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 档案卡
标题:为什么我们反对鄱阳湖水利枢纽建设
作者:嘉辞、参考资料、板栗
发表日期:2022.5.11
来源:微信公众号“自然折叠”
主题归类:环境保护
CDS收藏:公民馆
版权说明:该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中国数字时代仅对原作进行存档,以对抗中国的网络审查。详细版权说明

2022年5月9日,江西省水利厅的官方网站上发布了江西省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第二次信息公示的消息。距离2017年6月的第一次公示,已经过去五年。

跟第一次只是提供的简单的信息不同,二次公示给出了环评报告全本。

全本总计1200多页,没有文字版,只有难以下载,下载下来还很模糊的文件版。可以感受出官方对民众是否能顺利阅读这篇报告下了点功夫。

没看完,看不完,不想看。环评报告自圆其说的能力总是无比强大,更何况该环评的出具方还是中国水利水电设计研究院。更何况这个环评版本是江西省在吸收多方意见的基础上精心打磨而成。但其中关于生态的调研则充斥着敷衍与短浅。对于造成的影响总是说“有一定影响”。

image

“一定程度的影响”

image

“一定程度的不利影响”

最让我气愤的是这个:

image

“一定影响”

image

那么多影响,还不觉得这个项目有问题吗?还不觉得自己触犯动物保护法和长江法了吗?真的很会昧着良心说话

看环评只会让自己血压越来越高……下面就从官方说的这几点简单的科普一下

image

image

媒体上列举出的一些好处 微妙挑出其中几点聊聊

水利枢纽能不能改善鄱阳湖枯水期的问题

首先要想一个问题,鄱阳湖为什么枯水期时间变长,水位会变低,水质会变差?这几本书里可能给了我们答案。

image

部分参考书籍

image

鄱阳湖是典型吞吐性河流,本来下游的长江是起顶托作用。建了三峡之后顶托变拉空,每年9月中旬~11月的三峡蓄水,直接顶托变拉空,导致枯水期延长。

2000年以后,受气候变化和长江上游水利工程运行影响,鄱阳湖低枯水位提前和延长的情况频现,甚至部分湖区水域低于枯水期历史最低水位。异常的枯水位给湖区长江江豚和鱼类资源的生存带来了严重影响,其中最主要的影响是缩小了长江江豚的生存空间,导致各种人类活动和江豚分布重叠,给江豚的生存造成了影响。

image

鄱阳湖与洞庭湖季节性的丰水与枯水与连接的长江水文密切相关,长江丰水期会补充两湖的水,长江枯水期两湖则会倒灌长江,形成互补的水文活动。三峡工程运行后倒灌量逐渐减少,鄱阳湖与洞庭湖的丰水期水位也逐年下降。

也就是说,鄱阳湖**枯水期的问题很大程度和三峡大坝有直接关系,而现在为了前一个水利设施造成的问题建新的水利设施,正如陈家宽等批评道: “用工程措施解决问题,无异于头痛医脚,并将造成不可预计的生态风险. 修建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的必要性在哪里? 究竟是‘为’生态,还是‘伪’生态”?**

如果从近几年来看,鄱阳湖水位真的有变低吗?

image

image

这两年的新闻…..央视报道….嗯…微妙

 而且长江是一个整体,鄱阳湖枯水,难道仅仅是三峡大坝的问题?

image

鄱阳湖水利枢纽能保护鄱阳湖的候鸟和江豚?

image

江豚靠声呐系统交流,工程本身的噪音和污水排放对它们的影响自然不必说。同时水利枢纽的建设也会大大影响长江里和鄱阳湖江豚种群间的交流。在鄱阳湖有四百余头江豚,在长江干流还有几百头。鄱阳湖水利枢纽建设后一定程度上把鄱阳湖“围了起来”,环评报告里关于生态恢复,江豚保护的说辞也站不住脚:

工程建成运行后,根据各专题预测,枯水期鄱阳湖江豚会有更大的生活空间”,“同时,因为江豚没有生殖洄游的习性,加上鄱阳湖有够大的面积,应该可以维持一个长期稳定的种群”。**难道鄱阳湖蓄水后不会进行开发?**一旦鄱阳湖大开发,江豚的活路在哪里?

image

环评中对江豚的补救措施居然是“迁地保护”,把江豚抓去新建的救护中心。好端端的江豚野生种群为什么要变成半人工种群?

