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力建 | 为开会而吃饭

作者:信力建 

当今中国最大的矛盾,是新闻联播里的中国与微博里的中国之间的矛盾,新闻联播与微博的差异的背后,是有些人为了吃饭而开会,有些人则是为了开会而吃饭,都是开会与吃饭,出发点不一样,效果往往大不同。前者只能带来物质消费,后者还能带来精神生产。即使吃得再简单,有些会值得去,有些会必须开,比如说天则二十周年庆典活动在行家们看来就是聚会的契机,又比如说周志兴的共识堂早就是人声鼎沸有所耳闻,再者会议上一些发人深省的言论,同样值得边咀嚼边玩味。

7月27日,北京的夏天居然有点像烟雨蒙蒙的江南,不知道是何故,虽然临时从东三环挪到西三环,但是天则的二十周年庆典活动还是如期召开,包括茅于轼、、张曙光等重量级的人物基本悉数到场,在有关部门的重点“关照”下会议最终得以顺利进行。受天则研究所邀请,本人也莅临会议,并做了简单发言,回顾自己与茅老、天则所认识相交的过往经历,“武夷论道”的合作点滴如画面历久弥新。天则,语出《诗经》“天生烝民,有物有则”,取意为“合乎天道自然之制度规则”。从这个雄心勃勃的名字看出,就可以了解以茅老为首的学者们,自我期许之深。其英文名“unirule(普适规律)”,则更为直白地表达出其研究志趣。二十年来,中国经历了崎岖坎坷,在这二十年中,天则所一步一个脚印走了过来,不断发展壮大,始终站在中国改革的最前沿,发出声音,提出建议,以自己的智力资本给政府做政策咨询,影响决策。到今天,天则所成为全国生存时间最长、运作最为健全,以市场化、宪政化、普世化的话语为宗旨的民间学术研究机构,天则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为这个国家的转型做出巨大贡献。在寄予天则厚望的同时,也希望信孚与天则的友谊能地久天长。

开会期间正值薄熙来在山东济南被提起公诉,到会的李庄呼吁薄熙来即使罪大恶极,也应该受到法律公平公开的审理。与会者一致认为如果没有宪法的公平保护,无论是无权无势的普通人,还是权倾一时的官员,没有人会有起码的安全感。公民安全感的建立必须依靠宪政。

从目前的政治局势来看,除了新威权主义之外,知识分子普遍不乐观,认为席梦思时代宪政无望,甚至有人持极度悲观的态度,冬眠熊李伟东在26日晚上的聚会上一口咬定,太子党红二代跟薄熙来是一个模子下的产品:又愣又傻,自以为是,不知天高地厚;由于先天性的缺钙,所以他们中间不存在隐形蒋经国的可能性,有的只是深度毛粉,而且至今未形成什么xl体制。倒是有倒退到新威权主义的可能性,未来的结果就是无政改,只想用传统手段度过各种政治危机。自40年代以来,中共整风无数次,运动无数次。延安的“自我教育”也罢,文革的“火烧油炸”也罢,现在进行的“洗澡”也罢,貌似群众运动,实质都是运动群众。历史证明,希望通过整风使得利益集团“灵魂深处爆发革命”,斗私批修,只能是缘木求鱼。然而这一套玩法,对于欺骗底层民众还是很好使的,通过拍苍蝇加强中央集权,通过抢劫民营企业家的钱来安慰底层民众,难怪在重庆的老百姓眼里,薄熙来的形象伪装得很高大。

如果政改没希望,经济改革的前景如何?即使是长期关注中国的外国友人也看不清中国迷雾般的未来。靠近小汤山附近,隐藏着一座静谧如画的杉园,别致精舍——共识堂坐落其间,因其包容广纳而热闹非凡。美国外交事务专家李品如先生就在这古香古色的院落里,向中国政商学界的朋友发问:1、如果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怎么进行?2、经济改革中金融、财经改革可能近在眼前,国企改革什么时候开始?3、中央政府想要大规模城镇化,这个城镇化是市场机制主导,而是由地方政府的投资冲动主导?如果是后者,城镇化可能又是一次灾难新一轮大举借债,通货膨胀,国进民退;4、要想改变,地方政府必须改变原有的政绩考评机制,政绩冲动、利益至上,是不可能把钱投入医疗、教育、养老等民生领域的。

外国友人的疑惑正对应了好友童大焕的观察:今天中国已经处在“工业化超前,城镇化落后”、“工业化过剩,服务业短缺”的发展状态。目前,我国工业化指数(即工业化率)是47%,城市化率约为52%。咋一看,好像很和谐。但事实是,全球平均工业化指数大概是26%,发达国家更低,甚至在20%以内,而他们的城镇化率多在70%以上。如果考虑中国实际城市化率,即真正的城市户籍人口,除掉农民工,只有35%,所以当下中国的工业化是大大超前了,结果也就是也工业化产能会大大过剩。以前这种过剩的产能是通过廉价出口来消化,现在出口市场一萎缩,国内经济马上陷入停顿,房地产作为国民经济支柱地位的重要性立即当仁不让。

我们不妨想想,如果楼市崩盘,土地卖不出去,地方债还不了,银行资金吃紧呆账坏账一大堆,那么国家该怎么办?只有两个办法:一是多收税替银行消灾;第二个办法是多印钞票,那就是新的通货膨胀,从房价到老百姓的日常生活用品都在涨价,而且是经济没有增长、失业率居高不下情境下的通货膨胀。

在政府信用降至低点的时候,地方债务的证券化已经很难解决债务危机,只有一个软着陆的办法,就是土地私有化、市场自由化。既能吸收过度的流动性,为化解债务的适度通胀承接资金;又能以此切断地方政府招商引资和融资贷款的供血脐带;还能有效提高社会中低层民众尤其是整个农民阶层的财产性收入水平,提高全社会的抗通胀能力。

如果不能进行政治改革,大焕的意思是希望政府的经济政策能够符合经济的规律,而不是背道而驰。如果再发生像08年4万亿的情况,中国经济很快就会崩溃。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8月2日, 7:02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