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想家 | 重启改革,切除“权力肿瘤”

重启改革,切除“权力肿瘤”

 

   有人说改革已死,我觉得可以含蓄一些,说成改革停滞。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原点,权力再次肆虐,疯狂地吞噬着整个社会。我们热切希望习李新政府能改变这种局面。  

    改革总是权力的斗争、利益的分配。

    毛泽东先生的20多年统治,是权力逐步控制一切的过程。把农民的土地强行没收了,把城市工商业者的资产没收了,权力控制了所有的经济细胞和社会组织,从而阻止了生产力的发展。那时候,权力只能享受特权,但并无暴利,因为没有那么多社会财富可供权力吞噬

    到后来,民众无法忍受贫穷,权力集团也无法忍受贫困基础上的特权,于是,必然走向改革。邓小平先生的改革宗旨,就四个字:放权让利。无须政府有多么高的水平,只需要你放开绳索,允许民众创造财富。中国人民的勤劳与智慧,很快就将中国经济引向辉煌。这个时期,上下同欲,官民同心,权力与百姓进入了蜜月期。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经济的增长再次刺激起权力的贪婪。从1990年代开始,权力拿着镰刀,用高税收、高罚款、高房价、高通货膨胀4大恶手段收获改革成果,权力再次控制一切。这次,他们熟练地收获着暴利。以前是商人行贿政府官员,让官员完成权力寻租。现在,是官员安排好方案,让商人们配合。权力不再满足于被利用,而是主动出击,牟取暴利

    今天的中国,宛如一个癌症晚期患者,全身布满肿瘤。每一个肿瘤上面都写着“权力”二字肿瘤的症状是:权力太大、太集中,扭曲了市场信号,残害了整个中国经济、政治。权力肿瘤引领中国走向死亡。

    权力集团也看到了中国经济的问题。但是,他们试图用更疯狂的权力去控制中国经济。在经济增长势头跌落的时候,2008年推出4万亿,就像一剂强行针,人为延缓了本来是好事的衰退,结果是导致更糟糕的衰退。到2013年6月的时候,用电指标增长几乎停滞,大学生就业异常困难,北京等地写字楼的租金直线下降,这三个指标经济表明,经济衰退的脚步已经走近。    

     怎么办?还依靠林毅夫等人忽悠的“投资拉动经济”?事实证明,那是一剂“权力拉动经济”的毒药。中国的天量货币发行,已经把整个中国经济送上了地狱之旅

    唯一的出路是体制变革。许小年、陈志武这些有良知有水平的经济学家在呼吁体制变革,已经呼吁了很多年。而各级政府现在把一些小大小闹的政策称为“改革”,偷梁换柱,实际扼杀了改革。大家都知道进行根本性的体制变革,中国才有出路,但显然,权力部门拒绝改革。 

    当局早已意识到无法回避权力问题。几年前,就提出要下放权力,然而,迟迟没有行动。政府提出要裁撤各地驻京办,但就是裁不了。各地为什么要设置那么多的驻京办,就是为了接近权力,与权力勾结,弄出钱来。权力是皮,驻京办是毛,不剥皮,只喊减毛,肯定不会有效果。  

     习李组合上台后,一大亮点就是说“要把权力关进笼子里”,中国人民十分拥护。而权力这头野兽,怎么可能乖乖进笼子呢?必须先切掉权力野兽的爪子、牙齿。

    挽救中国,必须从整治权力开始开始。而我们这么多年提了太多的思路、方案,但都被强大的利益集团给阻击了。现在,任何其他设计都没有用,必须先对权力进行物理切割。温药治不了恶性肿瘤,只能拿起手术刀,狠狠地切下去。

 

     1,迁都

    权力肿瘤中,最大的一个肿瘤是北京。现在,北京的利益集团已经形成一张巨大的权力网络,环环相扣,延伸到中国的每一个城市、乡村,吞噬并污染着每一个细胞。 

    把首都迁出去,迁到陕西宝鸡,或东北铁岭,或河南驻马店,都可以。这样就从地域上撕开了权力的口子。当然,北京缺水,无法承受不断涌入的人口,也可成为迁都的一个理由。 

    或可仿效“多首都”做法,把立法首都、行政首都、司法首都中间的一部分留在北京。无论如何,不能把全部中央权力留在北京。    

    迁都,对权力的打击是巨大的,效果明显的。

     

     2,取缔大多数权力部门

    权力天然具有自肥的内在动力,永远不要指望权力会发慈悲心。对权力,必须痛下杀手。 

    比如,发改委,权力最大的一个部门,这么多年没有做过一件好事,应该彻底根除。所有项目不在需要任何审批,只要银行愿意贷款就可上马。这样逼迫银行进行精确研判。

     国资委,原本号称要监督国有资产流失,结果却成为垄断企业的保护伞。可以裁撤掉国资委90%以上的人,只留十几个人,负责对那些大型国有企业进行资产统计、汇报就成了。任何其他权力没有。

     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没有丝毫正面意义,应彻底根除。

     宗教事物管理局,撤。上帝的归上帝,恺撒的归恺撒,权力不能干涉宗教。

     住房与建设部,这么多年高房价天怨人怒,住建部撤消没商量。

     工信部,撤消。

     教育部、文化部,各自裁撤90%以上的人,这样就把该裁撤的权力给根除了。

     税务系统,裁撤90%以上人员,这样就不能高税收搜刮了。

     城管,彻底裁掉。

     ……

     

     3,所有垄断国企撤出北京,分拆出卖

     大型垄断国企的总部,多数在北京。他们正是依靠着与权力为邻居,才完成权钱勾结,祸害中国经济的。应该强行将这些企业的总部赶出北京。中石油总部放在新疆去,中石化总部放到四川,五大电力、十大军工企业、几大银行、几大保险公司,各自寻找一个不同的城市做总部。

     撤出北京,只是为了拆迁这些垄断肿瘤做准备。下一步,就是把他们各自分拆成10个或30个小公司,其资产可以平均分给中国13亿人民,或者,出售资产以充当税收收入,同时大幅度降低各项税收,还富于民。

     

     这么多年来,顽固不化的权力告诉我们,任何温文尔雅的设计都没用,只有两件事情能够让权力屈服。一是经济的 衰退,乃至崩溃,二是对权力实施外科手术打击。上述物理切割看似简单,却绝对有效。

     

链接: 官贪,导致民贪

        《新加坡模式害惨中国》

       《分拆中石油,向人民赎罪》 

      《应对金融危机,完全开错了药方?》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6月8日, 2:32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