 “与江豚专家密切配合,通过设置大孔闸来解决阻隔影响,专为江豚设置了4孔60米宽的大闸,让江豚过闸。”**对于江豚这种胆小的动物,是不敢到水利枢纽下开的过道里的,其设计的江豚过道尺寸也较小,窄的地方对江豚来说很危险。而如今国内也尚未进行专门的长江江豚过闸试验。资料显示国外设的鱼道运行起来也并不理想。**不管怎样,人造的过道怎么比得上天然的呢?

image

长江江豚

环评中的”调度水位调低,水位消落要符合鄱阳湖自然水文节律”,出现极端情况时,“闸门也可以全部打开,恢复到自然状态,生态安全得到了保证。”**这表明建好水利枢纽后,就能实现以人的意志和目的进行调度,以人为性水位代替自然性水位,入江水道依自然模式没有水位的日子里也要有水位,甚至大开水闸闸门了,闸的前后也会有水位差,综合影响便是水位自然涨落变得不再自然。**

工程运行需要八个月,也就是说这八个月是处于封湖状态,这种封锁又有多少生物能撑得过来呢?后续又要多久才能恢复呢?

image

鄱阳湖的候鸟

而所谓的建坝改为闸,很多闸门会在水利枢纽建成后拆除,其实坝和闸的区别就在于前者死板,后者灵活。但当进行人为操作进行排水蓄水时,对于河流来说这个闸也是“死”的。其时所谓“不会像大坝那样完全阻断河流的连通性”的那个“不会”,究竟会在哪里、会是怎样的表现形式,没说。“闸只在枯水期起作用,平时都开放,相当于不存在”、都开放就相当于不存在了吗?对周围生态的影响就可以为0了吗?水利枢纽从它建的过程到它在那里,都会对长江生态造成负面影响,评估闸到底有没有影响,要看不同物种对自然生境中人工设施侵入和生境变化的敏感性,适应性。 且有珠江的前车之鉴,在进行开发时候也说完成大工程后会拆除小的坝闸,但这确实是个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没有经济收益,如今珠江流域还有很多小的废弃的坝和闸,时刻让我们对这种说辞抱以怀疑之心。

这个水利枢纽说不是建坝,但鄱湖工程”按设计一年至少有7个月(9月~次年3月底)全闸运行(不排除中间会有调整变化),履行的是全坝功能,在改变河湖生态系统自然模式、阻碍水生生物迁徙洄游等方面,能说与“坝”有很大不同、与工程初衷有很大不一致吗?这个闸建下来又和坝有什么区别呢?

改善居民用水问题和农业用水

鄱阳湖枯水常态化和趋势化的新变化,造成枯水期水资源、水生态、水环境承载力严重不足,对湖区民生、生态、经济等多方面造成严重影响。”“如果任由鄱阳湖‘枯水’继续而不采取措施加以解决,将对鄱阳湖区生活、经济、生态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至于建闸来解决民生用水问题则更是无稽之谈,江西省属于典型的亚热带湿润季风,雨水丰沛,水资源丰富,全省多年平均降水量1683mm,居全国第4位,多年平均水资源总量1565亿立方米,人均水资源量3557立方米,居全国第七位,如此水资源量,江西仍在说水资源不足,需要水利工程进行调控,这让华北、西北地区的人民和政府该如何自处?**在南昌农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数逐年上升,江西省人均综合用水量较为稳定 且有下降趋势的情况下却高举缺水要建闸的旗帜,不知是哪一处的数据有错,亦或是省政府另有图谋?**

image

image

image

旅游业发展?航运效力?

有同学走访象山枢纽调研的时候不止一个村民反应过,航道对他们当地没有直接的经济反馈作用,反而江豚的回归给他们带来了生态旅游的经济效益。生态旅游也是国家提倡的经济发展策略,因地制宜,与生态共存。

回归长江法

2021年2月5日,国家林草局和农业农村部联合发布新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长江江豚的保护级别从原来的二级调整到一级。2021年3月1日,《长江保护法》正式施行。

长江保护法的四大立法核心是:

1、做好统筹协调、系统保护的顶层设计。

2、坚持把保护和修复长江流域生态环境放在压倒性位置。

3、突出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

4、坚持责任导向,加大处罚力度。

image

鄱阳湖环评报告

    总书记指出,“长江拥有独特的生态系统,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宝库. 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 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到这里变成了小建设实现大保护….而且请问哪里小了?围了中国第一大淡水湖泊算小吗?

