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

[转载]呼吁兑现建国承诺 尽快启动政治改革

原文地址: 呼吁兑现建国承诺   尽快启动政治改革 作者: 律坛怪侠杨金柱    呼吁兑现建国承诺   尽快启动政治改革               扬帆198041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ccf2ab90100lh7d.html        一首红歌唱道:“他坚持了抗战八年多,他改善了人民生活,他建立了敌后根据地,他实行了民主好处多。”有政治学教授认为这句歌词是人民与共产党订立的社会契约: 人民支持共产党的前提是民族独立、民生发展、民主进步。   实事求是地说,共产党领导人没有忘记这个承诺。共产党在取得民族独立后便着手履行民生与民主的承诺。执政之后的一些错误也是在履行这种承诺的过程中犯下的。譬如说,毛泽东想发展民生,却搞了人民公社,想推动民主,却搞了文化大革命。我们可以指责他的这些行动中有权力上的私心,但难以否认其兑现政治承诺的冲动。出生入死,革命一生的人不愿意看到革命理想的破灭。然而,政治现实非常复杂,以民主为目标的行动有可能走到反民主的方向。   邓小平改革初期是想促进民生与民主的双发展,但遇到挫折后,就轻易地搁置了民主目标,只强调经济的发展。这种政冷经热的思维一直维持至今。不过,由于民主承诺深入人心,老百姓不容易忘记,所以中国共产党在历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中,都一而再,再而三地重申民主目标。   无论庙堂中人,还是田野中人,大都知道语言上的“重申”与实践中的行动有相当大的距离。行动还是有的,中国共产党每次换届选举后,都会在民主的方向上做一些事情。比较有意义的成果就是基层民主和党内民主。这两项民主其实是共产党的传统经验,而不是什么改革开放后的大创举。共产党领导大家干革命的一个成功经验就是在基层发动群众搞民主,无论在井冈山时期,还是在延安时期,基层选举都搞得热火朝天。毛泽东甚至认为普选是新政权的最大特征。党内民主更是源远流长,列宁时期的党内民主堪称典范,他希望通过党内广泛的参与和充分的竞争来打造一个新型的政党。中国共产党的早期领导人是知道这种情况的,所以他们也注意发展这方面的民主。集体决策、民主生活会、“不戴帽子,不打棍子”等等就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党内民主。在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邓小平做了个报告,试图扩大党内民主,但后来没有了下文。   简单地回顾一下这点历史,想说的是,我们必须实事求是地评估改革开放后的民主发展,不能夸大这种成就。总体上说,无论是基层民主,还是党内民主,今天的状况没有超出共产党革命时期的经验,甚至在有些方面有所倒退。尤其是党内民主,无论是在前苏联,还是在中国,与列宁时期相比,都大大地倒退了。   因此,改革开放后的民主发展,可以说是共产党早期民主经验的一种恢复性发展,没有出现超出那种经验的一个大发展,或者说,没有出现进一步履行民主承诺的一个大发展。如果我们清楚地了解这种民主承诺,再对照当今中国的政治现实,那么对已经发生的“中国式民主”做任何过高的评估都是自欺欺人的。我们不需要按西方的标准来衡量,我们的确有自己的标准,然而,如果根据中国共产党曾经承诺的标准,当今的现实离得更远。   每一个中国共产党人对此当有清醒的认知。现在做一个共产党员,如果还有什么使命的话,那就是为实现民主而奋斗。在当官发财成为党内事实上的主流价值观的情况下,共产党员心中还存留的那点良知需要在民主的旗帜下重新凝聚起来,为改造我们这个社会发挥积极的作用。无论如何,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的党不能成为掠夺人民,压迫人民的党。但是,有相当大的一股力量推动着共产党朝着这个方向蜕变。   令人欣慰的是,大部分人的良知并没有泯灭,中国还没有进入霍布斯式的野蛮状态。那些野蛮的行为一旦曝光,立即招来铺天盖地的愤怒,这种愤怒叫义愤,它是维持一个社会的情感基础。