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姆法案

晚睡|但愿拉姆没有白死

这些年,像拉姆这样的悲剧越来越多,几乎所有的故事当中,我们都会发现对暴力的,漠视和纵容。一个妇女被打死可以是故事,一群妇女这样死去就成了事件。故事可以被遗忘,事件却必须被铭记,被剖析,被改变。但愿拉姆没有白白死去,而是成为推进社会变革的力量**:家暴不是家务事,家暴就是暴力,就是伤害,绝对不能被容忍。

阅读更多

在人间|拉姆姐姐:被烧毁的一年

2020年9月14日晚,藏族女孩拉姆在直播中被前夫唐路纵火烧伤。一年之后,「在人间」作者来到观音桥镇,发现拉姆的家人依然生活在无尽的痛苦之中。

阅读更多

【CDT月度人物】拉姆:“比起互联网的遗忘,我们更怕公共部门的遗忘。”

拉姆离去后,留给公众的愤怒和无力感却在蔓延:这并不是一场毫无预兆的飞来横祸,而是历时数年、逐步升级的暴力酿成的惨剧。从家人到社区,周围人本有充分的时间介入,当地警察数次接警,也有充分的机会扼制罪行的发生,然而他们却以“家庭纠纷”、“清官难断家务事”为说辞消极作为,撤去受害者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让《反家庭暴力法》的各项条款沦为空谈,最终导致无可挽回的悲剧。

女权作家侯虹斌评论说,拉姆是一名完美受害者,她如此完美,却仍然逃不开受害的命运:“实际上,从一开始,拉姆并不需要额外的帮助,只要这是一个法治社会,依法办事,就一切都不会发生,她就能经营好自己的生活。她是一个很乐观,很用心生活的人。唐某,只要在开始故意伤人时,该坐牢的就坐牢,该判刑的就判刑,该人身禁制令的人身禁制令,他早就在监狱里过国庆和中秋了。

但是,没有。”

阅读更多

硝美丽 | 悼念拉姆头七—比起互联网的遗忘,我们更怕公共部门的遗忘

作者:猪西西 硝美丽   拉姆是一名生活在四川阿坝的藏族女性,她的主要工作是爬到高山上挖一种叫羌活的中药材,然后背下山卖钱以此养家。 拉姆受教育不多,不太识字,但是在学会使用短视频平台后,她常常在抖音上直播分享她的工作和生活日常,她的勤劳乐观与对生活的热爱,吸引和感染着很多人,所以拉姆也是一个受欢迎的网红主播。 有人形容这个爱笑的女孩“把朴素的生活做成了鲜花”。虽然成了网红,拉姆提到自己的心愿却很简单:攒钱让孩子读书和照顾好父亲。...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404档案馆】儿童性侵案频发,警察都做了什么?

CDS专页:小粉红

【网络话语馆】行走的五十万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音乐团体:北京酷儿合唱团

微信公众号:新华二代在德国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