“只围湖不建设”又有多少人相信呢?如此大的湖泊,全篇环评报告无不在重点论述其经济效益,如何能体现工程有生态保护的意思表示?

image

濒危物种分布图

    《长江法》在第42条中明确指出有关单位应保护长江江豚,白鱀豚在内的十几种濒危动植物,建立保护区,并鼓励有关单位开展保护。此工程对江豚等濒危动物的影响大家都清楚,而补救方式则单一且不适合。

image

好端端的野生种群为何要变成半人工种群?

鄱阳湖一旦建闸,洞庭湖必然跟上,到时候长江双肾功能丧失,江豚没有活路或者只能呆在迁地保护区苟延残喘,变成如今的中华鲟。随着遗传多样性衰退,用不了多久就会绝种。

image

鄱阳湖的江豚

水利设施的建立将系统完整的一条河流拆解为一级一级的江段,失去了整体性的河流也失去了其动态平衡的免疫能力。对周围的生态可以说是灭顶之灾。我们常常认为环境和生物都有韧性和一定的适应能力,但水利设施不单只是短期对生态的严重破坏,还有从根本上削弱了这种免疫能力和韧性。

我们都说保护长江,但却不去拆小水坝,禁新建水坝,长远地看,十年禁渔政策永远只是杯水车薪。《长江法》如果不对建坝拆坝水利设施建设加以法律规定与约束,积极推动拆除部分功能落后的水坝,光靠禁渔并不足以改善江豚等濒危动物的处境,以及未来的长江生态。在我看来,拆除落后水坝是恢复长江生态最有效的手段。《长江法》作为我国第一部流域法,很大程度上促进了江豚保护工作的进行。促进了长江的生态保护,是个很好的开始。而江豚作为长江特殊的旗舰物种,也正受社会关注。但我国还有许多处境比江豚差,关注度远不及江豚的濒危野生动物,就像环评报告里连江豚保护都只是水过鸭背地提了一下,更何况长江其它野生动物?

image

长江江豚

长江十年禁捕,总体上对长江物种是个福音。有没有下一个十年?生态破坏需要不止一个十年恢复,江豚等生物等不了下一个十年,长江的生态也已经不起下一个十年的折腾。因为《长江法》的东风,我国进入了长江大保护的时期,但我们不能让一些破坏性的工程借着保护长江的名号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我们能做些什么

鄱阳湖水利枢纽环评报告已上传,公众都可以向官方提出意见,截止时间是5月20日

image

我们如下提供几个模板,希望大家能利用自己的邮箱,转发宣传让更多人向相关部门的邮箱发送我们的意愿,可以直接用如下的模板也可以自己写,给主办方传达我们的反对意见。内容次要,数量和民意才是最重要的。

收件人:[email protected]

邮件模板

标题:保护鄱阳湖,反对鄱阳湖水利枢纽

鄱阳湖是我国最大的淡水湖,生活着450多头长江江豚。长江江豚是我国特有,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目前数量仅存1000头左右。鄱阳湖每年越冬候鸟超过50万只,是近4000只极度濒危鸟类白鹤的唯一越冬地。鄱阳湖还有众多鱼类……鄱阳湖水利枢纽,打破江湖正常水文节律,无疑将大大增加它们的生存风险,甚至把它们逼上绝路!

在“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国策之下,鄱阳湖水利枢纽显得非常不合时宜。鄱阳湖水利枢纽的建设将不可避免地改变坝区以及上下游的水文特性,包括洪水脉冲模式、 泥沙过程、水温过程等,这会影响河床冲刷及江(河)湖关系等,进而可能显著 改变栖息于其中的水生动植物群落,这种改变对一些高度依赖河流连续统一体或 江湖复合系统的水生动物(特别是鱼类)来说,可能会带来致命的后果。

