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杨时旸

国际条约签署之后,难免就有大动作。

出头鸟果然就被打掉了。

可是,盗版只是个经济/法律问题吗?

悼人人字幕组:我们不以盗版为荣,但以看不到正版为耻

图片

01

人人字幕组又出事了。

据报道称,上海警方在多地的配合之下破获了人人影视字幕组的侵权大案,该字幕组架设的网站刊载各类影视作品20000余集部,注册会员800万,涉案金额1600万,行动中,警方抓获了14名嫌疑人。

之所以说“又”出事,是因为对于人人字幕组而言,这样的风浪已经不知是第几次了,次次哀鸿遍野,次次险象环生,只是这一次的翻覆显得更加决绝又彻底。

cdtimg

2011年,《人民网》上发表过一篇文章:《人人字幕组 网络时代的知识布道者》,如今看来甚是讽刺

在美剧迷心中,人人字幕组是个神一般的存在,是符号、是偶像、是icon,某种程度上说,这家字幕组是一代美剧迷的启蒙,是他们让美剧真正进入了一代年轻人的生活,且从此变得不可分割,即便后来各种字幕组遍地开花,分工愈细,风格各异,但人人依旧以其快速优质的翻译被奉若神明。

所以,它每一次“遇难”都会在剧迷群体里引发巨大震动。

02

说到底,这一切无非就是个版权问题。但原本简单清晰的版权问题,在我们这里却有着更复杂的况味与意涵。

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承认,直到如今,生活于中国大陆地区的所有影迷和剧迷都是被盗版滋养的,数十年来从未有所改变。

无论普通观众还是导演、编剧等等从业者,只要想看到海外的影视剧,所能拥有的可靠渠道几乎就只有盗版——院线的引进,几大视频网站的采买以及出版公司有批文的正版光盘销售根本无法满足消费者的需求。

cdtimg

人人字幕组经典翻译之《生活大爆炸》

一来,相较于每年庞大的影视出品,那些正版渠道所引入的国外影视数量极其稀少,绝大多数影剧迷喜闻乐见的作品根本无法引进;

二来,即便偶然引入,也因为审核的原因,必须面对裁剪和阉割。对于一个普通人而言,根本不可能打着飞的飞往各国的电影节上看电影,也根本不可能为了看一集美剧费尽心思架梯爬墙去各个流媒体平台轮流看剧。

所以,盗版应运而生且长期存在极易理解。

03

明确地讲,盗版是错误的,为创作者和出品方付费天经地义,因为影视也是一种商品,但我们这里的问题在于这付费的正途不通。

如果说二十年前,中国的消费者还尚且没有足够的版权意识,那么现在,看看那些国内网站付费会员制的情况就会明白,无论意识层面还是消费能力层面,我们都已经没有问题,我们愿意给那些优质的娱乐内容付费,但我们举着钱无处可付。

cdtimg

人人字幕组经典翻译之《权力的游戏》

谁能告诉我,我想看HBO、Netflix、Showtime、Hulu、amazon、AMC 、Apple+等等一系列最大众的流媒体内容,我该怎么办?墙伫立在我们面前,它巍峨坚固得让人绝望,但人类寻求精神满足的欲望与寻求肉身满足的欲望一样强烈且不可抵挡,所以,饥饿的人只能另寻门路,那些歪门邪道都是被逼无奈的选择。

按理说,作为一种不具备实体的产品,影视业应该是最易于全球化的,尤其在这个社交媒体时代,中国出品的电视剧可以随时贩卖到美国,美国出产的电影也应该可以随时出售来中国,这是一门再正当不过的生意,既然是生意就该交由市场和消费者自由选择,有人要看CBS的中老年肥皂剧就可以去看,有人想买黄暴污的HBO的会员就可以便捷地充钱,这有什么难以理解的吗?