如果野蛮的行为出来后,全社会鸦鹊无声,那才是这个社会真正的危险和悲哀。   然而,尽管中国人还能够生产这种愤怒,但单靠这种愤怒已经阻止不了野蛮行为的扩展,其增长的速度堪比这些年的房价上涨。一些地方领导把人民内部矛盾上升为敌我矛盾,运用各种专政工具,对人民群众予以残酷打击。跨境抓捕新闻记者,肆意殴打上访人员,暴力侵占公民财产,精心制造冤假错案,在当今世界各国,只有为数很少的国家频繁出现此类现象。这的确类似敌我矛盾,只是他们把自己变成了人民的敌人。   面对这种日益野蛮化和滥用国家暴力的社会,无论你持哪一种民主观,都会有一种予以拼击的冲动。我们可以通过个别克里斯玛式领导,暂时地、局部性地抑制一下这种趋势,但要长期地解决这个问题,只能依靠人民的力量,在法治的轨道上大力推进民主。不说要人民真正当家作主,哪怕给人民以切实有效的制约工具,那些野蛮之人就不可能继续野蛮下去。   中央领导层似乎体认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胡锦涛同志关于“执政地位不是一劳永逸”的讲话,温家宝同志关于“改革开放的成果会得而复失”的讲话,都隐含着对这个社会的深度忧虑。胡温一代的治国思路是“科学发展观”与“和谐社会”,他们在继续推进经济发展的同时,平衡考虑社会发展。他们做出了不错的成绩,不能强求他们在任期内做出惊人之举。这一代领导层仍然在行政吸纳政治的框架内,努力协调各种利益关系,处理已发的和潜在的各种矛盾,防止其对国家稳定构成威胁。然而,“行政吸纳政治”自身存在难以克服的弊端,一旦行政无能或缺乏自律,那些被试图控制的矛盾就会加倍地释放出来,对国家稳定构成更大的威胁。一个超大规模的国家,不像香港、新加坡那样的弹丸之地,行政吸纳政治很容易出现崩解,从而走向失控的、松散的、野蛮的寡头治理,甚至出现无政府局面。   反对西方式民主,并不能减轻民主的压力。前面说了,中国式的民主承诺标准更高,人民要求更强烈。试图通过反对西方式民主,而拖延民主的步伐,这个算盘肯定打错了。前不久,湖北政治学会召开三十周年纪念会,表彰那些为湖北省政治学的发展做出重要贡献的元老。几位元老的获奖感言非常精彩,让年轻人备感振奋。他们都是真诚的马克思主义者,都是坚定的爱国者,但都发表了关于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建立强大的民主国家的演讲。这也许是他们一辈子在公开场合发出的要求民主的最强音。   如果说,经济落后能够成为拖延民主的理由,那么,现在这个理由不那么有力了。中国近些年来经济持续增长,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二,人均也迈过“三千美金”的门槛,人均四五千美金也很快就能实现。根据现代政治发展的规律,这个时候,民主可以向前迈出重要的一步。   如果说,教育水平能够成为拖延民主的理由,那么,现在这个理由不成立了。自改革开放后恢复国民教育体系以来,中国已经培养了大量的能够熟悉民主操作的人才,普通公民的受教育水平也大幅度提高。更关键的是,对教育落后论反驳最有力的还是实践。这些年来,民主发展最迅速的恰恰是在教育落后的农村基层。那些没上过多少学的农民,只要告诉他们民主的规则,他们很快就学会了操作。   如果说治理混乱可以成为拖延民主的理由,那么这个理由可能永远成立。因为在某些人的眼里,只看得惯上面命令,下面服从的等级秩序,这种秩序一打破,他们就认为是混乱。民主所导致的治理混乱存不存在的呢?答案是肯定的。就像市场经济有好坏之分一样,民主也有好坏之分,导致混乱的民主是坏的民主。好的民主意味着人民对周围的公共生活有一种自主的控制感,这种自主控制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让反映人民意见和利益的公共意志得以彰显,也就是需要一种集体决策过程。在那种混乱无治的状态中,民主的集体决策无法做出,或无法执行,那不是一种好的民主状态。问题是,中国发展民主,不是发展无治的民主,而是在法治的轨道上,让人民的力量和声音有序地进入治理过程,防止权力被少数人滥用,保证权力为人民做好事。