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其仁

中国: 中国专家预计汇率会按市场调整

人民币汇率

在法国和美国将就人民币汇率与中国展开沟通前夕,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成员周其仁公开表示,今、明两年要重点解决早前过度投放货币所带来的问题,包括在汇率和利率方面应该有适度灵活性,根据市场状况进行调整。

根据《上海证券报》报道,周其仁27日出席中小银行银团贷款高峰论坛时表示,银行业今、明两年对于货币政策的灵活变动应有准备。他解释,早前为保持经济增 长达到百分之八的目标,中国政府推出四千亿的刺激经济计划,今、明两年要重点解决因过度投放货币带来的问题,包括汇率、利率方面都应该有适度灵活性,根据 市场状况进行调整。

周其仁又指出,中国今年要解决负利率问题,他认为,中国在提高国民经济的运转效率方面,特别是资金效率方面有巨大潜力。从这个意义上说,过于宽松的宏观政策对于挖掘这些潜力是不利的,强调中国潜在机会多,不是只有利率很低才能做生意。

继欧盟在G20财 长会议中就人民币汇率升值问题施加压力后,法国和美国近期也将分别与中国大陆方面进行双边沟通,而第二轮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则将在五月二十四日于北京举 行,美国官员指出,国务卿希拉里将与中国副总理王歧山就人民币汇率进行对话。届时,美国财长盖特纳亦会与国务委员戴秉国会晤。
 

关键词 : 金融

阅读更多

解决地方政府债务膨胀的三条路径

作者:余以为 | 评论(2) | 标签:时事观点

地方政府债务急剧膨胀。2008年上半年地方政府负债总额仅为1.7万亿,经过1年多时间这个数字上升到了6万亿,预计2010年底将达到10万亿,主要是通过3800家地方投融资平台从商业银行获得的贷款。很多地方政府负债额已经远超本级财政收入,面临巨大的支付风险,危及金融体系的安全。

由财政部牵头制定的《地方投融资平台基本处理意见》,试图对融资平台进行规限,以遏制膨胀速度,但现在地方政府的博弈能力远强于当年的民企“铁本”。目前看来该意见稿面临地方政府的反对声音不小。很多去年开工的基建工程已经上马,假如断了后续资金,势必烂尾,远期风险变为即期损失,无论作为央企的金融机构还是中央政府都不愿面对。

假如中央政府不对当前政策有所调整,那么在有些地方去年率先获得巨额资金的示范效应带动下,那些后知后觉的地方政府可能以更高目标、更快速度加入到圈钱游戏中间来。湖北省那12万亿投资计划就是范例。另一边,鄂尔多斯“鬼城”才竣工,“二期”已经开工,。各地长官你追我赶,仿佛在逼宫,不逼垮中国的金融体系誓不罢休。

随着周其仁、夏斌、李稻葵三位力主紧缩的专家进入央行货币委,近期很可能步入加息轨道,毕竟通货膨胀的风险谁也不敢忽视。加息之后,地方债务将遭遇利息偿付困境,以及申请新增贷款难题。地方债务处理得好坏,反过来又会影响通货膨胀的控制力度。下面设想了几条可能路径:

路径选择一——由央企从地方政府手里接盘项目。

此前央企投得的无数“地王”,就是央企在为地方政府输血的方式之一。也可以由银行将项目坏账转让给中央所辖的资产管理公司。两者都是将地方政府的负债风险转移到央企身上来。央企由中央政府担保,而中央政府拥有印钞权,理论上不存在破产风险,只会引发通货膨胀。

由于央企结算中心、利润中心都在北京,央企接盘的弊病是很难拉动地方需求,不能拉动地方需求的话,项目赢利的可能性比地方政府自营更低。只是作为权宜之计,将短剧痛化为长缓痛,是央企、银行和地方政府三方最容易采纳的选项。

由央企兜底,还会对地方政府产生错误激励,使他们融更多资,开工更多项目,让中央政府不堪负担。中央需要以政治手腕打破地方政府的这种预期。

路径选择二——由民企从地方政府手里接盘项目。

民企优势是能够将总体性的金融风险化解为零星的企业风险,而且民企投资本身能够通过薪资、利润分配给自然人,产生消费需求。客观上提高了投资效率,降低坏账风险,还能平衡地区经济发展差异,充实二三线城市化基础。否则行政级别越低的县市,由于人口和资金外流,坏账风险比大城市大得多。毕竟城市化不是盖楼盖出来的,而是企业和就业人口聚集堆出来的。

民企的困境在于融资渠道受限制,尤其是发行债券的权利没有开放。如果借此机会,开放民间金融,则民间金融释放出来的生产力,就足以抵消因为地方政府无效投资产生的通胀压力。

路径选择三——财政联邦化。

前些年钱颖一说中国是财政联邦制,与其说是客观分析,不如说这是比喻。某种程度上,地方政府确实有很大财政自主权,但是这种自主权是缺乏制度和法律保障的,顶多是一种习惯。更重要的是,地方财政缺乏破产机制。金融机构敢于放量向地方政府放贷,甚至主动放贷给地方政府,主要是由于地方政府没有破产之虞,其次是不会有政治风险。中国其实只有一级政府,理论上所有地方政府都是中央派出机构,只是为了管理方便,才用类似于财政包干的形式“分灶吃饭”。虽然各级政府都积累了大量资产,但是这些资产所有权比私人财产更不受法律保护,上级政府有权调拨、征用。

引入地方财政破产机制,等于由分灶变为分家,取消中央与地方财政上的隶属关系。只有金融机构开始计算偿付风险,才能够从根本上解决地方政府负债膨胀难题,一劳永逸。不过短期内财政联邦化的可能性很小。

余以为的最新更新:
  • 以创业机会迎接北上广深“逃兵” / 2010-04-20 16:53 / 评论数(0)
  • “公益”搞不好就成了“公害” / 2010-04-14 09:11 / 评论数(1)
  • 身份证要对得起“公民”二字 / 2010-04-14 09:10 / 评论数(3)
  • 提高最低工资标准损害在职员工利益 / 2010-04-14 09:10 / 评论数(7)
  • 人民币升值对美国有害又如何? / 2010-03-30 16:42 / 评论数(13)
  • 阅读更多

    三专家“入阁”货币政策是否会微调?

    三专家“入阁”货币政策是否会微调?
    2010-3-30 每日经济新闻
      
    后危机时代各国货币政策陆续退出之际,人民币汇率与利率面临巨大压力之际,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扩容,外部经济专家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真理馆】威尔逊·爱德华兹

    【网络话语馆】灵活就业

    【404档案馆】香港不准“加油”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youtube频道: guanguan

    微信公众号:它基金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