要围观上再添围观,从我做起,方韩之争不再发一言。一叶障目,不见多少险恶的泰山。乌坎。乌坎。乌坎。”

【大V】

网络熟词,犹言“大名人”,语源来自新浪微博“名人认证”程序。 新浪微博对被邀开微博的名人实行实名认证制,认证后的名人在其用户名后会加上一个字母“V”,以此区别于其他用户。被“认证的”多为各界达人名人或明星。

【好日子仿佛指间漏出去的水怎么也掬不住】

语出作家老愚《新周刊》专栏,原文名为“散去的好日子”。老愚师的这则短文书写亲情之暖,故乡之愁,而其真正唏嘘的主角,是时光:“铁青的天色让人窒息,我心里很想问:好日子都到哪里去了?”这是篇首的一句,突兀而刺目;“母亲现在正躺在西安一家医院里等待手术,两个弟弟跑前跑后伺候着。我在等那个电话,我盼望她用复明的眼睛看看这个越来越不可理喻的世界。”“好日子仿佛指间漏出去的水,怎么也掬不住。”这是篇尾的两端,有慨叹,有无助,也温暖。

【影后】

来自作家瓦当本周推荐,语出本周网络热转图片。图片中,某院长为某影后奉献一副题字,不知谁写的,那卷类似中堂的立轴上赫然写着“影後”二字,成了笑话。简化字到底惹了多少祸啊?

【我偏爱写诗的荒谬胜过不写诗的荒谬】

本周二,诗人辛波斯卡辞世。辛波斯卡是波兰久负盛名的诗人,199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被誉为“诗坛的莫扎特”,擅长以幽默口吻描述严肃主题与日常生活。辛波斯卡的作品因画家幾米的《向左走向右走》为读者了解,最为知名的便是那首代表作《一见钟情》。上句来自诗人王寅周三微博推荐,语出辛波斯卡诗作《种种可能》:“我偏爱电影/我偏爱猫/我偏爱华尔塔河沿岸的橡树/我偏爱狄更斯胜过陀思妥耶夫斯基/我偏爱我对人群的喜欢/胜过我对人类的爱/我偏爱绿色/我偏爱例外/我偏爱及早离去/我偏爱和医生聊些别的话题/我偏爱线条细致的老式插画/我偏爱写诗的荒谬/胜过不写诗的荒谬”……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2月5日, 3:12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