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

1989年的雪顿节(图)

很偶然,在网上见到一批老照片:有关1989年的拉萨。 摄影师是当年在拉萨的一位汉人,不知是去旅游还是工作。也不知其名,只知网名是胡子。在这批21年前的照片中,有许多是当年雪顿节时拍的,现在再看,很有意思,当然当年味道更为醇厚。 也许摄影师同意别人转载他的照片吧,总之它们来自 http://www.gootoo.cn/?542/viewspace-14798.html 下面是他的日记。 西藏1989——雪顿节及其它 2008-09-04 20:05:39 1989年,第一次进藏,在拉萨度过了雪顿节。 8月31日的日记是这样的: 八月三十一日 星期四 晴 晨五时半起(注:拉萨比北京时间晚2个多小时,五点半只相当于青岛的三点多),六时出发。路上已是人来车往,川流不息,涌向哲蚌寺。天还是全黑的,也许是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刻。走到拐向哲蚌寺的岔路时,已看见哲蚌寺在半山腰层层叠叠的有灯光的窗口。这里人更多,又是上坡,不能骑行,推着自行车走,气喘吁吁。周围的人亦匆匆忙忙,有的人口中还念念有词,黑暗中弥漫着一种特殊的气氛。走到半路,已隐约听见法号声声,在呼唤着信徒们,不觉加快了速度。六时半,到哲蚌寺。这里距错钦大殿还远,要步登台阶。号声更加清晰,随人流急忙上赶。到错钦大殿拐角处,法号声正是从大殿顶上传出。殿顶燃有香草,大法号声音哀沉,小号嘹亮,一遍大号,一遍小号,连接不断。至六点五十五分,号声停,吹号人亦撤。此时已无别的响动。大院里人不多,都靠院墙站或蹲坐。大殿正门已开,有信徒进,我亦跟进,里面安静肃穆。进去的信徒有跪拜叩头的,有绕殿转的,一会儿出,坐店门前大柱下等,上坡汗湿衣服渐凉。 天色渐转亮,八时,法号重新吹响,喇嘛们唱着歌号,抬出大佛卷轴。我用傻瓜相机拍了第一张照片(要用闪光灯),引动其他人纷纷拍照。我的相机中装的是黑白100度的卷,拍了13张,觉得还应拍彩卷,遂换200彩卷。因傻瓜相机倒片手柄坏,倒片极慢,耽搁了时间拍照。扛佛像的队伍高唱号子行进,沿路围观的人极多,纷纷往佛像卷上扔哈达,拼命挤向前去用头触顶佛像卷,以至扛佛像队伍行进缓慢。满山这里那里点起一堆堆的香料,烟雾弥漫,空气浑浊,但使气氛很强烈。八点半,行进到一半,天色已可以用400度黑白胶卷1/30秒拍。8时40分,400度胶卷用完,换上100度拍,天色已可以使用1/60秒,但色彩仍步鲜明而发暗黑。 佛像要在一面小山坡上“晒”,扛佛像的队伍行进到这里,要横起来扛着佛像一起向上爬。尽管自愿帮忙的人很多,但因破读陡而土滑,佛像又重,很难上攀,人们手拉手成几排与佛像长卷垂直的队伍,往上拉,仍归于失败。修整一会儿后,重新开始。这次齐心协力,一举成功。此时,太阳已马上要从对面山后升起。九时,佛像开始展开,太阳亦喷薄而出。场面宏大,气氛极感人。堆堆香草冒出的烟给峡谷中增添了极美的烟雾,漫山遍野,人山人海。 佛像展开后,底下喇嘛们对着念经,藏戏团开始演出。持续到十点,展毕。佛像从底部往上卷起成一大捆,又由喇嘛们和自愿的人们扛起,沿原路返回。这时,群众已开始陆续散去,路上不那么拥挤了,气氛也趋于平静。 十二时,在一个院落里开演藏戏。地面、二楼、楼顶平台一共三层坐满了人。院子是四方的,正面房里是阿沛·阿旺晋美等人,其余三面为一般群众。 拍照片者极多,有许多是专业的,所选角度大同小异,我也难脱窠臼。估计没什么特别新鲜之作。这类照片要想出新恐怕还得旁敲侧击才是。这次没拍好,主要是经验不足,不知底细。 转眼19年过去了。今天又是雪顿,不免感慨。找出手头有的一部分当时拍的照片,扫描了传上,做一个纪念。