那些担心民主导致混乱的人,如果是个真诚的好人,那么可以坐下来讨论一下:如何在推进民主的过程中,防止各种混乱现象的出现。对于那些心怀鬼胎的人,我们就必须予以揭露和驳斥。   如果说社会分裂可以成为拖延民主的理由,那么其相反的观点可能更容易成立,也就是不民主会加剧社会分裂。在当前的中国,社会分裂的危险来自三个方面,也就是民族的分裂、阶层的分裂和地区的分裂。民族分裂的危险是当今很多国家面临的共同问题,跟民主没有多大关系。人类对此还没有太好的办法。一个好的民主国家会让这个问题进入某种温和理性的轨道,但不能保证有理想的解决方案。不想搞民主的国家一般会更多地运用强力解决这个问题,但那也只是短期的控制。如果中国发展更多的民主,大多数国民的国家统一要求只会更强,不会更弱。这种强烈的统一意识能否带来民族问题的长期解决,还很难说,但决不是像少数反民主论者说的那样,一搞民主,西藏、新疆就独立出去了。阶层分裂的危险现在几成事实,这些年来,中国成了亚洲最不平等的国家,也是世界上最不平等的少数国家之一。这是让每一位真诚的马克思主义者感到痛心的事实。他们一辈子追求平等,现在却让自己的国家戴上了最不平等的帽子。有人强辩说,这是中国在快速发展过程中所不可避免的现象。说这种话的人大多是别有用心的人,可以给他戴上“坏人”的帽子。这些年贫富差距急剧拉大,不是发展的结果,而是掠夺的结果,是在国家暴力的支持下,疯狂侵占国民财富的结果。这种掠夺被GDP数字掩盖了,有人以为它是发展的一个原因,其实,它是发展中的毒瘤,最终会导致中国发展的不可持续。因掠夺财富而带来的不平等在政治上和经济上都是负面的,只能造成双输的结果。民主不一定能根除这种毒瘤,但可以起某种限制作用。有的学者用统计数据说,西方一些发达国家近年来的不平等在加剧,说明民主不能治疗不平等。其实,这种数据并不能得出这个结论。为什么呢?西方国家近些年来的不平等主要是在全球化背景下,资方的权力相对上升,劳方的权力相对下降的结果,恰恰是不够民主的结果,怎么可能怪罪到民主的头上呢?如果西方不是有点民主制约的话,资方的权力会更加膨胀,不平等会更加严重。民主不是治疗不平等的唯一因素,但决不是相反的因素。地区分裂的危险是存在的,但没有上述两个危险那么严重。目前除了台湾这种特殊的地区分裂外,无非就是沿海地区与内陆地区的分裂问题。这个主要是发展不平衡带来的。作为政府来说,可以通过包括财政转移政策在内的平衡化发展战略加以解决。这种战略在民主发展起来之后,只可能扩大,不可能缩水。沿海发达地区到了加大力度反哺内地的时候了。改革开放前期,中国为了促进沿海的发展,采取了杀贫济富的政策,也就是让有限的资金和资源流往这些地区,几乎举全国之力,造就了少数地区的繁荣,刻意养肥了几个孩子,而让大多数孩子勒紧被带,一直过着贫穷的生活。然而,人是容易忘本的,这些发达起来的地区,以为他们的富裕,完全是靠自己的本事,鄙视、排斥内地还很贫穷的兄弟。这是违背中国传统之大义的,也是违背民主之精神的。随着中国民主向前发展,内地的人民在要求政策优待的同时,也会以更加积极的姿态,谋取快速的发展。总之,民主不一定能根除社会分裂,但社会分裂需要民主来治疗。   反民主论者只要让这个清单不断地延续下去,民主论者就要不断地反驳下去。这种工作已经不仅是学理性的工作,而且是公共性的努力。为了让周围的兄弟姐妹,让我们的子孙后代生活在一个更加安全,更为公正,更可持续的社会里,那些支持民主的人需要大声地呼喊。我们这个国家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已经显露出重大的危机,财富和权力以极不正常的方式被少数人攫取和运用。无论是马克思主义的价值观,还是自由主义的价值观,都无法为这种行为进行辩护。因此,在当前的中国,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只要你不心怀鬼胎,应该可以合作起来,为推进中国的民主而坐到同一条船上。   在这种局面下,中国第五代领导层,再也不能固守过去的治理思路,应该牢记第四代领导层发出的警告,大力推进他们想推进但没有来得及推进的民主事业。如果没有大的民主动作,执政党既可能失去右边人民的支持,也可能失去左边人民的支持。剩下的只有那些极右或极左的分子,他们将把中国引向一个疯狂的方向。 MSN空间完美搬家到新浪博客!

