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功权

董洁林 | 商人和政治:阳光和黑暗的选择

放眼全球,可以说中国商人和政治的关系最为微妙,凡是有些“档次”的商业活动都少不了政府官员的参与,凡是标榜“成功”的商人都大小挂了个政治职位:某级政协委员、人大代表,甚至各级共产党的代表或委员职务。然而...

阅读更多

左志坚:自欺欺人的“在商言商”

“在商言商”是个古老的命题。本来,这是在道德上无懈可击的说辞,但近期连续两起公共事件,让这个说辞变得极富争议性。 事件之一,是女企业家王瑛“退岛事件”。事起企业家社交网站“正和岛”的一篇文章,说柳传志向企业家表达了两个核心观点:“一是强调经济走势的不确定性;二是企业家的态度,最重要的是聚焦、专注。”...

阅读更多

许志永 : 这十年

一 2003年4月25日,SARS肆虐北京街头空空荡荡,我坐在电脑前看到孙志刚的悲剧,泪水悄悄溢满眼眶,从2002年下半年开始调查收容遣送,我知道这背后的苦难。后来和俞江、滕彪提出违宪审查公民建议。之所以在5月14日寄出建议,因13日宣传部禁令孙志刚案不得再“炒作”,“三博士违宪审查”给媒体新的关注焦点,我们的行动是舆论的一部分。 一个多月后,天津收容遣送站一个救助房间里我正访谈一个被救助的男孩,回头看到新闻联播里国务院宣布废除收容遣送制度。...

阅读更多

德国之声 | 踩到雷区?促官员财产公开人士被拘

上月底4位公民在街头拉横幅呼吁官员公示财产被拘后,至昨日律师丁家喜、民主人士赵常青等人被刑拘,所涉罪名皆为“非法集会”。多位律师联名要求释放被拘人士并喊话当局:“公民反腐何罪之有?” (德国之声中文网)4月17日,曾于去年12月发起要求205名部级以上官员率先公示财产的中国律师丁家喜和孙含会被警方刑事传唤,家中电脑、手机及文化衫等被物品被查抄。丁家喜目前被关押在北京第三看守所中。4月18日,民主人士赵常青家人收到警方的刑事拘留通知书。继3月31日,在北京西单街头拉横幅呼吁官员、特别是要求中共七常委公示财产的袁冬、侯欣、张宝成、马新立等4位公民,及4月15日另一公民王永红被拘后,至目前为止,至少有8位公民因要求官员财产公示被刑事拘留,所涉罪名均为”非法集会。 ” 4月18日,北京法学学者许志永、滕彪、律师刘卫国、郭莲辉及企业家王功权等联名发出”释放要求财产公示的公民”声明。该声明表示”公众对当前严重和普遍的腐败现象感到非常愤慨,中央政府三令五申要整治腐败,但没有切实有效的措施。公民要求官员财产公示完全正当,以拉条幅的形式表达声音完全符合宪法确立的公民言论自由。财产公示喊了三十多年,至今不仅不公示财产,反而要给呼吁公示的公民定罪,公民反腐何罪之有?” 德国之声早前曾报道,3月31日袁冬、侯欣等4位公民,在北京西单商业区打出”要求官员公示财产”和”贪官、裸官不杜绝,中国梦只能是白日梦”横幅,其后多位警察赶至现场将几人带走,并以”非法集会”罪名处以刑事拘留。从去年12月起公民孙含会及其他63位公民联署《官员财产公示公民建议书》。丁家喜曾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习近平表态’苍蝇、老虎一起打’,但未看到对’老虎们’的约束,希望习主席率先垂范,公示财产”。目前丁家喜等人发起的活动已有近8000人联署。 中共七常委何时公示财产? “这样的行动得罪了相当多的官员” 杭州律师王成也是《官员财产公示公民建议书》的签署者之一。他向德国之声表示,公民是在法律框架内推动财产公示,此次多位公民被拘,皆因触到”官员雷区”:”丁律师及其他公民的行动当然是合法行为,不论是打横幅还是演讲,也都是中国《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的一部分。北京公安有这么大的动作,我个人很难以理解,国际上整体环境几乎所有国家,官员的财产都要向公民公开,为什么北京公安作出这么荒唐的事情?不论一些公民指向的是七常委还是当初要求205名高官公示,应该相当多的官员对这个是抵触的,这样的行动得罪了相当多的官员。” 王成也表示近期无论是代理一些强拆或法轮功案件的律师如王全章、程海等人,还是促官员财产公开的多位律师都相继受到当局拘留或其他形式的打压。王成认为针对”敏感律师”中央似乎有新一轮的压制动作:”可能有一种全局性的安排,对律师有一定的限制性打压措施。” “当局害怕街头运动” “当局害怕公民的街头行动” 中国知名法学学者滕彪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介绍,丁家喜本是非常成功的商业律师,长于公司并购重组、投资、破产、知识产权等经济案件的代理,近年热心于公民维权行动。滕彪认为,一般情况下,官方对很多呼吁文本的参与者,并未采取严格的限制措施。如果丁家喜单纯推出呼吁官员财产公示的文本,应该不会受到刑拘这样的处罚。当局对丁家喜和街头打横幅呼吁的人士采取刑拘的重罚,实为忌惮日渐活跃的公民行动、街头运动。 滕彪也认为新政之下,维稳模式并未改变:”并不是因为他们网上的言论,而是因为他们实际的行动,包括他们在街头打标语,这些行动是当局最害怕的。我们看到这些被刑事拘留的人,基本都是按照’非法集会’罪名。在维稳压力下,当局对网络之下(现实社会中)的公民聚集最忌讳。维稳模式一直如此,之前公民社会还没有这么活跃,所以当局对敢于上街,直接行动的人一定是打压最厉害的。包括6、7年前的高智晟、胡佳、郭飞雄,他们(政府)对上街的围观行动,比光写文章的打压要严重得多。” 滕彪等人也在声明中写道:”当今世界绝大部分民主法治国家,政务官员财产公示早已是惯例,但是在中国,袁冬、丁家喜、孙含会、王永红、赵常青等这些要求官员财产公示的公民却被抓捕!难道这就是’中国梦’?” 作者:吴雨 责编:石涛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真理馆】威尔逊·爱德华兹

【网络话语馆】灵活就业

【404档案馆】香港不准“加油”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youtube频道: guanguan

微信公众号:它基金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