水利枢纽的建立将系统完整的一条河流拆解为一级一级的江段,失去了整体性的河流也失去了其动态平衡的免疫能力。对周围的生态可以说是灭顶之灾。我们常常认为环境和生物都有韧性和一定的适应能力,但建水坝不单只是短期对生态的严重破坏,还有从根本上削弱了这种免疫能力和韧性。鄱阳湖与洞庭湖季节性的丰水与枯水与连接的长江水文密切相关,长江丰水期会补充两湖的水,长江枯水期两湖则会倒灌长江,形成互补的水文活动。三峡工程运行后倒灌量逐渐减少,鄱阳湖与洞庭湖的丰水期水位也逐年下降,一定程度上削弱甚至切断了鄱阳湖与长江的水流交换,不利于鄱阳湖的生态,会对鄱阳湖内的江豚,候鸟等生物造成负面影响。对于江豚这种胆小的动物,它不会接近水坝提供的鱼道,尺寸也无法通过。江豚是我国重点保护动物,也是长江仅剩的唯一一种淡水豚类,鄱阳湖水利枢纽的建设会极大影响鄱阳湖的江豚,乃至整个长江生态系统。

我们都说保护长江,但还在加建大型水坝,真的有生态保护意识吗?建坝后对河流的水文和生态改变是极大的,也是长期的。对于环评报告的生态部分,也应当用全面且长远的眼光进行撰写和评估,而非报喜不报忧,过于在意短期收益。建坝后的生态恢复也非短期可达成的,对很多生物来说,改变了就回不来了。长江是一个巨大的生态系统,其复杂性无与伦比。两湖建闸的生态风险难以预料。在物种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的中下游江湖复合生态系统中,豚大概不会是唯一的牺牲品,可能只是一个链式灭绝的开端。

希望有关方面尽快放弃鄱阳湖水利枢纽的念头,给后代留下一个自然的完整的鄱阳湖,也给珍稀动植物留下温馨家园!

标题:保护鄱阳湖,反对鄱阳湖水利枢纽

鄱阳湖是我国最大的淡水湖,生活着450多头长江江豚。长江江豚是我国特有,目前数量仅存1000头左右。鄱阳湖每年越冬候鸟超过50万只,是近4000只极度濒危鸟类白鹤的唯一越冬地。鄱阳湖还有130余种鱼类,是“四大家鱼”、刀鲚等的重要栖息地……鄱阳湖水利枢纽,打破江湖正常水文节律,无疑将大大增加它们的生存风险,甚至逼上绝路!

此外,环评报告中有关“生态修复”等说辞都是难以站得住脚的,尤其是关于江豚的论述,例如,“工程建成运行后,根据各专题预测,枯水期鄱阳湖江豚会有更大的生活空间”,“同时,因为江豚没有生殖洄游的习性,加上鄱阳湖有够大的面积,应该可以维持一个长期稳定的种群”。难道鄱阳湖蓄水后不会进行开发?好端端的江豚野生种群为什么要变成半人工种群?建闸之前的承诺都会全部兑现?

在“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国策之下,鄱阳湖水利枢纽显得非常不合时宜。

希望有关方面尽快放弃鄱阳湖水利枢纽的念头,给后代留下一个自然的完整的鄱阳湖,也给珍稀动植物留下温馨家园!

江河破碎,万物难存。希望借你我之力,为江豚等长江生物出一份力,为母亲河长江保留一点尊严。

也感谢大家愿意关注这件事情并愿意出一份力!

参考资料:

  • 谢平. 从历史起源和现代生态透视长江的生物多样性危机 [M]. 北京 科学出版社,2018.10
  • 谢平 长江的生物多样性危机———水利工程是祸首,酷渔乱捕是帮凶*
  • 雷英杰.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实施“十年禁渔” “江豚吹浪立 沙鸟得鱼闲”景观有望重现[J].环境经济,2021(17):22-25.
  • 张先锋,蒋固政,江小年,李迎喜.防洪整治工程对白鱀豚和江豚的影响分析[J].长江流域资源与环境,2001(03):236-242.
  • 王丁,张先锋,魏卓,王克雄,赵庆中,陈道权,刘仁俊. 白鱀豚及长江江豚种群现状和保护研究进展[C]//.生物多样性保护与区域可持续发展——第四届全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持续利用研讨会论文集.[出版者不详],2000:180-187.
  • 让候鸟飞 与拟建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无可替代”说商榷(上)
  • 让候鸟飞 与拟建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无可替代”说商榷(下)
  • 2010-2020年江西省水资源状况统计分析报告
  • 江西省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环境影响报告书(征求意见稿)上下册
  • 《中华人民共和国长江保护法》2021
  • 《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2021修订
  • 中国绿会 赣江下游尾闾整治工程,关系我国的生态安全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