阅读更多

温家宝谈政治改革何以多在境外喊话

作者: 祝振强  |  评论(3)  | 标签: 时事观点 近日,温家宝接受CNN专访内容的帖子在网上热传,人们更多感兴趣的,是内中谈及中国的政治改革的内容。细心的人做出统计:这是一个月内,温家宝6此谈及敏感的政治改革话题。 不久前,温家宝总理在深圳公开谈及政治改革,言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经济成果无保;不改革,死路一条。由此,围绕这个话题以及相关的纷争、猜测以及论战,成为近期中国互联网上的夺目一景。此次温家宝总理趁在境外参加相关会议期间,再次接受CNN的采访,可以说颇有点一条道走到黑、视死如归的劲头,如他自己所说:“风雨无阻,至死方休”——仔细琢磨这句话,的确耐人寻味,一个尽人皆知的改革道理、一个火烧眉毛的紧迫事情,难道真要让国家总理“至死”之力去呐喊、完成,亦未必能呐喊成事、完成即遂吗? 其实,温家宝总理的“出格”却引来众人喝彩的言谈话语以及对之的争论、攻击,实在是伴随着这届政府的执政时日,比如一句“让人民生活得更有尊严”以及“普世价值”论,即引来了三两张报纸以及一份杂志的强烈抨击,一位社科人士更是赤膊上阵,充当了敢死队长的角色。耐人寻味的是,每每当此关头,对于政治清明、民主、开放、改革应该是一向赞同、认同、心有戚戚的人大、政协最高权力机关,却总是要发出掷地有声的最强音:绝不怎么样、坚持特色、毫无动摇。 人们不难发现,温家宝此次接受CNN采访的言谈内容,较之深圳讲话,言论更“出格”、更大胆、更直接,亦更无我、更悲壮。以至于有港台媒体称之:“在推动政改问题上,温家宝是孤掌难鸣,温家宝的处境和未来,真让善良的人们担忧”。 这样说,不是没有理由。细心人不难发现,几乎是在温家宝接受CNN文本发表的同一时刻,有关“温家宝家族财产”的长篇文章,即在海外媒体出现——温家宝纪念胡耀邦的文章发表后,海外即出现攻击文字,以至于引来胡耀邦之子愤怒地在国内媒体辟谣的文章。此次“财产”文章的适时出笼,实在是途穷匕现、生死对决。 其实,这样的“晾家底”之举,早就该公开化、阳光化,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所有官员、上至最高层、下至最基层,都应该财产公开、家底公开,当此,才能公开、透明、权威、真实。而非如此以传言、谣言的方式并以此作为攻击手段,真假混淆,真伪难辨;不是背后放冷枪的你对我,而是大家彼此对坐,解内衣脱裤子,全部公开。而财产公开,原本就是政治改革需要迈出的第一步——这第一步,对于几十亿也好、几百亿也罢,抑或千万亿的黑金家族来说,我相信是致命的一步,你死我活的一步。 我们还需要注意的一个事实是,温家宝近期的有关政治体制改革的话语言谈,多由在境外发出,或与境外人士谈论发出,比如近期的几次言谈,即与会见美国前总统卡特、达沃斯论坛演讲、在美国纽约会见华人华侨代表、接受 CNN专访、在联合国大会发言等。而这些话语言谈,几乎全部不被国内公开报道,或只做断章取义的零星、简短报道。人们不解有二:其一、温家宝在谈论政治体制改革如此重大议题上,不能在国内重要场合或国内重要媒体,而需要到国外去隔空喊话,任凭偶或的回音传回国内;其二、国内媒体何以要肢解、割裂或屏蔽温家宝总理之一国总理的重要讲话言谈。 