可是,我们这里不可行,以前不可行,现在不可行,且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也不可行。有人不允许消费者和出品方进行直接交易。消费正版的渠道被阻隔,而精神需求又不可能被浇灭,这才是中国式盗版泛滥的根由。

cdtimg

人人字幕组经典翻译之《神探夏洛克》

从这个角度去讲,我们这里的、当下的盗版是一种人为制造出的盗版,是一种由于管制和压抑而导致出的独特的制度性产物,而不是因为个体意义和民间意义上法律意识缺失,经济实力不足而造成的对于出品方的侵权。

04

从法律意义上,所有盗版链条上的人确实触犯了法律,但从文化意义上讲,这个链条上的所有人都只不过是在“求生”,一种精神意义和精神世界里的求生,只是想吃一口像样的精神食粮,于是,有人成了厨师,有人成了跑堂,而养育了这么大一批食客。

我们都需要吃粮食,现在有人禁止进口粮食,而自己种的地结出的又都是糟糠,饥饿的人没有办法,只能挖了地道偷运一点食物,传递,贩卖,果腹,窃喜地讨论,然后还每天担惊受怕地怕被查禁。最荒诞的事情在于,禁运粮食的人和查抄偷运粮的人是同一群人,他们先制造了饥饿,然后再义正辞严地扮演起良知者,声称自己遵守世界意义内普遍的规则与契约。

但其实,有时候打击盗版成为了加固墙壁的一种变形的方略。

cdtimg

人人字幕组经典翻译之《摩登家庭》

无论是此前对于胖鸟的查处,还是包括这一次在内的诸多次针对人人字幕组以及其他字幕组的行动,从单纯的法律执行者层面去讲,没有问题,但从精神权利来讲,从道义层面来讲,这问题太大。

我们应该看清这一切的前提与基础,你们不能人为制造了荒芜,还把偷偷拾荒当做罪过。

中国的盗版是经历过几个阶段的,短暂的录像带翻录时代,特色的VCD时代,淘碟的DVD时代,BT电驴下载时代,以及现在的在线时代,如果说DVD以前的几个代际中还真的存在一个“盗版业”的话,那么自从下载时代开始,盗版的“业态”其实已经渐渐消亡,而被分享精神所取代了。

人人字幕组也好,其他字幕组也罢,一直在小心翼翼在灰色地带里维系自身存在,尽量不涉及钱款和收益,但用爱发电毕竟难以为继,更何况,有时在利益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也并非谁都能够永远忍得住只把自己当一个盗火者和慈善家。

最终,总会有一些事成为把柄。

cdtimg

2014年,射手字幕网关闭

在正途不通的前提下,在市场不能自由交易的背景里,查处盗版是不可能查得尽的,只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地下化,砸碎一个源头,就会分化成一地碎片,碎片再各自慢慢壮大,最终又开始一个循环。

唯有开放正途,才能锁住旁门左道,只有这样,无论在法律,经济还是道义上,才是完全正当的。

05

我们应该感谢每一个字幕组,是他们让我们看懂了不同的山川日月,见证了不同的悲欢离合,让我们得以更包容宽厚地理解这个世界,而不只是狭隘地注视和标榜我们自己。

所有这些字幕组的从业者其实都没有多少企图,主要是想让大家能看到更多的更丰富的影视剧,怎么弄到最后,看个美剧和电影,都变成了一桩如此悲壮的事情?

cdtimg

2019年,圣城家园网站被摧毁

再说一遍,我们不以看盗版为荣,但我们要以无法看到正版为耻。

我们要有自由流通的文娱节目市场,要成为全球文化交互的一部分,要在这样的背景下维护正版,打击盗版,而不是出于别样的原因堵住正途,再查抄小路,且在封堵小路的时候还显得普世且义正辞严。

cdtimg

文:杨时旸

作者简介:普通影迷,媒体编辑,纯粹写字,不混圈子 ,某种程度上相信娱乐新闻里潜藏着人们的潜意识以及一个时代的病理。

编辑:徐元

排版:透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