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晚睡

历时一年多,备受关注的“拉姆案”终于有了结果,她的前夫唐路因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image

拉姆终于可以安息了。

这位本名阿木初的姑娘,是四川阿坝州的一个农民,拉姆只是她在抖音上注册的名字。

image

去年9月14日,正在家里厨房为粉丝直播的她,被她的前夫闯进家门,向她的身上泼洒汽油,并点燃了。

拉姆烧了3个小时,浑身90%以上烧伤,整个人都成了一段焦木,没有一块好肉,属于重特度烧伤,有些肉甚至被烧熟了,需要割掉。

imagev

在极度痛苦中挣扎了半个月后,拉姆一直没有恢复意识,2020年9月30日,拉姆在四川省人民医院去世。

image

10月2日,她的遗体被火化,亲人们会带着她的骨灰回家乡。

image

被烧毁的房间

图片来源:在人间

这件事曾经在网络上引发巨大关注,也上了热搜,带动了加强家暴刑罚的讨论。

这当然是好事情。但我始终很反对媒体将“拉姆案”中唐路对拉姆犯下的罪行定性为家暴,在案发前拉姆已经与唐路离婚,一个离婚的前夫冲进人家家里行凶,算特么什么家暴?

那就是故意杀人,典型的谋杀。

唐路骑着摩托车去拉姆家,除了一桶50多斤的汽油,还在车后带了一把四五十厘米的西瓜刀,并随身携带一把小水果刀,他是想要杀光拉姆的全家,而不只是拉姆一个人。

被浇上汽油的拉姆拼死喊叫让爸爸和姐夫逃跑,等爸爸和姐夫跑到屋外,火就燃起来了,还响起了巨大的爆炸声,整间房子都被大火吞噬。

如果把这样凶残的暴行说成是家暴,就是在主观上为凶手开脱。

在“拉姆案”中,最令人感到悲哀的就是当她最后被杀害了,人们说这是家暴,当初她真正遭受家暴的时候,却孤立无援。

image

拉姆和唐路是2009年结婚,唐路有严重的暴力倾向,婚后多次殴打拉姆,拉姆的脸上经常会红肿,身上也有青紫。

爱面子的拉姆很少对外人说这些事,脸上肿得厉害了,就几天不出门。

每次打完,唐路都会认错,为了孩子,拉姆也是每次都原谅她,希望他可以改掉。

但家暴一直持续升级,以前还会背着人,后来唐路完全不避讳他人的眼光,会把她从娘家的聚会中拉出来,当街殴打。

父亲性格软弱,无法保护拉姆,拉姆回家从不说这些事,默默忍受。

亲戚找她外出打工,拉姆也向往外面的生活,只是舍不得孩子和父亲,一直没有走。

imagev

2020年5月,唐路因为在网上打牌,输了钱,心情不好,再次对拉姆动了手,这次打得很重,直接用板凳将拉姆的右臂砸骨折了。

拉姆逃回娘家,知道再不离婚,自己就可能被打死,她和唐路协议离婚,大儿子归了自己,小儿子归了爸爸。

没等拉姆的伤养好,唐路找上门来认错,要求复婚,拉姆不同意,他便把刀压在小儿子的脖子上,“不复婚我就杀了他!”

image

图片来源:谷雨实验室《被前夫烧毁的拉姆》

他还把两个孩子带到河边,说如果拉姆不同意复婚就带着孩子一起跳河。

image

男方还曾在社交媒体营造自己的“好父亲”人设

拉姆只能选择复婚,孩子的命是母亲的软肋。

复婚不到10天,拉姆又被打了两次,她带着小儿子躲回娘家,唐路天天给她发威胁短信,说她再不回来,就把小孩杀了。

后来唐路到拉姆姐姐卓玛的店里要人,卓玛不肯说,被他一拳打得眼眶骨折,住院3个月。

拉姆看到姐姐的遭遇,终于勇敢起来,去县城找人写了离婚起诉书,起诉离婚。

6月法庭判决离婚,却将两个孩子的抚养权都给了男方,拉姆最起码想要争取一个孩子抚养权的希望落空,她哭得撕心裂肺。

直播是拉姆2018年学会的,那是她灰暗日子中的唯一安慰,她为粉丝们直播自己在野外挖药、做饭、跳舞的画面,生活艰苦,她却笑脸盈盈,充满积极向上的能量。

image

她不化妆,衣服也很破旧,身上总是脏兮兮的,但在平台上拥有72万粉丝,大家喜欢看她的理由是,“她把辛苦的工作做成了阳光,把朴素的生活做成了鲜花。”

imagev

媒体在报道中将她说成是网红,她这个网红与我们一般意义的网红不同,不让粉丝刷礼物,只是偶尔卖一点核桃,更多的是记录自己的生活。

离婚后,她在直播中频繁提到的都是挣钱,上山挖药的时间更长了,下再大的雨也不会停下来。

她也变得更节省了,希望等经济条件好一点的时候,能把孩子的抚养权争取回来。

imagev

这样的梦想戛然中止于唐路带着汽油和刀上门,他一直没有停止纠缠拉姆,想要复婚,看拉姆这次真正是觉悟了,不肯回头,他彻底狂怒了。

当我们复盘拉姆的人生,能看到最大的悲剧不是拉姆被摧毁,而是她陷入了一种无法逃脱的宿命。

杀人者唐路,罪该万死,罪有应得,这个没什么可说的。

可是那些看得见看不见的帮凶呢?

☉  首先是落后的思想观念。

拉姆从未因为自己被打而报警,因为在当地人的心目中,这是丢人的事情,不能声张。

连拉姆的姐姐卓玛被唐路打骨折,住院3个月,都没有报警。

所有的人都知道唐路打老婆,拉姆整天被打得鼻青脸肿,却从未有人制止过他,他从未因为家暴受到任何惩罚。

**☉  其次是社会公权力的缺位。**

拉姆为了自己没报过警,却因为唐路来娘家纠缠多次报警,但当地民警到现场,看见两家人吵架,抢孩子,就默认是家庭纠纷。

他们看出拉姆一家是弱势群体,但也不过是警告男方不要太过分,别动手,“能做的也很少,清官难断家务事。”

imagev

拉姆起诉离婚,有那么多家暴的证据,还有唐路拿两个孩子的生命威胁她的前科,最终的结果却是两个孩子的抚养权全都归了唐路,拉姆作为一个母亲,一个抚养权都没有拿到。

原因是男方家经济条件好,这就离了大谱。

拉姆绝对是有资格抚养孩子的,她勤劳能干,每年在草原挖草药有几万元收入,还会卖一些农副产品,最起码小儿子还小,需要母亲。

正是失去了抚养权,拉姆又舍不得离开两个孩子,将拉姆的人生固定在唐路暴力的漩涡中心,逃不出去。

image

图片来源:谷雨实验室《被前夫烧毁的拉姆》

如果家人更勇敢,如果环境更文明,如果法律更到位,每一个环节有所改善,可能最后都会出现不一样的结果。

但很可惜,没有,拉姆就这样一步步走向死亡,在众人围观之下,美好被邪恶摧毁。

imagev

这些年,像拉姆这样的悲剧越来越多,几乎所有的故事当中,我们都会发现对暴力的,漠视和纵容。

imagev

图片来源:微博博主llluminata

一个妇女被打死可以是故事,一群妇女这样死去就成了事件。故事可以被遗忘,事件却必须被铭记,被剖析,被改变。

但愿拉姆没有白白死去,而是成为推进社会变革的力量:家暴不是家务事,家暴就是暴力,就是伤害,绝对不能被容忍。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