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危机

风雪读书社|等待核酸的6小时:西安封城夜我永远失去了父亲

1月4日下午,父亲离世的第三天,王欣然(应本人要求为化名。网名“太阳花花花”)接到了西安市民热线12345的来电。询问她反映的“父亲心脏病发作送医院被拒收”一事。她压抑着眼泪,保持着声音冷静,对接电话的工作人员,再次复述了1月2日当天送父亲到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就医的遭遇。

阅读更多

鑫康之家|太阳花花花:我没爸爸了

在每个可以挽救却没有被挽救的环节里,这些一个个的过失和不作为,足以让我此后的人生自责愧疚到死。可是没有如果,在1.3日那个冬季的夜里,在我爸刚过完他61岁生日后的一个月我永远的失去了我的爸爸。

阅读更多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