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主义

维舟|我不关心他们是好人坏人

女性谈论利益时存在一种“道德失语”,即很多人似乎觉得,只要女性离婚时要求财产分割,就显得道德不纯粹了。正因为当下社会对这些新议题仍然缺乏共识,所以人们才会激烈争论。虽然有人感叹,这样狗血的事造成了社会“撕裂”,但确切地说,以前也没有达成过共识。何况,争议暴露出来总是好的,就算不能促进社会对这些问题的认识,至少你想清楚了风险再结婚,总比像以前那样糊里糊涂就结了好。

阅读更多

人物|一个男性可以多大程度理解生育?

雅丞在怀孕期间遭遇了裁员,她的职业生涯因为生育被迫中断,郑先生的工作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他负责了房贷、家庭开销,给妻子每个月3000块工资。雅丞觉得育儿没有过多地影响自己的精神生活,但丈夫发现,两人的话题已经从工作、好玩的地方、新鲜的事情变成了孩子、孩子、孩子。妻子在生育后感到了一种更紧密的家庭的联结,但丈夫觉得自己跟妻子两人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阅读更多

萝严肃|吴亦凡被刑拘,是女孩救了女孩

这件事里出现了性侵嫌犯、诈骗犯、流量贩子。但,是所有发声的女孩,她们彼此帮助、支援、作证,完成了这件事。是女孩救了女孩。感谢所有发声的女孩。女孩们,说话有用,说下去。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