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

2014年,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案发。弦子称朱军隔着衣服试图猥亵弦子,直至有他人进入化妆间,弦子才得以脱身。

弦子称自己在事发第二天在大学老师和朋友的陪同下报警,但警方不予立案,且要求弦子考虑朱军的“正面影响力”、派遣警员到武汉通知弦子的家人。案件不了了之。

2018年10月25日,弦子控告朱军一案由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受理。

2020年12月2日,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案于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

2021年9月14日,北京市海淀法院不公开审理后认为弦子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朱军性骚扰,一审驳回其诉讼请求。

2022年8月10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不公开开庭二审此案,当场宣判因证据不足而维持原判。

该案所产生的社会意义十分深刻。

中国数字空间收藏

人物馆公民行动馆真理馆

CDT视频 CDT播客 CDT大事记 404文库 CDT电子报 CDT征稿 版权说明

中国数字时代收录文章

新法|当事人走窄门

我们所去之地,有敞亮庄严的正门,却在一旁辟出狭窄的侧门,供当事人出入。窄门连着甬道,甬道通往剧场,导演从不露面。

阅读更多

麦烧同学|弦子诉朱军案二审庭审之后

上一次来matters还是在2018年朱军案刚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曾信心满满,觉得能打赢这个最受瞩目的性骚扰诉讼案。过去的四年成了中国的一个转折点,这个官司只是其中的一个缩影。

阅读更多

【CDTV】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二审结束后弦子的自述

弦子在庭审中说:“权力应该让弱者得到帮助,否则就不足为正义。失败的结果固然使人痛苦,但需要接受审问的并不仅仅是我。法律不由法条、文书、法官组成。法律由程序的正义、求真的探寻构成。法律的真义是否存在,取决于每个身处其中的人,是否抱有对公平与道德的信仰。”

阅读更多

女权中国|弦子在法庭上的自我陈述:需要接受审问的并不仅仅是我

今天的我已经29岁,第三次走进法厅等待法律的判决,但可能我依然等不来真正的调查,只能后悔当年我为什么没有预料到自己会被性骚扰,提前携带录音笔与针孔摄像头,毕竟只有这样的证据才能让法院信服。但无论结果如何,我还是想在法庭里说出我想说的话,相信这番话会被法官听到,这不会没有意义。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