阅读更多

兩岸失去的20年(1989-2008)──期盼未來的黃金20年 .邱立本

這二十年間台海兩岸自我顛覆原有政治目標:台灣贏得某種程度民主,但失去了中國;中國大陸贏得某種程度自由,但失去公平正義。只有深刻反思這二十年,才能使之成為未來黃金二十年的重要資源。 編者按﹕本文是作者週前在香港舉行的《二零一零海峽兩岸與台港關係》學術研討會上所發表的論文原稿。 編者按﹕本文是作者週前在香港舉行的《二零一零海峽兩岸與台港關係》學術研討會上所發表的論文原稿。

阅读更多

天安门的力量:国家-社会关系和1989北京学生运动(节选)

21年来,对“八九学运”的反思中,常常将党内精英的分裂和“派系斗争”作为重点,并以此来解释在“八九学运”中出现的“强硬”和“对话”两种态度的交替出现。 芝加哥大学社会学教授赵鼎新先生的专著 《天安门的力量:国家-社会关系和1989北京学生运动(节选) 》则不同意这一观点,他 以“国家—社会关系”理论来解释“八九学运”。他通过“国家的性质、社会的性质,以及国家与社会之间在经济、政治和观念上的联系”重点解释这一问题:为什么学运积极分子、知识精英和政府领导人在不同的时间和场景下都曾经寻求过妥协之策,但运动最终以血溅天安门收场?赵先生不认为党内的“派系斗争”是国家在处理“八九学运”上的政策摇摆的根本原因,他认为,政策的变动并促成整个运动的发展动态,背后起支配作用的关键因素在于国家控制手段失效;而国家控制手段的失效,则归咎于当时国家高层精英、运动积极分子和其他北京市民对国家合法性基础的相互冲突的理解不一致。 他的分析说明:国家高层精英(包括政治局常委和当时对政策起“超体制”作用的“八老”)所认为的国家合法性仍然来源于“意识形态”的正确,但是广大的学生和市民则已经不认可中共的意识形态是构成国家合法性的基础,因为“马列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在78-89年期间都已基本破产,市民是以政府的绩效和道德作为政党合法性的基础的。这两者之间的差异和“不可调和”是“八九学运”无法给国家除了暴力镇压之外的其他控制手段的根本原因。 在1989年,政府的绩效因为1988年的通货膨胀和“脑体倒挂”等改革中出现的冲击而跌入了谷底,知识分子和城市居民对此的不满提升;而在“学运”早期的“下跪请愿”无人理睬、对话不够诚恳和后来的“戒严令”颁布(利用国家暴力对付手无寸铁的学生),则激发了普通大学生和市民的道德感,因此他们有动力去参与和推进运动。 至于在运动中人数占少数,但其思想得到了广泛传播的精英知识分子(他们当中的一部分人被当作运动的“幕后黑手”遭到逮捕和流放)、激进的学生精英和部分媒体从业者,则认为国家的合法性需要在新的基础上建立,在运动中的确提出了“八老”所认为的“推翻共产主义制度”的实质性挑战。 更多……由于RSS输出的字数限制,请点击 这里 直接查看和下载。

阅读更多

黎安友:1989年的中国民主运动:延续性和改变

原文: Chinese Democracy in 1989:Continuity and Change 译文 :1989年的 中国 民主运动:延续性和改变 作者:黎安友(Andrew J. Nathan) 原文出处:Problems of Communism1989年9-10月刊 译者:@xiaomi2020 校对:@Freeman7777;@hsin wang;@xiaolin 本文版权为作者及出版社所有。©译者遵守NT协议: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 网络 传播,禁止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 商业性使用 。 编者按: 《 透视“八九学运” 》是我们发过的十个合集中耗费精力最多的一期。不仅因为这是个事关重大的话题,也因为21年来,在“八九学运”当时和随后浮现出来的素材相当之多(我个人认为“八九学运”是中 华人 民共和国建国61年来可获取资料最丰富的主题),也就带来了巨大的素材筛选的工作量,而与之形成对比的是深入的、透彻的分析却不多见。 在我们进行挑选的材料之中,有些我们已经做了一些工作,但因为各种原因最终决定不收录,已经花费的精力却也不想被埋没;我们把在素材收集中形成的一些资料也发布出来,供愿意深入了解和反思“八九学运”的读者自行选择。 其中黎安友(Andrew J.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三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如何看待墙内出现了关于S3赛季(即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宣传?

更多文章总汇……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