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

柴静:真相常流失于涕泪交加中

“如果你用悲情贿赂过读者,你也一定用悲情取悦过自己,我猜想柴静做节目、写博客时,常是热泪盈眶的。得诚实地说,悲情、苦大仇深的心理基础是自我感动。自我感动取之便捷,又容易上瘾,对它的自觉抵制,便尤为可贵。每一条细微的新闻背后,都隐藏一条冗长的逻辑链,在我们这,这些逻辑链绝大多数是同一朝向,正是这不能言说又不言而喻的秘密,我们需要提醒自己:绝不走到这条逻辑链的半山腰就嚎啕大哭。”

阅读更多

不许联想:别拿记者不当鸡

“我也想在这里对红包界的记者们说一句,拿钱发软文跟做鸡一样,也是需要职业技能和职业道德的,以后出台前最好能简单准备一下。”——东北汉子罗老师说

阅读更多

德国之声:新闻自由:德国并非世外桃源

"记者担心,他们同自己信息提供者的联络方式无法保密"
的确,世界上不少国家都羡慕德国报界和公法性电台、电视台呈现的百花齐放的局面。 但尽管如此,德国的新闻自由也并非无懈可击。 比如,记者无疆界组织就批评说,在德国,媒体的信息来源渠道不能受到充分保护 。记者担心,他们同自己信息提供者的联络方式无法保密,并指出, 信息来源渠道的保护对于记者的调查工作来说至关重要。2001年911事件发生以来;出现了越来越多针对记者的所谓协从泄密的调查案件。国家试图通过这种司法程序查出那些为记者提供了信息的人。所幸,德国司法部长洛伊特霍伊泽-施纳伦贝格宣布了一条保护记者免受国家检察院此类调查的法律。她表示,"我们将加强媒体自由权。未来,记者将在查封问题上受到更好的保护。我们保证, 今后不会有记者仅仅因为发表了被私下传递的文件,而受到协从公布秘密情报罪的刑事处罚。"

记者协会对联邦宪法法院在今年三月宣布数据储存法无效做出了积极评价。 按照该法律,电信企业必须承担义务,将客户的联系方式,比如谁同谁通了电话,进行了手机或者电子邮件联系等等数据储存6个月。然而,即便是德国现在废除了这个法律,记者无疆界组织仍然担心,今后会出现类似的规定, 因为有关的欧盟条款现在仍然有效。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