对此,我们不妨有几种假设:其一、温家宝的讲话言谈不符合相关人士的口味,遭人烦遭人嫉恨,故直截了当,一定要屏蔽、阉割之,是组织行为、集体行为;其二、县官不如县官,个人一句话,就能左右全部的舆论导向、媒体口径,总理也不能左右舆论、媒体。屏蔽、阉割纯属个人权力行为;其三、讲话言谈对外一个版本、对内一个版本,对外忽悠老外,对内弹压民众。对外对内,不过是说说而已;其四、内部早已分崩离析、各说各话或内部仍然是铁板一块、言语一致你唱黑脸我唱白脸。 人们记忆犹新的是,胡温当政之初,种种怪相成常态,以至于忍无可忍的团报发出“政令出不了中南海”的愤慨语调。而今,几年过去,胡温一届政府亦换届之时日近,政令被割裂、被屏蔽的怪相不仅不见减少,反而尤甚。我们设若此怪相只是上述善意猜测之一种,则那些心含冤屈、有气无处出、有冤无处诉、有理无处讲的民众当淡定,尊为国家总理,有心里话都需要到海外隔空去喊,遑论你一介草民了。 人们需要深究的是,当初的政令不出什么海子,与当今的一国总理需要海外隔空喊话以及之背后种种,与中国的各种社会矛盾全盘扭结、死结重重、大小官吏肆行无度、腐败成行政代名词、行政全然无效、实效以及社会道德、文明的全盘溃败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关联? 一五一十部落原文链接 | 查看所有 3 个评论 祝振强的最新更新: 国际足联开除中国你说冤不冤 / 2010-10-03 22:38 / 评论数( 3 ) 朝鲜开大会:录播的立牌坊仪式几多看点 / 2010-09-28 20:09 / 评论数( 7 ) 信访总量下降说明民众利益受损无以复加 / 2010-09-26 23:36 / 评论数( 6 ) 张艺谋泡妞术:送吃送喝送物外带送钱 / 2010-09-25 22:04 / 评论数( 0 ) 恍然大悟:足协主席却原来是袁氏伟民 / 2010-09-21 23:56 / 评论数( 5 )

阅读更多

中国三家机构建议改革现行户籍制度

中国的研究机构发表报告,建议改革目前中国的户籍管理制度,让进城打工的农民工家庭也能同等享受到城市居民享受的社会福利和公共服务,改变假城镇化的现状。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希望采访报道

阅读更多

“维稳”,就是拒绝政治体制改革

“ 维稳 ” ,是个只有在中国的的字典里才能找到的新兴词汇,出现还不到10年,却已成为党政官员们天天要念叨的二字经。近些年来,中国的各级政府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用于 “ 维稳 ” ,但社会矛盾和冲突非但没减,反而不断增加。 从几个数据,就可以观察到中国所谓 “ 维稳 ” 的现状。根据中国公安部门的统计,从 1993 年开始,中国发生的社会群体事件一年只有 8,700 起,到了 2005 年上升到 8 万 7 千起, 2006 年超过了 9 万起,到了 2008 年,超过 12 万起,现在己高达一年 23 万起。同时,中国为了 “ 稳定压倒一切 ” ,不惜成本和人力,投入到武警、城市防暴警察、公安、城管、网上警察,以及网上五毛的费用在急剧增加。 2008 年北京举办奥运 …… ……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