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李文亮

呦呦鹿鸣 | 疫情还没有结束,它们就开始篡改历史了

作者:呦呦鹿鸣的鹿鸣君 Photo by Pixabay from Pexels 历史这条大河,在去年的今天,2019年12月30日,来到一个节点,一个漩涡所在。 那日,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看到了一份病人检测报告,旋即在武汉大学医学院同学群里发出警告。 因为这次警告,元旦后,1月3日,武汉警方向他发出训诫,院方也大动干戈,深夜施压。...

阅读更多

骚客文艺 | 吹哨一年,大家都想跟李文亮说说话

原创:易小荷 1. “大家好,我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12月30日,我看到一份病人的检测报告,检出SARS冠状病毒高置信度阳性指标,出于提醒同学注意防护的角度,因为我同学也都是临床医生,所以在群里发布了消息说“确诊了7例SARS”。消息发出后,1月3日,公安局找到我并签了训诫书。” 这条微博下面的评论17.1万,转发20.5万。留言里说的最多的词就是“谢谢”、“不会忘记”,还有“不明白”。 @导演朗辰...

阅读更多

周云蓬工作室|文亮

这一年,大家过得都不容易。

李文亮医生殉职后,我有时会翻看他的微博。三月的一个清晨,因为一直想着李医生而倍感压抑的我,大声唱出了一句:世界需要不同的声音。当天晚上,这首歌就写完了。

我站在母亲床边,唱给病重的她听,母亲流泪。

六月,母亲病逝。她的早逝多少与疫情期间各种治疗上的不便有关。从前,我是一个内心充满幸福的人。母亲去世后,我的心底永远沉淀着悲伤。

七月,我问周云蓬这首歌是否应该录一下。他说:写得很好啊,录吧。

生者固然要继续前行,逝者,我也不想忘记。

阅读更多

六月雪666 | 怀念李文亮们

今天是2020年9月8日,离1月23日武汉封城已经过去了整整八个半月。作为一个定居在湖北的写作者,我心里的创伤还未弥合,我曾经遭受的歧视也从未获得过道歉,那个曾经打击过递哨人和吹哨人的蔡莉依然没有受到应有惩罚,在疫情中莲花清瘟的钟某人却在鲜花和掌声中领取了奖章。 不知道此时李文亮、江学庆、梅仲明、朱和平、刘励、胡卫锋这些去世医生的家人们会作何感想;不知道其他幸存的七个吹哨人会作何感想;也不知道武汉成千上万的逝者家属们会作何感想。...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黄雪琴 王建兵

六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二十届三中全会公报预告进入“历史的垃圾时间”?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